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939章螞蟻為啥會死

第1939章螞蟻為啥會死

書迷正在閱讀:
最先接觸這塊豬肉的螞蟻忽然僵硬在原地。

  夏陽清晰無比的發現這只螞蟻的腿已經僵硬在了原地,甚至螞蟻前端兩條用來感應氣味跟信號的觸須也已經停了下來,這個細節非常微弱。

  在場除了夏陽恐怕沒人能注意到。

  因為這樣的細節恐怕只能夠用顯微鏡才能夠看清楚一些。

  但是馬上,就有人發出了驚訝:“你看,這些螞蟻都怎么了!”

  此時被人發現的時候,地面上已經死掉了十幾只螞蟻了,這十幾只螞蟻都是最先接觸那一塊豬肉的螞蟻,可是現在這十幾只螞蟻全部都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這樣奇怪的姿勢的確是非常讓人感覺到害怕的。

  有越來越多的螞蟻密密麻麻的涌向這塊豬肉,但是也有成片成片的螞蟻開始僵硬,這就好像是一場恐怖無比的感染病一樣,又如同一場無形的瘟疫在空氣之中快速傳播一樣,很快的時間所有接觸過豬肉的螞蟻基本上已經全部倒在了地上……

  而此時此刻,夏陽臉上沒有太多表情。

  反倒是那些觀看這一場死亡盛宴的村民,此時如一枚炸彈落在人群中轟然引爆。

  驚呼聲在瞬間沖破蒼穹!

  此時此刻周圍的村民哪里還不明白,這引起螞蟻死亡的真正元兇就是這一塊豬肉,看來這些豬肉是真的有毒,如果這些豬肉沒有毒的話,如何才能將這些螞蟻給毒死?

  夏陽將這一塊豬肉給收走。

  隨后將裝有豬肉的木盆遞給耳釘男說道:“挖個坑,連同那些嘔吐物全部都給埋掉!”

  隨后夏陽轉過頭,看向身后的張有錢。

  此時張有錢根本就不敢去看夏陽的目光。

  因為夏陽的目光實在是太咄咄逼人,這樣的目光就好像是兩道利劍一樣,幾乎讓張有錢不敢直視。

  夏陽嘴角露出一抹嘲弄,他走到張有錢的面前,淡淡說道:“現在你還有什么借口沒有?沒關系假如說你還沒有想好借口的話,我可以等你幾分鐘的時間,等你想要了咱們再繼續說!”

  而周圍的村民,全部都是用憤怒的目光看向張有錢。

  張有錢低著頭,身體在微微顫抖。

  張有錢猛然之間對周圍的村民說道:“鄉親們,我說我們好歹都是張家村的人啊,咱們都是姓張的人,而這個林青青,還有這個乞丐,他們不過都是一個外人,難道你們就忍心讓他們這樣欺負我嗎?這不是打你們的臉嗎?咱們張家村可不是好欺負的啊!”

  張有錢的目光不敢抬頭去看夏陽。

  他企圖煽動周圍這幫村民,只要煽動了這數百個村民,那么張有錢就不用害怕夏陽了。

  “啪!”張有錢的話還沒有說完,一道清脆的耳光聲就響了起來,隨后張有錢就感覺到自己的臉上一片火辣辣的疼痛,張有錢馬上尖銳的慘叫起來:“鄉親們你們快看啊,這個乞丐居然打我!”

  可是周圍沒有一個人說話,也沒有一個人站出來。

  此時張有錢才發現,夏陽就站在距離自己三米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動彈過。

  而在夏陽跟張有錢之間,站出來一個顫顫巍巍的老婆婆。

  “老祖奶!”張有錢驚訝的看著眼前的王婆婆。

  林青青恭敬的攙扶著這王婆婆,王婆婆看著眼前的張有錢說道:“我沒想到你的心都被狗給吃了!我能不能打你?我是你的老祖奶,我是咱們張家村輩分最大的一個人,就算是張三爺看到我都要恭敬叫我一聲老祖奶,你說我能不能打你……”

  這王婆婆顯然被氣得不輕。

  張有錢顯然也非常害怕眼前這個王婆婆,在知道是王婆婆動手打了他之后,這張有錢只是馬上將頭低下,根本就不敢抬頭去看眼前的王婆婆。

  王婆婆指著張有錢說道:“你現在還不老實交代這件事情!”

