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93章 奇怪的傷口

第1193章 奇怪的傷口

書迷正在閱讀:
趙雪對剛剛被欺負的那位弟子說道:“放心,我找人給你報仇!”

  那人急忙說道:“不,師姐,你要顧全大局,千萬不要,這里有記者在場!”

  經過剛才趙雪的阻止,他們也已經明白,柔道社故意請來這幫記者,就是為了給華夏武術社抹黑,他們絕對不能給對方把柄。

  而且,華夏武術社這點人,恐怕也不是人家的對手。

  “師姐不笨,師姐現在學會了一招,殺人不見血。”趙雪得意一笑。

  眾多弟子有些茫然,他們不知道趙雪想要干嘛。

  就在此時,夏陽彎曲的食指彈射而出,他手中的小石子,如子彈飆射出去。

  前方,在眾人擁簇下的柔道服男人。

  心中很不舒服,他掏出手機,給社長打電話。

  “事情怎么樣了?”電話很快被接通。

  聽到電話那頭,社長那陰沉無比的聲音,柔道服男人,身體不由自主就顫抖了一下。

  作為社長的親信,柔道服男人自然清楚,柔道社為了這次的事情花費了多少心血。

  別的不說,光是請這幫記者過來,就花費了將近一百萬。

  不過這一切都值得,因為華夏武術社,有輝煌的過去,它在市民心目中的地位,非常崇高,雖然華夏武術社已經是過去式,但它的地位依然在。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而這次,柔道社就要吞下這匹駱駝。

  老虎吃天,并非不能,只要方法得當,不能一口吞,也能慢慢蠶食。

  只要在于華夏武術社的比武中,獲得勝利,那在媒體的宣傳之下,柔道社必然會在上千萬的市民心中,有全新的認識。

  這廣告效果,可以說是絕對完美跟性價比。

  但華夏武術社并非沒有高手,尤其是華夏社的社長,趙方龍跟他女兒,還有其他一些老牌教練,都是非常棘手的對手。

  所以事先,他們先后收買了幾個華夏武術社的學員,暗中埋伏趙雪。

  只要擒拿住趙雪,就不怕威脅不到華夏武術社的社長趙方龍。只要趙方龍妥協,那原本艱難無比的比斗,自然就變得輕松無比。

  可是第一個計劃很快就宣布失敗,趙雪居然完好無損的回到了華夏武術社。

  而這柔道服男人帶著記者提前趕到,就是想挑起華夏武術社的怒火,只要他們先動手,被記者拍到,剩下的事情就是利用媒體,通過雇傭水軍在網絡上大肆宣傳。

  華夏武術社的名聲,就會瞬間急轉直下。

  這是柔道社策劃出來的第二個計劃。

  但是柔道服男人沒想到,對方好像識破了他的計劃,他剛才那般挑釁,對方居然沒上鉤。

  “社長……”柔道服男人說話很緊張。

  “事情到底如何了?”對面聲音愈發凌厲。

  柔道服男人咬咬牙說道:“對不起社長,事情失敗了!”

  電話那頭有短暫的沉默,隨后,剛才還冷靜的變成憤怒的咆哮:“廢物!你這個廢物!”

  柔道服男人還想解釋什么,可電話那頭卻已經掛斷了電話。

  “大哥……”旁邊一個人想要勸慰柔道服男人幾句。

  “住口!”柔道服男人猛然回頭。

  他的聲音很陰沉,讓那個人嚇得后退了好幾步。

  眾人此時此刻都知道,柔道服男人是真的生氣了,熟悉柔道服男人的,都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夠靠近他。

  “一切按照計劃進行,不管發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理會我!”柔道服男人此時就想要好好靜一靜。

  本來這件事情,他是給社長打了包票的。

  現在事情突發變故,任務沒完成,他在社長心目中的形象自然會大打折扣,他在柔道社混了七年時間,從一個小小的替補教練,混到現在的頂級教練。

  這眼看著馬上就要坐上副社長的寶座,結果這事一鬧,他想要競選副社長,恐怕就難了。

  就在他心中痛恨趙雪的時候,他的左腿忽然感覺尖銳的疼!

  痛!

  痛入骨髓!

  柔道社男人一個趔趄,倒在地上,但是他顧不得這么多,只是急忙扭頭,下意識捂住自己的小腿,仰起頭,發出凄厲無比的慘叫聲。

  什么情況?

