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599章空城計

第1599章空城計

書迷正在閱讀:
鏗鏘!

  燈光昏暗的地下大廳。

  夏陽手軟劍如矯龍驚蛇一瞬而過的刺目閃電。

  昏暗的室內都為之明亮了一下。

  軟劍灌輸了夏陽十成力量,薄如蟬翼的劍身筆挺無如銀色匹練,速度極快斬下,如果放慢時間可以看到劍鋒在短距離高頻率快速顫抖,如同靈蛇吐信般給人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

  大胡子男人瞳仁倒影出兩點明晃晃的劍光。

  他瞳孔如貓科動物般劇烈收縮了三分之一,如針尖狀。

  越是高手對危險越敏感,這是大胡子男人感知到生命危險所表現出來的下意識生理特征變化,他目光死死鎖定住眼前的這道劍光,手黑色匕首快速迎。

  刺啦!

  軟劍與黑色匕首碰撞在一起,兩人的身軀都因為這巨大力道的對碰狠狠一震,金鐵交擊所發出的尖銳鳴叫聲震蕩著耳膜。

  夏陽雙手握住劍柄,使出全力推動劍鋒與黑色匕首摩擦出一路火花!

  火星子迸射。

  刺耳的金屬摩擦聲,軟劍一路到底被匕首的刀柄擋住。

  尖銳的聲音驟然停止。

  軟劍與黑色匕首不分下。

  大胡子男人滿頭大汗淋漓,他心松了一口氣。

  還是擋住了。

  大胡子男人抬頭看向夏陽的目光帶著一絲輕蔑的冷笑,你縱然看破我的后招又如何?你對我依舊無可奈何!

  但是大胡子男人抬頭看到夏陽的眼神,他心陡然一驚。

  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

  明亮而深邃的眼睛如同一片星空,浩渺寧靜。

  仿佛對眼前這一次對碰的失利毫不在意。

  不好!

  大胡子男人心忽然咯噔一聲,他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這小子還另有后招!

  大胡子男人小腿瞬間因為灌滿力量而變得僵硬,同時他身體一矮閃電般后退十幾米。

  在后退的剎那,大胡子男人已經揮動手黑色匕首護衛住全身下的要害。

  叮當當!

  在大胡子男人后退的那一刻,夏陽手原本繃直的軟劍忽然變軟,劍尖呈現九十度彎曲,如靈蛇吐信般快無的追了來,與黑色匕首的匕首面碰撞在一起發出清脆的聲響,這軟劍連續在呼吸間攻擊了十幾次,每一次軟劍所攜帶的力道都其重無,每一次碰撞讓大胡子男人的身體都跟著狠狠顫抖。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等大胡子男人與夏陽拉開距離站在十幾米開外之后,他感覺自己的雙臂如同灌了鉛一樣沉重,手臂肌肉的酸麻程度讓大胡子男人心吃驚,他看向夏陽的目光變得震驚無。

  世界居然還有這種高手!

  但所幸的是,夏陽剛才那后招用出之后,他明顯也后繼乏力,站在原地沒有追來。

  大胡子男人心松了一口氣,他持匕首的五指因為脫力而微微顫抖,現在如果夏陽追來,恐怕此時他也沒有辦法全力應戰,倉皇應戰之下必然漏洞百出,說不定會被乘勝追擊的夏陽斬首!但現在嘛……對手并未占得方,也勉強平局,自己馬可以恢復過來!

  咣當。

  忽然大胡子男人感覺自己手好像有一樣東西掉在了地。

  什么東西?

  這聲音馬吸引了大胡子男人低下頭顱。

  地面躺著一截兒黑色的金屬。

  這……

  是一把斷刃。

  這把斷刃自己再熟悉不過!

  大胡子男人馬看向自己手的黑色匕首,那無堅不摧的黑色匕首,居然從折斷,剛才掉在地的斷刃正是這黑色匕首的尖端,匕首斷口處有星星點點的白色斑點,明顯這些白色斑點是夏陽手軟劍點在黑色匕首面所留下來的痕跡。

  只是看一眼這斷口,大胡子男人心掀起了驚濤駭浪。

  怎么可能?這些白色斑點如此密集的聚集在一起,難道是夏陽刻意為之?

  想到這里,大胡子猛然抬頭看向對面的夏陽。

  夏陽連正掛著淡淡的笑容。

  那種笑容分明帶著讓人非常不舒服的蔑視與嘲弄。

  “你是故意的……”大胡子男人自己都沒有察覺到自己口氣之帶著哆嗦。

  他怎么敢,怎么可能相信?

  夏陽在那種情況之下,居然還可以如此精妙的控制軟劍。

  這可以說已經達到了劍隨意動,人劍合一的境界了。

  夏陽點了點頭:“我剛才一共刺出了十七劍,但是你的黑色匕首只留下十六個劍痕!”

  那剩下一個劍痕呢?

