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567章你管不著

第1567章你管不著

書迷正在閱讀: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亮哥忽然伸出手,將一張銀行卡扔進了梁靜的懷里。

  亮哥嘿嘿笑道:“這是你剛才給阿歡的銀行卡,我原封不動的退還給你,如果梁姐感覺錢少了,可以再要,我可以再給你一倍,但是這只雛卻必須要留下,這是面親自下達的命令,難道梁姐你要違抗猛哥的意思嗎?”

  梁靜低下頭,亮哥給自己的銀行卡的確是自己剛才給那個阿歡的。

  她下意識看向阿歡,那歡哥等人乖乖站在亮哥身后如同溫順的小鳥。

  猛哥!

  聽到亮哥的話梁靜心忽然咯噔一聲。

  她如果還想要混下去,必然不敢得罪猛哥!

  一時之間,梁靜的心掙扎無。

  她轉頭看向身后的小月,幫,還是不幫?

  幫,自己將身陷地獄。

  不幫,小月將身陷地獄。

  忽然梁靜心堅定無,她已經身在地獄,還怕什么?

  這些年所過的種種非人生活,早讓她的心變得麻木,對于生死也看的非常淡泊,她還在乎生死嗎?而且憑借著自己在猛哥跟前的關系……或者說自己對猛哥還有利用價值,猛哥不可能因為一只小雛鳥會針對自己!

  梁靜淡淡道:“這件事情我自然會給猛哥說,你將自己的事情做好可以了!其他的不用你管!你也管不著!”

  亮哥微微一愣,他事存心想要針對一下梁靜,讓梁靜惡心一下。

  但是亮哥沒有想到,梁靜居然會真的乖乖鉆進圈套之。

  這個女人是瘋了嗎?

  不過很快亮哥興奮起來,他可不管梁靜瘋沒瘋,因為這件事情的確是猛哥親自安排的,似乎是為幾個香港來的客商安排的,這幾個香港客商猛哥很重視,這件事情絕對不容有失,可現在梁靜居然自己撞在了槍口,嘿嘿,亮哥心冷笑不已,既然你要這樣,那怪不得我了!

  “讓你的手下滾開,我現在要走了!”梁靜看到亮哥臉色陰晴不定,她心的確有一種緊張與興奮,當然更多的還是懼怕,她感覺自己已經壓抑不住內心的恐懼了,她偽裝不下去了,她只想要盡快離開這里。

  可在這個時候,亮哥卻看向梁靜的身后。

  “錢少,沒想到您這么早過來了!”亮哥的聲音諂媚無。

  聽在梁靜的耳朵里面有些刺耳,還有些讓梁靜想要嘔吐,可是這錢少……這個名字好耳熟,梁靜猛然轉頭看向自己的身后,然后梁靜看到在自己身后的大廳門口,一個青年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在了自己的身后,他的眼睛正陰測測的盯著自己!

  這是昨天晚自己伺候過的那個二世祖……

  梁靜眼珠子一轉,她快速嫵媚一笑道:“錢少!”

  昨晚那個二世祖對自己的感官非常好,而且猛哥對這二世祖也非常在乎,有這二世祖為自己撐腰,這件事情梁靜更可以蒙混過關,是以想到這些,梁靜對眼前這位錢少變得更加溫柔,她嬌滴滴前:“錢少,你今天可要為我做主……”

  而在一旁的亮哥,看到梁靜的表現心則是冷笑一聲。

  你以為老子找這只雛是為了誰?是為了眼前的這個二世祖錢少!老子現在是給人家辦事,你還想要惡人先告狀?這次梁靜你恐怕要踢到鐵板了!

  梁靜還沒有走到那錢少面前,錢少忽然嘿嘿笑道:“我說梁姐,你真的要這只雛?”

  錢少森然的話,讓梁靜的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

  她看著眼前面無表情有些冷笑的錢少,心忽然沒底,只是下意識點了點頭。

  錢少直接走到梁靜面前,他那張臉無限湊近梁靜,讓梁靜的心跳聲在瞬間加速跳動起來,她不知道錢少究竟想要干什么,在這個時候錢少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我很好,不知道梁姐你要這只雛是為什么呢?”

  “我……”梁靜心亂如麻。

  錢少淡淡說道:“我懂我懂,梁姐這樣的女強人自然不可能只滿足于男人,有些特殊的癖好……不如這樣,梁靜帶著這只雛,咱們三人找一個包廂……”

  錢少臉的表情曖昧一片。

  但梁靜卻入墜冰窖。

  她感覺全身寒冷一片。

  本以為可以利用這個二世祖,但是沒有想到……自己反倒是被這二世祖給掣肘住了。

  一瞬間有無數個念頭在梁靜的心浮現而出。

  但是卻沒有一個辦法是可以用在這件事的。

  錢少看到梁靜有些慌亂的臉色,他冷哼一聲說道:“莫非梁姐你不愿意?”

