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81章 趁你病

第1181章 趁你病

書迷正在閱讀:
但他說話的話別人怎么會信?

  中島幸三郎是被弓**的鋼珠所傷,現在弓**就在李明身上,人證物證都在

  夏陽笑的很陰險:“你還敢狡辯?”

  李明百口莫辯,此時中島幸三郎拖著受傷的腿朝著他走過來,他滿臉怒火,一把揪住李明的脖頸。

  “你這個該死的叛徒,你居然在我比武的時候暗算我!”

  李明惶恐的搖頭,但中島幸三郎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他揮手重重一拳擊中李明的腹部。

  “真的不是我……”李明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他急忙朝著周圍幾個自己的同伴求救:“你們告訴中島先生,我不可能做這種事情的!”

  但那幾個同伴此時都退的遠遠的,一個個冷漠的表情好像根本不認識李明似的,中島幸三郎可是柔道社總部下派過來的教官,權力比現任柔道社社長都要大。

  你現在得罪了他,可別想著把我們也給拖下水!

  “你現在被柔道社辭退了!”中島幸三郎將李明重重扔在地上。

  他對李明的幾個同伴下命令:“你們幾個把他給我帶回柔道社!”

  “是,中島先生!”幾個青年抬著捂著肚子痛苦不堪的李明就要走。

  “慢著!”夏陽攔住了他們去路。

  中島幸三郎皺著眉頭看夏陽,操著生硬的普通話道:“你想要干什么?”他的語氣很不友善。

  “之前說好的兩萬塊賭注!”夏陽伸出一只手。

  “在這里……”一個青年猶豫著從兜里摸出那兩萬塊,但是卻被中島幸三郎給阻止了。

  中島幸三郎打量了一眼夏陽說道:“這場比試,我被人偷襲,并不算輸!”

  “果然你們還是想要賴賬啊!既然輸不起就別玩!”夏陽撇撇嘴,對眼前這個島國人的賴賬行為嗤之以鼻。

  中島幸三郎本來心情就不好,聽到夏陽諷刺的話不禁勃然大怒,他蒲扇般的大手朝著夏陽的衣領抓過去:“你找死!”

  夏陽故意挺起胸膛,朗聲道:“好啊你有本事就殺了我!”

  中島幸三郎的手停在半空,他環顧了一圈周圍,這里畢竟是公共場合,剛才兩場打斗已經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他如果在眾目睽睽之下動手,縱然是他這個國際友人的身份也不好交代。

  中島幸三郎冷哼一聲:“既然你還不愿意放棄,那我們就繼續比斗!”

  “還是按照之前的規矩,我們這邊派一個人上場,你們那邊也派出一個人,贏了就有兩萬塊!這次我絕對不會反悔,你敢答應嗎?”

  中島幸三郎用挑釁的目光盯著夏陽,他對夏陽這個螳臂當車的跳蚤很不滿。

  他剛才在人群中站了一會,早就摸清楚了規矩,夏陽這邊就只有夏陽可以上場了。柔道社這邊隨便派出去一個人,都可以輕松將夏陽給干掉!

  “中島幸三郎,你們要不要這么卑鄙無恥!”趙雪上前一步,為夏陽說話。

  中島幸三郎猙獰一笑,“我沒時間跟你們廢話,不比的話我們現在就走了!”

  這島國人明顯就是要將無賴進行到底,趙雪低聲對夏陽道:“這位先生要不然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吧?你已經贏了一萬了,也并不算吃虧……”

  但是夏陽卻搖了搖頭,嘴里直接蹦出一個字:“不!”

  他回過頭,與中島幸三郎的目光對峙:“我答應你,既然你們這么想要我上場比試,那我就滿足你們的要求!”

  “不要!”趙雪想要阻止。

  卻被旁邊的楊楚瑤給拉住了,趙雪疑惑的看向楊楚瑤,楊楚瑤對她微微一笑。

  “你看著就好了,他沒事的。”楊楚瑤道。

  趙雪以為楊楚瑤不知道其中的利害關系,急忙解釋道:“你不知道對方的底細,柔道社分為十段,這幾個人我都見過,他們最低都是四段,隨便派出一個人來,都能夠在一招之內讓你男朋友受傷……”

  楊楚瑤有些感激這個趙雪的古道熱腸,楊楚瑤搖了搖頭說道:“我雖然不知道我男朋友的身手到底如何,但是我敢肯定一點,他比我厲害。”

  見到趙雪瞪大了眼睛,楊楚瑤繼續說道:“你還記得剛才有人用暗器傷了中島幸三郎?”

  “那不是那個李明背叛了嗎……”趙雪話說到一半,忽然醒悟:“難道說剛才用暗器傷了中島幸三郎的人是你男朋友!”

  “他沒用暗器,他只是隨便撿了一枚小石頭。”楊楚瑤道。

  什么?

  趙雪滿臉不可思議,她小心翼翼問道:“難道他是用徒手把那枚小石頭打出去的?”

