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240章搶生意

第1240章搶生意

書迷正在閱讀:
那為首的青年淡淡道:“太極門,沒聽說過!你們有柔道社厲害嗎?”

  光是青年這一句話,就讓穆老啞口無言。

  他穆老論實力,恐怕還真不如人家柔道社。

  那青年繼續問:“你們有佐藤,川崎,江戶川那樣的高手嗎?”

  穆老再次一愣。

  或許是青年的話,激怒了穆老,他亢奮道:“你們難道不是想要學習國術?不要拿國術跟柔道相提并論!我教授的是國術!”

  那青年冷冷一笑:“那咱們就比國術吧,你們有剛才那個大勇師傅厲害嗎?”

  剛才那位大勇師傅,可以擊敗川崎,江戶川,自然要比穆老強。

  那青年看到穆老不說話,他不屑的口氣更加明顯:“再說了,你們既然是國術派的,在剛才華夏武術社有為難的時候,你們為什么不出面幫一幫華夏武術社?我看你們,跟那幾個背叛華夏武術社的拳師一樣,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我們走!”青年一揚手,帶著數十號人,直接離開。

  “穆老,我上去教訓他一頓!”一個拳師氣惱不過,上前憤怒道。

  穆老揮揮手:“罷了!我們現在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他雖然制止住了這個拳師,但是,任誰都知道,他非常不高興。

  華夏武術社居然勝利了!這出乎了穆老的意料之外,只是,就讓他拱手將這國術聯盟盟主的位置讓出去,他卻是不甘愿!

  穆老帶領一幫人,朝著趙方龍走過去。

  此時趙方龍躺在擔架上,他胸口包裹著厚厚的白色紗布,看到穆老朝著自己而來。

  趙方龍微微挺起腰,看向穆老。

  “穆老。”趙方龍的神色之中,并沒有多少尊重。

  相反,他的眼神之中,帶著狂傲,無比的狂傲。

  這種狂傲,讓穆老有些自慚形穢,不敢與趙方龍的目光對視。

  “趙方龍,恭喜你!贏了這場踢館!”穆老對趙方龍拱了拱手。

  趙方龍微微一笑:“多謝穆老!”

  他只是說了一句話,就不再多說,他知道穆老還有話要說。

  果然,穆老只是猶豫了一下,就立刻說道:“趙社長,本來你贏了這場踢館,按照道理來說,我是應該推選你作為國術聯盟的盟主,但是光是我一個人同意,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意見,難以服眾,大家的意思是,在國術館之中,再舉辦一場擂臺賽,贏得人,盟主的位置,就歸他!”

  穆老說話的時候,目光變得毫不退讓。

  而他說完話,穆老身后的一幫拳師,像是似乎早已經商定好了一般,集體抗議。

  穆老則是沒有說話,而是盯著趙方龍看,他在等趙方龍憤怒,在等趙方龍反駁。

  只是,讓穆老跟一眾拳師想不通的是,趙方龍忽然笑了。

  他笑的很釋然,趙方龍擺擺手說道:“穆老,你想要國術聯盟的盟主位置,就盡管拿去吧!不必跟在我在這里耍什么心機,我趙方龍所代表的華夏武術社,拒絕加入國術聯盟就是!”

  一個拳師勃然大怒,他站出來,指著趙方龍說道:“趙方龍,難道你這華夏武術社,不是國術館嗎?”

  另外一個拳師冷笑道:“只要你承認,你這華夏武術社,不是國術館,我們就立馬走人!”

  穆老也饒有興趣的看著趙方龍,他想不通這趙方龍的腦子是怎么了。

  但是既然趙方龍如此說話,也正合穆老的心意,他也懶得多說什么。

  只要趙方龍自己承認,他這華夏武術社,不是國術館,那他穆老,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將華夏武術社踢出局,以后國術館的排名中,再也沒有華夏武術社的地位。

  但是,趙方龍卻抬起頭,目光森然的看著那幾個說話的拳師。

  他一字一句道:“我華夏武術社是國術館,而且是傳統正宗的國術館!國術館是一回事,國術聯盟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加不加入是我的自由,莫非你們還想要強迫不成!”

  趙方龍冷笑道:“你們放心,在對抗外來派的擂臺中,我華夏武術社,會派人出場!但跟國術館是兩回事!我們是獨立的門派!我們之所以跟外來派比試擂臺賽,絕對不是為了某個人的個人利益,也不是為了什么國術聯盟的利益,而是為了國術!”

  他朗聲道:“就只是,國術這兩個字!”

