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270章跟酒王拼酒的資格

第1270章跟酒王拼酒的資格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的態度,讓那個彪形大漢非常不爽。

  他伸出一只手:“來吧朋友,讓我看看你究竟有幾斤幾兩!”

  在他看來,夏陽雖然身材比較瘦弱一些,但他絕對有些本事。

  否則周總幾個人都不敢上,這不正常,那唯一的解釋就是,夏陽有什么東西,讓周總幾個人有些忌憚。

  夏陽也跟著伸出手,跟彪形大漢握在一起。

  彪形大漢嘿嘿一笑:“那就開始吧!”

  他在心中冷笑連連,跟我比力量,你還是嫩了一點!

  但隨后,這個彪形大漢,臉上就出現了一絲絲凝重。

  他用了七成力氣,可是對面的夏陽仍舊笑瞇瞇的,一點事情都沒有。

  他的臉上還露出了笑容,似乎彪形大漢的七成力氣,對他絲毫影響都沒有!

  彪形大漢可是知道,他的力量,非常強大,他就算是只用七分力氣,曾經也握斷過一個普通人的手,那個人的手骨,直接被捏成了粉碎。

  送到醫院都沒有看好,結果只能夠當一輩子的殘疾!

  這就說明,夏陽真的有兩把刷子!

  彪形大漢不由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八分力氣,九分力氣,可是對面的夏陽,臉上的表情仍舊非常輕松。

  甚至已經到了十分力氣,對面的夏陽,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彪形大漢微微一愣,他心中非常驚訝,因為他可以看出來,夏陽的表情非常真實。

  他絕對不是在偽裝。

  而是,夏陽真的就感覺不到他的力氣有多大。

  這只能夠說明一種情況,那就是夏陽的力道很大,至少要比他大。

  彪形大漢本來還想著捏碎夏陽的手骨呢,可是現在他完全沒有了這種想法,他現在只想要將自己的手,從夏陽的手中抽出來。

  但是,他感覺到,夏陽的手,就好像是一枚鐵鉗子一般。

  他的手根本就抽不回來。

  夏陽冷笑道:“別介啊,我才剛開始發力,你就想不玩,這怎么行!”

  說完,他的手狠狠一用力,“咔嚓”一聲清脆無比的骨頭粉碎聲音傳到眾人的耳朵里。

  眾人心中都是狠狠一震,因為他們聽到了那個彪形大漢的慘叫聲。

  夏陽松開了他的手。

  這個彪形大漢,死死捂著自己的一只手,但是他又不敢去觸碰那只手。

  那只手現在已經嚴重變形,只是輕輕觸碰,都會感覺到疼痛無比!

  “我的手,我的手……”彪形大漢慘叫連連。

  而另外一個彪形大漢,直接上去,就想要去抓夏陽的肩膀。

  同時他口中暴喝:“小子你是不是想死!”

  他們兩人,平日里關系非常不錯,此時兄弟有難,他自然是想要幫忙。

  而且夏陽今天晚上死定了,他不介意,在夏陽死之前,好好修理一番夏陽。

  只是他還沒有沖過去,他就感覺到,夏陽居然從自己眼前消失了。

  而他的那只手,也抓空了。

  這讓彪形大漢有些不適應,他的手奇快無比,這樣都可以抓空。

  最關鍵的問題是,夏陽到底去哪里了?

  很快,他就得到了答案,因為他聽到自己的身后,傳來一陣破空聲。

  那道風聲實在是太快,彪形大漢下意識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因為他明白,自己根本躲不過夏陽這一招,夏陽此時肯定就在他的身后!

  但是,彪形大漢只是感覺到,自己身后有人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他微微一愣,本能想要回頭,去看夏陽到底在搞什么鬼。

  只是他剛轉頭,迎面而來,就看到一只拳頭在自己的瞳孔里面不斷放大。

  “砰!”

  拳頭直接砸中他的面部。

  彪形壯漢慘叫一聲,他感覺自己的臉完全麻痹了。

  在劇烈的麻痹中,一絲絲疼痛傳進他的大腦。

  他下意識伸手一摸,就是一片血紅色的液體。

  “你的鼻子……”周圍有人驚呼。

  這個彪形大漢的鼻子,此時已經被夏陽一拳,打的撤退脫離了原來的位置。

  彪形大漢此時的樣子,看上去非常滑稽,但是在場的眾人,卻沒有一個人敢笑。

  他們原本以為,夏陽會被胖揍一頓。

  但是現在,事情居然反過來了,這兩個壯漢,非但沒有將夏陽揍一頓。

  反而被夏陽揍了一頓。

  這種劇烈的反差,讓眾人都笑不出來。

  他們總算明白,夏陽為什么不害怕他們,因為人家就是個高手。

  人家的實力在這里擺著,根本就對他們無所畏懼!

