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90章不打自招

第1190章不打自招

書迷正在閱讀:
“我認輸!”

  在夏陽一步步逼迫之下,緊張的氣氛,讓那個壯漢直接跪下。

  他手中的砍刀“當啷”一聲,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求求你放過我!”

  小巷中的場景實在是太殘忍,他的同伴此時橫七豎八的倒在血泊中。

  想到自己即將也面臨這種下場,壯漢的心神,直接就崩潰了。

  夏陽的腳步還在逐漸靠近,壯漢瑟縮著頭,不敢抬頭跟夏陽的目光對視。

  但是,夏陽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直接從他旁邊越了過去。

  他知道,這個人已經被自己嚇破了膽子,他的情況,要比那些倒在地上受傷的同伴,要差很多,或許這輩子,他的膽子都會很小,這行他估計也干不長久了。

  就連以后的生活,恐怕都會出現障礙。

  可這是他的因,也是他的果。

  癱坐在地上的龍哥,看著夏陽朝著他這邊緩緩踱步而來,他心臟狠狠收縮起來。

  “大哥。”龍哥渾身的衣衫都被冷汗浸濕。

  夏陽蹲在龍哥面前,直勾勾的看著龍哥:“我剛才聽到你有提到亮哥這個名字,亮哥是誰?”

  旁邊的楊楚瑤眼神一亮,剛才她也聽到龍哥提到了亮哥這個名字,但當時她關心則亂,根本沒空細想這些細節,現在夏陽提起來,楊楚瑤頓時就明白了。

  今晚柔道社要與趙雪所在的華夏武術社,決戰,那么現在這里埋伏趙雪的,絕對是柔道社。

  而肖亮,就是柔道社的人。

  這個所謂的幕后主使亮哥,會不會就是肖亮?

  楊楚瑤贊賞的看了一眼夏陽,還是他細心如發,這點細節都可以推敲出這么多東西。

  楊楚瑤見到龍哥不說話,一腳踢在龍哥胸口,她揪住龍哥的脖頸,喝問道:“亮哥到底是誰!”

  龍哥低著頭,閉口不言。

  旁邊趙雪沉吟了一下,猜測道:“我想,應該是肖亮吧!”

  夏陽跟楊楚瑤的目光,瞬間全都看向了趙雪。

  被兩個人這般看著,趙雪有點不自在,她猶豫道:“肖亮是附近大學柔道社的社長,大學柔道社,是這家柔道社的分支,很多大學柔道社的社員,都是這家柔道社的備用成員!”

  “說到底,大學柔道社就是這家柔道社挑選成員的途徑跟工具,肖亮就是大學柔道社跟柔道社總部之間聯絡樞紐,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夏陽沒有從趙雪口中,聽到自己感興趣的信息。

  他重新低下頭,看向龍哥:“你不知道,這位龍哥肯定知道!”

  龍哥緩緩說道:“我是知道,但是我勸你們,最好不要惹亮哥。”

  夏陽與楊楚瑤對視一眼,果然,這個亮哥,就是肖亮。

  夏陽冷冷道:“繼續說!”

  龍哥身體有點顫抖,他沉默了一下,繼續說道:“亮哥的背景很復雜,他的具體身份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這個任務是柔道社的現任社長,馬友良吩咐我辦的,而指示馬友良的,十之**就是亮哥,如果你們要找亮哥,就要去找馬友良。”

  三人齊齊對視一眼。

  趙雪氣憤不已:“我知道馬友良這么做的意思,他無非就是想,在柔道社跟華夏武術社決戰之前,將華夏武術社的所有有生力量,全部剿滅!”

  龍哥點點頭:“確實如此,我們這次主要是來綁架趙小姐,華夏武術社的社長趙先生,是趙小姐的父親,我們只要綁架了趙小姐,就可以通過你來威脅趙先生,讓他妥協!”

  知道了事情真相,趙雪的心情反而更加不平靜了。

  “走吧,我們一起去華夏武術社看看!”夏陽說道。

  本來柔道社與華夏武術社之間的紛爭,夏陽管不著,他也不想多管閑事。

  可是現在既然要去找那個柔道社的社長,馬友良,就必須要去今天晚上的決戰擂臺,今晚的擂臺賽對柔道社很重要,馬友良作為重要人物,不可能不出面。

  而且今晚的擂臺,夏陽還要去收中島幸三郎的利息。

  “好了,你現在可以滾蛋了!”夏陽在龍哥胸膛重重踹了一腳。

  龍哥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徹底昏迷過去。

  夏陽在臨走之前,看了一眼那個,還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壯漢,冷冷道:“這里就交給你善后了,你應該明白怎么做!”

