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82章 一對多的較量

第1182章 一對多的較量

書迷正在閱讀:
“怎樣?我說的不錯吧。”楊楚瑤看向趙雪。

  趙雪剛開始還為夏陽捏了一把汗,尤其是中島川的這記掃堂腿,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住。

  眼看夏陽好像傻掉了一般不知躲避,趙雪都想沖上去。

  可隨后她眼前一花,中島川的掃堂腿落空,夏陽不知何時居然出現在了中島川的身后。

  “好快的速度。”趙雪喃喃道。

  如果剛才她與中島幸三郎對決,能夠擁有這般速度,她將穩穩擊敗中島幸三郎!

  就算擊不敗,但起碼自己也可以穩穩的立于不敗之地!

  “只是,他為什么不還手呢?”趙雪嘀咕道。

  旁邊的楊楚瑤也是有點疑惑,中島川這凌空一腳的破綻實在是太多,就算是楊楚瑤都有好幾種破解并反擊的方法,但夏陽卻選擇了閃避。

  不過才想到夏陽那種性格,楊楚瑤眨巴了一下眼睛:“或許,又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場上兩人還在拳來交往,中島川臉色越來越陰沉。

  他本以為區區一個夏陽而已,要對付很簡單,甚至三拳兩腳就能夠把他打趴下。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在中島川不斷的攻勢下,夏陽幾乎就只剩下躲避的命運。

  但是幾乎每一次夏陽都可以險之又險的躲過中島川的凌厲攻擊,這讓中島川是又期盼又惱怒!

  每一次攻擊,他都感覺可以擊中夏陽。

  但每一次攻擊卻全部都落空。

  中島川的精神一直在亢奮與失落中徘徊,同時他的體力也在飛速下降著。

  “喂喂喂,我說你行不行了?”夏陽感覺到中島川的攻勢越來越疲軟。

  中島川惱羞成怒道:“有種你就不要跑,咱們堂堂正正來一場啊!我讓你看看我行不行!”

  夏陽沒理會中島川,而是看向人群中的中島幸三郎:“喂,我說這位大哥,你這個小弟貌似不行了啊!”

  人群中,中島幸三郎咬緊了牙齒。

  他剛開始以為是中島川太廢柴,可是漸漸他就發現了不對勁。

  因為夏陽每次都可以險之又險的躲避過中島川的攻擊,如果一次兩次還可以說是僥幸的話,但次數一多,中島幸三郎作為一個練武之人的直覺,就發現了一些破綻。

  這夏陽絕對是個高手!實力至少要比中島川強。

  中島幸三郎在心中分析,面對中島川,他同樣也可以如夏陽這般輕松隨意,他是柔道七段的高手,對付一個柔道四段的中島川,簡直是虐菜。

  這個夏陽的實力,至少跟自己是不相上下的!

  分析到這里,中島幸三郎心中就有點難受了,因為他知道這場比賽,恐怕自己這邊還是輸……

  而現在面對夏陽的挑釁,中島幸三郎卻沒話去反駁。

  因為從大眾的視角來看,確實是中島川處于上方,夏陽處于下方,中島川一直在欺負夏陽,但就是欺負不到。

  “這位島國的大哥,要不然咱們加注怎么樣?”夏陽忽然拋出一句話。

  “加注?你要怎么加?”中島幸三郎順著夏陽的話問道。

  夏陽躲過中島川的一次攻擊,朗聲道:“我看這么拖下去也不是辦法,打到明天都打不完,為了盡快完成這場比試,這樣,你們那邊繼續派人上場,一個人頭兩萬,怎么樣?”67.356

  “你要一個對多個!”趙雪吃驚道。

  這句話實在太羞辱人,中島幸三郎渾身都在發顫,甚至小腿上傷口傳來的疼痛都忘記了。

  不過……

  中島幸三郎冷哼一聲,他的視線在自己周圍的幾個青年身上環顧了一遍。

  對方的實力跟自己差不多,這幾個青年都是柔道社的正式成員,他們每個人的段數都在四段到五段左右,中島幸三郎在心中拿自己跟夏陽比較……

  他自己本身是柔道七段,可以輕松一招解決一個四段的柔道手,面對兩個也可以輕松解決,但如果是三個他就有些吃力了,如果是四個……中島幸三郎可以肯定,自己絕對不是四個四段柔道手的對手!

  你既然貪錢,我就陪你玩玩,十幾萬而已,我并不是輸不起!

  中島幸三郎呵呵一笑,如果你不貪錢的話我也拿你沒辦法,但是你貪錢,這就是你的弱點,我要讓你一毛錢都得不到!

  “你,你,你……”中島幸三郎指派了三個人,“你們上去助陣!”

  那三個被點名的青年心中都是一喜,之前有中島川被臨幸重用,他們都在羨慕中島川有這個運氣,沒想到中島川是如此不中用。

  眼前這位可是柔道社總部派來的教官之一,只要在他面前表現好,那出人頭地太輕松了!

