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548章殺上總部

第1548章殺上總部

書迷正在閱讀:
鐵獅子幫總部。

  坐落在市郊的一處莊園。

  群山連綿,山林掩映,環境幽靜無。

  這是尚都市有名的別墅區。

  出自曲氏集團之手。

  十年前曲氏集團不惜斥資高價也要競拍市郊這座無人問津的山頭地,當時還淪為很多同行的笑柄,不過事實證明曲氏集團董事長曲磊的眼光是多么獨到,十年的時間伴隨著改革開放重點抓經濟的策略展開,各種經濟開發區大片大片如雨后春筍般遍地開花。

  城市規模不斷升級與拓展,地皮越來越值錢。

  直接影響是這座原本無人問津的山頭地,價值飆升了數十倍。

  當年花一千萬拍到的地皮現在市值達到將近十個億。

  這是一次成功的投資,也是曲氏集團目前正在做的最大的房地產項目,圍繞綠色森林城市這個企劃主題展開樓盤開發,一棟棟幾十層樓的高級公寓電梯樓拔地而起,受到這座城市以及周邊很多產階級的追捧,一開盤供不應需,房價還在不斷攀升。

  曲氏集團賺的是盆滿缽滿。

  這讓當年嘲諷曲氏集團的那些同行大跌眼鏡,對曲磊更是抱有深深的敬畏。

  人家站得高看得遠,目光至少他們遠十年。

  光是憑借著人家這等眼光,注定一輩子大富大貴!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有的人只是靠眼光可以吃飯,這種本事其他人羨慕不來。

  在樓盤后面是一棟棟散落在山林的別墅區。

  能在這里買房的幾乎都是千萬富豪起步,曲氏集團大部分董事都在這里有房產。

  鐵老在這里有一座莊園。

  鐵獅子幫在這莊園之。

  莊園占地超過兩千平,面積廣闊,周圍山林掩映,一條公路筆直通往莊園正門口,在公路前方五百米遠的地方架設了路障與保安亭,排查各種來這座莊園的人流,莊園附近二十四小時都有保安在巡邏,光是莊園的保安是一大隊三小隊三十人,每天三班輪流倒班。

  這些保安都是精英的精英,大部分都是軍隊退役。

  形象好,年輕力壯,身手強健,紀律極強。

  每個月光是莊園的安保費用支出高達二十萬。

  不過……

  這些保安只是表面的武力。

  只是起一些裝飾門面的作用罷了。

  或者是身份地位等同于侍者。

  身為尚都市排名靠前的地下世界勢力,怎么可能需要雇人來做安保工作?

  光是在這莊園之外的山林之,至少有數十個鐵獅子幫的暗哨。

  這里是鐵獅子幫的總部,鐵獅子幫的高層人員幾乎都在這里,他們的安全等同于鐵獅子幫的未來,鐵獅子幫絕對不會容許這里出現任何問題,而且這莊園之還住著鐵獅子幫的二號人物鐵老!

  當然除了這些,這里還有一些生意在經營。

  一輛輛各種豪車不斷進進出出這處莊園,各個階層各種身份的人都有,三教九流只要你能想到的尚都市的大人物幾乎百分之六十以都會出入或者來過這里,在莊園下方五十米深的地方修建有一座地下拳場,這地下建筑工程非常浩大,有五層建筑超過三千平面積。

  這也是鐵老的隱性收入。

  每天從地下拳場進進出出的流水都高達數百萬。

  所以當一輛黑色的蘭博基尼停在路障面前的時候,值班的幾個保安眼并沒有露出太多驚訝,這種豪車他們看過的實在是太多,見怪不怪習以為常。

  不過這個車牌他們倒是沒有見到過。

  是個生客。

  “私人府邸謝絕入內!”

  其一個保安敲了敲蘭博基尼的車窗,指了指路障旁邊的一塊路牌。

  保安的態度倨傲而冷漠。

  他有倨傲的理由與資格。

  在這個保安豈能是一般保安所能相?

  蘭博基尼之,夏陽淡淡看向旁邊的黑衣人首領。

  一路黑衣人首領已經將自己可能知道的所有情報全部都告訴了夏陽。

  “莊園央主建筑客廳的地毯下面有一間電梯可以直通地下拳場,鐵獅子幫的三號人物每周日也是今天都會在地下拳場,地下拳場每周提取一次流水,這件事情一直都是三號人物黃天云負責的,劫持人質的任務是黃天云親自對我下達的,我只負責劫持,具體的運輸任務是由其他人接手的,所以那幫人質被關押的地點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黃天云一定知道,我所知道的是這么多了……”黑衣人首領驚恐無的看著夏陽。

  他很想對外面求助。

  作為鐵獅子幫的層人物,這些保安自然認識他。

  平常他看都不會去看這些保安一眼,但今天這些保安在他眼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可惜隔著一面玻璃,是兩個世界。

