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629章搶食

第1629章搶食

書迷正在閱讀:
搶食吃?

  年男人以為猛虎也看了小月,他冷冷道:“哥們,總的有個先來后到吧!”說話的時候年男人有些謹慎的看了一眼猛虎旁邊的黑色賓利。

  外行看車,內行看牌。

  可現在不論是車還是牌,年男人都不如猛虎。

  論車人家是貴他寶馬好幾倍的賓利。

  論牌人家是五個八。

  這還怎么玩?

  年男人已經萌生退意,那幾個壯漢則護衛著年男人。

  “這想走!”猛虎猛地前一步揪住其一個壯漢。

  這壯漢猝不及防被猛虎揪住自己的衣領,他馬想要還擊,而那幾個護衛年男人的壯漢馬也停下動作,將猛虎團團包圍,空氣火藥味兒非常濃,形勢幾乎一觸即發!

  年男人冷冷看著猛虎:“這位兄弟,我們不玩了讓給你,你還想要怎樣!”

  猛虎看了一眼夏陽,說道:“給他們道歉!”

  哈?

  年男人仿佛聽到了天大的笑話。

  他只是忌憚猛虎而已,可并畏懼猛虎。

  “動手!”年男人顧不得許多。

  這猛虎當面打臉,這讓年男人如何忍受得住?

  幾個壯漢已將猛虎包圍起來,年男人一聲令下他們馬各自出手。

  動作嫻熟,配合默契。

  將猛虎所有退路全部封死。

  年男人冷冷一笑,今天老子不打殘你!

  砰砰砰!拳拳到肉的悶響聲傳到年男人的耳朵之,想象到猛虎被群毆時的痛苦表情,他臉露出得意的神色,老子的這幾個手下可都是精挑細選的保鏢,能夠以一敵十的存在,你囂張?待會老子要讓你對我跪著道歉!

  可很快他瞪大了眼睛。

  因為他發現,那幾個剛剛將猛虎包圍的壯漢,一個個都躺在了地。

  猛虎毫發無損的站在原地。

  年男人一個激靈,他知道事情不妙。

  沒想到這猛虎居然還是個高手!

  下意識年男人想要逃跑,他剛轉身,卻發現自己被人凌空提了起來。

  猛虎揪住年男人的脖頸。

  他冷冷說道:“給他們道歉!”

  這句話是猛虎第二次說,但是聽到年男人耳卻有不同的體會感觸。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年男人悔恨交加。

  猛虎的手越來越用力,年男人已經感覺自己喘不氣了,他想道歉,可卻發現根本沒辦法說話,急的他急忙去抓猛虎的手。

  猛虎冷哼一聲,將年男人扔在地。

  夏陽看著眼前的一幕,淡淡一笑搖了搖頭。

  發覺小月有些緊張的抓住自己的胳膊,夏陽笑道:“不用拍,他們不敢找我們麻煩!既然這里有人替我們處理這爛攤子,那我們走吧!”說完夏陽帶著小月繞過眾人轉身離開。

  這年男人剛剛被猛虎扔在地,馬咕嚕從地爬起來想要逃跑,猛虎一腳踩在年男人身:“居然還想逃跑,告訴你今天不道歉休想離開!快給這位大哥道歉!”

  說話的時候,猛虎看向夏陽。

  雖然猛虎心很不甘愿對夏陽低頭,但形勢人強啊,只要讓夏陽滿意了,說不定他會幫老板治病……可猛虎抬頭,這才發現,夏陽已經拉著小月離開了。

  靠!猛虎暗自罵娘。

  還以為可以靠著這件事情獻媚邀寵一下,可是人家壓根把自己當成了透明空氣。

  “大哥,人家都走了,你是不是該放過我了……”年男人躺在地哀求道。

  猛虎心正憋著一團悶氣,一腳踹在這年男人的屁股:“滾吧,以后不要讓老子再看到你,否則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趕走那幫人,猛虎小心翼翼回到黑色賓利車內。

  “老板現在我們怎么辦?”猛虎有些不敢跟慕容威震對視。

  “快追啊,無論如何今天都要得到人家的原諒!”慕容威震咆哮道:“還有將昨天晚參與行動的人全部叫過來!”

  “可是老板啊,那些小弟此時正在醫院呢……”猛虎的話還沒說完,被慕容威震一聲咆哮打斷:“我說都叫過來你沒有聽到嗎!”

  “是!”猛虎一邊開車一邊撥打電話。

  在黑色賓利車離開之后,那年男人坐在他的寶馬車內,一肚子悶氣。

  “輝哥難道這件事情我們這么算了?”寶馬車后座擠著年男人的幾個小弟。

  輝哥冷冷道:“當然不能這么算了!”

  “虧你們還是我們安保公司大力培養扶持的銀牌保鏢,銀牌保鏢你們這兩下子?以后還怎么保護雇主的身家性命安全?憑什么月薪兩萬?”

