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96章以德報怨

第1196章以德報怨

書迷正在閱讀:
壯漢聲音驚喜無比:“我的手臂真的好了!”

  周圍眾人嘩然。

  護士男更是驚訝的目瞪口呆,要知道這樣的徹底性脫臼,醫術老道的接骨師傅,確實可以做到,在片刻接骨。

  但是接骨之后,必須要打石膏固定,直到骨頭完美銜接,而這過程,是很痛苦的。

  可是,這壯漢不但手臂靈活無比,甚至感覺不到一絲疼痛。

  眼前這位青年,這醫術,堪稱是神乎其技了。

  他心中有點不是滋味,不知道是該慶幸夏陽有這種醫術,還是該悲哀夏陽有這種醫術。

  此時,眾人反應過來,再去看夏陽。

  就見夏陽,早已經蹲在了柔道服男人旁邊。

  他低下頭,神態專注無比。

  而夏陽的手中,多了一把銀針,護士男還記得,這銀針,是緊急醫療箱里面就有的。

  夏陽拿出銀針消毒,然后“刺啦”一聲,將柔道服男人的褲腿,徹底扯下來。

  那盒銀針有幾十枚,夏陽手一抖,兩三根銀針就出現在了他的手指縫里。

  夏陽的動作靈活無比,他伸出手指頭,在柔道服男人的小腿部位摸了摸,快速將銀針扎下去。

  “他這是在干什么?”旁邊有人不懂,問道。

  護士男喃喃道:“他這是在針灸!中醫的針灸……”

  對于中醫,護士男其實是不太相信的,這年頭西醫的效率,要比中醫強很多。

  而傳統上的中醫,現在基本上都已經淪為養生,想要治病,誰也不會選擇中醫。

  護士男還記得他在學習護士課程的時候,那教授課程的醫生,對中醫的嗤之以鼻,所以潛移默化,護士男對中醫,從來都有些看不起。

  可是之前夏陽的醫術在那里擺著,這讓護士男有些好奇,中醫真的可以治病?

  在他發愣的時候,夏陽手中的銀針,已經精準無比的刺進柔道服男人的小腿穴位上,剎那間,柔道服男人的小腿上,就插滿了大大小小的銀針,看上去密密麻麻。

  而伴隨著夏陽的動作,柔道服男人小腿的傷口,居然奇跡一般,鮮血開始逐漸減少流出。

  “快看,小腿上的血,真的止住了!”有人驚喜道。

  護士男的眼睛,也瞪大了。

  在場無論是柔道社,還是華夏武術社,幾乎浩浩蕩蕩有四五十號人,他們練武之人,出現跌打損傷,幾乎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所以他們,也經常接觸一些中藥跌打館之類的。

  在他們眼中,中醫的作用,也就是這樣了。

  可現在,夏陽的表現,在他們面前展開了一道神奇的大門,關于中醫的神奇大門,讓他們對中醫,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跟了解。

  夏陽沒有理會這幫人,他的手還在不斷插著銀針。

  時間一分一秒的推移,那汩汩流出鮮血的傷口,驀地一停,再也沒有鮮血流出來。

  “幫我把他腿上的血擦干凈。”夏陽低著頭忽然說了一句話。

  “我來吧!”楊楚瑤上前一步。

  可是直接被夏陽拒絕,他指著護士男說道:“這是你們的人,你來!”

  護士男臉色有點尷尬,他知道華夏武術社,非常仇視他們柔道社。

  所以他也沒多想,用醫藥棉簽,仔細的將柔道服男人小腿上的血跡處理干凈,露出了那一道細微的口子。

  這道傷口,在鮮血的不斷沖擊之下,已經開始擴張,有白色的肉翻在外面。

  夏陽取出鑷子,讓護士男壓住傷口。

  護士男知道夏陽要取傷口里面的那枚小石頭,他猶豫了一下說道:“這里光線實在是太暗了,要不我們用剛才的辦法吧,你們趕緊把手機里的手電筒打開!”

  “不用!”夏陽打斷了護士男的話。

  在護士男疑惑的目光中,夏陽用鑷子,緩緩伸進柔道服男人的傷口內部。

  護士男小心的提醒了一句:“小心了!”

  剛才他就是在這里失敗的,小石頭越是往外面取,鮮血流出的速度就越快。

  而在旁邊,眾人見到夏陽開始重復護士男剛才做過的手術步驟,一個個心臟都不由加速跳動起來。

  那枚石子被鑷子夾起,一點點抽出來。

  但是奇怪的是,鮮血并沒有噴濺出來,一滴都沒有。

  “怎么可能!”護士男吃驚道。

  他的目光,看向了夏陽插在小腿上那些銀針,他明白,肯定是這些銀針的關系!

  中醫的針灸,真的有這般強大嗎?

  在護士男驚訝不已的時候,夏陽已經站起來。

  “現在這些銀針可以拔掉了嗎?”護士男伸出手,就要去拔掉銀針,他以為夏陽忘記了。

  或者說,夏陽這個神醫不屑于做這些零碎的工作。

  可他的手剛觸碰到那些銀針,夏陽的聲音就傳了過來:“你如果想讓鮮血繼續噴出來的話,那就拔下來吧!”

