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566章我不會傷害你

第1566章我不會傷害你

書迷正在閱讀:
歡哥雙臂環抱在胸前,冷眼旁觀。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阿明這種小混子他看不眼。

  只是歡哥偶爾會將目光瞥向梁姐,急匆匆一瞥馬轉移視線。

  只是那眼神帶著一絲貪婪跟覬覦。

  但更多的還是畏懼。

  這里是鐵獅子幫的總部,但卻沒有人知道。

  歡哥在這里也算是一號人物,大堂經理,類似老鴇之類的角色,負責為夜總會招攬小姐,也算是這鐵云夜總會的層管理者,但算是歡哥也不知道這里是鐵獅子幫的總部,他頂多只知道這家夜總會非常有背景。

  而這梁姐,則是這夜總會老板的情婦。

  同時,這梁姐也是夜總會的頭牌。

  能夠混到梁姐這種級別的,已經不再是小姐,更多扮演的則是交際花的角色。

  游走在諸多高官大亨之間,為他們牽線搭橋。

  雖然梁姐只是個妓,但在夜總會卻沒人敢小覷她!

  撇去夜總會老板的背景,算是那些高官大亨跺一跺腳,對他們這幫小人物來說是地震!

  所以夜總會,梁姐的地位非常高!

  但有時候事情往往很妙,越是捧得高,越是被更多男人所覬覦。

  類似歡哥這種小角色的貪婪目光,梁姐已經習慣了。

  或者說是麻木。

  風月場所混跡的久了從,梁姐已經看淡了人情世故。

  歡場薄情,不過是為利而各取所需。

  昨夜有應酬,是夜總會老板欽點的她,外界都傳聞她梁靜是夜總會老板猛哥的情婦,但卻并非如此,梁靜不過是猛哥的一個玩偶而已,想到昨夜猛哥讓她陪那幾個港商的惡心場面,到現在梁靜心還隱隱作嘔……

  不過這是現實,每個人都要學會做多面人。

  或者說是戴著面具學會偽裝自己。

  什么時候戴什么樣的面具,必須要精心揣測,做她這行如走鋼絲。

  別人將你捧得越高,你越得小心翼翼,因為你承受不了摔下來的高度,一旦一招走錯,如此高度絕對會將人給摔死,所以在外人看來梁靜在鐵云夜總會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其實其利害關系只有梁靜自己知道,她更知道主宰她命運的不是她自己,而是那些捧她的人,她已經深陷其,身不由己……

  當梁靜看到小月的時候,尤其是看到小月身那刺眼的高校服的時候……

  她心忽然動了惻隱。

  她已深陷泥潭,身不由己,她想將這個清純的小姑娘拉出泥潭。

  她現在還沒有進來,錢這種東西她有的是,如果是為錢而來,她可以給。

  梁靜的目光打量著小月,能夠出落的這般亭亭玉立清純動人,卻還保持著完璧之身,這種矜持與堅貞并非一般女人可以擁有,這樣的女孩子也值得自己去拉!

  “行了起來吧!”梁靜對跪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叫阿明的青年說不出的厭惡。

  她不愿意再去看這種男人一眼。

  卑賤無恥的男人,有時候連歡場的妓都不如。

  歡哥抬起腳在阿明身狠狠踹了一腳:“梁姐叫你起來你還跪著干嘛,趕緊起來滾蛋吧!以后別讓梁姐看到你,否則你小命不保!”

  “是,我知道錯了,我現在滾蛋……”阿明快速跑出大廳門口。

  小月剛才一直站在旁邊,看到阿明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她下意識伸出手想要去叫自己的堂哥,可是她的手只是剛剛伸出去,馬蜷縮了回去。

  她臉露出絕望。

  事情已成定局。

  自己堂哥剛才將自己給賣掉了,他還收了別人的錢。

  如果在這個時候還奢求自己的堂哥會回來救自己脫離虎口……無以與癡人說夢,再者退一步來說,算是自己的堂哥肯救自己一命,可是他一個人,會是眼前這幫人的對手嗎?

  想到這里,小月下意識看了一眼歡哥等人。

  然后她看到剛才那個盛氣凌人的梁姐,朝著自己走過來。

  “小姑娘別怕,你叫什么名字?”梁靜走到小月面前,伸手去抓小月的手。

  但是小月馬縮回了手,如同一只受驚過度的小貓一樣警惕的看著梁靜。

  梁靜微微一愣,看著眼前小月那黑葡萄一樣漆黑分明的大眼睛,那大眼睛里面充斥著緊張的情緒,讓梁靜心苦笑不已,當初自己何嘗不是如此?

  可是當初……會有人來救自己嗎?

  這小姑娘的命可真好!

  梁靜伸出手抓住小月的手,她另外一只手摸索著小月柔順的長發,她努力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和藹一些:“小妹妹別怕,姐姐不會傷害你的!”

  然后梁靜轉頭,看向歡哥說道:“阿歡,這只雛你是花了多少錢買的?”