  大胡子男人經過夏陽的提醒才感覺到自己胸口好像某個地方隱隱作痛。

  他用手一摸,一片黏糊糊的殷紅血液染手指。

  刺啦!大胡子男人快速將自己胸口的衣服給撕開,在他毛發旺盛的胸口心臟部位,正有一道淡淡的血紅色細長的傷口,黏糊糊的鮮血從皮膚的傷口處流出來,這道傷口實在是太細而且太快,以至于只是有鮮血流出來,甚至劍傷兩側的白肉都沒有翻出來。

  大胡子男人感覺自己的心臟部位一陣尖銳的刺痛。

  這一劍只是入肉一寸,剛剛好穿透表層的肉膜,距離內力的心臟還有一截兒距離。

  但……夏陽剛才那閃電般出劍所攜帶的尖銳劍氣,已經觸碰到了自己的心臟。

  心臟已然有了內傷。

  高手對決,身體與精氣神都必然要處于巔峰狀態。

  現在自己受了傷,必然會屢戰屢敗,而相反夏陽卻會愈戰愈勇。

  形勢現在對自己非常不利。

  逃!

  看著對面氣定神閑的夏陽,大胡子男人心忽然出這樣一個念頭。

  這個念頭出現的時候大胡子男人都嚇了一大跳。

  多少年來他見過太多大風大浪,從未讓他退卻過半步。

  可是今天在這條小陰溝里面,他居然會生出這樣的念頭。

  不過生死關頭,一切尊嚴都是扯淡。

  幾乎在這個念頭生出來的瞬間,大胡子男人腳尖已經輕點地面,身形暴起撤退。

  刷!

  站在走廊的一眾女人,只感覺到一道黑色的影子在她們頭頂刮過。

  帶起的疾風讓她們衣衫獵獵作響。

  可等她們想要看清楚這道疾風的時候,周圍的風聲已經停了下來,那道黑影消失了。

  只是空氣還留著一句話:“總有一天我血魔會回來報仇的!留好你的項人頭,我會來收取!”

  夏陽的目光死死鎖定住那道黑影,直到那道黑影消失在走廊盡頭,夏陽這才重重松懈了一口氣,他手的軟劍咣當一聲掉在地,隨著軟劍掉落,夏陽全身的力氣全部被抽空,他的雙膝酸軟無力,身體也緊跟著噗通一聲跪在地。

  夏陽的胸膛因為大口喘息在劇烈起伏。

  同時一層細密無的冷汗從夏陽全身各處分泌出來。

  剛才實在是太過于驚險,剛才那一招幾乎用盡了夏陽所有的精氣神,包括夏陽全身的力量,本以為必殺的一局,劍尖居然沒有洞穿那個大胡子的咽喉,在那一刻夏陽知道糟糕了!

  這也是夏陽之所以沒有乘勝追擊的緣故。

  剛才他的淡然都是偽裝的,真相是他根本沒有力氣去乘勝追擊了。

  夏陽唯一能做的是用最后一絲力氣抓住手的軟劍,同時露出一抹淡然的微笑。

  這一招空城計果然管用,將那大胡子給嚇退了。

  血魔?

  夏陽喃喃咀嚼了一句這個怪的名字。

  這應該只是一個代號。

  這大胡子男人實力如此超群,絕非籍籍無名之輩。

  而且剛才夏陽在那大胡子男人身,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這種氣息與陸霜霜身的氣息非常相似,莫非這大胡子男人與陸霜霜是同一類人?都是那個黑色帝國組織所謂生化試驗的實驗體?

  應該八九不離十。

  這是夏陽的最后一個念頭,他眼前的視線開始變得恍惚起來。

  眼睛所看到的最后一個畫面,是梁靜與小月兩人朝著自己跑過來時那張焦急擔憂的臉。

  噗通,夏陽的身體倒在地。

  ……

  在地下室之,竹林莊園內一片腥風血雨。

  藍劍特種部隊將央別墅完全包圍。

  四面八方借助掩體對別墅展開圍殲戰。

  槍聲大作,子彈呼嘯。

  藍劍特種部隊的戰斗素養在這場遭遇戰體現得酣暢淋漓,葉秋笙與謝驚天兩人的人馬被完全圍困在別墅之內,而且人員在一點點不斷減少。

  葉秋笙躲在一處掩體后面,不斷有子彈在他頭頂四周呼嘯而過,在地板墻壁留下一個個黑色的孔洞,葉秋笙肩膀了一槍,他咬著牙齒,眼冒出一股噴天怒火。

  而在葉秋笙對面,謝驚天也好不到哪里去。

  兩人只是死死抓住自己手的槍,彼此冷冷對視。

  兩人的權力交鋒因為藍劍突然橫插一腳而抱成了團,但縱然如此,他們也是被壓著打。

  葉秋笙冷冷盯著謝驚天:“謝驚天,我沒有想到你居然這般狠毒,為了滅掉我引來了如此大敵!”在葉秋笙想來,這外面的人馬必然是謝驚天吸引過來的。

  可是葉秋笙話音剛落,謝驚天已經咆哮起來:“這些人馬不是我的人!”

  葉秋笙微微一愣,外面這幫人既然不是謝驚天吸引過來的,那究竟外面這幫人是什么人?

  本書來自http:////x.html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