  那個壯漢唯唯諾諾的點了點頭,等他再次抬起頭的時候,夏陽三人已經離開了小巷子。

  ……

  華夏武術社,就在超級市場的三層樓。

  很大,占地有一千多平,裝潢精致,武館光線明亮,氣勢輝煌。

  三人換過鞋子,在趙雪的帶領下,穿過偌大的練功場,練功場里面卻沒有什么人,只有寥寥幾個學員,正在學習拳術。

  “這里好冷清!”楊楚瑤低聲說道。

  趙雪的神色落寞下來:“其實國術,這些年都被大家所冷落,這些年伴隨著國際化發展,越來越多的外來武術沖擊華夏市場,譬如跆拳道,柔道,泰拳,散打等等,相比較老套的華夏武館,他們的理念非常現代化,更加符合現代人的口味。”

  “現在拜師收徒都已經是過去式了,而且武館師父太嚴苛,也不符合現代人的快節奏。”

  楊楚瑤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影視劇中,師傅教授徒弟拳法,總是非常嚴苛。

  而在跆拳道這些現代化場館中,雖然嚴苛,但一般教練,都是服務于學員的,在這里學員就是上帝!

  兩種截然不同的理念,武館,其實在現代人眼中,更多的還是屬于服務娛樂行業。

  老一代的武館,規矩眾多。

  誰也不愿意,花錢找罪受,還得像個孫子一樣去討好師傅。

  “其實華夏武術社曾經鼎盛過一段時間,我爺爺曾經是省內有名的拳術名家,在這里開設武館,徒弟絡繹不絕,后來我爺爺死去,跆拳道,柔道社等多家搏擊館聯名挑戰華夏武術社,當時又因為武術社內部出現了叛徒……”

  趙雪的眼神有些向往,又有些落寞:“那次比武,華夏武術社徹底落敗,一蹶不振,再加上父親也不愿意破壞爺爺傳下來的武館規矩,體制不改革,也沒多少徒弟受得了,都陸陸續續離開了,幸虧這武館是自己家的房產,否則恐怕早就關門倒閉了……”

  楊楚瑤眼里有些向往,她可以想象到當時的場景。

  夏陽則微微搖了搖頭,這其實就是保守派與改革派的選擇而已,哪種都有它的特質,主要看掌舵人如何選擇罷了,旁人也不能妄加指責。

  “趙師姐。”路過演武場,中途遇到的幾個人恭敬的對趙雪打招呼。

  趙雪對夏陽跟楊楚瑤兩人介紹:“他們也是現在武術館唯一的幾個人了,包括剛才叛變的小王……”

  剛才的情景,與許多年前,何其相似!

  不過,幸虧剛才小王謊報軍情,如果剛才小王說的是真的,武術館真有人鬧事的話,那趙雪實在不敢想象,就憑這武館的幾個人,怎么會是那幫人的對手!

  趙雪松了一口氣,這時候他們也來到了趙雪父親所在的單獨練功區。

  門口有個徒弟守著,見到趙雪前來,那個徒弟恭敬的跟趙雪打了聲招呼,然后說道:“趙師姐你現在不能進去,師父正在里面跟人談事情呢!”

  “談事情?什么人?”趙雪現在都有點草木皆兵了。

  那徒弟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好像是幾家當地拳術大師,來找師父切磋。”

  拳術大師?

  趙雪神色一緊,如果是幾個拳術大師,他們單獨面對師父,如果他們突然出手……

  趙雪心中一驚!

  她率先推門而入,夏陽跟楊楚瑤對視一眼,兩人也緊跟著趙雪走進練功區。

  這間練功區是單獨隔間,面積有一百多平,不算小,對于一個人來說,很寬闊,練功區裝潢古香古色,還擺放著一些古玩架子,上面有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這里倒是跟古代大戶人家的廳堂一般。

  此時,練功區中央,擺放著一張茶桌,有一壺煮沸的茶水,正升騰著裊裊白氣。

  練功區人有七八人,圍坐在茶桌旁,有資格飲茶的有五人,都是中年男人模樣,其中也有年逾五六十的花甲老者。

  其中一個身穿黑色古裝長袍的中年男人,氣質儒雅,梳著大背頭,模樣倒是跟趙雪有幾分相似,夏陽一看,就知道這是趙雪的那位老古板父親了。

  “小雪,我們在談事情,你進來干什么!”果然,那個儒雅中年男人,對趙雪呵斥道。

  趙雪見到練功區并沒有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氣。

  “還不快出去!”中年男人呵斥道。

  趙雪尷尬的看了一眼夏陽跟楊楚瑤,準備帶他們出去。

  “慢著!”就在這個時候,茶桌旁的椅子上,年紀最大的一個老者緩緩開口。

  趙雪的腳步不由停頓下來。

  她回頭疑惑的看向老者,明顯她認識這個老者,不有微微恭敬道:“穆爺。”

  穆爺雖然叫住了趙雪,但他說話的對象卻是趙雪父親:“趙方龍,你這女兒倒是調教的不錯,就讓她留下來吧,反正我們說的事情,也不忌諱她聽。”

  趙方龍點了點頭,低聲對趙雪呵斥道:“還不快過來,站在我身后。”

  隨后趙方龍疑惑的看向夏陽跟楊楚瑤,他嘆了口氣說道:“把你的朋友也一起帶來吧!”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