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99章 我不擅長武力

第1199章 我不擅長武力

書迷正在閱讀:
“還來?”夏陽對李大興的招式不感冒。

  這樣的一記普普通通的直拳,夏陽連躲都懶得躲。

  李大興皺起眉頭,他這一拳下去的時候,按照他的計劃發展,肯定趙雪是要大叫“住手”的!

  可是趙雪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

  李大興直拳到一半,又硬生生被他給收了回來。

  他這一拳用了七八成力氣,縱然夏陽是個練家子,可是他這拳下去,夏陽也絕對廢了。

  這又不是在擂臺上,傷人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這道理,身為拳師的他最明白,平時也非常嚴格恪守。

  可是李大興收手,夏陽卻不見得收手。

  “你怎么不打了?”夏陽問。

  李大興一愣,夏陽那目光,非常具備挑釁性,平常根本沒人敢用這種口氣跟他說話,但是現在是非常時期,李大興壓住自己心中的怒火,他不打算理會夏陽。

  “你欺負完了我,這樣就想走?”夏陽卻把李大興喊住了。

  李大興準備去找趙雪麻煩,可身后夏陽那討厭的聲音又傳了過來,李大興忍不住回頭,準備呵斥他一句!

  可他剛回頭,夏陽沙包大的拳頭就映入他瞳孔。

  這種速度之下,縱然李大興是久經沙場的拳師,也反應不過來。

  “砰!”

  夏陽這記拳頭,直接砸中了李大興的鼻梁骨。

  李大興悶哼一聲,他身體素質極好,夏陽這記拳頭,只是將他的鼻子打的通紅無比,卻沒有流出鼻血來。

  夏陽嘿嘿一笑,有點意思,眼前這人的抗擊打能力蠻不錯。

  “老子忍你很久了,我不愿意跟你一般見識,不過現在,既然你先動了手,那我就讓你見識見識看,什么叫做花兒為什么這樣紅!”

  李大興上前一步,他的步伐非常快,欺身而上,先是一記直拳,下盤,他的腳猛然提起,膝蓋直接頂向夏陽的小腹部位。

  現在是夏陽先動的手,到時候就算是警察來了,責任也不在他身上了。

  所以此時,李大興是毫無顧慮,徹底放開了手腳。

  很快,他就看到對面的夏陽一躲,將他的這記長拳給閃避開,這都在李大興的意料之中,他真正的殺招,其實是下面的這記膝頂。

  只要頂中了,夏陽絕對會喪失戰斗力。

  李大興嘴角勾起一絲冷酷無比的笑,只是很快,他就感覺到了,他的膝蓋傳來一陣尖銳的疼痛。

  李大興驚駭的低下頭,就看到,自己的膝蓋上,正別著一根銀針。

  這根銀針,正是夏陽剛才治療那個柔道服男人時,所使用的剩下的銀針,夏陽就順手放在了自己身上備用。

  “嘶”

  李大興倒抽了一口冷氣,他將銀針拔出來,扔在地上。

  只是他剛做完這些,頭都還沒有抬起來,夏陽一巴掌就朝著他臉上呼嘯而來。

  “啪!”

  清脆的耳光聲響起,李大興左邊臉頰腫起來。

  夏陽根本就沒有停手,李大興還沒有來得及悶哼,夏陽的第二記耳光就再次劈下來。

  “啪啪啪!”

  一連串清脆無比的耳光聲,在空曠的練武場響起,不斷回蕩。

  李大興腦袋此刻嗡嗡作響,他都被打蒙掉了,甚至連還手的本能都沒有,他只是順著夏陽的力道,不斷往后面倒退,而夏陽,則是一直跟著他。

  兩人一個退,一個進。

  李大興退無可退,他整個人貼在身后的墻上。

  夏陽收手,后退了好幾步,揚起手,看著李大興。

  李大興緩了好一會,才勉強有了一絲意識,他發現自己的腦袋特別疼,好像要爆炸了,而且他的臉部,李大興感覺自己的臉上好像有什么東西流了下來。

  他伸手一摸,就是觸目驚心的鮮紅色。

  血!

  不光是血,此時他臉上,觸手處一片刺痛,就好像有無數細如牛毛的針,扎在他臉上。

  “我要你死!”李大興咬牙切齒,一字一句說道。

  只是,他剛看清楚面前的夏陽,李大興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夏陽揚起來的手。

  李大興下意識,就捂住了自己的臉。

  “不要打!”李大興聲音充滿驚恐。

  夏陽收起手,戲謔的看著李大興:“你說打就打,說不打就不打,憑什么?”

  憑什么?

  李大興大聲道:“打架不是我的特長,要不然我換一樣比一比!”