  歡哥聽到梁靜的話,臉色微微一變:“梁姐,這不合規矩……”

  但是在梁靜一張臉沉下去之后,歡哥連忙開口說道:“梁姐,其實也沒有花多少錢,如果您喜歡的話您拿去,談什么錢,談錢傷感情啊……”

  梁靜打開自己的小坤包,從里面摸出一張銀行卡來,這是昨天晚那幾個港商的一個二世祖賞賜給自己的小費,里面應該有五萬塊,梁靜將這張銀行卡扔到歡哥手:“我不知道你出了多少錢,但是我想這五萬塊已經足夠了,算你將這姑娘賣掉,利潤也不過如此了!”

  五萬塊!

  歡哥眼睛一亮,事實梁靜所言的確如此。

  他收購價也不過才一萬五千塊,炒作一番轉手賣掉也不過這個價了,最近他的頂頭司讓自己去找雛,雖說這違背了亮哥的命令,但下一波還有嘛,何必為了這個雛得罪梁姐?這樣做實在是不劃算,算是亮哥知道了他也沒辦法說什么。

  雖說亮哥跟梁姐傳聞之有些不合,但算是這樣,亮哥自己都不敢太得罪梁姐。

  梁姐的背后可是站著鐵云夜總會的老板猛哥,將梁姐得罪死了,算是亮哥也只有卷鋪蓋滾蛋!

  “那這個雛留給您了!本來我是不準備收錢的,可是梁姐您也知道兄弟們也是要吃飯的,既然梁姐您賞了小的們一口飯吃,那我恭敬不如從命了……”歡哥諂笑道。

  梁姐對于歡哥這種話,感覺到很厭惡。

  她淡淡點了點頭,抓住小月的手,看到小月還是很害怕,梁靜低聲在小月耳邊說道:“你放心姐姐不會害你的,你現在跟我來!我放你離開!”

  看到小月那詫異的眼神,梁靜心忽然有些溫柔。

  她整理了一下小月那有些散亂的鬢角,一邊拉著小月走向大廳門口一邊說道:“你可知道姐姐為何要幫你?”

  小月搖了搖頭。

  她的眼神之充滿了茫然。

  梁靜自嘲一笑,卻沒有多說話。

  剛才的情景,跟她十年前來這里的情景實在是太相似。

  當年她也是被人拐賣到這里,可惜當年卻沒有人來救自己。

  那個晚看到在自己身縱橫馳騁的肥胖年男人,梁靜眼睛里面充滿了怨毒,她發誓一定要報仇,十年的時間,梁靜從一個底層的小姐混到了現在的地步,論漂亮的確有人梁靜更加漂亮,論詭計也的確有人梁靜陰毒,但梁靜也有一個優勢,漂亮的沒她有心機,有心計的沒有她漂亮,梁靜一步步踩著別人的尸體混到了這一步。

  當年她發誓要報的仇,也已經報了。

  幾年前參與梁靜當年那場初夜生意的所有人,都已經被梁靜給干掉了。

  可惜,仇已經報,卻沒有辦法再回到當初的花樣年華與純真青春。

  梁靜已非梁靜。

  所以看到小月的時候,梁靜想到了自己的過往與那不堪回首的記憶。

  她決定要拯救這個小女孩走出泥潭。

  在梁靜馬要走出大廳門口的時候,忽然斜刺里沖過來幾個壯漢,將梁靜前進的腳步給阻攔住了,梁靜微微一愣,她下意識兩道眉毛豎起來,轉身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有個年男人,這年男人梳著大背頭,臉的五官看去很猙獰,帶著一股兇戾的氣息。

  梁靜心猛然一跳,她表面卻裝的愈發淡定:“亮哥,你攔住我是什么意思?”

  這亮哥是鐵云夜總會的直接負責人,平日里跟梁靜不對付,但是他在自己面前也不敢太過于囂張,打狗還要看主人,梁靜背后站著猛哥,現在梁靜深的猛哥的寵愛,這亮哥不敢對自己太放肆,可是沒有想到今天這家伙居然直接攔在了自己面前!

  梁靜畢竟只是個弱女子,看到亮哥這種人心臟不自覺開始加速跳動。

  可她表面卻愈發淡定,甚至還露出了一抹憤怒。

  亮哥察覺到了梁靜眼神之偶爾閃現過的一抹慌張,他嘿嘿笑道:“沒什么意思,我當然不敢攔著梁姐你,梁姐你在這鐵云夜總會一人之下萬人之,我阿亮攔著誰都不敢攔著你,我要攔著人其實是這位小姑娘!”

  亮哥伸出手指向梁靜旁邊的小月。

  小月下意識渾身哆嗦了一下。

  梁靜察覺到了小月的緊張,她前一步護在小月面前說道:“亮哥,這只雛我已經花錢買到手了,她的命運應該由我來安排與支配!你……”

  本書來自http:////x.html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