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258章我還給你

第1258章我還給你

書迷正在閱讀:
“你到底想要怎么樣?”王勝利看著夏陽的目光中,充滿了怨毒。

  夏陽走過去,掄起一巴掌,直接甩在他的臉上。

  此人心腸極其惡毒!事到如今,他還不肯認錯!相反還恨上了自己!

  “啪!”

  清脆的耳光聲傳入眾人耳中,王勝利更是捂著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夏陽。

  “我想讓你怎樣?吃了我的菜還不承認?我那一桌菜誰讓你動了?”夏陽冷冷看著王勝利。

  此時周圍幾個服務生都已經指證了王勝利,人證物證都有,王勝利就算抵死不承認,也不可能!

  夏陽用勁非常巧妙,能把王勝利的臉打的啪啪響,但王勝利本身受到的傷害卻降到了最低。

  但疼痛感,卻是真實存在的!

  “你,你竟然敢打我!”王勝利瞪圓了眼睛。

  “啪!”

  他的話還沒說完,臉上又挨了夏陽一巴掌。

  夏陽的手很毒辣,打在王勝利臉上,王勝利感覺就好像是被針扎一般疼痛!

  “我跟你拼了!”王勝利惱羞成怒,想要還手。

  他是這座酒樓的領班,平日里地位也算是尊崇,更因為他叔叔的關系,很多人對他都很是巴結,但今天王勝利被夏陽這樣打,讓他以后還有何臉面在酒樓里混下去!

  王勝利拼盡全力,雙手掐住夏陽的脖子,想要將夏陽給放倒。

  可是他的手伸出去,卻根本抓不住夏陽。

  相反,夏陽又是一巴掌落在王勝利的臉上。

  “不要打了!”王勝利收回自己的手,連忙去捂住自己的臉。

  看著夏陽朝著他一步步逼近,王勝利的腳步在一步步倒退。

  他驚恐的看著四周自己的同事:“救命啊,他要殺人了!”

  可是任憑王勝利如何求援,四周那些服務生都紛紛后退,沒有一個人肯施以援手。

  平日里王勝利在他們面前趾高氣昂,他們雖然低聲下氣的討好王勝利,但心里對王勝利卻沒有一個服氣的,更何況這次還是王勝利做錯了,就連王大慶都不幫手,他們能幫手才怪!

  “叔叔,救我啊!”王勝利看向王大慶。

  王大慶皺起眉頭,這王勝利好歹也算是自己的親戚,他出聲道:“這位兄弟,凡事都要有一個度,你不要做的太過分!”

  夏陽挑了挑眉毛:“你這算是在威脅我嗎?”

  王大慶被夏陽噎了一下,他淡淡道:“我們酒樓愿意賠償你一些錢作為補償,或者你有什么要求條件,都可以提出來,我都可以盡量的滿足你!”

  王大慶現在只能夠先穩住夏陽。

  他心中冰冷無比,等夏陽離開他的酒樓,他再找人好好收拾夏陽!

  王勝利眼中閃過一抹喜色,因為夏陽總算是停了下動作,他也終于可以趁機喘上一口氣。

  可是王勝利只是剛剛松了一口氣,夏陽忽然揚起手!

  對準他的臉,作勢就要打下來!

  王勝利心臟驟然狠狠收縮,他慘叫道:“不要!”

  “是我帶頭吃了你的菜,是我吃的!”

  王勝利終于崩潰不住了,他捂著自己的臉,驚恐不已的看著夏陽。

  害怕夏陽再給他一巴掌。

  夏陽放下手,他淡淡道:“早承認不就完事了嗎?”

  然后,夏陽看向王大慶說道:“這次,可以證明我是那個包廂點菜的人了嗎?”

  王大慶心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謹慎道:“是又怎么樣?”

  夏陽指了指小柔說道:“當初就是我欽點她為我點菜的!我就是那個證人,可以幫她作證的證人!”

  夏陽一句話,讓小柔將目光看向了他。

  王大慶一張臉完全黑了下來。

  “你到底想要怎樣?”王大慶看著夏陽道。

  夏陽搖搖頭笑道:“并非我想要怎樣,而是這位姑娘想要怎樣!”

  王大慶扭頭,目光陰森的看著小柔:“小柔,剛才的那些條件,你可要想好了在說話!”

  小柔下意識后退了一步,她在王大慶手底下做過事,自然對王大慶有一種本能的上下級的畏懼感,而且她也知道王大慶的一些手段。

  小柔看向夏陽說道:“要不然,就算了吧……”

  她知道夏陽很厲害,也知道夏陽或許很有錢,可是這王大慶也很有錢,而且小柔也聽說了,這王大慶剛剛尋找了豬頭哥作為他的靠山。

  豬頭哥是誰,小柔雖然不是很懂。

  但她卻知道,豬頭哥是混黑道的。

  夏陽就算是再厲害,惹上了那些人,就算能夠解決,也會很麻煩。

  為了她,不值得!

