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727章這 根本是毒藥

第1727章這 根本是毒藥

書迷正在閱讀:
陳輝感覺腦袋有些昏沉,他看向對面那耳釘男,那耳釘男此時臉色也是潮紅無比,陳輝心中冷笑道,看我不喝死你,那耳釘男那瓶酒也已經見底了,他馬上又拿出兩瓶酒。

  第二瓶酒,陳輝喝的速度就比第一瓶慢了很多。

  最后一杯酒喝干之后,陳輝感覺胃部已經隱隱有些翻滾了,他心中驚訝,今天的酒量跟狀態都不錯啊,以往兩瓶酒喝完之后,早就已經開始吐了,但是今天還算不錯,至少還可以喝掉一瓶!

  這兩瓶酒下去,想必對面那家伙已經倒在地上了吧?

  陳輝抬頭朝著對面那耳釘男看去,可是耳釘男除了臉色潮紅之外,神色之間居然看上去也頗為清醒。

  陳輝這才感覺到詫異。

  “再來!”陳輝心中有些不舒服。

  他的酒量可是有目共睹的,他怎么會甘心輸給對面的耳釘男?

  耳釘男聽到陳輝的話,他眼中露出一抹嘲諷:“來就來嘛!”

  原本夏陽是不打算阻止的。

  可是夏陽看到,這耳釘男拿出的這一瓶酒,也被動過手腳。

  夏陽剛開始還以為是這耳釘男拿錯了,但是看這耳釘男臉上那陰沉的笑容,夏陽就知道這耳釘男沒有拿錯,耳釘男是故意的,這耳釘男給陳輝的白酒之中,酒精純度已經高達八十度!

  幾乎是純酒精了!

  這種喝法,這耳釘男是要陳輝胃穿孔啊!

  夏陽馬上上前一步,抓住了陳輝的手。

  這種酒,一杯下去,陳輝絕對會吐血!

  陳輝沒想到夏陽會忽然來阻止自己,他馬上開口說道:“大老板,我還能夠喝……”

  夏陽擺擺手:“你已經醉了,我來吧!”

  同時夏陽對李曉楠揮手說道:“將他給拖下去吧!”

  同時,夏陽打開了那瓶酒。

  而陳輝,則是聞到了濃濃的酒精味兒,陳輝微微一愣,他朝著瓶口看了一眼,看到那濃稠無比的透明液體,他心中也咯噔一聲,按照陳輝的酒量跟見識,他自然是知道這瓶酒有問題!

  這瓶酒的度數絕對非常高!

  陳輝馬上看向夏陽說道:“大老板,這……”

  但是夏陽只是一個眼色,陳輝馬上就乖乖閉嘴了。

  陳輝知道,夏陽早先他一步發現了這個問題,而現在夏陽既然這瓶酒有問題,他還敢上來,說明夏楊肯定有恃無恐,陳輝只能夠退下,但是他緊張的看著夏陽,生怕夏陽出現什么問題!

  夏陽淡淡看著耳釘男說道:“我來陪你喝,沒問題吧?”

  耳釘男目光怨毒的看著夏陽:“當然沒問題,誰來都一樣!”

  剛才夏陽給這耳釘男留下來的印象實在是太深了,一想到夏陽剛才威風凜凜,將他們一眾兄弟打的毫無還手之力,這耳釘男心中就一陣泛冷,他恨不得干掉夏陽。

  不過,現在也不錯。

  這瓶酒只需要夏陽喝下去,耳釘男相信,夏陽就算是就酒神,也要倒在地上!

  而且,還會馬上被送進醫院。

  沒個十天半個月,是出不了醫院的!

  這哪里是什么酒?這根本就是毒藥啊!

  想到這里,耳釘男嘿嘿笑道:“我看這樣,我們不要一杯一杯的喝了,這樣沒有什么意思,我們直接整瓶吹,這樣才爽!我先來!”耳釘男抓起瓶口,馬上咕咚咕咚將酒液往自己的嘴里面灌進去。

  夏陽微微一笑,他發現這耳釘男雖然在喝酒,但其實目光正在盯著自己。

  看是否喝。

  夏陽二話不說,抓起酒瓶子打開,就直接將酒液朝著自己的嘴里面灌進去。

  哈哈!看到夏陽果然按照自己的計策,喝掉了這瓶酒。

  耳釘男心中就一陣舒爽,那是一種復仇般的快感。

  耳釘男此時已經放慢了動作,他要提防夏陽!

  這種酒,只需要喝一口就知道這根本就不是酒,而是純酒精!

  恐怕夏陽在喝第一口的時候,就會吐出來。

  耳釘男提防的就是這個,他要在夏陽放下酒瓶的那一刻,強行將酒精給夏陽灌下去!

  而在旁邊,魁哥也是一臉冷笑。

  他已經算準了夏陽絕對會喝醉,這本來就是他的計劃。

  將夏陽幾個人灌醉,然后那個李曉楠,嘿嘿,今天晚上就是他的了。

  李曉楠這種貨色的女人,可是真正的極品。

  一個人的相貌好不好看,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個人身上的氣質。

  這才是一個人身上吸引人的地方。

  而李曉楠身上的氣質,是魁哥從未見到過的。

  魁哥自認為自己也算是閱人無數,但是他從來沒有在那些美女身上看到過李曉楠這種氣質,與李曉楠相比較,魁哥感覺到自己以前上過的那些女人,都丑的不能再丑。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魁哥等人的目光全部愣住了。

  夏陽沒有松手。

  他仍舊在喝酒。

  夏陽的表情,非常自然,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的痛苦。

  夏陽的表情甚至還帶著一絲絲的享受。

  夏陽將酒精全部灌進自己的肚子之中,他的身體正在快速消化這些酒精。

  將這些酒精快速排出身體之外。

  所以夏陽,根本就不用害怕這種酒精,就算是真正的純酒精,夏陽也是不會害怕的!

