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241章你是社長

第1241章你是社長

書迷正在閱讀:
“都吵什么吵!”張社長急匆匆走出來。

  剛才回來,柔道社一幫高層,就已經進入會議室開會了。

  “張啟平,你給我們退錢!”

  “我不想在這破柔道社呆了,趕緊退錢,我要去華夏武術社報名!”

  眾人見到張社長到來,情緒更加高亢。

  “你們都想要造反嗎?想要退會費是吧?”

  張社長憤怒無比道:“只要能打過我,我就給你們退!”

  他揮了揮手,在張社長旁邊,有一幫人站了出來。

  這些人,都是柔道社的教練。

  有十幾號人,個個人高馬大,而且都穿著統一的柔道服,在他們腰間,都綁著一條黑帶。

  黑帶,在柔道中已經是很高層次的水準了。

  十幾號人,別說對付眼前這幾十號人,就算是上百號,恐怕都能輕松撂倒。

  對上這些教練,這數十個學員,還真的沒辦法。

  就在此時,渡邊刷的推開會議室的門,走出來。

  他站在練武場邊緣,冷冷看著眼前的幾十號人。

  現場有些安靜,有人猶豫了一下,開始大聲道:“渡邊,老子不想在這里呆下去了,你讓張啟平給我們退錢!”

  原本有些平靜下來的其他人,也開始漸漸喊起口號。

  “渡邊先生……”張社長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一路小跑到渡邊旁邊。

  渡邊冷哼一聲,他的目光在眼前這數十個學員身上看了一眼,面無表情道:“你是社長,這些事情你來處理!”

  說完,他準備回會議室。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數十個記者,卻是沖進了柔道社中。

  “張社長,請麻煩結算一下尾款吧!”為首的一個記者,對張社長道。

  “尾款?”渡邊看向張社長。

  張社長將嘴湊到渡邊耳邊旁邊,低聲道:“渡邊先生您忘記了?當初我們只給了這幫記者五十萬,剩余的五十萬什么時候再給?”

  渡邊現在腦袋一團漿糊,經過張社長的提醒,他也總算想起來還有這么一檔子事情。

  “不行,不能結算!”渡邊直接拒絕。

  這幫記者完全沒有幫上一點忙,相比較華夏武術社那邊的記者身份,眼前這些記者,不過就是小魚小蝦,他們放出去的新聞話題,根本就不如華夏武術社那邊的響亮。

  也就是說,輿論上,他柔道社根本就占不到一點優勢。

  那他渡邊是傻子還是腦殘?這件事情沒做成,我還給你全款?

  “這……”張社長一愣。

  他本來以為,渡邊會答應的,可是渡邊居然直接拒絕了。

  看到張社長難為情的看著自己,渡邊語氣加重:“看什么看,你是社長還是我是社長,這事情,你來解決!”

  張社長不由在心中怒罵,我雖然是社長沒有錯!

  但是這段時間以來,出主意的是我,但是最終拍板釘釘的全部都是你,事到臨頭,你把難題又交給我?

  他心中雖然憤怒,但是臉上卻不敢表露出絲毫。

  “張社長?”那個為首的記者,見到張社長跟渡邊嘀嘀咕咕,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果然,張社長回過頭,不耐煩道:“你催什么催!”

  他被渡邊頂了好幾句,心中煩悶不已,口氣暴躁道:“尾款沒有!你們今天晚上這事兒根本就沒辦好,還想要尾款?趕緊走,不走我要趕人了!”

  張社長一揮手,他身邊十幾個教練往前走出一步。

  嚇得那個記者連忙后退了好幾米,他老遠指著張社長的鼻子吼道:“張啟平,這事兒可不是你們這樣做的!你如果不怕事情大,信不信我們明天在報紙上抹黑你們?”

  記者的這句威脅,被張社長當做笑話來聽。

  如果他們想報道柔道社輸掉的事情,那就隨他們報道去吧,反正那也是事實。

  之前在柔道社起內訌的事情,張啟平早就讓他們刪掉了攝影機照相機內容,這幫記者除了報道那場踢館賽,還能報道啥?

  “這位記者朋友,如果你們不嫌棄,我們愿意給你們素材!”就在這個時候,幾個柔道社的學員,來到了那說話的記者面前。

  “對,我們愿意給你們素材!”

  “柔道社一年的會費是三萬塊,我上個月才剛剛進來的,可是我現在想退社,他們卻不給我一毛錢!”

  “我也是一樣,我才來沒幾天!”

