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273章學醫不精

第1273章學醫不精

書迷正在閱讀:
其中一個彪形大漢受不了值班醫生的態度,他冷聲道:“如果我們聽了你的話,送去醫院,那到時候老板才真的要懲罰我們了,倒是你,我會向老板說明你的醫術不精,連區區的酒精中毒都治不好!”

  “你說什么!”值班醫生被這個彪形大漢的話,給徹底激怒了。

  什么叫區區的酒精中毒!這已經是深度酒精中毒了,現在這里根本沒有任何醫療設備,他有這個本事,也沒有辦法施展出來!

  “我說你,醫術不精!”彪形大漢看著值班醫生,一字一句說道。

  看著彪形大漢那冰冷的眼眸,值班醫生這才想起自己的身份,他不過就是不夜天的值班醫生而已,本質上來說,跟那些服務生所做的工作并沒有什么不同,只是醫生這個職位,聽上去更加好聽體面一些。

  而眼前這兩位,雖然只是個小保安,但他們可是保安隊長跟前的大紅人。

  保安隊長,可是這不夜天老板的跟班!

  眼前這兩位一句話,確實可以讓老板炒掉他!

  只是,值班醫生心中不服氣,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不敢與兩個彪形大漢對著干,但是他可以指責夏陽。

  值班醫生冷冷的看著夏陽:“你應該是哪個醫科大的學生吧?我奉勸你一句,現實中的病例,跟你課本上的那些死板知識可不一樣,不要以為學了幾天的醫書,就隨便妄下斷語!”

  夏陽淡淡道:“妄不妄下斷語,是我說了算!”

  他這句話,狂傲無比!

  這簡直就是在打值班醫生的臉。

  值班醫生臉頰通紅,他冷笑道:“那按照你的意思,酒王現在還有救了是不是?你能把他救好?”

  值班醫生這句話說的有些陰險,他用了激將法,他就是想要讓夏陽說自己能夠救好!讓夏陽自己打自己的臉,深度酒精中毒,豈是能說救好就救好的?

  而且退一萬步來說,夏陽不敢救,那他所說的話豈不是不攻自破?

  “我能救好!”夏陽果然上當。

  但是值班醫生看著夏陽那狂傲無比的自信表情,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夏陽這神情,壓根就沒有將他放在眼中。

  值班醫生咬牙切齒:“那行啊,那你現在就救!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能夠起死回生!”

  酒王激動的看著夏陽,他希望夏陽能夠答應。

  那兩個彪形大漢,也看著夏陽,他們也希望夏陽能夠答應。

  值班醫生對他們的態度有些猖狂,他們希望借著夏陽的手,狠狠打一打值班醫生的臉,還有另外一點,他們不希望酒王出事,酒王是他們帶來的,酒王出事,他們也有責任,第二,酒王是不夜天的王牌之一,酒王如何倒下了,那不夜天的招牌就少了一塊。

  到時候老板發起火來,倒霉的還不是他們這幫屬下?

  夏陽看了看值班醫生,然后看了看在場的其他人,最終他將目光放在了酒王身上。

  他的心腸,終究還是硬不起來。

  對付惡人,夏陽可以比惡人可惡十倍百倍!

  但是這酒王,畢竟只是一個打工的,他不能因為對不夜天有不滿,就將怒火遷怒到一個普通人身上。

  夏陽嘆息了一口氣,他走到酒王面前。

  “謝謝……”酒王看到夏陽的神態,他就知道夏陽已經答應了。

  他心中激動萬分,兩行清淚從他眼眶滑落。

  夏陽搖了搖頭說道:“我能救你一次,但是我不可能救你第二次,你如果繼續從事這份工作,不出一年,你還是會死,我可以救你,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辭掉這份工作,以后絕對不能再飲酒!只有這樣,才能夠對得起我今天晚上救你一命!”

  旁邊眾人紛紛一愣,那值班醫生挖苦道:“行了吧,還真以為自己是什么懸壺濟世的神醫呢!大話少說,你還是先把病看好再說吧!到時候你說你是華佗在世,我都相信!”

  夏陽有些厭惡的看了一眼那個值班醫生,他冷冷說道:“給我堵上他的嘴,我在治療的過程中,別讓他說話!”

  對于夏陽的話,兩個彪形大漢自然是無比遵從。

  治好酒王也是他們現在所期盼的事情,夏陽既然有這個能耐,他們當然不想放過這個機會。

  他們雖然恨夏陽,但是他們現在也不希望有人跟夏陽做對。

  兩個彪形大漢對視一眼,兩人一前一后,一左一右站在值班醫生的旁邊,兩人同時開口說道:“你如果再敢阻止救人,我們現在就要掉你的小命!”

  這兩個人,常年混跡地下世界,身上自然有一股子狠厲!