  他的聲音很大,在練武場里面的人,基本上都可以聽得到。

  華夏武術社十幾個弟子,還有趙雪跟楊楚瑤都呆住了,楊楚瑤剛才可是親眼見證了李大興身手的厲害,至于其他人,早就知道李大興的厲害。

  要不然,李大興也不會做上華夏武術社第一教練的座位。

  從李大興來到華夏武術社,他幾乎從來沒有被打敗過,唯一一次,也就是跟趙方龍的比試,李大興輸了半招,但在別人面前,他的傲氣讓他從來都不承認自己輸掉過。

  現在,李大興居然告訴別人,他最強大的,不是打架。

  這么直白的認輸,這樣真的好嗎?

  李大興此人高傲自負,而且向來都不將別人看在眼里,其實華夏武術社的眾多弟子,早就已經不耐煩了。

  這次華夏武術社生死存亡的危難關頭,李大興受不住誘惑,直接投靠柔道社,這樣的舉動,簡直就是將華夏武術社推向了末路,這種卑鄙無恥的下賤之徒,他還有什么高傲的資本?

  做人不可有傲氣,但絕不可無傲骨!

  這李大興偏偏是反著來的,他傲氣是有了,但是卻沒有傲骨。

  夏陽興致勃勃的問道:“那不知道你最厲害的是什么?”

  李大興抬頭看向夏陽說道:“我最厲害的,是力氣!”

  周圍的人,看向李大興,臉上都露出嗤之以鼻的冷笑,李大興的力氣是很大從,但是,剛才夏陽,已經破掉了他的記錄,他剛才又不是沒有看到!

  “行了李大興,剛才我們大勇哥已經破掉了你的記錄!”有人忍不住說道。

  李大興只是在夏陽面前屈服,別人這般說他,他抬起頭,冷冷看向那個說話的人。

  那弟子常年經受李大興的威壓,被李大興這樣一瞪眼,頓時說話就有點結巴:“你,你看我干什么?難道這不是事實?”

  不過想到夏陽在這里,他后面的話就變得流暢了許多。

  李大興冷哼道:“我剛才已經看到了,不過我還是要跟你比試力氣!就用那邊的那個沙袋!”

  李大興的話,讓在場的人,都不由微微一愣。

  很快,他們就明白過來,這李大興,還藏有后手!

  原來他所謂的記錄,或許他并沒有用全力。

  夏陽揮出去的拳頭,沙袋是六十二度角,李大興的記錄是六十度角,夏陽只是比李大興多了二度,而李大興藏的后招,絕對不止兩度這般簡單!

  “贏了如何?輸了又如何?”夏陽臉上看不出表情。

  李大興知道,夏陽此刻是下不來臺。

  李大興心中冷哼一聲,他調整了一個姿勢說道:“輸了,我就卷鋪蓋走人,那工資我不要了!贏了……那工資是兩萬五千塊,我也給你兩萬五千塊!”

  “不!”夏陽一口回絕。

  李大興情不自禁的問:“那你想要什么?”

  夏陽微微一笑:“我只想要,你用你最大的力氣說三句話而已。”

  “什么話!”李大興警惕道。

  如果夏陽讓他說他是豬狗不如的畜生,這樣的話,李大興可說不出口。

  夏陽撇撇嘴:“放心吧,我跟你不一樣,我可不是那種卑鄙小人,我只要你說,華夏武術社絕對必勝!說三遍,就行!”

  就這么簡單?

  李大興有點不相信,他下意識覺著夏陽的話里面有什么陰謀。

  可是這能夠有什么陰謀?李大興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行,我答應!”李大興深呼吸了一口氣,不就是用自己最大的聲音,喊出三遍口號嗎?

  “等等!”

  李大興準備喊口號,卻被夏陽給制止住了。

  夏陽看著眼前的李大興,他真感覺哭笑不得:“你就巴不得這么快想要輸掉?”

  李大興有點尷尬,剛才著實是被夏陽給打怕了!

  “那行,我們現在就開始比賽吧!”李大興惱羞成怒。

  他現在只想痛痛快快的比完賽,把夏陽贏了,再從趙雪手里坑個兩三萬,然后快速閃人,柔道社那邊可是通知了,在他們與華夏武術社比賽之前,必須要趕到柔道社社長辦公室報到!

  遲了,聘用合同可就不作數了!

  兩人站在那個大型沙袋面前。

  因為沙發旁邊專門裝置了一臺角度捕捉儀器,所以也沒有什么裁判。

  “你先來還是我先來?”李大興睥睨的看著夏陽。

  力量,是他最拿手的,實話說,六十度的角,只是他隨手打出來的成績。

  李大興自信,只要自己認真一些,他打出來的成績,估計還要好上三四分!

  “你覺著誰先來比較好?”夏陽反問道。

  他害怕自己先來,嚇死了李大興。

  李大興本來是想要讓夏陽先來,他后來,這樣,他才能夠過足心里虐人的癮。

  只是他現在趕時間,而且夏陽身手很強大,李大興有點害怕夏陽,他只想早早完事早早走人。

  他說道:“還是我先來吧!”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