  “錢少,我知道您喜歡雛,猛哥特意給我打招呼說讓我弄只雛來給您助助興,我阿亮不敢怠慢,連夜去弄,今天剛剛弄到手,結果卻被梁姐給截胡了,您看這只雛是她!”在身后的阿亮前一步恭敬無的看著錢少,同時伸出手指向梁靜旁邊的小月。

  梁靜心咯噔一聲,亮哥的話如同洪鐘巨呂,敲打在她的耳旁。

  原來事情是這么回事兒!

  可笑自己還想著利用二世祖,原來自己是得罪了這二世祖!

  錢少淡淡點了點頭:“你很不錯,我會跟猛哥說的!你想要什么好處?”

  “多謝錢少!我不敢要……”亮哥嘿嘿一笑,但是他的目光卻若有若無的在梁靜身掃視了一眼。

  亮哥這一眼是故意的,錢少自然也看在了眼。

  他嘴角露出一抹戲謔道:“那行吧,這件事情由我做主,梁姐啊,今天委屈你一下,陪陪亮哥,我會好好報答你的!”

  梁靜是徹底呆愣住了。

  她猛然轉頭然后看到了亮哥眼的那一抹戲謔。

  亮哥搖了搖頭說道:“不不不錢少,屬下不敢要,其實這件事情屬下出的力氣不多,出力氣的多是屬下的這幫手下,他們出的力氣最多,我看這賞賜……”

  梁靜眼睛瞪得滾圓,她怨毒的盯著亮哥,只是一瞬間她明白亮哥這是要干什么。

  錢少淡淡揮了揮手說道:“都是陪,梁姐你辛苦一點吧!”

  梁靜感覺自己的身體抖如篩糠!

  如果今天她做了這種事情,以后她在鐵云夜總會混不下去了!

  可是她看向錢少,他那不耐煩的表情根本不像是在開玩笑!

  梁靜的心情瞬間跌入谷底……

  “行了,這只雛跟我走,亮哥啊,這個梁姐交給你們了,你放心猛哥那邊我自然會去說的,其實猛哥已經發話了,這梁姐這幾天都是給我的,我想怎么弄怎么弄,你們放心大膽的玩兒!”錢少根本看也不看梁姐一眼,而是前要去抓小月的手。

  “住手!”

  看到錢少的手越來越近,感覺到小月抓住自己的手越來越顫抖,梁靜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她猛然暴喝一聲打斷了錢少的動作。

  錢少被梁靜這一聲暴喝,嚇了一跳。

  “你想要干什么!”錢少冷冷看著梁靜說道:“莫非你忘記了,你不過是猛哥跟前的一個玩具而已,你還真以為自己是鐵云夜總會的什么大姐大?簡直是一個笑話!亮哥將她帶走,今晚好好玩!玩死了也行!”

  亮哥等人在旁邊嘿嘿冷笑,那笑聲之帶著嘲弄與鄙夷。

  梁靜身體冰冷無,多年以來自己刻意營造出來的局,被錢少輕輕一戳戳穿了。

  本來面目曝光在眾人面前。

  這讓梁靜非常不自在,她抬頭看向錢少說道:“錢少求求你,你想要怎么玩我我都無所謂,但是她真的還只是一個小姑娘,求求你放過她……”

  梁靜放下一切自尊哀求錢少。

  而在一旁的亮哥等人都哈哈狂笑起來。

  錢少的表情微微一愣,他湊近梁靜,伸出兩根手指頭捏住梁靜的下巴,眼神之帶著一抹詫異:“你真的打算這樣?”

  梁靜忍耐著心的屈辱點了點頭。

  “好!”錢少哈哈一笑:“那你給我跪下磕三個響頭!”

  什么!

  梁靜石化了。

  她咬緊牙齒,甚至嘴角都流出了一絲鮮血。

  這錢少未免太侮辱人!

  梁靜的身體在顫抖,她抬頭看向錢少的目光多了一絲怨毒,她想要奮不顧身去給錢少一巴掌。

  啪!

  錢少猛然抬手甩了梁靜一道清脆無的耳光,梁靜白皙的臉頰頓時浮現出一抹鮮紅無的五指印,錢少冷冷看著梁靜說道:“你居然敢用這種目光看我,找死!”

  梁靜匍匐在地,錢少前一腳踹在梁靜身后,他臉露出瘋狂的猙獰:“今天老子先弄死你!”可他這一腳還未去,小月卻忽然前攔在了梁靜面前:“不要,求求你不要傷害這位大姐姐!”

  錢少愣了一下。

  周圍其他人都楞了一下。

  包括梁靜自己,她躲在小月的身后將臉埋在自己的身體里,兩行眼淚奪眶而出。

  周圍沉寂了片刻。

  錢少忽然哈哈大笑:“不錯不錯,還挺有情有義!那你今天陪在場的所有人玩玩,只要你讓所有人都盡興了,我放了你這位大姐姐,如何啊?”

  錢少湊近小月。

  兩人的年紀都差不多。

  小月清秀的臉露出一抹憤怒。

  本書來自http:////x.html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