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528章進村

第1528章進村

書迷正在閱讀:
“以前戰亂年代這里就是亂葬崗,不過后來上面嚴令禁止傳播這件事情,所以這種事情才沒有傳播開來,而且這條路上也經過會發生這種事情,我以前還不相信,但是現在我相信了……”

  老鄭是受驚過度,腦海中才浮現連篇起來。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他這種年紀尤其是干這個行當的本來就有些迷信,最怕遇上鬼打墻。

  現在老鄭的話不由讓其他貨車司機也跟著害怕起來。

  他們雖然才剛剛跑上這條道,但是他們也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司機,自然也聽說太多關于這方面的傳聞,而他們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親身遇到,同時他們心中都非常慶幸,幸虧這種事情是發生在大白天,還不至于太過恐怖。

  如果這種事情是發生在能見度非常低的夜晚,恐怕……

  每個貨車司機心性不穩,稍有不測就會釀成巨大禍事!

  老鄭也明白了這一點,他剛才是心機口快了一些,他暗自有些懊惱居然將這種事情說出來,這不是給同伴制造壓力嗎?他快速說道:“行了,趁著現在日光正好,趕緊上路吧,再有兩個小時就可以到達目的地尚都市了,到達尚都市之后,今天就先不走了,在那里過一夜明天再回去,不能夜間走路!”

  幾輛貨車快速上路,一路絲毫沒有停留來到了收費站口,過了收費站就是尚都市的市郊了,到達目的地就只有一個多小時了,加上卸貨滿打滿算也用不了一個半小時。

  而看到收費站有人,甚至還有幾個工作人員之后,這幾個貨車司機也明顯松了一口氣,看到了外人也讓他們感覺到自己不再是在深山中獨行,再次回歸都市生活。

  幾個工作人員一邊進行收費,一邊還在討論剛才的事情。

  老鄭聽的最清楚,他語氣顫抖道:“你們在說什么事情?”

  其中一個收費人員開口說道:“剛才我們這里發生了怪事……”他心直口快居然將剛才的事情說了出來,這一下,讓老鄭等人的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上了!

  他們彼此對視一眼,臉色因為駭然而變得蒼白。

  “剛才的事情居然是真的!”其他貨車師傅也馬上驚恐起來。

  剛才他們還以為是老鄭與跟車師傅信口雌黃,但是現在聽到這些工作人員的話,他們心中斗明白自己剛才是真的撞邪了,絕對不是老鄭跟跟車師傅看錯了。

  老鄭聽到這個收費人員說他們這里有監控錄像,心中馬上就想要印證。

  “其實也是開玩笑了,或許是我們看錯了……”這個收費人員在說出這些話之后就感覺到不太適合,他們作為工作人員怎么可以帶頭迷信?他馬上就開始補救起來。

  但是這收費人員馬上就看到老鄭等人蒼白無比的臉色。

  老鄭緩緩搖了搖頭說道:“你們沒有看錯,因為剛才我們也看到了……”

  老鄧等人的話對于這幫工作人員來說不啻晴天霹靂!

  眾人連忙再次打開那些監控錄像,老鄭跟那個跟車師傅馬上就認出來了,這道人影就是剛才他們車前的那道人影,雖然都同樣模糊,但是絕對錯不了!

  一時間眾人紛紛呆愣在原地,呆若木雞。

  隨后一個工作人員馬上開口說道:“今天的事情大家一定要保密,千萬不要說出去!”這種事情說出去不要說沒有人相信,對于他們日后的調換工作也會造成很大困擾!

  而讓在場眾人,人心惶惶的靈異事件制造者夏陽,卻根本毫不知情。

  他已經下了高速公路,周圍都是深山老林,還有大片山地開墾出來的山田。

  現在小麥已經大片大片的長了出來,綠油油的隨風而動,大片大片的就如同綠色的海浪一樣,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周圍都是幾年甚至是幾十年樹齡的參天大樹,夏陽就在這叢林之中快速穿梭。

  本來還有一條公路是通往山里面那個村莊的。

  但是通過那條公路至少要迂回上五六公里,現在時間對夏陽來說就是金錢,他沒有辦法在路上浪費這么多的時間,從剛才市區到達這里已經過了將近有二十分鐘,留給夏陽的時間已經不算太多了,所以夏陽決定翻山越嶺。

  這山林中并沒有路,陡峭無比,大片大片的山巖裸露出地表,至少有五六十丈高。

  夏陽站在這面懸崖峭壁之下,按照地圖來看,只有攀援過這面山崖之后達到村莊,才是最近的路線,這面山崖至少高達五六十丈,有將近兩百米的高度,如果對于普通人來說是難如登天,但是對于夏陽來說攀援這樣一座高峰就是在輕松不過的事情了。

  夏陽快速攀援上附近的一棵樹,然后凌空躍起,他整個人就如同蹁躚的山鳥般抓住了十幾米高的一處凸起山巖上,隨后夏陽整個人輕輕一用力,踩著這山巖輕輕一點,整個人再次高高躥升出十幾米的高度。

  這懸崖陡峭無比,近乎是九十度的斜面。

  但是這一切對夏陽來說就如同如履平地一般輕松。

  只是十幾個呼吸的時間,夏陽就已經完成了最后一次跳躍。

  他的腳輕輕站在了山頂松軟的泥土之上。

  到了!

