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914章給錢都不要

第1914章給錢都不要

書迷正在閱讀:
這座小山村實在是太窮了,雖然通了電,但是電器實在太少,家家戶戶幾乎還是老套的生火灶做飯,就像是眼前這電飯煲,在外面非常常見,但是夏陽只是用透視眼掃視了一圈周圍,發現方圓五百米之內,就只有這么一個電飯煲。

  所以夏陽也沒有辦法。

  明知道這個主人不舍得這個電飯煲,但夏陽還是必須要搶奪。

  夏陽還覺得之前給他的錢太少怕他不同意,又從兜里摸出一沓嶄新無比的鈔票。

  他將這一沓鈔票,數都沒數,就扔給了這個電飯煲的主人。

  “這一筆錢足夠你買一個新的了。”說完,夏陽就將電飯煲扔給耳釘男,耳釘男急忙畢恭畢敬的拿上電飯煲,跟在夏陽的身后,亦步亦趨跟上夏陽離開。

  此時耳釘男對于夏陽是敬佩無比,也對夏陽是佩服無比。

  因為耳釘男在旁邊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夏陽剛才隨手扔給那個村婦的錢至少有四五千塊錢!

  用四五千塊買一個電飯煲,還是一個二手電飯煲,這種事情只有那些富二代可以做出來。

  因為那些富二代不在乎錢,他們有的是錢。

  可現在夏陽的行為跟那幫富二代一樣,而且耳釘男仔細觀察夏陽的表情,他發現夏陽是一點都不在乎這五千塊錢,扔出去五千塊,就好像是扔出了一張五毛錢一樣,風輕云淡。

  這讓耳釘男對夏陽更加敬佩。

  耳釘男心中忽然有一種古怪的念頭,他想要跟著夏陽,耳釘男相信只要自己跟著夏陽,以后自己的人生際遇絕對非比尋常,自己以后的命途絕對不再會是一個小混混,或許自己的人生將會飛黃騰達,成就自己的一番事業也說不定!

  耳釘男心中擁有了這樣的念頭,他做事情就更加殷勤了。

  有些事情夏陽都還沒有想到,耳釘男就已經提前將事情給做好了,譬如說夏陽想要將這電飯煲通上電,夏陽還沒有說出口,耳釘男就已經提前帶著人去拉電線了。

  夏陽對于這耳釘男的表現,非常滿意。

  耳釘男看到夏陽臉上露出來的一抹淡淡的笑容,耳釘男心中的確是驚喜無比,因為他知道自己辦的事情已經贏得了夏陽的歡心,耳釘男在道上混,而且還是在最底層混,雖然說不上是人情練達,但至少也算是八面玲瓏了,也很有眼力見,耳釘男看到夏陽的笑容,他就知道,自己在夏陽心目中的好感又多了一分。

  耳釘男這樣想,耳釘男的這幫小弟都很疑惑。

  因為這幫小弟都知道耳釘男的性情。

  耳釘男以前是從來不屑于做這樣巴結人的事情的。

  雖然說耳釘男現在是被夏陽脅迫,但是耳釘男現在表現出來的卻非常主動,哪里有一絲絲被脅迫的跡象啊,也正是因為耳釘男的這種行為,讓一幫小弟想不通。

  可一幫小弟想不通歸想不通,現在他們是真的敬佩耳釘男,耳釘男讓他們做什么他們就做什么吧!

  那個村婦,因為被夏陽搶奪了電飯煲,剛開始她只是因為畏懼夏陽,才不得不將電飯煲給夏陽等人。

  直到夏陽等人離開之后,這個村婦才感覺到自己手中好像多了什么。

  她低下頭一看,頓時就看到了一沓現金。

  這村婦只是大概數了一下,整整五千塊錢!

  這村婦馬上就想起來夏陽剛才好像臨走前對她說這筆錢是用來購買你這個電飯煲的,村婦想起來這句話之后,村婦馬上就大喜過望,她真的實在是太激動,因為這五千塊,對于自己來說,真的是一筆非常龐大的財富了!作為一個普通山村家庭,貧窮落后,這五千塊,她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夠積攢下來。

  因為就算是去縣城里面的飯店做服務員之類的工作,每天累死累活一個月也才只有一千多塊錢而已,一年除去各種生活費用,能夠攢下來五千都已經算是一個奇跡了,可是現在這五千塊就這樣輕輕松松的到手了。

  五千塊買一個電飯煲,這絕對是非常昂貴的。

  要知道這村婦當時買這個電飯煲的時候,也不過才花費了兩百塊而已。

  她猶豫了一下,很快她就從驚喜之中回過神來,村婦覺著既然夏陽要買自己這個電飯煲,兩百塊就夠了,不需要花費這么多錢,農村人是比較樸實的,收這么多錢她會感覺到良心不安,有時候這個世界上就是如此殘酷。

  窮人之中遍地都是真善美。

  可是窮人也正是因為這些真善美,才是窮人,富人之所以能夠成為富人,就是因為他們如狼。

  世道很奇怪。

  但是在這個村婦想要將錢還給夏陽,正在這個村婦想要去追夏陽的時候,耳釘男忽然出現在了這個村婦的面前,耳釘男阻攔住村婦,他看向這個村婦說道:“五千塊已經足夠購買你這個電飯煲了,做人不能夠得寸進尺!你應該明白這一點!”