  “我們一定不辜負中島先生對我們的信任!”幾個青年都躍躍欲試。

  “等一下!大勇,你真的要這樣做?”楊楚瑤站出來,將幾個準備上場的青年都攔了下來。

  楊楚瑤知道夏陽實力比自己強,可是對方都是練武之人,并非普通的地痞流氓,如果是普通人楊楚瑤自信也可以一個打多個,但是練武的人……

  她不是沒有這個膽氣,而是有自知之明,這樣做的下場就是在作死!

  有時候一加一的效果,往往是大于二的!這個數值,往往是以乘法來進行計算的。

  “放心吧!”夏陽對楊楚瑤眨巴了一下眼睛。

  他對中島幸三郎說道:“這位中島先生,你盡管讓你的人放馬過來!”

  看著夏陽那囂張的表情,中島幸三郎就滿肚子的窩火,他冷笑道:“這位美麗的小姐,并非我乘人之危,他答應了,還請你不要阻止!”

  楊楚瑤氣鼓鼓的瞪了一眼夏陽,跺著腳讓開路。

  中島幸三郎壓制住心中的興奮,他高聲道:“這位先生,我這次派三個人上場!賭注就按照我們之前所說的,每個人頭兩萬塊!”

  說完話,他對早已經迫不及待想要上場的三個青年使了一個眼色。

  那三個青年得到中島幸三郎的暗示,飛速沖向戰圈之中,他們在旁邊看戲看了這么久,身體里面的沖動早就被勾起來了,現在他們的氣勢可以說是在巔峰狀態!

  這讓中島幸三郎很滿意,去死吧小子!中島幸三郎在心中吶喊。

  “你們兩個包抄左右兩路,我居中!”三個青年中,一個平頭青年率先發話。

  “那我呢?”中島川氣喘吁吁的問,他發現平頭青年居然把他給忘掉了。

  平頭青年上來,就是要跟中島川搶功勞的,現在他絕對不可能讓中島川占據什么有力的地位,絕對不可能將功勞分給中島川半點。

  平頭青年旁邊一個青年戲謔的看了一眼中島川:“我有時候真懷疑,你究竟是不是柔道四段的正式成員,你簡直把我們柔道社的臉面都給丟盡了!”

  “你說什么!”中島川漲紅了臉。

  平頭青年冷冷道:“住口中島川!你難道不知道現在是什么場合嗎?”

  中島川忍不住辯解道:“可是是他先罵我的!”

  平頭青年不屑道:“難道他說的不是現實嗎?對面這小子不過只是個普通人而已,你連一個普通人都對付不了,難道不是把我們柔道社的臉面都給丟盡了?”

  中島川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偏偏此時他又拿不出什么有力的話來反駁,因為事實確實如此。

  “好了中島川。”平頭青年擺擺手說道:“你打了半天體力已經不足了,你先殿后。”

  殿后?

  中島川呆愣在原地,這豈不是說,如果他們打贏了夏陽,他半點功勞都分不到?

  他打了半天,難道就只是為他人做嫁衣?中島川心中升騰起一團無名怒火。

  平頭青年可不管中島川心中如何想法,他只是給中島川一個結果,并不是要對他解釋什么。

  “上!”平頭青年一揮手。

  三人快速沖向夏陽,長時間的練武讓他們體魄孔武有力,小腿的爆發力更是十足。

  一步半米,眨眼間,三人就將夏陽左中右路全部封鎖。

  “小子,玩了這么久,你也該下去了!”平頭青年嘿嘿冷笑。

  夏陽微微點了點頭,眼前這三人,明顯經常一起訓練,默契度很足夠,但是力道還是對決的判斷力差了一點,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你們的心理不團結!

  這將是你們最致命的弱點!

  在他們的包圍圈即將完成之際,夏陽忽然一溜煙跑向左側的一個青年。

  左側的青年見到夏陽朝著跑過來,他心中一陣大喜,夏陽此時在他們心中都是肥美無比的羔羊,簡直就是升職加薪的代名詞!

  只要他第一個擊敗夏陽,那這份頭功,是跑不掉的。

  果然平頭青年跟右側的青年見狀,紛紛都改變了動作,三個人的包抄陣勢頓時不攻自破。

  眼看著夏陽朝著他這邊跑過來,可是卻硬生生被自己的兩個同伴給逼了回去,左側青年有些怒火:“你們干什么!”

  “別想著獨占鰲頭!”平頭青年冷冷一哼。

  就在此時,平頭青年發現夏陽居然朝著自己這邊跑過來,他心中微微激動了一下。

  當下不再理會左側青年,也開始加速,準備跟夏陽正面對抗。

  “你不讓我如意,我也不會讓你好過!”左側青年心中陰沉無比,他飛快的插身而上,直接阻擋在了平頭青年面前,同時飛起一腳,朝著夏陽撲過去。

  這一腳看上去凌厲無比,給人一種莫大的威懾力。

  但其實他跟夏陽之間的距離差的太遠,根本就威脅不到夏陽。

  在場另外三人都看得出來,這是在逼夏陽改變方向,并不是要真的去攻擊夏陽。

  內亂開始了……夏陽在心中嘿嘿笑道。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