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329章各懷鬼胎

第1329章各懷鬼胎

書迷正在閱讀:
豬頭哥淡淡道:“這種小事情不用跟我匯報,滾到一邊去!”

  說完,豬頭哥再也不理會保安隊長,而是把小蜜落在懷中,溫柔道:“現在你感覺到暖和了嗎?”說話的時候,他的肥豬手,已經開始朝著小蜜的衣領里面塞進去。

  那小蜜嚶嚀一聲,卻是沒有反對,而是害羞道:“都玩了十幾年了,你還是好這一口,人家的那里就真的那么有誘惑力嗎?”

  她那甜酥酥的聲音,在豬頭哥耳邊吹著氣,讓豬頭哥渾身抖擻了一下,他嘿嘿一笑:“哪有什么誘惑力,你這里上個月才花了我十幾萬墊的硅膠,我摸的是我的錢!”

  至于說保安隊長,豬頭哥再也沒有看一眼。

  既然已經撕破了臉皮,他當然不會對保安隊長有什么好臉色!

  保安隊長,龜縮在墻角,他那雙怨毒無比的眼睛,緊緊鎖定著豬頭哥的背影。

  “你給我等著,不要讓我逮著機會,否則我一定會弄死你!”

  保安隊長終于明白,為什么要離開的時候,豬頭哥不讓他帶上自己的親信了,原來……豬頭哥根本就沒拿自己當人看,或者說他是想要掌控這里的主動權!

  現在果然如豬頭哥所愿了,保安隊長心中悲憤不已,可是他只能夠低下頭,沉默不敢吭聲。

  貨車,還在快速的漂移。

  眾人絲毫都沒有感覺到,貨車在緩緩的轉彎。

  因為車廂在劇烈的晃動,在漂移中已經緩慢的調頭。

  “沒錯,就是這樣,不要讓他們察覺!”貨車司機旁邊,王老大臉上露出冷酷無比的笑容。

  司機額頭上冒出冷汗,他在漂移中緩慢的開始調頭。

  直接返回來路。

  這一切,都是王老大交代他的事情。

  只是這一切,車廂中的眾人好像都沒有察覺到。

  因為豬頭哥的電話,沒有傳過來。

  既然豬頭哥沒有說話,就表示著,他們并不知道,貨車正在調頭往回頭。

  等到車子完全掉過頭之后,貨車已經不再漂移,而是正常行駛了!

  車廂里面的豬頭哥,是一絲一毫都沒有察覺到!

  貨車車廂停止晃動,豬頭哥也沒有太過在意,反正已經將那個該死的家伙給甩掉了,漂不漂移豬頭哥已經不感興趣了。

  他現在感興趣的只是懷里面這個小蜜。

  豬頭哥上下其手,而他懷中的小蜜,身軀如同美女蛇一般扭動。

  小蜜身上穿著絲綢裙子,手感極好,而且非常薄,光滑無比的絲綢帶著體溫,游走過一些飽滿的曲線,豬頭哥懷里面的小蜜,已經開始微微喘息起來。

  周圍就坐著十幾號人,兩人如入無人之境。

  其實豬頭哥早就有這種癖好了,十幾年的時間,他已經將這個小蜜,打造成了放蕩不羈的浪婦。

  豬頭哥當年,并非只是培養了這一個小蜜。

  而是培養了十幾個小蜜,廣撒網,重點捕魚。

  終于,這個小蜜脫穎而出,豬頭哥認為她非常具有浪婦的潛質。

  果然,經過這么多年的調教,現在豬頭哥讓她做什么,她就會做什么,不管周圍是什么環境,有什么人!

  保安隊長的臉,隱沒在黑暗中。

  但是他忽然看到,那個小蜜,對他眨巴了一下眼睛。

  保安隊長心神狠狠一跳,他畢竟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看到如此血脈噴張的畫面,自然有男人該有的正常反應。

  這小蜜對保安隊長放電,讓保安隊長渾身過電般狠狠顫抖了好幾下。

  他本來對這個小蜜非常痛恨,但是他現在卻有一種,將這個小蜜壓在身下狠狠蹂躪的沖動。

  甚至,保安隊長,對豬頭哥的殺意,已經越來越強烈了。

  而小蜜,看到保安隊長的眼神,她臉上露出一絲嫵媚的笑容。

  這種笑容,讓人難以捉摸其中的用意。

  但她的心中,卻在精密計算著眼前的一切。

  說實話,從十年前,她就想要逃出豬頭哥的魔掌了。

  這十年里面,她平日的生活范圍,完全被局限在一個小黑屋里面,這小黑屋雖然是個光線明亮的套房,里面各種設施都有,但是,卻完全沒有網絡,沒有任何與外界聯系的方式。

  如果不是十年前,父親重病,需要一大筆醫藥費用,這小蜜也不會去不夜天。

  那么豬頭哥也就不會看上她。

  本來剛開始,豬頭哥資助她父親一大筆巨款,這讓小蜜心中非常感動。

  她知道,自己的身體遠遠不值得這些錢。

  但是豬頭哥,卻讓自己跟他簽訂下了一個長達二十年的賣身契。

  小蜜當時為了報恩,也就簽訂下來了。

  可是這十年里,她除了跟父母偶爾的幾次聯系,還有出門豬頭哥必須隨行,她的生活范圍,就在那個套房里面!