  小柔心中有些自卑。

  夏陽搖了搖頭說道:“幾千塊不多,但人的骨氣卻很重要!你很善良,卻也不代表你可以被王大慶王勝利這種雜碎隨便欺負!”

  小柔眼眶通紅,她平時工作中,有不少跟男人接觸的機會。

  但是這些人,都只是貪圖她的外貌。

  只有夏陽一人,是看她的內在。

  而且也只有夏陽一個人,真真正正的關心她。

  王大慶被人當著自己的面,罵自己是雜碎,他心中一團火氣就竄了上來。

  而且小柔這件事情,他絕對不會退縮。

  一旦退縮,以后這酒樓中的其他服務生他該怎么管理?

  王大慶冷冷道:“小子,我勸你最好少插手別人的事情,否則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如果想要你這頓飯的賠償,我可以給你三五百塊的損失費,你趕緊滾吧!”

  他下了逐客令。

  夏陽沒說話,而是快步朝著王大慶走過去。

  王大慶渾身打了一個激靈,他最害怕夏陽這種悶聲不吭的人。

  因為只有這種人才會動真格的。

  看到夏陽朝著自己走過來,王大慶不由想到剛才自己那個侄子王勝利剛才被夏陽狂虐的慘樣。

  他圓滾滾的身體,快速調頭,朝著豬頭哥所在的包廂跑去。

  一邊跑,王大慶一邊大聲喊道:“豬頭哥救命!有人要來砸場子了!”

  反正現在酒樓有一半的干股都給了豬頭哥,王大慶有豬頭哥這樣的資源,不用白不用。

  自己不能夠制住夏陽,但是豬頭哥卻一定有辦法!

  王大慶可是知道豬頭哥的真正身份,在這市區內,就算是局長級別的人物,看到豬頭哥都得點一點頭打招呼。

  豬頭哥正在包廂等人過來,他就聽到了外面大廳中王大慶的慘叫聲。

  豬頭哥皺了皺眉頭:“你先在這里坐下!”

  他對張社長說了一句話,然后起身,推開包廂的門。

  門外王大慶也想要進來,一個進一個出,兩個圓滾滾的身體,撞了一個大滿懷。

  “王大慶你是不是想死!”豬頭哥憤怒道。

  王大慶一愣,連忙從地上爬起來,親自將豬頭哥攙扶起來。

  “對不起豬頭哥,實在是因為我太著急了,有人要砸場子!”王大慶快速說道,同時將手指,指向了夏陽。

  豬頭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他抬頭,順著王大慶手指的方向,然后他看到了夏陽。

  此時夏陽,正緩緩朝著他這邊走過來。

  豬頭哥剛剛吃了悶虧,還灰頭土臉的逃回來,心里正有一團火氣沒處發泄。

  眼前這個夏陽,看上去身子骨很瘦弱,正好借著他來發發火!

  豬頭哥冷哼一聲:“既然來砸場子,今天就躺著出去吧!”

  他快步上前,大手一抓,抓向夏陽的衣襟。

  豬頭哥雖然身體肥胖,但畢竟是從小嘍啰一步步混到現在這種地步的,要說他手底下沒真功夫,那不可能!只不過是后來應酬多了,大魚大肉才把他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他的速度并不慢,只是他這一抓。

  卻抓空了。

  他明明算計好了夏陽走路的步伐快慢,還有他的位置。

  這一抓,絕對會抓到人!

  可是夏陽忽然走快了一步,直接站在了他面前。

  幾乎與豬頭哥臉碰臉零距離接觸了,豬頭哥甚至都能夠感覺到夏陽的呼吸聲。

  隨后他就看到,夏陽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你想要讓我躺著離開?”夏陽一字一句看著豬頭哥。

  豬頭哥沒說話,那只伸出去的手快速扣回,超著夏陽的后脖頸抓去,同時他膝蓋抬起,想要去頂夏陽的腹部。

  豬頭哥的反應不可謂不敏銳快速!

  可是他又一次抓空了。

  等豬頭哥回過神來,夏陽還是站在他面前,一臉戲謔的看著他。

  “有點意思!”夏陽嘿嘿一笑。

  他伸出一只手,直接扣住了豬頭哥的脖頸,隨后狠狠一收,將豬頭哥的頭彎了下來。

  同時夏陽膝蓋狠狠一頂!

  “嗷!”

  這一下直接頂在了豬頭哥的腹部,他發出一聲殺豬般的哀嚎。

  夏陽松開手,將豬頭哥扔出去。

  豬頭哥趴在地上,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肚子,在地上來回翻滾。

  他雖然身手還有,但是這些年酒色早就已經掏空了他的身體,夏陽的力道何其之大,雖然他并沒有用太大的力氣,但這一下,卻將豬頭哥的腸子都頂的開始抽搐起來!

  夏陽嘿嘿笑道:“你剛才是想要用這樣的手段來對付我吧?那我就還給你!”

  豬頭哥強忍著腹部的不適應,他想要重新站起來。

  可是他雙腿此時發軟的厲害,腹部的疼痛,讓他全身都提不起一絲一毫的力氣。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