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623章我的臉怎么了

第1623章我的臉怎么了

書迷正在閱讀:
收針。

  如暴雨驟停。

  極動到極靜只是剎那。

  夏陽長身獨立,仿若亙古不動的雕塑。

  一絲絲氣息,在夏陽體內流轉。

  一股綿長的氣息從夏陽口吐出。

  氣息如箭,強勁的氣流發出一陣低沉而尖銳的長嘯。

  消散在空氣。

  這股氣息是夏陽憋了很久憋出來的,剛才集精氣神為于夢潔施針開始夏陽沒有呼吸過,這種現象在習武之輩身很常見,有功力深厚者,吐納之間可滅三十步外的燭火。

  氣息真如離弦箭矢般充滿殺傷力。

  調理過氣息之后夏陽睜開眼睛。

  微微睜開的眼睛縫隙里有精光乍現。

  那光芒有如實質。

  “好了!”夏陽開口說道。

  于夢潔緩緩睜開眼睛,她眼神帶著一絲迷茫。

  猶如大夢方醒。

  剛才那般酥酥麻麻的感覺仿若帶著某種催眠的魔力,讓于夢潔恍惚不知何時竟然沉沉睡去。

  “小月去取一條濕毛巾來!”夏陽遙遙對小月說了一句。

  很快一條濕毛巾被遞到了夏陽手,夏陽用毛巾細細擦拭于夢潔的臉。

  小月剛才在看電視,倒是沒有注意到夏陽這邊的動靜。

  此時她好的站在夏陽旁邊,有些疑惑的看著夏陽的動作。

  “大勇哥你在做什么?”小月疑惑的問道。

  可是很快,小月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她的目光死死盯著于夢潔的臉。

  半響之后,小月這才“呀”的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叫。

  于夢潔緩緩撫摸著自己的臉:“我的臉怎么了?”雖然早有所預料,但此時于夢潔心情還是緊張激動難耐,她的手指觸摸著自己光滑柔嫩的皮膚,沒有以前那種疤痕的凹凸感了。

  夏陽拿過一面手鏡遞給于夢潔。

  對于鏡子于夢潔顯然有些抗拒,但看著夏陽那堅定的眼神,于夢潔還是深呼吸了一口氣從夏陽手接過了鏡子。

  鏡人美艷如謫仙。

  于夢潔被這突然盛放的絕美容顏給驚住了。

  忽然她大笑起來。

  笑聲之眼淚撲簌簌從眼眶滾落下來。

  “多少年了,多少年我都不敢照鏡子了……”

  于夢潔語氣顫抖,忽然她轉頭對夏陽跪拜:“多謝大勇先生救命之恩!整容之恩如同再造!我現在欠大勇先生兩條性命!”

  只是于夢潔還沒有跪拜,身體被夏陽伸出一只手給輕輕托了起來。

  “這種小事對我來說微不足道!”夏陽輕笑著搖了搖頭。

  的確,對于這種整容施針,夏陽只不過是需要多花費一些力氣而已。

  而此舉,也吸引了大廳其他女人的注意。

  包括正在自己房間休息的梁靜都被驚動了。

  “發生什么事情了?”梁靜快速沖房間之沖出來。

  然后,她看到眾女正呆愣的站在大廳里面,她們的目光全部都聚焦在了于夢潔身。

  “夢潔姐怎么了?”梁靜心里有些害怕。

  剛大難不死,可千萬不能有事情發生啊!

  經歷過紅塵沉浮的梁靜,看人看事都先看最不好的一面,包括做事情都先要考慮這件事情最壞的結果,所以驟逢巨變,她心著急肯定是于夢潔出了什么事情!

  只是,當梁靜看到于夢潔的時候,她眼有一些疑惑。

  沒有問題啊!

  于夢潔正好好的坐在沙發,沒有受傷,面色紅潤健康無。

  氣血看去正常人要健康太多,如同是十八歲的小姑娘一樣。

  等等……

  自己好像看漏了什么,或者說剛才看到的于夢潔似乎跟自己往常看到的有些不太一樣,到底是哪些細節不一樣?梁靜好的看向于夢潔。

  這一下,她也跟其他女孩子一樣,呆愣在原地。

  “怎么會這樣……”梁靜半響之后這才吃驚的說了一句。

  于夢潔臉的那道如同蜈蚣般猙獰的刀疤此時已經完全無蹤,容顏絕美驚艷,但遠不止此,梁靜還發現了一些細節,于夢潔今年已經三十多歲,可她皮膚白嫩透紅如同嬰兒,甚至眼角一丁點魚尾紋都沒有,唇紅齒白簡直如同雙八妙齡的小姑娘。

  “大勇哥你好厲害!”小月驚嘆之后崇拜的看著夏陽。

  那兩彎月牙般的眼睛里面滿是深深的崇拜與愛慕之意。

  而眾女則全部都看向夏陽。

  這是夏陽做的?

