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356章深夜有人敲窗

第1356章深夜有人敲窗

書迷正在閱讀:
小樹林中。

  肖亮正坐在賓利車內。

  在他面前的桌上放著一個金屬酒桶,酒桶里面有剛從車載冰箱內取出來的冰塊。

  一瓶八二年的拉菲正斜斜浸泡在冰塊水中。

  這里雖然是氣溫寒冷的山區,但賓利車內空調風十足,居然有種盛夏的悶熱。

  如此環境下,喝一杯冰鎮的紅酒,自然是種非常美的享受。

  肖亮旁邊,坐著一個美女。

  美女看了一眼時間,恭敬道:“肖總,浸泡時間到了。”

  肖亮輕輕點了點頭。

  他閉著眼睛,頭枕在真絲軟墊上。

  車內正播放著鳳凰傳奇的神曲,最炫民族風。

  肖亮放在桌面上的手正隨著勁爆的曲風有節奏的打著拍子,滿臉享受。

  旁邊妝容精致的美女雖然忍受不了肖亮的品味,但她臉上卻不敢有絲毫不敬。

  她取出紅酒,小心翼翼用真絲手帕擦掉酒瓶上的水漬,然后用開瓶器打開紅酒。

  微微傾斜,將酒瓶中濃稠的紅色液體倒入桌面的高腳玻璃杯中。

  酒液與玻璃沖擊造成清脆的嘩啦聲,讓美女臉上浮現出一絲享受。

  雖然未曾喝過一杯,但她就是喜歡聽這種昂貴紅酒倒入玻璃杯中聲音。

  這樣一杯酒,最少能賣一萬塊。

  哪怕就是不能喝,光聽聲音她也非常樂意。

  “肖總,酒好了。”美女將紅酒放下,恭敬道。

  肖亮睜開眼睛,他的手伸出去,美女非常自覺的將酒杯送到了肖亮手中。

  肖亮贊賞的看了一眼自己旁邊的女人。

  只不過他剛剛縱欲,現在提不起精神,否則他一定將這尤物當場辦了。

  接過冰涼的紅酒,正準備送入口中,肖亮放在一旁的手機忽然響了。

  “怎么回事?”肖亮拿起手機接通,皺眉道。

  他這一生只喜歡三件事。

  第一件是美女。

  第二件是金錢。

  第三件就是酒。

  喝酒對他來說是人生難得的享受,越貴的酒這種感覺越強烈。

  所以肖亮喜歡喝慶功酒,而且他會因事而異,不同的事情他會選擇喝不同的酒。

  越大的成功,他就會選擇喝越貴的酒。

  眼前只要消滅掉這幫警察,未來市區內整個制毒販毒網絡他將一手操控,每年獲利數個億,如果運作得當,憑借他的關系,再繼續拓展下線將這網絡全面延伸出去,以本市為核心,迅速輻射式擴散覆蓋,那么將會有源源不斷的金錢匯流入他的口袋里,他每年的利潤將會是數十億,數百億!

  這對肖亮來說是件大事。

  為了干成這件大事,他在外面埋伏了數十個精銳。

  出動了自己培養多年,裝備精良的神秘別動隊!

  這一次,勢必會將這幫警察全部剿滅在這里。

  所以這件大事,已經勝券在握!

  所以肖亮開啟了這瓶八二年拉菲。

  這瓶拉菲絕非市面上流通的那些假酒,而是真真正正精選珍藏的八二年拉菲。

  一瓶百萬。

  每一口酒都價值一萬塊。

  在這種難得的享受時刻,居然會有人打電話來破壞自己的心情。

  這讓肖亮的臉上閃過一絲陰霾。

  他冷冷道:“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否則,死!”

  電話對面的人明顯猶豫了一下:“肖總,豬頭哥與保安隊長……”

  “繼續說!”肖亮臉上露出微笑。

  這兩人都可以算是他的心腹。

  他派遣他們,帶著狼王,去追回那個裝有百分百純度冰毒配方的密碼箱。

  想必,他們是來報喜請功來了。

  電話那邊有些焦躁的聲音,讓肖亮的眉頭微微皺起。

  “肖總,剛才有服務生打掃您房間的時候,發現您房間的保險柜被打開了……”

  什么?

  肖亮一愣。

  “保險柜里面的東西呢?”他馬上問道。

  “不,不見了……”

  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肖亮猛然坐起。

  他繼續問道:“我套房中是否有一個打開了門的小房間?”

  那是他存放這么多年來珍藏古玩的小金庫,這個小金庫豬頭哥知道。

  “是,是有,門現在正打開著……”

  肖亮打電話電話那頭的說話聲,他緊隨其后問道:“將小金庫的情形發給我看,算了,我自己看!”

  他的手在手機屏幕上快速按了幾下。

  小金庫一個針孔攝像頭拍下來的畫面,就被傳遞到了肖亮的手機屏幕上。

  他快到往前倒退了一個小時。

  然后,他就看到,豬頭哥與保安隊長兩人走進了小金庫。

  他們將自己收藏多年的珠寶古玩全部橫掃一空。

  這兩人……

  肖亮握住手機的手,因為用力而變得蒼白無比。

  “肖總……”

  聽到話筒里傳來的聲音,肖亮惡狠狠道:“這兩個叛徒呢!給我全力搜查,抓住他們!”