  因為夏陽的身體強度,足夠夏陽消化掉這種酒精!

  轉眼之間,一瓶酒就已經被夏陽解決。

  “好酒!”夏陽放下酒瓶。

  他臉色淡然的看著對面瞠目結舌的耳釘男。

  耳釘男咕咚吞咽了一口唾沫,夏陽淡淡道:“你怎么不喝呢?”

  耳釘男反問道:“你沒事?”

  夏陽搖了搖頭:“好酒,我怎么會有事兒?你趕緊喝吧!”

  夏陽催促。

  耳釘男只能繼續喝酒。

  此時,他已經有些醉意了。

  這兌過水的酒雖然度數含量低,但是這也是白酒啊。

  此時耳釘男已經三瓶酒下肚了,他感覺胃部有些翻滾。

  夏陽的手,則快速取出兩瓶酒,在眾人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夏陽的手快速將兩瓶酒的標記進行對調,這種標記,其實也就是在酒瓶上貼了一個特別的標簽而已。

  夏陽的手速非常快,標簽對調,眾人根本就沒有察覺到。

  “你的酒!”夏陽將酒放在耳釘男面前。

  耳釘男看了一眼酒,這瓶酒是標記過暗號的,他再去看夏陽那瓶,夏陽那瓶沒有標記暗號,耳釘男心中松了一口氣,剛才夏陽居然趁著他不注意,主動拿酒,幸虧沒有出現亂子,如果夏陽拿走了那瓶標記過記號的酒,他肯定一喝就可以喝出問題。

  站在一旁的魁哥,顯然沒有發現這一點小細節。

  他此時此刻的心思都在李曉楠身上呢!

  如果魁哥仔細一些,順著夏陽的行為推導一下,他就會發現夏陽的這個動作背后,寓意非常深。

  可惜此時魁哥根本沒有這個心思。

  “我先干了你隨意!”夏陽拿起自己的酒就喝了起來。

  而耳釘男看到夏陽如此豪爽,也順著夏陽的動作開始喝酒,只是這一喝,他就發現這不對勁。

  而夏陽,手中出現一根銀針,彈射進入耳釘男的咽喉之中。

  耳釘男嘖嘖了幾聲,他感覺自己的舌頭好像麻木掉了,因為口中的酒液根本就品嘗不出味道。

  耳釘男微微皺起眉頭,他還沒有想明白,夏陽就已經將空酒瓶放在了桌子上。

  “你趕緊喝啊!”夏陽的聲音帶著不容置疑的命令。

  耳釘男也不疑有他,開始加速。

  一整瓶酒,就這樣全部被耳釘男灌進了自己的肚子之中。

  然后,耳釘男就感覺到,他喝的好像不是酒,而是刀子,現在他整個五臟六腑都在劇烈的顫抖,因為疼痛而顫抖,耳釘男猛然瞪大眼睛,他死死盯著夏陽。

  這瓶酒有問題!

  “你……”耳釘男看了一眼這瓶酒上的記號,沒問題啊!

  難道是己方人員不小心失誤搞錯了?

  耳釘男張口,想要說話,只是他一開口,馬上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你怎么了?”魁哥手底下的一幫人馬上上前。

  耳釘男臉色漲紅,眼神已經開始迷離,不過表情的痛苦卻是真的。

  “胃部出血,快送醫院!”魁哥皺起眉頭。

  在將耳釘男送走之后,魁哥冷冷看向夏陽說道:“看不出來兄弟你的酒量不錯!”魁哥心中也深深的驚駭,夏陽的酒量何止是不錯,簡直就是好得出奇,剛才那瓶酒可是純酒精啊,夏陽居然喝下去都沒事兒?難道是……己方的服務生搞錯了?

  “一般一般,你們的也不錯,趕緊上人吧!”夏陽不耐煩的說道。

  夏陽這種不耐煩的表情,讓魁哥心中暗自生出一抹怒氣,他冷哼一聲,對其中一個青年說道:“張麻子,你上!”

  這青年臉上有一顆麻子,所以叫做張麻子。

  魁哥知道這張麻子的酒量,素來不錯。

  所以,他讓張麻子上!

  張麻子的酒量,加上這摻水的酒,應該可以對付夏陽了!

  此時魁哥的耐性已經被磨得差不多了,他對李曉楠已經渴望到了一個程度,他已經沒有耐性跟夏陽在呆在這里了!

  張麻子嘿嘿笑了一聲,走到夏陽的對面。

  “我來陪你喝酒!”張麻子正要伸手去取酒。

  夏陽則馬上主動給張麻子拿了一瓶酒。

  “你……”張麻子本想連忙阻止。

  可看到夏陽拿出來的酒居然是正確的,自己這瓶是有記號的,而夏陽給自己拿的那瓶則沒有記號,張麻子馬上樂了,看來天意都如此!

  張麻子將酒瓶打開,看也不看,就將一瓶酒給喝下去。

  嗯?

  張麻子微微皺了皺眉。

  因為他發現,自己的舌頭好像嘗不出任何味道。

  不過張麻子也沒有在意,他喝完酒就看向夏陽。

  卻發現,夏陽早就已經喝完了酒,甚至又主動拿了兩瓶酒出來。

  也是巧合,張麻子發現夏陽拿出來的酒又正好,他這瓶是有記號的,夏陽那瓶沒有。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