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238章你真想死

第1238章你真想死

書迷正在閱讀:
“砰”

  一聲巨大的落地聲,其間還夾雜著骨頭碎裂的細微聲響。

  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夏陽有意為之。

  川崎倒地的位置,正好就在江戶川旁邊。

  兩人并躺在一塊,簡直就殯儀館準備入殮的遺體。

  只是這兩人,面容并不安詳,相反痛苦無比。

  夏陽朝著兩人大步流星走過去,他蹲下身,將兩人咽喉上的銀針拔掉。

  川崎在昏迷之前,用盡最后一絲力氣喊道:“我們認輸!”

  只是他這聲音,在嘈雜的演武場內,實在是低若蚊聲。

  根本就沒有人聽到,當然除了夏陽。

  夏陽輕笑:“我說你喊高一點,光我一個人聽到不行啊,我這人記xing不好,萬一待會忘掉你認輸了,又把你胖揍一頓可咋辦?”

  聽到夏陽的話,川崎原本昏昏沉沉的大腦,頓時清明無比。

  他瞪大了眼睛,手撐地想要直起腰來。

  可是他發現自己渾身上下都酸麻無比,還伴有陣陣刺痛。

  他臉色變了變,就知道自己胸骨已經全部碎裂,倘若直起腰,胸部的碎骨就會直接刺進他的內臟,這簡直就等于自己在殺自己。

  這人好生卑鄙!

  川崎只能重新躺在地上,他閉上眼睛,恨恨說道:“你要殺,就殺吧!反正我也不打算活了!”

  夏陽表情有些復雜,半響,他臉上的戲謔笑容收起來:“你是認真的?”

  “如果你是認真的,這大概就是你死前的遺愿了,我應該滿足你最后這一個愿望。”

  夏陽的表情很認真,絲毫不像是在開玩笑。

  川崎一愣,看著夏陽真的朝著自己的咽喉伸出手,感覺到夏陽那冰涼的手指,緩緩掐住自己的咽喉脆弱部位,川崎臉上,閃過一絲恐懼。

  偏偏此時夏陽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你放心不會很疼,我會一下掐碎你的咽喉骨,你會窒息而死,但是這需要一點點時間,這段時間內你會無法呼吸,有點難受,但只要忍一忍,你就絕對可以死成!”

  聽到夏陽稀疏平常的口氣,好像殺人不過家常便飯。

  川崎既是驚訝又是憤怒,你又沒有試驗過,你怎么知道只有一點難受!

  “住手!我不想死!”

  在感覺到夏陽那只手開始用力之后,川崎猛地掙扎起來。

  “救命啊!渡邊,你還不終止比賽!”川崎扭頭,看向渡邊所在的柔道社方向。

  渡邊還處于渾渾噩噩的狀態,他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實。

  川崎與江戶川的實力,在柔道社總部,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他們是柔道社總部的總教官,平日基本都處于閉關狀態,雖然很少出現,但是他們從未有過敗績。

  但是這一次,兩人聯手,都還不是夏陽的對手。

  這個青年,究竟是誰!

  還有那些記者,這些觀眾,今日之后,柔道社敗北的消息,將會讓輿論將柔道社的商業計劃徹底推入谷底。

  恐怕,就算是柔道社現在的戰果,都沒辦法保住了。

  渡邊腦海中嗡嗡亂成一團,中島幸三郎此時也不敢說太多話。

  這件事情失敗了,就算他是中島家族的人,也無法承擔這樣的后果。

  但是,中島幸三郎朝著川崎那邊看了一眼,他看到川崎正盯著自己這個方向,口中似乎在奮力說著什么。

  中島幸三郎不由想要提醒一下渡邊:“渡邊師兄,川崎師兄,好像在對我們說話!”

  他有些小心翼翼,他可不愿意,背這次失敗的黑鍋。

  渡邊是這次調查組的組長,出了事情,理當是渡邊的全責,跟他中島幸三郎可沒有任何關系!

  “什么?”渡邊頭腦有些昏沉,一時間,都沒有理解中島幸三郎剛才那句簡單無比的話。

  中島幸三郎只能將剛才的話重復了一遍,同時手指,指向川崎所在的方向。

  渡邊下意識順著中島幸三郎的手指,當他看到川崎那憤怒無比的表情的時候,渡邊豁然起身!

  這件事情失敗,但也不過是一城一池的得與失。

  但川崎與江戶川,可是柔道社總部的總教官。

  柔道社的總教官,只有五六個,都是可以鎮館的大人物。

  也是柔道社的財富。

  這損失上一個,他渡邊都承受不起這個責任。

  “快,快救人啊!我們認輸,我們認輸了!”渡邊高聲呼喊著,朝著擂臺上狂奔而去。

  “你快放手啊,我們認輸了!”渡邊來到夏陽身邊。

  他想要一把將夏陽推開,可是夏陽那恐怖的身手,讓渡邊不敢有絲毫輕舉妄動。

  夏陽的手緩緩松開,他根本不理會渡邊,而是高聲道:“大家聽到了沒有?柔道社,認輸了!”