  “我……”兩個彪形大漢在第一時間吃了虧,他們下意識就要掏出自己的對講機。

  但那兩個對講機,很快就到了夏陽的手中。

  夏陽伸出手,重重一捏,兩枚對講機在第一時間報廢,變成了一堆零件,甚至電池都已經被擠壓了出來。

  眾人紛紛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這種對講機,表面上都鍍著一層鋼化玻璃,非常堅硬。

  夏陽一只手,居然可以將這對講機給捏碎。

  剛才彪形壯漢與夏陽比試力氣,或許他們還看不出夏陽的力道有多大。

  但是現在,這種直觀表現出來的場景,卻讓他們紛紛明白,夏陽的力道不僅僅是大,簡直就是大的恐怖。

  “你們想要叫人?”夏陽嘴角勾起一抹戲謔的微笑。

  “我們……”兩個彪形壯漢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一點什么。

  夏陽的表現實在是太過于強勢,他們此時完全被夏陽捏在手掌心,他們不敢亂說話。

  夏陽搖了搖頭說道:“叫人就叫人,不要找借口,我并不是不允許你們叫人……”

  眾人心中紛紛鄙夷,你允許人家叫人,你還捏碎人家的對講機?

  很明顯你也害怕!

  但隨后,夏陽的話,卻讓他們愣住了。

  “我只是想要在動手之前,先完成這場賭!”夏陽指了指周總說道。

  周總連忙擺手:“要跟你比的人可不是我,而是我旁邊這位酒王!”

  酒王心中雖然震懾夏陽的恐怖實力,但是一旦說起喝酒,他臉上就露出了一抹自豪。

  自從他加入這不夜天夜總會以來,在喝酒這件事上,他從來都沒有敗績。

  沒有一個人喝酒,能夠比得上他!

  酒王淡淡道:“沒錯,跟你比拼酒的人,是我!”

  “你就是酒王?”夏陽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這位酒王。

  大腹便便,有些謝頂,頭發稀疏,而且臉部的肌肉有一些浮腫,兩個沉甸甸的眼袋掛在他的臉上。

  夏陽微微搖了搖頭:“你這已經是極度腎虛了,想必你從事這一行也有段時間了吧?如果你再不辭職,我怕你活不過一年!”

  這酒王常年跟人拼酒,拼酒完了吃解酒茶,嘗試各種解酒途徑。

  但是這種解酒茶,卻是治標不治本,他身體內殘存的酒精實在是太多。

  如果不休養一段時間,再這樣喝下去,他的身體絕對會徹底垮掉。

  到時候就算是想要再休養,他的身體也沒有再恢復的可能性!

  夏陽說的話,其實也說到了酒王的心里面。

  他原先并不是現在這樣的大肚子,只是干這個工作干的時間長了,慢慢啤酒肚才長出來的。

  雖然這行工資非常高,而且他酒王的名頭在這里擺著,每年年薪算上各種外快,最少能撈七位數,但現在這年頭,七位數的存款,都不夠買一套房子,他還得繼續拼!

  只是,他近段時間,已經越發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如從前了。

  不光光是身體的醒酒速度越來越慢,而且酒量也越來越差,只是這些細節,都被酒王很好的掩蓋了下來,其他人沒有發現而已。

  酒王眼中閃現過一抹詫異,不過,他更多的卻是憤怒。

  一種被人識破自己內心秘密的憤怒。

  他酒王就靠著喝酒吃飯,你說我活不過一年!

  酒王冷哼一聲:“別絮叨了,要拼酒,趕緊開始!”

  夏陽見到酒王不聽自己的話,他微微搖了搖頭,人家不聽他的話,他也沒有任何辦法。

  醫不叩門!

  因為有酒王在這里,周總心里非常輕松。

  他貪婪的看著桌子上的美鈔,心想著,這些錢馬上就要重新落入自己手中了。

  因為心中激動,周總也顧不得太多,他親自給兩人倒酒。

  兩排杯子,一排十個杯子。

  周總挨個將杯子全部倒滿了酒。

  “慢著!”周總正要將酒瓶子放下來,就聽酒王叫住了他。

  周總有些疑惑不解的看著酒王說道:“酒王你還有什么事情?”

  酒王不屑的看了一眼夏陽說道:“就倒這么一點酒,夠誰喝的?都不夠我塞牙縫的,再倒,我說停你再停!”

  周總現在被酒王吆五喝六當馬仔一樣使喚,可是他心甘情愿。

  兩排杯子,一排各自增加了十個。

  四十個杯子,將茶幾幾乎全部擺滿了。

  “行了!”酒王慢悠悠的走到茶幾面前,他看向夏陽說道:“我是酒王,我很隨意,我讓你先挑選!”

  夏陽心中苦笑,這酒王也真是夠自大的!

  人家給你封了一個酒王的綽號,你還真當自己是酒王了!

  人家要裝大頭,夏陽也懶得戳穿他。

  他直接走到茶幾的另外一面,端起茶幾上的酒,就開始喝了起來。

  酒王本來以為,夏陽還要猶豫一下。

  因為看著眼前這二十杯酒,酒王都有些猶豫。

  他知道這并非是簡單的白酒那般簡單,這酒精度數高達八十度,簡直就是高純度的酒精,這根本就不是什么白酒!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