  夏陽透過山林,已經看到了山下掩映在叢林之中的那座村莊。

  這莊村并不算大,只有幾十戶人家的樣子。

  但是在這里,卻擁有一處豪華別院,相比較旁邊的幾十戶茅草土屋,這棟占地面積超過八百平方米的別院就顯得巍峨壯觀,夏陽不用想,都知道這里就是鐵老的據點了!

  恐怕鐵老以前就是這山村的人,后來逐漸在外面打拼出了一片天地,回到村子里面修葺了祖宅,而那些科研人員很有可能就被鐵老藏在這別院之中。

  夏陽悄悄摸索到了村莊外圍,他鉆進一戶人家之中。

  這戶人家距離別院最近,夏陽站在這里剛好可以運用透視眼將別院內部的一切事物全部盡收眼底,別院內部一共有二三十號人,院子中埋伏著四處暗哨,院子最中央有一座三層小樓,在三層小樓的房頂還埋伏著一個暗哨,這是這棟別院的制高點,從這里看下去別院周圍甚至是整座村落的情況都可以盡收眼底!

  在別院也就是三層小樓的內部,一樓大廳有七八個人正在打牌,在一樓房間之中還有十幾個人正在呼呼大睡,想必這是兩撥人輪流值班的,而在別院的二層樓則是那些科研人員被關押的地方,夏陽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這科研人員至少有三十多人,都被關押在不同的房間之中,不過看他們的樣子倒是三餐都有人送飯,除了有少數人身上有被毆打的痕跡之外,大部分人都非常完好。

  夏陽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他已經有了計策。

  就在夏陽準備行動的時候,忽然一道聲音傳到夏陽的耳朵之中。

  這戶人家的主人回來了。

  門扉被推開,幾個人快速走了進來。

  為首的是三個人,兩個中年人還有一個女孩。

  這兩個中年人分別是一個男人跟一個女人,都是典型的農村人,穿著樸素無比,這兩個中年人不過四十多歲的年紀,但是因為常年勞作的緣故所以蒼老的非常明顯,看上去至少有五六十歲了,頭發都有些蒼白了,而在這兩個人背后的那個女孩不過才十七八歲的年紀,眉宇之間跟母親有些相似,但是卻出落的亭亭玉立,眉目清秀是個美人坯子。

  這明顯是一家三口。

  這三口人似乎因為某件事情鬧得很不愉快。

  兩口子的眉宇間充斥著一抹慍怒,而那個女孩跟在兩口子后面有些害怕與畏懼。

  夏陽此時管不著這些,他準備離開了。

  但是夏陽剛準備走的時候,“啪!”一道清脆無比的耳光聲傳到了他的耳中,夏陽扭頭就看到了那個中年女人轉手就是一巴掌落在了身后女孩的臉上。

  頓時那個女孩白皙的臉頰上就紅腫起來。

  “孩子媽你快住手,不要打孩子!”旁邊的中年男人馬上出手制止,但是被中年女人一瞪眼,他馬上就龜縮起來,不敢再上前半步。

  而那個被打的女孩從始至終都沒有說半句話,非常倔強。

  中年女人轉頭冷冷看著女孩道:“今天這件事情我們說了算,由不得你!”

  女孩馬上抬頭淚眼汪汪道:“媽你不能這樣,我今年馬上就要高考了,我絕對不要輟學!我絕對不要嫁給隔壁村的那個人,我們都沒有見過面!”

  “是啊孩子媽,孩子在學校學習成績非常優異,這么輟學實在是可惜了……”孩子爸也跟著開口勸阻道,只是他的聲音非常微弱。

  夏陽微微轉頭,他的目光打量著這個家。

  家徒四壁,除了一些簡單的生活用品,這個家就什么都沒有了。

  住宿的地方,客廳,做飯的地方都在一個屋子里面,可見這個家貧窮到了什么地步,但是夏陽很快就看到了這個家里面唯一閃眼的地方,可以說是刺目。

  在一面墻壁上用漿糊黏貼著一張張獎狀,期中考試第一名,期末考試第一名,年級第一名,學校優秀三好學生,學生最佳干部……這些獎狀看起來非常被人所珍惜,這個家庭破舊無比,但是這些獎狀看上去卻非常嶄新,明顯是經常有人將獎狀上的灰塵給細細擦掉,被人精心保養的結果。

  本書來自http:////x.html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