  趙方龍雖然躺在躺椅上,但他的形象,卻在瞬間高大起來。

  穆老感覺自己站在趙方龍面前,有些自慚形穢。

  他被趙方龍說的,啞口無言。

  過了半響之后,穆老重重冷哼一聲,拂袖離去。

  “趙方龍,你……”一個拳師在臨走前,還想撂下一句狠話。

  但是看到趙方龍那狠厲無比的眼神,他悻悻然扭頭,夾起尾巴快速離開。

  離開華夏武術社,穆老坐在自己的黑色奧迪中。

  他冷冷道:“這個趙方龍,實在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可是話是這樣說,但,穆老拿趙方龍沒有任何辦法。

  本來,華夏武術社日薄西山,只要他們不答應加入國術聯盟,那就會遭到同行的排擠,倒閉關門是必然的。

  但是現在,華夏武術社經過這一場踢館,經過明天新聞報道之后,華夏武術社的名聲,將會一躍而起,成為市區內風頭最響亮的武術館!

  而華夏武術社,再也不用為生計所發愁!

  這一點……剛才就有幾十個學員想要拜師,一百多萬白白奉上,人家華夏武術社都不要。

  “穆老……”司機不知道應該去哪里。

  “回去,回去!”穆老擺擺手,充滿了不耐煩。

  而在華夏武術社內,送走了所有的觀眾,還有記者之后。

  華夏武術社的演武場內,又變成了孤零零的十幾號人。

  但是他們臉上興奮的表情,卻溢于言表。

  “大勇哥,你可是說過的,只要我們贏了這場比賽,你可是要請客吃飯的!”李超華嘿嘿笑道。

  夏陽苦笑道:“這個自然!你們選位置!現在就訂包廂吧!”

  “楊警官,你將剛才查到的資料,轉發到我的手機里吧!”夏陽對李超華交代過事情之后,他快速朝著楊楚瑤走過去。

  剛才夏陽在比試,楊楚瑤就負責調查柔道社一幫高層的具體資料。

  “好,我建議,還是從柔道社的那個張社長入手!他是我們華夏本土人,而且他似乎跟那個肖亮之間,有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楊楚瑤將自己在網絡上查到的資料,轉發到了夏陽的手機之中。

  “行,這些錢你拿著,待會買單!我現在去追蹤這個張社長!”夏陽將一疊厚厚的百元大鈔,塞到楊楚瑤懷中。

  “你……”楊楚瑤想要追上夏陽。

  夏陽停下腳步,微微笑道:“放心,我只是提前去摸排一下情況而已,我很快就回來跟你匯合!一切手機!”

  夏陽搖晃了一下他的那臺手機,隨后,他不等楊楚瑤說話,直接溜走了。

  “楊姐姐,大勇去哪里了?”趙雪好奇的問道。

  在趙雪旁邊,是之前的那幾個美女模特,她們也算是這件事情的功臣,請客吃飯,自然也少不了她們。

  之前她們在一旁,已經與趙雪打的一片火熱了。

  聽到趙雪問楊楚瑤,夏陽的消息。

  幾個美女模特,也將耳朵湊上前來。

  夏陽實在是太神秘了,他身上那種神秘的氣息,對女人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女人就是這般,越是對一個男人好奇,就越是想要靠近他,聽到他更多地消息。

  楊楚瑤當然不能將事情說破,她撇撇嘴說道:“他啊,他去廁所蹲坑去了!”

  聽到楊楚瑤這般粗鄙的話,幾個女人都翻了翻眼睛,切了一聲,又去說她們的私房話了。

  慶祝宴會是在一家中檔餐館包廂吃的,夏陽就留了一萬塊,也只能夠去中當餐廳瀟灑瀟灑,去大酒店,一萬塊都不夠一瓶紅酒的消費。

  相反在中檔飯店,一萬塊,就換來了三大桌子飯菜。

  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桌子上幾乎全部擺放齊全了。

  而夏陽,趁亂,跟上柔道社眾人的腳步,潛伏進入了柔道社內部。

  他的目光,死死鎖定在張社長身上。

  至于渡邊幾個人,夏陽倒是沒有多在意。

  他本來找柔道社,就是為了肖亮,肖亮是個華夏人,而渡邊幾個人不過是剛來,跟肖亮扯不上關系!

  他剛才仔細看過這個張社長的資料,這張社長之所以能坐上柔道社的社長,就是因為肖亮是人!

  要說他們沒有**關系,夏陽絕對不相信。

  但夏陽一進入柔道社,就聽到一片沸反盈天。

  “渡邊,張社長,你們給老子滾出來!”

  一道道憤怒無比的吼聲,在柔道社的練武場上響起。

  夏陽快速走進去,就看到幾十個柔道社弟子,在練武場上集合。

  此時練武場上一片混亂,夏陽也知道這件事情。

  現實人情冷暖,柔道社輸掉了比賽,也用骯臟手段,這幫成員,想要退社。

  夏陽臉上露出一抹微笑,柔道社這幫人的內亂,不關他的事情。

  不過,這混亂場面,正好給了夏陽趁虛而入的機會。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