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209章動口不動手

第1209章動口不動手

書迷正在閱讀:
綠毛幾個人一愣,難道夏陽也害怕關海雄?

  關海雄見到自己一句話,夏陽居然乖乖就站住了。

  他心中更是哂笑文哥,居然向這樣一個人道歉,他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關海雄懷里的小美,本來還有點害怕夏陽,可是現在,她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冷笑。

  她伸出一只手,用手指頭隔空戳著夏陽:“你記住了,是滾,不是走,如果不滾的話,你也得躺著離開這里!”

  夏陽用奇怪的目光看著他們,他不過就停了一下腳步,對方居然就囂張成了這樣。

  見到夏陽木納的看著自己,關海雄更加得意,他揮手一指:“還不給我乖乖聽話,滾!”

  “這位大俠……”綠毛忍不住想要開口。

  他的話才說到一半,就看到夏陽在擼袖子,他一邊擼袖子一邊朝著關海雄走去。

  小美取笑道:“關哥哥,你看這人是不是氣糊涂了,他居然朝著我們這邊來了。”

  關海雄冷哼一聲,他朝跟在自己身后的幾個小弟揮了揮手,那幾個小弟,企圖將夏陽攔下來。

  “站住!”一個小弟上去揪夏陽的胳膊。

  可他伸出去的手,還沒觸碰到夏陽,就看到眼前一道影子閃過,然后他就聽到自己的胳膊傳來“咔嚓”聲,聲音先到,劇烈的疼痛感讓他忍不住放聲慘叫。

  “上!”后面幾個小弟還沒明白過來咋回事。

  見到夏陽就那么輕松的越過了第一個小弟,不由紛紛上前。

  關海雄美滋滋給自己點了一根煙,他喜歡看自己的小弟狂虐別人。

  可是這根煙還沒有點上,他就聽到前面傳來一陣的慘叫聲,關海雄心想,這未免也太快了一點,這小子的慘叫聲還真是與眾不同。

  可隨后關海雄眉頭就皺了起來,因為他發現這慘叫聲似乎不是同一個人的。

  關海雄猛地抬起頭,就看到夏陽正站在他面前。

  夏陽伸出一只手,關海雄懷中的小美下意識打了一個哆嗦。

  關海雄沒看清楚,可是小美看清楚了,夏陽就那么隨手幾下,風輕云淡,就將關海雄那幾個魁梧無比的小弟給解決干凈。

  夏陽那只手只是夾住了關海雄叼在嘴唇里的香煙,他將香煙捏成一團,扔在地上。

  “我剛才沒有聽清楚,你剛說什么?”夏陽掏了掏耳朵,認真的看著關海雄。

  “不要打我!”小美誤以為夏陽掏耳朵的動作,是要打她。

  畢竟剛才她可是頤指氣使的讓夏陽滾,如果這事兒放在她身上,她現在肯定要狠狠的報復。

  “閉嘴!你再敢叫,我把你的嘴撕爛了!”夏陽沒有說話,關海雄倒開始痛罵起小美來。

  他厭惡的將懷中的小美推開,那小美一個重心不穩,摔倒在地上。

  關海雄才不管地上的小美,他此時此刻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面前的夏陽身上:“這位大哥,咱們有什么話可以好好說,君子動口不動手。”

  夏陽一愣:“你確定要動口?”

  關海雄也跟著一愣,他這不過就是江湖上的客套話,意思是咱們可以通過協商途徑解決,他沒想到夏陽居然會飆出這么一句話。

  關海雄很快就點頭,動口,自然比動手的好。

  被人罵上幾句祖宗又如何?反正無關痛癢。

  夏陽走到剛才想要攔住他的那幾個關海雄的小弟面前,此時,那幾個小弟正躺在地上嗷嗷慘叫,夏陽剛才用力很猛,他們感覺自己身體都快被人給拆掉了。

  夏陽揪起其中一個壯漢,那壯漢慘叫道:“我的手斷了,我的手斷了!”

  他的手,此時呈現詭異的九十度角扭曲,正常人根本做不到這種動作,他的肘關節被夏陽給卸掉了。

  夏陽抓住壯漢的手腕,狠狠一扭。

  只聽“咔嚓”一聲,那壯漢的手臂又被夏陽給接好了。

  他問那個壯漢:“現在還痛不?”

  那壯漢搖搖頭:“不痛了。”他此時很害怕夏陽,人家能夠在瞬間拆掉他的手臂,又能夠在瞬間將他的手臂接起來。

  這種怪人,自己沒事兒干嘛要去惹人家?

  倒是旁邊的關海雄,有些看不懂了,他弱弱提醒了夏陽一句:“那啥,這位大哥,我們剛才不是說動口嗎?”他的意思是,跟夏陽談談賠償的問題,好快點把這事兒私了了。

  “對啊,我就是要跟你動口!你那么著急?”夏陽驚奇道。

  關海雄看著周圍那圍觀的人山人海,他在這一帶也算是有名的大混子,在這么多人面前丟臉,他丟不起,所以關海雄連忙道:“是有點著急!所以希望大哥你把這事兒盡快解決了!”