  “大勇先生,這是你……”有女孩怯怯的問夏陽。

  夏陽微微一笑,于夢潔笑道:“這一切都是拜大勇先生所賜!”

  于夢潔的話讓大廳眾女馬發出一連串的尖叫:“我也要!”“大勇先生你也幫幫我吧……”

  此時算是梁靜一顆心也怦怦跳動,她也有一種想要尖叫的沖動。

  夏陽擺了擺手,這些小姑娘年紀都不大,面部經絡都非常活躍暢通,并不需要他這種針灸,算是夏陽施針,也不可能產生多大的效果,之所以于夢潔會產生如此之大的效果,完全是因為于夢潔的年紀已經大了的緣故,如若不是這樣,也不會產生前后反差如此之大的效果了。

  但是架不住眾女的哀求。

  夏陽只能夠將矛頭轉移到小月身:“你們不要找我,小月也會我這一招!”

  眾女馬將目光轉移到小月身。

  算是梁靜,都有些急不可耐的看著小月。

  小月被眾人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我,我哪里會……”她目光哀求的看向夏陽。

  意思是說自己根本不會。

  夏陽淡淡笑道:“按摩術……”

  他提點了小月一句。

  小月聽到夏陽的話之后,這才想到自己的按摩術。

  原先她的按摩術只是有緩解疲勞的效果,也不算太過于神,但是經過夏陽完善之后,完全變成了一種神乎其技的技能,雖然不能跟夏陽剛才的針灸術相較,但是卻也不遑多讓!

  而且這按摩術,也有改善皮膚的效果。

  小月自己是一個例子。

  被眾女拉著手臂哀求,小月只好點頭說道:“那我勉為其難試試吧,但是我提前說好了,其實我的按摩術并沒有多少純熟,可能效果沒有這么好……”

  但是小月的話直接被眾女無視掉了。

  “先給我來!”

  “我先要!”

  眾女此時反倒為名額先后順序開始爭奪起來。

  最終是按照年齡先后順序來,梁靜首當其沖,躺在沙發,身蓋著一層薄薄的毛毯,梁靜盡量讓自己保持放松,她感覺到站在自己旁邊的小月有些緊張,忍不住出口問道:“小月,你真的可以嗎?”

  也不怪梁靜如此。

  如果這件事情放在夏陽身,梁靜是絕對深信不疑的。

  可是放在小月身……

  顯得有些荒誕。

  小月下意識看向夏陽,在看到夏陽看向自己時那種堅定的眼神之后,她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我相信絕對可以的!”

  這句話說出口小月都感覺自信心不足。

  聽出小月語氣的不自信,梁靜噗嗤一笑:“你放輕松,慢慢來吧!”

  說完,她閉了眼睛。

  小月用溫水凈手,擦粉保持手指的干燥。

  隨后,小月的雙手緩緩放在了梁靜的臉,十根手指分別放在梁靜臉的十個穴道,這些小月都是嚴格按照夏陽完善的那套按摩術所做,如果原先按照自己的那套按摩術,這穴位遠不如夏陽所完善的按摩術多,第一步頂多只需要三個穴位,可夏陽的按摩術卻需要十個,這無疑增大了小月的按摩難度。

  但是很快,小月進入到了狀態。

  小月在學校的時候本來是學習刻苦的尖子生。

  刻意培養出來的超強記憶力,再加小月本來天資聰慧一點透,而且這按摩術雖然是夏陽改良完善過的,但根本步驟還是按照之前小月的按摩術來的,這一點沒有大體的改變。

  所以,小月越做越熟練。

  配合著腦海夏陽傳授給自己的按摩術,哪個穴位力道應該重一些,哪個穴位的力道時間應該長一點,哪兩個穴位應該同時按,這個穴位下來是哪個穴位,這些次序細節在小月腦海快速一一回放。

  若說對小月這套按摩術的效果,梁靜最為感同身受。

  剛開始她還有些不以為然。

  小月剛開始手指微微顫動,梁靜明白這絕對不是這按摩術的細節,而且小月本身緊張的緣故。

  可慢慢的,隨著小月進入狀態之后,梁靜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一陣陣舒爽。

  肌肉已經完全放松。

  梁靜閉眼睛,她渾身此時松軟如泥。

  那一陣陣襲來的舒爽,讓梁靜進入了一種非常美妙的狀態。

  如同行走在軟綿綿的云端,如同在夏日午后陰涼的樹蔭路散步,又如飛翔在高空,梁靜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已經不存在了,此時她的靈魂已經與軀殼脫離,那種感覺是梁靜之前從來未曾有過的體會。

  不知道時間空間。

  不知道前塵后事。

  不知道自己的姓名。

  甚至忘記了自己的容顏……

  時間恍恍惚惚,好像過去了千載萬年。

  一滴淚從梁靜的眼角滑落。

  淚滴的冰涼,讓梁靜驟然驚醒。

  她緩緩睜開眼睛。

  光線洶涌進瞳孔,視線從模糊逐漸變為清晰。

  本書來自http:////x.html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