  值班醫生這種普通人,哪里能夠受得了這兩個彪形大漢的眼神,他早就已經嚇得渾身哆嗦起來。

  整個包廂中,寂靜下來。

  所有人都將目光放在了夏陽身上。

  夏陽將酒王的衣服脫去,露出上半身。

  這酒王大腹便便,因為剛喝過酒的緣故,啤酒肚圓滾滾的,整個上半身全部都是肥肉,看上去就讓人倒胃口。

  夏陽從自己的衣襟里面掏出銀針。

  一排排閃爍著寒光的銀針,出現在夏陽的手中。

  中醫?針灸?

  看著夏陽的動作,所有人腦海中都浮現出了這兩個詞。

  可靠嗎?這該不會就是個鄉野郎中半吊子吧?

  之前那個還畏懼無比的值班醫生,此時更是放聲大笑:“我原來還以為你是個醫科大的學生,但現在看來還是我高抬你了,中醫?針灸?你別笑話我了,我說還是趕緊將酒王送進醫院去吧,送進醫院或許酒王還有的命在,但讓這家伙治療,扎上幾針,或許酒王的性命就徹底保不住了!”

  這一次,那兩個彪形大漢并沒有阻止值班醫生說話。

  因為他們心中也是這種想法,中醫在他們的印象中,就是騙術!

  之前他們相信夏陽,是因為夏陽有著高深莫測的武功!但是現在看來……

  他們心中忽然閃現過一個非常不好的念頭,該不會,這個夏陽,想要故意弄死酒王,然后整治他們兩個人吧?

  酒王是他們帶來的,出了事情他們也難逃干系啊!

  “你住手!”其中一個彪形大漢,上前就要去阻攔夏陽。

  他不能夠讓夏陽這樣下去!他寧愿將夏陽送去醫院,也不能讓夏陽將酒王整死!

  而且還是在他面前整死。

  這要是被老板知道了,那他的死期也就不遠了。

  夏陽頭也不回,反手就是一針扎在了那個彪形大漢的胸口。

  這一針,快速無比,再加上包廂光線比較昏暗,所以眾人根本就沒有看清楚。

  他們只是看到,這個彪形大漢,走向夏陽。

  然后,他就不動了,一動不動,甚至那只想要抓向夏陽的手,都定格在了空氣中,宛如一個泥塑的人偶。

  “喂,你怎么了?”另外一個彪形大漢,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他急忙上前,想要去看看自己同伴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當他靠近自己那個同伴的時候,夏陽又是反手一針。

  這次他都沒有回頭,甩手直接一根飛針過去。

  銀針沒入第二個彪形大漢的胸口,扎針的地方,跟第一個彪形大漢的位置一模一樣,分毫不差。

  夏陽淡淡的聲音傳了過來:“誰要阻止我,就是這個下場!”

  包廂中的眾人,一時間都沒有明白夏陽所說的下場,究竟是什么下場。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幾分鐘過去了,那兩個彪形大漢,卻是一丁點動靜都沒有。

  他們好像真的變成了雕像,甚至連眼皮都沒有眨動一下。

  這,這是什么詭異的手法!

  眾人大驚失色,就連那個值班醫生,嚇得都不敢在說話。

  他不怕被揍一頓,但是他卻怕這種未知的東西。

  但是隨后,他們的目光,就被夏陽的手法所吸引。

  夏陽靜靜站在酒王面前,他手中銀光閃動,一根根銀針,被夏陽精準無比的刺進酒王的身體里。

  銀針的尾部,在輕微的顫抖。

  而同時,酒王的胸口,居然出現了好幾道血線。

  血紅色的線條,如同一根根血管一般,在酒王的皮膚下現行,朝著酒王的腹部游走。

  這是什么東西!

  眼前這怪異無比的現象,讓眾人又是吃了一驚。

  他們無法明白,這種科學解釋不了的現象。

  就連那值班醫生,都瞪大了眼睛,他從醫數十年,也沒有見到過如此聞所未聞的怪異現象!

  夏陽手中的銀針,還在頻頻閃動。

  一根根銀針沒入酒王的胸口。

  在光線的反射下,酒王的胸部如同涂了一層銀色的顏料,反射出一片亮晶晶的銀色光芒。

  那幾根血線,在夏陽銀針的引導之下,開始匯聚成一條線。

  緊隨其后,在值班醫生瞪大的眼睛中,那根血線,直接消失在了酒王的腹部。

  他知道,那里是人的丹田位置。

  這……

  值班醫生皺起眉頭,他似乎發現,夏陽的這種手法,似乎有著某種玄乎其玄的感覺。

  直到紅線完全消失之后,酒王忽然睜開了眼睛。

  他呼吸急促道:“我,我感覺我的腹部,要脹開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