  張有錢看向張三爺,可是張三爺根本就不看這邊,張有錢咬咬牙說道:“好吧,我說,其實林青青調查的都是真的,張三叔的確是組織了一幫獵戶,在附近的深山之中狩獵,而且持續了有好一段時間了,但是卻被林青青給撞破了,林青青申請了護林隊將這片地區規劃到護林隊的工作范疇之內,這樣的話以后就沒辦法狩獵了,所以張三叔想要將林青青給趕走……”

  周圍所有村民都聽到了眼前張有錢的話,他們都集體沉默。

  王婆婆更是怒氣沖沖的說道:“所以你們就想到了這一招,聯合使用出這樣歹毒的詭計,想要將人家林青青這個好姑娘給趕出張家村嗎?你們有沒有良心,林青青在村子里面的表現難道就沒有看在眼中嗎?村子里面的學校沒有老師,林書記主動擔任村子學校的老師,你是不知道孩子們對她有多喜歡嗎?孩子們是根本不會騙人的!林書記能夠得到孩子們的喜歡,就說她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

  張有錢低著頭。

  王婆婆繼續訓斥:“還有你有沒有想過張家村數百口人的性命,今天要不是這位小神醫相救!”王婆婆指著夏陽,然后對張有錢說道:“要不是人家這位小神醫相救的話,你這說不定都馬上會死掉人了,你想想張家村一下子死掉幾十個人,你們有沒有臉面去面對列祖列宗?你們就是我張家村最大的罪人,為了自己一點點私自利益,居然想要殺掉村子所有的人!”

  張三爺這個時候也聽不下去了,他皺著眉頭看向王婆婆說道:“老祖奶,你說太重了,我們本來是準備了解藥的,可是誰知道解藥不管用了……”夏陽在旁邊看到這張三爺的表情,夏陽真的想笑,此時這張三爺的表情就好像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樣,被眼前這位老婆婆訓斥的不要不要的。

  “住口!”張三爺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王婆婆一聲暴喝給打斷了。

  王婆婆在林青青的攙扶之下走到張三爺面前:“你難道還沒有認識到錯誤嗎!你說你難道就不知道私自狩獵的后果嗎?你想想以前私自狩獵,導致狼群圍攻村子,死掉了多少人!你現在居然又在玩火!咱們張家村雖然地處深山,但是咱們跟這深山的動物做鄰居,就要做一個本本分分的好鄰居!最近動物襲擊人類的事情越來越多,這些可都是你的錯!”

  張三爺也低下頭。

  張三爺的確是知道錯了,而且張三爺雖然說在張家村里面輩分高,但是他頭頂上還有一個王婆婆,這王婆婆可是張家村輩分最高的一個人,八十八歲的高壽,再過幾年就是人瑞了啊!這可是大祥之兆!

  所以張三爺根本就不敢得罪王婆婆!

  張三爺抬頭看向周圍的村民,張三爺的目光之中充滿了一抹愧疚,沒錯張三爺現在臉上表現出來的的確是愧疚,因為張三爺知道今天這些事情,都是自己一手釀造出來的禍事,而且差點造成了更大的禍事!

  幸虧是有夏陽幫忙,如果不是因為夏陽的話,可能今天所有張家村的村民都會死掉了!

  張三爺心中嘆息一聲,他看向周圍的村民,此時周圍這些村民都抬頭看著張三爺,張三爺心中慚愧,自己為了一己私利,居然將鄉親們都往火坑里面推,張三爺心中愧疚無比,因為此時此刻張三爺從眼前這幫村民的眼神之中,看到的除了憤怒之外,還有一抹心痛。

  張三爺知道,這幫村民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情緒流露,實在是因為他們不敢相信,自己一向尊敬無比的張三爺居然會對他們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所以他們的心中才會感覺到驚訝跟心痛!

  夏陽淡淡看著眼前的張三爺,夏陽的眉頭忽然皺了起來。

  因為夏陽發現,張三爺周圍的一幫獵戶,好像有一絲絲的躁動。

  夏陽在發現這一點的時候,夏陽也忽然發現,張三爺身上好像有一種奇怪的東西,夏陽的目光可以說是非常非常的尖銳,夏陽只是用目光一看,就馬上看到張三爺的脖頸上后背上,正插著一枚銀針,這銀針正扎在張三爺的后背上,扎在張三爺的背脊深處!

  從外面看的話根本就看不出來張三爺的體內居然還有一根銀針!

  而且這銀針,如果再往前面三寸的話,就會直接破壞脊椎骨!

  如果一個人的的脊椎骨被破壞掉,那么這個人將會徹底死掉!

  而且這種銀針使用手法,并不一般!

  這是一個醫術非常明德高人,或者說其實也并不是醫術高明才能夠做出來,這是對穴位非常精準認識的人才能夠做出來的事情,這個點正在大椎下面,在人脖頸最高處,脊椎最高處有一個凸起的位置,人用手可以清楚的觸摸到這樣一個凸起的位置,在大椎下面,有一個凹陷的地方,這個地方可以說是非常非常的柔軟。

  這一根銀針就扎在這個地方!

  夏陽知道,自己如果在張三爺這個地方輕輕用內勁一拍,基本上就馬上就可以將張三爺的脊椎給徹底破壞掉!

  而夏陽猛然想到了一個人,也似乎在張家村之中,只有這個人,才能夠真正的懂得這樣的手段!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