  楊楚瑤雖然也不信,但事實就在眼前,她只能無力的點了點頭。這么多年她自忖身手已經不賴,可是跟夏陽比起來,她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

  得到楊楚瑤的承認,趙雪感覺自己的腦袋不太好使了。

  她跟楊楚瑤不同,她是正統的學武之人,自然明白人外有人,也聽說一些人體極限之外,力化為勁的傳說,難道說眼前這人,已經修煉出了內勁不成?

  可是那怎么可能?那些都是傳說中才存在的古武者……

  ??t5睽??2(':kV??w_k凜?[??7?]?}4在震驚之后,趙雪苦澀的笑了起來,可笑剛才她還擔心夏陽,她根本就沒有這個資格。

  原來人家早就胸有成竹了,怪不得會那么輕松就答應別人的挑戰。

  中島幸三郎本想到夏陽會真的答應,他眼底露出一抹陰毒。

  他環顧了一眼自己柔道社的幾個青年,然后指著其中一個人說道:“我記得你的名字,你應該叫做中島川吧?你的段數應該是柔道四段吧?”

  那個被臨幸的青年驚喜的走出來,有些阿諛道:“沒錯,中島先生,我的島國名字叫做中島川!沒想到您還能記得我!”

  中島幸三郎滿足的笑道:“中島是我們柔道社創始人的姓氏,你能夠用這個姓氏作為自己的名字,是你畢生的榮譽!現在你上場,把那個家伙打敗!”

  “是!中島先生,您放心!”中島川興奮不已。

  他看得出來夏陽只是個普通人,他柔道四段,對付五六個夏陽都沒問題。

  只是輕輕松松收拾一個普通人,卻可以換來中島幸三郎的青睞,說不定自己以后在柔道社就可以混的風生水起!

  這一點,從周圍那幾個青年,看向中島川眼神中流露出來的羨慕就可以知道。

  夏陽厭惡的看了一眼那個中島川,明明就是個華夏人,卻起一個島國名字,當然起島國名字沒問題,可是他那阿諛奉承的小人嘴臉讓夏陽很不爽。

  “中島先生,您看這樣行不行……”中島川湊近距離,跟中島幸三郎說悄悄話。

  夏陽耳朵敏銳,他的對話被夏陽聽的一清二楚。

  “我在跟他交手的時候,廢掉他一條腿,為中島先生您報仇!”

  中島幸三郎一聽這話,眼睛里一抹亮光閃過,他重重拍了拍中島川的肩膀,笑道:“你是好樣的,你在柔道社會很有前途的!”

  “是!中島先生!我保證不辱使命!”中島川拍了拍胸脯。

  他走到戰圈中央,看著夏陽說道:“小子,今天就由我來收拾你!你有什么能耐盡管使出來。”

  看著對面中島川的囂張嘴臉,夏陽臉色變得陰沉下來。

  他淡淡道:“我聽說,你想要廢掉我一條腿?”

  什么?中島川張大嘴巴,他剛才明明說的就是悄悄話,而且還是刻意壓低了聲音,沒想到夏陽居然聽到了!

  “那就來吧!”夏陽一步一步緩緩走向中島川。

  夏陽的眼神很可怕,充滿了冷血動物的冷漠跟無情,這種眼神讓中島川渾身打了一哆嗦。

  中島川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

  隨后他就發現了自己的這個下意識動作,中島川臉一紅,對面只不過是個普通人而已!

  “小子,今天遇到我算你不幸!”中島川健步上前。

  他的動作很果決,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因為他知道對方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他可以輕松一招解決掉。

  在距離夏陽的距離只剩下一米的時候,中島川身體猛然一矮,一個掃堂腿,攻向夏陽下盤。

  看著夏陽傻不拉幾居然不知道躲避,中島川眼底露出一抹假惺惺的同情,他知道自己這一下,就可以讓夏陽的小腿骨折,在**上躺好幾個月。

  小子,為了我的前途,也只好讓你死了!

  他的掃堂腿呼呼帶風,在地面劃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大圓圈。

  原本在中島川攻擊范圍之內的夏陽,居然離奇消失了。

  中島川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他從頭到尾都沒有看到夏陽是如何從他眼皮子底下消失的……

  一絲心悸忽然從中島川心中閃過。

  “八嘎,廢物,看你身后!”圍觀人群中,中島幸三郎的聲音傳進中島川的耳朵里。

  中島川本能回頭,就看到夏陽那張無限放大的笑臉。

  “你不是想要打斷我一條腿嗎?快來!”夏陽雙手插在兜里,笑盈盈的看著中島川。

  “你等著!”中島川心中燃起一團怒火。

  他身體靈活轉身,騰空躍起,一腳突然踹向夏陽。

  中島川沒想到自己居然一招沒有放倒夏陽,剛才中島幸三郎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自己絕對不能夠讓中島先生失望!這一次一定要中!

  中島川這一記飛踢凌厲無比,他肯定如果普通人被命中,絕對會喘不上來氣!

  到時候……就趁你病,要你命!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