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75章開監控

第1175章開監控

書迷正在閱讀:
審訊室內光線有些昏暗。

  兩個輔警站在夏陽對面,卻不敢再動手。

  高個警察的慘相還在他們腦海中晃悠,他們知道這絕非錯覺,而是眼前這人身手太恐怖。

  尤其是之前給黃毛點煙的那位麻子臉輔警,他更害怕夏陽整治他。

  他沖旁邊自己的伙伴使了一個眼色:“你去檢查一下他的手銬!”

  那伙伴猶豫著上前,發現手銬非常牢固的鎖住他的雙手。

  完全沒有任何問題,麻子臉輔警這才松了一口氣,不過他很謹慎沒有按照高個警察的吩咐辦事,而是規矩的給夏陽做起了筆錄。

  “姓名。”

  “大勇。”夏陽看起來也非常老實。

  審訊室一問一答,夏陽從頭到尾都非常規矩。

  麻子臉心神漸漸放松下來,他語氣不善道:“剛才在飯館你為什么蓄意傷人?”

  他抬頭去看夏陽,卻發現夏陽正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剛才警車里你為什么蓄意傷害我?”

  “你胡說什么!”麻子臉警察刷的站起來,用警棍指著夏陽。

  “老實回答我的問題,黃毛幾個人去飯館吃飯,結果飯館打烊你們爭吵起來,你因為看黃毛幾個人不爽先動手,最終導致黃毛雙手骨折,是不是這樣!”

  麻子臉想蓄意誘導夏陽。

  “是……你媽個頭!”夏陽冷笑。

  “你活膩歪了!”麻子臉刷的抽出警棍朝著夏陽走過去。

  旁邊的警察下意識要去攔:“你瘋啦,你忘記剛才高哥被揍的事情了。”

  麻子臉停下腳步,他看了眼夏陽被手銬拷住沒法動彈的雙手,膽子不由放開:“怕什么!今天不給這孫子一點教訓,他還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

  警棍帶著破空聲朝著夏陽小腿抽去,夏陽的兩只腳也被腳鐐固定住,他現在猶如案板上的待宰的羔羊。

  麻子臉嘴角露出猙獰的笑。

  刷!砰!

  麻子臉感覺眼前一晃,他的警棍結結實實砸中了某件東西,只是傳來的聲音跟質感卻不像是砸中人的聲音,更像是金鐵交鳴。

  麻子臉緩過神才發現,他警棍砸中的是鐵板凳。

  而鐵板凳上的夏陽消失了,麻子臉抬起頭,發現夏陽正站在鐵板凳旁邊,笑盈盈望著他。

  “你看他的手銬腳鐐!”旁邊的另外一個輔警驚駭道。

  手銬腳鐐正放在鐵板凳上,夏陽雙手雙腳空空如也。

  黃毛的身手不錯,夏陽都能夠將他雙手給掰折,高個警察刑警出身,在派出所的身手絕對一流,可還是被夏陽揍得哭天喊地。

  麻子臉打了一個激靈,他不認為自己會是夏陽的對手。

  “快撤!”麻子臉當機立斷。

  夏陽卻堵住了他的去路,他嘿嘿笑道:“官匪勾結,警察里也有你們這種敗類!”

  “我去你大爺!”麻子臉抄起警棍揮向夏陽的脖頸。67.>

  他此時已經顧不得太多,脖頸是人體要害,他這全力一擊,普通人當場就得重傷。

  “你快住手!”身后的另外一個輔警想要拉住失控的麻子臉。

  夏陽冷笑一聲,伸手一抓,那根快若閃電的警棍就被他牢牢抓在手里,任憑麻子臉如何掙脫,都無法將警棍從夏陽手里搶回去,那根警棍就好像在夏陽手中生根發芽了一樣。

  看著夏陽那如惡魔一般綻放出的笑容,麻子臉馬上沖審訊室外的黃毛等人吼叫道:“快去通知高哥,讓他打開監控!”

  只要有監控,夏陽就不敢恣意亂動。

  看到監控打開,夏陽果然松開了警棍,甚至老老實實回去,主動戴上手銬腳鐐。

  麻子臉臉上掛起一抹得意的冷笑,他抬步走到夏陽面前,居高臨下俯瞰著夏陽:“你不是厲害么?你有種就來打我?”