  夏陽點點頭:“那行吧,你,上去給我咬他,狠狠咬!”夏陽看著自己旁邊的那個壯漢。

  “啥?”壯漢沒整明白。

  夏陽順勢抓住他的手腕,冷笑道:“你的手臂是不是還想骨折?”

  那壯漢一愣,看了看關海雄,再看看笑容陰森無比的夏陽,顫巍巍朝著關海雄走過去。

  關海雄著急了:“這位大哥,你到底想要干嘛?”

  “你不是說讓我動口不動手嗎?我動口嫌棄你太臟,還是讓你的手下動口比較好,那誰,快咬!咬他耳朵,我跟你說,你用沒用力我可清楚,沒用力,你的手臂就該到折斷的時候了!”夏陽雙臂環抱于胸前。

  那壯漢聽到夏陽的威脅,渾身哆嗦了一下,他愧疚的看了一眼關海雄,張開口。

  在關海雄驚悚的表情下,直接一口咬住了關海雄的耳朵。

  “啊!”關海雄張大嘴慘叫。

  他這個手下,還真的聽了夏陽的話,用盡自己最大的力氣去咬他的耳朵!

  撕心裂肺的疼,關海雄感覺自己的耳朵都快要掉了!

  而在此時,夏陽快速走到那個手下面前,掏出一枚銀針,飛快刺進那個手下的后頸椎部位。

  這個動作很隱蔽,包括周圍一些觀眾都沒有察覺到,甚至就連當事人都沒有發覺。

  “放開口啊!咬夠了!這位大哥我耳朵快斷了!”關海雄強忍著疼痛,忍了十幾秒鐘。

  可是那個手下,絲毫沒有放開口的覺悟,關海雄只能求夏陽。

  夏陽聳聳肩:“行吧,那誰,你可以放開了!”

  可是夏陽說完,那關海雄的慘叫聲更響亮了:“放開啊,這位大哥叫你放開!大哥,他不放啊!”

  關海雄發現自己這個手下,不但沒有放開口,反而越咬越緊了!

  夏陽聳聳肩:“我沒有想到,你手下還有這種愛好,既然他愛咬人,那就讓他咬著吧!”

  見到關海雄想要動彈,將這個手下推開,夏陽戲謔道:“不過我可勸你不要亂動哦,否則你把你手下推開的時候,說不定連你的那只耳朵也會被一起扯下來!”

  旁邊的人,看到這一幕,都不由發出一陣爆笑。

  原本以為夏陽怕了這伙人,誰知道,夏陽還是把這伙人耍的團團轉。

  有不少人,都是住在這一帶的居民,這個關海雄,還有文哥,他們都知道,平常也沒少見面,尤其是一些臨街的商鋪,這些個體戶的老板,更是常年飽受這些混子的騷擾。

  過幾天收個保護費,再過幾天收個過節費,這種費用那種費用,每個月下來沒有兩三千塊錢下不來,他們一個月才能夠賺多少錢?

  所以叫好的人之中,多數都是這些個體商戶。

  此時,那小弟早就想要松口了。

  他都感覺自己快要將老大關海雄的耳朵給咬掉下來了,可是就在他想要松口的時候,他忽然發現,自己的嘴,動不了了!

  沒錯,他努力的想要張開自己的嘴,可是,那兩排牙齒就好像被膠水黏住了一樣。

  聽到關海雄的慘叫聲,這小弟都快要哭了。

  他知道這件事情完畢之后,他肯定要慘了。

  而在此時,夏陽將第二個小弟拉扯了起來,那小弟見到眼前的狀況,早就想要裝死了。

  可偏偏夏陽捏住了他的手腕,這第二個小弟自然知道夏陽的意思。

  他剛才可是看到了,夏陽一揮手,就能夠將一個人的胳膊裝了拆,拆了裝。

  他要是被這么來上幾次,不疼死他才怪!

  “你過去!咬住他另外一邊耳朵!”夏陽指揮第二個小弟。

  這小弟在夏陽的威逼之下,不情不愿的朝著關海雄走過去。

  “你不準過來,你要是過來,這件事兒結束之后,我弄死你!”關海雄大驚。

  他想要往后退,可是他這一動,耳朵的疼痛更加撕心裂肺,他不由想到夏陽的話,你一動耳朵說不定就會掉!

  他此時哪里敢亂動,只能夠不斷用言語來威脅第二個小弟了。

  那個小弟腳步果然停下了,可是很快,第二個小弟就看到了夏陽的手朝著自己伸過來。

  他咬咬牙,朝著關海雄走過去。

  這件事情結束之后他會死,但是如果他不咬關海雄的耳朵,他現在就會痛死!

  “咔嚓!”

  在夏陽的銀針下,第二個小弟也掛在了關海雄的耳朵邊上。

  “我投降,這位大哥,我投降!”

  看到夏陽還準備將他的第三個小弟拉起來,關海雄的褲襠中央傳來一陣尿騷味,他高聲呼喊。

  夏陽的動作停了下來,第三個小弟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夏陽走到關海雄面前,戲謔道:“你如果早這樣說,不就完事兒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