  夏陽一句話,就讓護士男剛伸出去的手,閃電般縮了回去。

  “還有一件事情。”在護士男剛將自己的心放回肚子里的時候,夏陽又開口了。

  “你還有什么吩咐?”護士男馬上問道。

  夏陽搖了搖頭:“不是關于傷勢的,是關于這些銀行卡。”

  楊楚瑤將裝有銀行卡的袋子,遞給夏陽,夏陽提起袋子說道:“他應該過不了多久,就會醒過來,等他醒過來之后,只要你們之中,有誰可以向他要到一千塊,這銀行卡,我就還給他!”

  眾人微微一愣,瞬間他們臉上都涌出無限驚喜。

  相比較他們錢包里面的那些零碎鈔票,銀行卡才是重頭,他們之中,有的好幾個月的積蓄都在里面,如果白白給了夏陽,著實可惜!

  “好了,你們現在可以離開了!”夏陽揮了揮手。

  眾人早就想離開了,他們馬上將柔道服男人抬起來,朝著華夏武術社門口走去。

  目送著一幫人離開,夏陽轉頭,就看到華夏武術社一幫人,都用崇拜的目光看著夏陽。

  “你們這么看著我干嘛?”夏陽奇怪問道。

  “沒有,他們只是太崇拜你了!”趙雪說話的時候,低著頭,臉頰上閃過一抹嫣紅。

  楊楚瑤大大咧咧拍了拍夏陽的肩膀:“大勇,你真是太厲害了!你這簡直就是文武全才啊!”

  趙雪也好奇的問道:“是啊大勇,你這手醫術,是跟誰學的?”

  夏陽嘿嘿一笑:“自學成才。”

  眾人“切”了一聲,很明顯,他們都不相信,能夠擁有這種醫術的人,怎么會是自學成才!絕對是擁有師承的。

  “喂。”忽然楊楚瑤,將夏陽拉到一旁。

  夏陽疑惑道:“你有什么事情?”

  楊楚瑤小臉微微通紅,她低聲對夏陽道:“大勇,我問你一件事情!”

  “你問。”夏陽很奇怪楊楚瑤此時的反應,楊楚瑤在他印象中,從來都是一個大大咧咧的人,能夠做出這種小女人才有的姿態,這讓夏陽心中有點火熱。

  “那個……”

  楊楚瑤聲音更低了,甚至低不可聞:“我這段時間就沒有來過例假,我們附近診所的醫生是個男的,我又不好意思去問,你能看看是什么原因嗎?”

  夏陽沒說話。

  楊楚瑤等了等,夏陽還是沒說話。

  楊楚瑤抬起頭,就看到夏陽正嚴肅的看著她。

  “到底是什么情況?”楊楚瑤心中不由有點擔心了。

  夏陽聳聳肩說道:“還能是什么情況?你懷孕了唄。”夏陽說話的時候,目光故意看向楊楚瑤的肚子。

  楊楚瑤揮手,就朝著夏陽一只手抓去。

  同時,她近身一步,抓住夏陽的手臂,這個動作,夏陽太熟悉了,這是楊楚瑤慣用的過肩摔!

  這要是自己被甩出去,雖然不會有什么大礙,但總歸是很疼的。

  “停手!”夏陽沒想到自己只是隨便開個玩笑而已,楊楚瑤居然動真格。

  可楊楚瑤絲毫都沒有停手的意思,夏陽只能夠去威脅楊楚瑤了:“你如果不放手,我就不幫你看!”

  他這句話有作用,剛說完,楊楚瑤就松開了他的胳膊。

  楊楚瑤看著夏陽道:“說吧,我聽著。”

  有楊楚瑤剛才的動作,夏陽這才總算是學老實了,他抓起楊楚瑤的手腕。

  楊楚瑤嚇了一跳,馬上道:“你想要干什么?”她將自己的手腕從夏陽手中抽回去,她害怕夏陽也要給她來一下過肩摔。

  夏陽苦笑道:“姐,看病,總得要診脈吧?”

  說著,再次去抓楊楚瑤的手腕,這次楊楚瑤沒有抗拒,任由夏陽抓住自己的手腕。

  楊楚瑤的皮膚光潔細膩,觸手非常柔滑,但是夏陽的臉色卻嚴肅起來。

  中醫治病,他向來都非常嚴肅。

  楊楚瑤好奇的問道:“大勇,你真的會看病?”

  夏陽撇撇嘴道:“你以為呢?中醫講究望聞問切,這診脈,是最重要的一步。”

  楊楚瑤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可是她看夏陽的表情越來越嚴肅。

  楊楚瑤的一顆心,不由有些打鼓,她不會真的得了什么重病了吧?

  她是一個警察,經常跟犯罪分子打交道。

  楊楚瑤曾經聽過一個傳聞,在國外有一個女刑警抓住了一個歹徒,結果歹徒對她吐了一口唾沫,這個女刑警也沒在意。

  可是在幾個月后,她去醫院體檢的時候,醫生告訴她。

  她患了艾滋病晚期。

  楊楚瑤心情越來越糟糕,她膽怯的看著夏陽問道:“喂,我說,你到底看好了沒有?”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