  一旦打開了話匣子,這數十個人,像是找到了宣泄口。

  而數十個記者,也明白這是一個好機會,甚至在現場,就開始進行一對一的專訪。

  渡邊本來已經快要走到會議室門口了,就在他準備推開門的時候,他就看到了眼前這一幕。

  他回頭看了一眼張社長,張社長居然有些無動于衷的站在原地,好像柔道社被抹黑跟他這個社長根本沒有一毛錢關系。

  渡邊上去,一腳踹在張社長的屁股上。

  張社長慘叫一聲,他回過頭,就看到渡邊正在對自己咆哮:“你這個廢物,柔道社都被抹黑了,你還不趕緊平息這件事情!”

  看到渡邊著急無比的憤怒表情,張社長雖然屁股疼,但是心里卻覺著非常舒爽!

  你不是不著急么?

  你有種讓他們報道出去啊!

  張社長情不自禁將內心的想法在臉上表露出來:“可是你不給人家記者尾款啊!”

  渡邊一愣:“我給!你現在趕緊給我擺平這件事情!”

  張社長點了點頭,他準備走的時候,卻被渡邊叫住了。

  “你還有其他事情?”張社長淡淡看著渡邊說道。

  “八嘎!”

  渡邊咆哮著,在張社長臉上甩了一巴掌。

  “你居然敢對上司這種態度說話,你還想不想活了!”

  渡邊一句話,讓張社長恍然大悟自己的身份,他臉上報復般的暢快消失了,取而代之又是之前那副唯唯諾諾的謙卑神態:“渡邊先生,實在是這段時間事情太多了,我現在就去解決這件事情……”

  一幫記者跟一幫柔道社學員,本來就演戲的成分居多。

  此時看到張社長朝著他們這邊跑過來,那幫記者眼底都露出一抹得意。

  在張社長面前,他們演的更力了。

  甚至張社長在他們面前站了十幾秒鐘,他們都沒有理會張社長。

  張社長尷尬的咳嗽了幾聲,他開口道:“諸位,我有幾句話要說……”

  “你有什么事情啊張社長?”一個記者瞥了一眼張社長,似乎嫌棄張社長打擾了他的采訪。

  張社長訕笑了一下說道:“那啥,我們柔道社同意支付你們的尾款!”

  幾個記者對視一眼,紛紛放下手中的攝影機跟紙筆:“那現在就轉賬吧!”

  張社長有渡邊的同意,當然很快開始進行轉賬。

  “行了!諸位記者,尾款我也給你們轉過去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張社長揮了揮手,有送客的意思在其中。

  只是,記者這邊的事情解決掉了,學員這邊卻不干了,一幫人嚷嚷道:“喂,張啟平你什么意思,記者的錢給轉了,我們學員的退社費呢!你就不打算轉了嗎?”

  “你們想要干什么!”張啟平非常不客氣。

  他害怕那些記者,是因為記者手里有要挾他的東西。

  但是他并不害怕這幫學員!

  “喂,張啟平,我說你們柔道社這就做的不地道了!人家想要退社,你就給人家辦理退社手續嘛!哪有你們這樣做生意的?”有記者開口道。

  張社長見到是記者開口,頓時一愣:“這位記者朋友,錢我都已經轉給你們了,現在這里沒有你們的事情了,這是我們柔道社內部的事情!”

  可是他這句話,頓時引起了柔道社一幫學員的不滿!

  “誰跟你說這是柔道社內部的事情,我們要退社,就不是你們柔道社的成員了!”

  “沒錯!誰跟你是內部!”

  “趕緊退錢,老子再也不想在這里多呆一分鐘!”

  張社長臉色很難看,他對身后十幾個教練揮了揮手,示意他們擺平這件事情。

  一個教練湊到張社長耳邊低聲說道:“社長,我們真的要動手嗎?本來人家要退社,我們就應該給人家退會費!”

  張社長冷冷道:“你以為這件事情是我說了算嗎?你得看那個渡邊的臉色!搞不好,你我都要完蛋!”

  張社長一句話,讓那個教練閉上了嘴。

  幾十個學員,這筆費用可不算小,將近有兩百萬!

  都夠買他一條命了,他哪里敢多嘴,反正上面讓自己做什么,自己就要做什么。

  可是,他發現,那幫記者似乎還沒有走。

  他們不但沒有走,反而還舉起了攝影機,正對準了自己。

  這教練不由指向那個舉著攝影機的記者:“你們要干什么!”

  那記者淡淡道:“我們本來是想要走的,可是這采訪還沒結束啊!來,這位兄弟,我們繼續做采訪,說說柔道社不給學員退社費的事情!”

  這幫記者此時與這幫學員是站在同一條戰線上的,他們明白,如果剛才不是這幫學員幫助的話,恐怕他們這筆尾款,也要不回來!

  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只是空口協商,并沒有什么合同。

  就算他們說出去,也拿柔道社沒有任何辦法,頂多只能在輿論上抹黑柔道社。

  所以這幫學員,可以說是幫了他們大忙了。

  現在,他們也應該幫這幫學員,幫他們將退社費要回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