  說話的時候,夏陽對李大興揮了揮手。

  原本昏迷的李大興,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息,已經蘇醒了過來。

  此時他正茫然四顧,對周圍所發生的事情,還全然不知。

  他剛醒來,就聽到夏陽的話,所以下意識朝著夏陽看過去。

  但是看到夏陽朝著自己揮手,李大興就微微一愣,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滿臉疑惑的看著夏陽。

  夏陽高聲道:“沒錯就是你,你過來一下!”

  夏侯猛與李超華兩人看到夏陽喊李大興過去,但是李大興卻無動于衷。

  他們兩人對視一眼,快速跑到柔道社這邊,將李大興強行拉到了擂臺上。

  李大興近距離盯著夏陽,眼前這個青年,讓他感覺到汗毛倒豎。

  夏陽似笑非笑的看著李大興:“怎么?這么快就忘記我們的賭約了?之前在這里,我們可是約法三章的,誰輸了,就大喊三聲,什么來著?”

  李大興猛然想到,自己還跟夏陽有這樣的賭約,他臉色灰白:“華夏武術社必勝……”

  渡邊就站在李大興的旁邊,聽到李大興的話,他不由吃了一驚。

  “沒錯!那啥,小猛,你去把咱們的話筒拿過來!”夏陽對夏侯猛吩咐道。

  夏侯猛嘿嘿一笑,轉身快速離開。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一個話筒就被夏陽塞到了李大興的手中。

  “開始吧,我們洗耳恭聽!”夏陽笑道。

  李大興看了一眼渡邊,只看到渡邊正著急無比的對自己搖頭。

  看著渡邊的著急面孔,李大興心理忽然有一種**的怨恨,你不讓老子喊,老子就偏要喊!反正今天,老子也豁出去了,大不了老子以后金盆洗手退出這武術圈子!

  丟人就丟人吧!

  “不!”就在李大興準備喊的時候,話筒卻被渡邊一把搶走。

  夏侯猛冷冷看著渡邊:“你想要干什么!”

  他的大塊肌肉亮出來,尤其是那條恐怖無比的麒麟臂,讓渡邊打了一個寒噤。

  他可是清楚無比的知道,這夏侯猛的身手究竟有多么恐怖。

  之前他不害怕夏侯猛,是因為他背后有柔道社的幾個高手撐腰。

  現在如果說他不害怕夏侯猛,那就是騙人的了,甚至渡邊連自己都騙不了。

  “總之就是不能喊!”渡邊將話筒緊緊摟抱在懷里。

  現在柔道社急需要做危機公關,或許還能夠躲過一劫,現在柔道社,已經不能再被任何人抹黑了!

  這李大興,周圍的人都知道,已經投靠了柔道社。

  此時李大興說話,可就是代表柔道社對外界的發聲,柔道社自己都承認華夏武術社必勝,以后他這柔道社,別想再開了!

  渡邊忽然想到什么,他眼前一亮,他著急道:“大勇先生,我知道您喜歡金錢,這樣,我用錢,我用錢來買他的這三句話行不行?”

  夏侯猛眼前一亮:“大勇哥,我看這家伙的這個主意不錯!”

  但是,夏陽卻搖了搖頭。

  他嘆了一口氣,高風亮節道:“君子一諾值千金,這是我與李大興先生之前的賭約,我答應過他,他輸了我必須要讓他喊,你這不是讓我背棄承諾嗎?這可是千金的承諾啊!”

  李大興臉色古怪無比,千金,千金你個大頭鬼!

  信了你的話,才有鬼!

  只是,這番話,李大興不敢說出來,他低下頭,甚至不敢將自己臉上的情緒表露在夏陽面前,生怕夏陽看出什么破綻。

  夏侯猛聽到夏陽拒絕了渡邊的提議,不由微微一愣。

  可是他估摸了一下夏陽的意思,頓時恍然大悟,高啊,大勇哥這是在跟自己唱雙簧呢!

  劉備三顧茅廬,這是在漫天要價呢!

  只是渡邊是個島國人,他對華夏語言了解還停留在膚淺的層次上,根本就沒有想通夏陽的暗示,夏侯猛將渡邊拉到一旁,渡邊警惕無比道:“你要干什么!我們柔道社都已經認輸了!”

  夏侯猛撇撇嘴:“放心吧,你又不給我錢,我懶得揍你!”

  說完這句話,他悄悄將嘴湊到渡邊耳邊,低聲道:“你真是個豬腦子,我大勇哥,這是在給你機會呢,你想想他說的話,這可是千金的承諾啊!千金!”

  “千金,千金……”渡邊嘀咕了兩句,眼睛猛然一亮。

  他急迫的向夏陽求證:“大勇先生,您是說,我用千金,可以買走你的諾言,對不對!”

  夏陽表現的很悲痛:“既然渡邊先生你執意要買我這份諾言,還出價千金,那我就勉為其難,給你吧!”

  渡邊喜形于色:“好好好,多謝大勇先生!市面上現在一克黃金是四百五十元,一千克黃金是四十五萬塊,我給您轉賬,行不行?”

  旁邊的夏侯猛,激動的看著夏陽,大勇哥可真會賺錢,這眨眼之間,又有四十五萬塊錢進賬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