  掛斷電話,肖亮抓起紅酒杯,奮力砸在地上。

  “咣當”

  易碎的高腳杯直接碎裂成無數玻璃碎片,里面價值萬塊的酒液潑灑了一地。

  旁邊的美女看的心疼,但她卻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這肖亮性情不定,在他動怒的時候,自己萬萬不可騷擾他,否則她的下場很有可能會死!

  就在她有些心慌意亂的時候,肖亮猛然扭頭:“你在看什么!”

  他那雙陰鷙的眼神冰冷無比。

  美女心中一慌:“我,我沒有……”

  她急忙低下頭,不敢與肖亮那雙眼睛對視。

  肖亮冷冷道:“你剛才都聽到什么了沒有?”

  “沒,沒有……”美女有些語無倫次。

  肖亮的聲音忽然平靜下來:“無論你聽到什么我都不會怪你,你重新給我倒杯酒吧!”

  他說話的時候,重新舒服的靠在了真絲軟墊上。

  美女視線余光察覺到了肖亮的動作變化,她心中松了一口氣。

  她轉身,小心翼翼重新抽出一只玻璃高腳杯。

  她并未看到,在她轉身的瞬間,肖亮從真絲軟墊下抽出了一把金光閃閃的沙漠之鷹。

  槍口對準美女的腦袋。

  “砰!”他漠然扣下手中的扳機。

  裝了消音器的手槍,發出一聲低沉無比的聲音,大口徑子彈在如此近距離之下,直接將女人的腦袋打爆,如同西瓜般砰然爆炸,白色的腦漿混合著紅色濃稠的鮮血,在車內濺了一片。

  看著眼前女人的身體軟綿綿的倒在地上。

  肖亮放下沙漠之鷹,他掏出真絲手帕,擦了擦濺在自己臉上的溫熱血液。

  他臉上露出一抹瘋狂。

  豬頭哥為何會背叛自己,這一點肖亮并不在乎。

  只要制毒工場還在,他的計劃就可以照常實施。

  他掏出對講機,冷聲道:“目標現在過來了沒有?”

  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事不宜遲,遲則生變。

  但是,對講機那邊沒有絲毫回復傳來。

  肖亮微微一愣,就在這個時候,車窗外傳來一陣“篤篤篤”的敲窗聲。

  這聲音,在這寂靜無比的深夜中,令人悚然。

  “什么人!”肖亮轉頭看向窗外。

  車窗外寂靜無比,只有周圍的樹林沙沙作響,在黑夜中如群魔亂舞。

  沒有一個人!

  一絲冷汗,悄然爬上肖亮的額頭。

  “難道是自己剛才聽錯了?”肖亮推門走下車。

  他直接來到旁邊的一輛suv門前,打開車門,肖亮冷冷看著正在埋頭大睡的心腹,二話不說劈頭就用對講機砸向這心腹的身體:“你他娘的這種時候居然在睡覺!”

  這對講機非常沉重,肖亮因為盛怒之下動用了全力。

  如同磚頭般的對講機,砸在這心腹身上,必然非常疼。

  可是這心腹一聲都沒吭,甚至連動彈都沒有動彈一下!

  他趴在駕駛座位上,雙臂盤在方向盤上,臉部埋在雙臂之間。

  “喂!”肖亮推搡了一下這個心腹。

  這心腹直接頭一栽,朝著旁邊倒下去。

  肖亮的眼睛瞪圓了,這心腹的臉上的表情一點都不像是熟睡中人的安詳。

  反而,他的臉上帶著驚恐與畏懼。

  那雙眼睛瞪得滾圓,他躺在座位上,臉部朝著肖亮的方向。

  就好像那雙眼睛,正在看著肖亮一般。

  肖亮渾身抖了一個激靈,這人已經死了!

  他究竟在死之前遭遇過什么事情?為什么他的表情會如此扭曲?

  肖亮后退了幾步,他快速朝著一眾人埋伏的地點走去。

  “來人!”肖亮發現了其中一個趴在地上的黑色西裝男。

  他伸出腳踢了一下那個黑色西裝男,那黑色西裝男翻過身。

  他的眼睛瞪得滾圓,臉上布滿了鮮血。

  又是死人!

  肖亮心中驚恐萬分,究竟在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

  難道,難道說這里的人……

  肖亮驚懼交加,他一個個去查看,事實如他所想象的那般。

  這里的人,已經全部都死掉了。

  周圍的冷風從小樹林中吹過來,周圍的樹林發出沙沙作響聲。

  就如同有人在竊竊私語,風聲嗚咽,又好像有人在時斷時續的低聲哭泣。

  “誰?誰在那里!”肖亮的目光猛然轉向一個方向!

  剛才他感覺到這個方向好像有一道細微的聲音!是人的腳步聲!

  肖亮確定自己沒有聽錯!

  夏陽將楊楚瑤拉到陰暗處,他白了楊楚瑤一眼。

  剛才那道腳步聲是楊楚瑤發出來的。

  楊楚瑤吐了吐舌頭。

  “你給我出來!”肖亮已經快要瘋掉了。

  他快速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你們那邊任務進行的如何了,還不趕緊給我回來!”

  夏陽微微一愣。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