  耳釘男混的時間久了,待人待物心性之中自然是多了防備的。

  但凡思考人跟事情,都是從最惡意的角度為出發點的,他以為這村婦還想要趁著這個機會去訛詐一筆夏陽,所以耳釘男看向這個村婦的目光之中充滿了一抹厭惡,他討厭這樣貪婪的人!

  村婦聽到耳釘男的話之后,急忙搖頭說道:“不,這筆錢實在是太多了,我那個電飯煲只是花了兩百塊買來的,而且還用了相當長一段時間了,按照道理說就算是一百塊賣出去都是可以的,我只要兩百塊,其他的錢我不能要,太多了!”

  村婦的話讓耳釘男微微一愣,耳釘男用一種古怪的目光看著眼前的村婦。

  但是耳釘男從這村婦臉上看到的就只有真誠跟樸實,這讓耳釘男心中苦笑一聲,看來是自己想多了,耳釘男推出手,將這筆錢重新推到了村婦的手中。

  耳釘男用緩和的語氣對村婦說道:“這位大姐你就安心老實的將這筆錢給收起來吧,我那位大哥,他不差錢,他給你多少,你就都拿上,你要是現在將這錢給他,說不定他會不高興的!”

  耳釘男說的是實話,他現在是夏陽的小弟,那么耳釘男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盡心盡力給夏陽做好服務,幫夏陽做一些他不想做也沒工夫去做的瑣碎事情,就譬如說現在這樣。

  村婦聽到耳釘男的話之后她瞪大了眼睛。

  她還真的從沒有聽到過,給人錢人還有不高興這種事情。

  可是村婦看到耳釘男,跟耳釘男旁邊幾個小弟那兇神惡煞的模樣,村婦還是囁嚅了一下最終什么都沒有說出來,最終諾諾說道:“那好吧,我就將這筆錢暫時收起來,如果你們想要的話可以隨時來我這邊拿,我還是給你們寫一張憑證。”

  這村婦馬上將寫出了一張憑證,塞到了耳釘男手中。

  耳釘男看到村婦很認真,他搖了搖頭,還是收下了這一張憑證,不過耳釘男知道,夏陽是絕對不會用這憑證去找這村婦要錢的,可是耳釘男還是收下了,因為他覺著自己應該讓這村婦感到放心,只有自己收下了這張憑證,這村婦才能夠安安心心的使用這筆錢!

  “行了,就先這樣了!”耳釘男擺擺手,帶著一幫小弟離開。

  而夏陽則是重新回到了村委會的門口,夏陽從村委會里面搬了一張椅子,這一把椅子是一把躺椅,夏陽舒舒服服的躺在躺椅上面,此時頭頂天氣晴朗,太陽的溫度非常溫和,曬在身上暖洋洋的,讓人真的想要就此睡上一覺。

  而在夏陽面前,耳釘男的那幫小弟,現在已經從村委會的房間里面搬出來桌子跟椅子,而電飯煲就放在桌子上面,此時這電飯煲已經打開了,那些小弟正按照夏陽的話,將各種藥材按照一定的比例,迅速無比的放進這電飯煲之中。

  夏陽躺在躺椅上,很快,夏陽就聽到,從村委會的房間里面,響起了林青青的聲音。

  林青青在忐忑不安之中走進了村委會的房間之中,這個村委會的房間,林青青也只是來過一次,還是在林青青上任的時候來的,林青青在幾個小弟的保護之下走進這房間,隨后林青青就看到了瑟縮在房間角落的兩個彪形大漢。

  此時那兩個彪形大漢正在捆綁住了雙手跟雙腳,躬著身體就好像是一個蝦米一樣。

  他們此時看向林青青的目光之中,都是充滿了一種深深的驚恐跟畏懼,這樣的表情,讓林青青感覺到有一點受不了,可是林青青卻對這兩個彪形大漢沒有一絲一毫的同情心,因為林青青知道這兩個家伙為虎作倀,實在是可惡的很,他們現在有此報應,也算是天理循環。

  也算是因果報應不爽!

  林青青很快就調試好播音器,她站在話筒面前有些緊張,因為這些她作為一個村書記,第一個正式使用自己的職責,也是她第一次,以村書記的名義在整個張家村幾百號村民面前,進行第一次發言!

  林青青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后,她很快就調整過來自己的狀態。

  她的眼底很快就有一抹明亮無比的自信。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