  外面的保安并不能看到車里面的情況。

  也不能看到他絕望的臉。

  黑衣人首領快速對夏陽說道:“我只求你放過我……”

  夏陽搖了搖頭,這黑衣人首領已經失去了存在價值必須要殺掉。

  夏陽找不到可以讓這黑衣人首領繼續存活在這世界的理由。

  看到夏陽的表情,黑衣人首領心絕望一片。

  他知道,夏陽不會放過自己。

  “這是我妻子與我女兒的地址,我在市區內有一棟房子,這是我的秘密居所,我多年來的存儲都在這房子里面,我只求你一件事情,將這些錢轉交給我的妻兒……我只有這一個要求,求求你一定要答應我,我知道出來混遲早都要還,或許這是人們經常說的宿命……”黑衣人首領臉木然無,他的話有些看透人生的淡然。

  他忽然之間忽然不再害怕死亡。

  夏陽微微驚訝了一下,他點了點頭。

  隨后軟劍閃過一道寒光,黑衣人首領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被割斷了咽喉。

  他沒有承受太多的痛苦。

  夏陽出劍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快到一秒鐘足以讓這黑衣人首領死掉。

  一片寫著兩條地址的紙片從黑衣人首領的手飄然滑落。

  夏陽伸出手,任由這片紙靜靜落在自己的手掌心。

  看了一眼這兩個地址。

  夏陽伸出手重重一抓,再攤開手之后,這片紙張已經化為無數的白色碎屑。

  一揚手。

  這紙屑開始紛紛揚揚如同雪花一樣飄落在空氣。

  隔著這些紙屑,夏陽看向對面的黑衣人首領。

  他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可是他的眼睛里面卻帶著一抹柔情還有笑意。

  他的目光并非是看夏陽,而是看向自己的胸口。

  胸口一條懷表打開來,懷表的內側夾著一張泛黃的照片。

  照片里面有一個溫婉的女人,還有一個幾歲大的孩子。

  兩個人燦爛的笑臉像是璀璨的陽光。

  夏陽心某根心弦被輕輕觸碰,他感覺腦海有某種記憶正在翻滾。

  一抹痛苦在夏陽的堅毅無的瞳孔里面一閃而過,但是很快夏陽眼眸變得清澈無。

  在蘭博基尼車外,那個保安有些不耐煩的進行第二遍催促。

  這車里的人也不下車,雙方好像僵持住了。

  其他保安開始從保安亭之走出來。

  他們準備進行強制措施。

  可是在這個時候,咔噠一道清脆無的聲音在幾個保安耳邊響起。

  這幾個保安看到蘭博基尼車內走下來一個黑色勁裝的青年。

  青年留著寸頭,俊朗的面龐并非當下那種奶油小生的娘娘腔,反而有一種血性的男人氣息。

  非常剛強的男人氣息撲面而來。

  只是這第一眼印象,讓這幾個保安瞳孔微微一縮。

  他們知道眼前這男人絕對不好惹。

  “怎么回事?”保安亭走出一個黑色西裝的壯漢。

  “彪哥,這人很生,不清楚他的意圖……”一個保安馬對這個黑色西裝壯漢匯報情況。

  彪哥冷冷打量了一眼夏陽:“讓他滾蛋!”

  說完,他重新鉆進保安亭之,夏陽的視線輕易穿透保安亭。

  簡易的床扔著一個女孩。

  這女孩被捆綁住了雙手雙腳扔在床,她身的衣服被撕破了一大半,臉頰因為反抗而多了幾道血紅的五指印,此時這女孩嘴巴里面塞著厚厚的破布,她在床拼命反抗卻根本下不了床。

  夏陽皺了皺眉頭。

  那幾個得到了命令的保安快速將夏陽包圍起來,雖然表面看不出什么,但是他們的姿勢卻是合圍之勢,一旦夏陽稍微有反抗的跡象與舉動,他們馬會動手。

  彪哥發話,他們必須要執行。

  這彪哥在莊園的地位非常高,是外圍警戒的小隊長。

  傳說這彪哥好像跟鐵獅子幫第三號人物黃云天有親戚關系,所以才能在這莊園混得風生水起,不過這些也只是傳言而已,反正出了事情有彪哥頂著,他們也不用害怕什么,退一步來說鐵獅子幫在尚都市家大業大,在各個階層都有脈絡延伸,是尚都市本土扎根的一個龐大派系,這種勢力在尚都市之根本不用害怕任何人。

  算眼前這位開著豪車的公子哥有著背景,在鐵獅子幫面前也不過是螻蟻一只。

  這個巨人隨手伸出一根手指頭可以將這種公子哥給捏死。

  所以幾個保安看向夏陽的目光非常不客氣。

  夏陽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本書來自//x.html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