  聽到輝哥的破口大罵,幾個壯漢都低下了腦袋。

  剛才的猛虎實力太強大,可這理由他們不能說,敢跟老板頂嘴,這豈不是活膩歪了?

  輝哥罵了一通人心舒服了很多,他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是小梅秘書嗎?我是輝總!將公司的金牌保鏢阿力叫過來!對,我現在將位置發給你!”

  輝哥的幾個小弟,都瞪大了眼睛。

  居然要請金牌保鏢出山……

  輝總還不放過這件事情!

  輝哥打完電話,看向幾個小弟看向自己那驚訝的眼神:“都看什么!開車,跟前面那輛黑色賓利,今天不將這個場子找回來,以后我輝總還如何在這道立足?被傳出去,我這家安保公司也不要做了!安保公司的老板在公司保鏢護衛下居然被人當眾暴揍一頓,這新聞要是出來,我這公司也等著破產吧!”

  輝總暴怒,幾個小弟當然不敢說什么。

  坐在駕駛座的某個小弟快速踩下油門,跟了前方的黑色賓利。

  夏陽推開別墅門的時候,一眾女人基本也已經醒了過來。

  洗臉刷牙。

  大家看到夏陽買來了早餐,馬歡呼雀躍起來。

  梁靜跟于夢潔強顏歡笑。

  她們知道危險還未解除,昨晚的事情還在她們心縈繞。

  不將慕容威震這顆炸彈拆除掉,她們以后的日子也別想安生!

  吃過早餐之后,本來今天于夢潔跟梁靜,是要為幾個女孩準備聯系學校的,可因為出了慕容威震這種事情,現在只能作罷。

  可是在于夢潔推開門之后,馬看到了別墅外面正停著好幾輛車。

  “不好了!那些人又找回來了!”于夢潔快速回到別墅。

  十幾個女孩將別墅的門窗全部關。

  可是在這個時候,一幫女孩卻是看到了夏陽平淡的表情。

  夏陽淡淡笑道:“不用如此緊張,他們過來不是為了復仇,你們還記得我昨天晚說過的話嗎?我要讓他們今天過來求我!”

  于夢潔跟梁靜都聽夏陽說過這件事情。

  可是……

  慕容威震會求夏陽嗎?

  恐怕不會吧?

  在這個時候,從那幾輛車內嘩啦啦走下來幾十號人。

  這些黑衣人下來之后,于夢潔等人的臉色變得愈發不好看起來。

  但在下一刻,讓眾女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

  那幾十個黑衣人,忽然齊刷刷對著別墅的方向下跪。

  怎么回事?

  夏陽搬出去一張椅子,走出別墅。

  他坐在別墅門口,外面以慕容威震為首的一眾黑衣人是徹底臣服夏陽。

  原本慕容威震還不確信,夏陽究竟是不是這件事情的元兇。

  可是看到夏陽老神在在坐在了別墅門口,這讓慕容威震愈發肯定,他身體會出現如此異樣,絕對是夏陽做的,要不然夏陽絕對不會如此平淡!

  “這位兄弟,昨天晚是我慕容威震做錯事情了,我向你道歉,求求你原諒我,只要你可以原諒我,你需要什么我都可以答應您!”慕容威震絕望道。

  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難受。

  憋了幾個小時的慕容威震感覺此時身體都快要爆炸了。

  夏陽淡淡道:“好吧我原諒你們了,這光天化日的你們堵在我家門口,這像個什么樣子?趕緊走吧!”

  啊?

  慕容威震微微一愣。

  在慕容威震身后,一眾黑衣人臉色都不太好看。

  他們接到慕容威震的電話,還以為出了什么事情,可是沒有想到,慕容威震居然讓他們對夏陽跪下……夏陽昨天晚才將他們的手腳都給卸掉了,讓他們成為一輩子的殘廢,今天還要讓他們給夏陽跪下,這讓這些人心都憤懣無。

  可是慕容威震的命令,他們不能不聽。

  現在聽到夏陽說原諒了他們,這些黑衣人都感覺到一陣的諷刺,明明受到傷害的是他們,可現在反倒還要讓夏陽來原諒他們。

  現在他們只想要離開這里。

  “你們干什么!都給我跪下!”慕容威震大吼一聲。

  這些剛剛想要站起來的黑衣人都大吃一驚,連忙再次跪下。

  夏陽皺起眉頭說道:“我都說過,我原諒你們了,你們還堵在這里干什么?”

  是啊!下面一幫黑衣人心也是同樣的想法。

  自己的老大慕容威震是不是腦子抽著了,怎么這么賤!

  慕容威震小心翼翼的抬頭看著夏陽問道;“那什么?這位大哥,我是真的來請求你原諒我們的!求求你原諒我!”

  慕容威震以為夏陽還沒有原諒他。

  本書來自http:////x.html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