  她正在被豬頭哥用各種方式羞辱!

  剛開始,小蜜非常反感!

  但是慢慢的她發現,自己居然對豬頭哥的調教,有了一種適應和順從!

  沒錯,豬頭哥對她的謾罵與侮辱,讓小蜜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順從。

  就好像是有一個開關,只要按下這個開關,她前一秒不管有多么正常多么冷靜,但只要按下這個開關,她就會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

  不,不能說是人,而是一條狗,一只禽獸!

  因為她所做的事情,已經徹底沒有了作為一個人該有的尊嚴!

  這十年來,她受夠了!

  每當她冷靜清醒過來,她都怨恨自己這具軀體!

  她想要逃跑,這個想法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可是每一次,她都乖乖回來了。

  不僅僅是因為,豬頭哥威脅她的父母,更有,她的靈魂好像已經被豬頭哥控制了。

  這一次,小蜜知道豬頭哥完蛋了!

  因為她從豬頭哥口中聽到,不夜天完蛋了!

  就在小蜜以為,自己可以徹底得到解脫的時候,豬頭哥卻提出要帶她走。

  這個肥豬居然想要控制她一輩子!

  可是小蜜明面上,卻不敢反抗豬頭哥。

  因為,她知道,豬頭哥這次攜帶的人之中,全部都是他的心腹,對豬頭哥忠心耿耿的心腹!

  只有一個人,小蜜知道,這個人就是保安隊長。

  豬頭哥雖然對保安隊長態度不錯,但是,小蜜與他呆了十年,自然知道豬頭哥的真正本性。

  他根本就沒有拿保安隊長當朋友!

  所以小蜜剛才,就是在試探,果然,豬頭哥的本性暴露了。

  這也正中小蜜下懷,她要將保安隊長,拉到自己這邊,做自己的盟友。

  逃跑,必須在上游輪之前逃跑!

  否則,一旦上了船,就徹底逃不掉了!

  或者,殺掉豬頭哥,將他的所有資產全部吞掉!

  這是小蜜內心深處的瘋狂想法。

  但是她一個人,做不來,她害怕,所以她必須要找一個盟友。

  保安隊長并不是豬頭哥的人,而且這個男人還有些英俊,或許拿著這筆錢,跟他度過下半生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呢!自己現在也不老,才二十八歲。

  剛才保安隊長,對豬頭哥展露出來的殺意,已經被小蜜看在眼中。

  她明白,自己的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

  等到豬頭哥將小蜜扔在貨車的墻角。

  小蜜旁若無人的整理了一下身體上凌亂無比的衣服,她故意穿的很慢,將身材大部分長時間暴露在空氣中,好讓車廂里面的眾人有足夠的時間欣賞。

  而小蜜的臉上,也流露出一絲絲享受與滿足。

  豬頭哥看到小蜜的模樣,口中冷冷哼了一聲:“真是一頭母豬!”

  說完,他閉上眼睛,正在緩沖自己的精氣神。

  小蜜聽到豬頭哥的諷刺,她的眼睛里面閃過一抹痛苦。

  但是她不得不裝出樣子,爬到保安隊長旁邊。

  在路過保安隊長的時候,小蜜忽然伸出手,將保安隊長口袋里面的手機拿走了。

  就在保安隊長不知道這小蜜想要做什么事情的時候,小蜜又快速在他手里面塞了一部手機。

  兩人路過的時間,只是剎那。

  再加上燈光比較昏暗,車廂里面的眾人,都沒有注意到。

  小蜜爬到距離保安隊長有一段距離之后,她瑟縮在墻角,拿出了保安隊長的手機。

  保安隊長手中的手機屏幕,忽然亮了起來。

  他連忙用衣服將手機的光線擋住,同時將手機屏幕的亮度調到最暗。

  是一條短信。

  保安隊長抬頭,就看到小蜜沖他眨了眨眼睛。

  他明白,這條短信是小蜜發來的!

  “我知道你想要殺掉豬頭哥!”

  小蜜這條短信的內容,這讓保安隊長嚇了一大跳。

  他急忙抬頭,用驚恐無比的目光看著小蜜。

  只要小蜜將這件事情,告訴豬頭哥,那么豬頭哥下一秒,就會殺掉他!

  保安隊長絕對沒有懷疑過,豬頭哥那殘忍冷酷的心。

  但是,保安隊長手機上,很快就接到了第二條無聲短信。

  “我想與你聯手!”

  這一次,保安隊長更加驚訝!

  這小蜜,是豬頭哥最寵幸的人,可以說在這車廂中,除了豬頭哥之外,她就是第二老大了!

  有這么優渥的條件,她居然想要殺掉豬頭哥?

  保安隊長快速回了一條短信:“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