  周圍的人吃驚的看著柔道社男人,包括那些請來的記者,都詫異的看著柔道社男人。

  很快就有人發現了柔道服男人正捂著自己的小腿,此時他的小腿關節處,正有汩汩鮮血流出來,只是眾人發呆的一小會功夫,鮮血就滴答滴答流淌了一大片。

  眾人想要上前問候,但是想到柔道服男人剛才的話,他們的腳步又停止了。

  柔道服男人,在柔道社說話向來說一不二。

  而且他心也狠毒,但凡得罪他的人,都從來沒有好下場,眾人可不想吃力不討好。

  “還不快過來幫忙!”柔道服男人聲音憤怒無比。

  得到柔道服男人的同意,原本猶豫的眾人這才小心翼翼的走上前。

  掰開柔道服男人的手,有人把他的褲子撕了一道口子,露出褲子下面的皮膚。

  此時,鮮血已經染紅了一大片,根本就看不清傷口在什么位置。

  “快,誰有緊急醫療工具箱?”有一個學過急救護理的人急忙說道。

  周圍人都紛紛搖頭,這里又不是柔道社,而且他們這次是來鬧事的,哪里會攜帶這種東西。

  “你們有沒有緊急醫療工具箱?”那人撥開人群,看向趙雪。

  他說話很不客氣,頤指氣使,好像是在命令別人。

  趙雪皺起眉頭:“抱歉,沒有!”

  “你們,你們!”那人指著趙雪的鼻子,想罵人,可是看到趙雪泛著冷光的眼睛,他下意識將罵人的話吞進肚子里。

  眼前這位趙雪看上去漂亮柔弱,但其實他知道,趙雪的實力。

  他如果今天把趙雪給罵了,那就給了趙雪動他的借口!其他人都不能說什么!

  “還等什么,快去樓下的便利商店買!”柔道服男人著急無比道,此時他腿上的鮮血根本就止不住。

  有人急急忙忙的沖出去,足足過了十幾分鐘的時間,他們才回來。

  柔道服男人小腿的鮮血還在不停的流,旁人只能做的,就只是簡單的包扎,讓傷口流血的速度緩慢一些而已。

  此時他已經面色如紙,蒼白無比。

  看著剛才囂張的柔道社此時上上下下一片慌亂,華夏武術社的成員都興奮無比。

  “趙師姐,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剛才受傷的那個師弟總算想到了剛才趙雪說的話。

  他一提醒,周圍的十幾個人的目光,全部都匯聚到了趙雪身上。

  他們可是清楚的記得,趙雪剛才說,要給師弟報仇。

  結果她剛說完,剛才欺負他們的柔道社男人,就應聲倒在地上,而且還血流不止。

  看他受傷的部位,應該是小腿,在那里并沒有什么大動脈,但是鮮血偏偏就是止不住!

  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過于詭異,先說話的那個小師弟猶豫了一下說道:“師姐,你剛才說你殺人于無形,你該不會是說學習了什么詛咒下蠱之類的吧?”

  其他人也紛紛看向趙雪,因為這件事情實在是太詭異了,世界上哪里會有這般湊巧的事情!

  趙雪心里有點后悔,早知道,她就不應該說出剛才那句話。

  “對,就是下蠱了!”就在趙雪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的時候,夏陽嘿嘿笑道。

  見到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自己這邊,夏陽用夸張的語氣道:“俗話說,輪回報應因果不爽,這是老天爺看他不順眼!報應來了!”

  眾人集體鄙夷的看向他,不過,對于這件事情,他們也沒有再多問。

  而楊楚瑤跟趙雪,卻是欽佩的看著夏陽。

  因為她們兩個都知道,這件事情是夏陽做的!

  夏陽動手非常巧妙,他那一枚小石子,射向的位置是他的穴位,穴位不關閉,鮮血根本就止不住!

  只有對方將那枚小石子挖出來,閉塞的穴位打開,才能止住流血。

  對面,已經有人開始為柔道服男人清理傷口,可是當他們用繃帶為柔道服男人包扎好之后,那傷口上的鮮血,似乎并沒有止住!

  很快,雪白的繃帶上,就有鮮血暈染開。

  一片紅色在彌漫,而且彌漫的范圍越來越大。

  眾人有些心慌意亂,他們想不通,明明只是一個小傷口而已,為什么這鮮血就是止不住!

  “不行了,他的流血量已經超過了人體所損耗鮮血的限度,必須要盡快止血!”剛才那個幫柔道服男人包扎傷口的人急忙說道。

  他現在也沒有任何辦法!

  “現在怎么辦?”眾人也開始跟著著急起來。

  那個包扎傷口的人道:“還能怎么辦,快送去醫院!”

  他以前學習過簡單的包扎技巧,也學習過一些簡單的護士課程,柔道服男人的傷口,只有指甲蓋大小,按照道理來說,只是一點小外傷而已,消毒之后,甚至都不用繃帶,直接用創可貼都可以。

  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用了繃帶。

  可就算是如此,這鮮血還是嘩啦啦往外面涌。

  這情況實在是太過于詭異,他現在根本就是束手無策。

  就在他準備將柔道服男人抬起來,送去醫院的時候,柔道服男人忽然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等等!”柔道服男人用虛弱的聲音說道。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