  夏陽瞥了一眼監控,鄙夷道:“你當我傻?我打你給你留證據來誣陷我?”

  麻子臉被噎了一下,他冷冷道:“你不敢打我,可我卻敢打你,只要我在事后將審訊室的這段監控刪除掉就沒事兒了!”

  夏陽瞳孔微微一縮,他沒想到麻子臉如此明目張膽違紀到了這種地步。

  “麻子哥弄死他!”黃毛幾個人在鐵門外叫囂。

  在夏陽狠狠瞪了黃毛一眼之后,鐵門外頓時寂靜下來。

  夏陽看著麻子臉,嘴角勾起一抹戲謔:“有種你就來!”

  麻子臉臉上的橫肉顫了顫,他提起警棍就砸向夏陽的胸口。

  “呼”警棍帶著破空的風聲,麻子臉用了十成力,這一棍子下去足夠夏陽喝一壺。

  只是麻子臉卻撲空了,他這一棍子下去,夏陽從他面前消失了,警棍砸空,麻子臉因為巨大的力道,整個人打了一個趔趄。

  夏陽正端坐在三米遠的地方,他笑道:“我說警官,您這眼睛該去看醫生了,我在這呢!”

  麻子臉旁邊的另一個輔警吞咽了一口唾沫,他看的一清二楚,在麻子臉揮出警棍的時候,夏陽神不知鬼不覺的快速挪動了鐵板凳,眨眼就竄出了三米遠。

  “麻子哥,我看我們還是算了吧?”那個輔警有些害怕夏陽。

  麻子臉回頭瞪了一眼他:“你廢話什么,快過來幫忙固定住他,今天必須要讓他認罪!”

  夏陽冷眼旁觀,見到那個輔警朝著自己走過來。

  他猛地一抬腳在地上狠狠一跺,那個輔警直接撲了個空。

  “你們究竟跟肖亮有什么關系?”夏陽冷不丁問那個輔警。

  那個輔警一愣,他本能辯解道:“你在胡說什么!”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最好現在說出來,否則有你后悔的!”夏陽可以明顯感覺到這個輔警有些害怕,他準備以這個輔警作為突破口。

  那個輔警下意識看了一眼麻子臉。

  麻子臉冷哼道:“小子你挺聰明,還知道我們跟肖亮有關系,不過就算你知道了又怎樣?我還就告訴你,這次的事情就是肖亮派我們來的,你最好現在認罪,否則待會別怪我手下無情!”

  他提醒了一下那個輔警說道:“你怕什么?這里是我們的地盤!”

  有麻子臉這句話,那輔警的緊張也消失了一截,他上前一步,雙手抓住夏陽的鐵板凳固定住。

  夏陽搖了搖頭,他失望的看了一眼身后的輔警說道:“你完蛋了,你已經沒有機會了。”

  話落,審訊室門外就傳來了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

  這陣腳步聲夏陽剛才就聽到了,他可以非常清楚的分辨出這腳步聲中有楚穎穎跟李慧的腳步聲,雖然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夏陽卻記住了她們的走路規律。

  她們的腳步聲雖然急促,但是卻信心滿滿。

  很明顯,她們一定找到了某個人來幫忙,夏陽并不一定要靠這個人,但是只要夏陽通過這個人,就可以聯系到尚都市的市長馮華浪。

  市長的威懾力,派出所幾個小小的輔警根本不夠看。

  “你們在這里干什么!”鐵門外傳來一聲清脆的呵斥聲。

  審訊室內的兩個輔警都是一愣,黃毛等人在外面看的正來勁,忽然他肩膀被人拍了拍,黃毛回頭就看到楊楚瑤那張嚴肅的臉。

  “我們……”黃毛看到楊楚瑤身后的楚穎穎跟李慧兩人,怎會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

  “原來是楊副所長,我們剛才接到報警處理了一起故意傷害案,他們都是受害者,我們現在正在審理犯人。”麻子臉解釋道。

  楊楚瑤柳眉一豎,她呵斥道:“故意傷害?馬警官你有什么證據直接定性人家就是犯人?”說話的時候楊楚瑤看了一眼夏陽。

  “黃毛把你的傷讓楊副所長看看,她會為你伸張正義的!”麻子臉對黃毛道。

  黃毛舉起自己的兩只手,臉上表情夸張:“楊副所長你看,我這兩只手就是他給弄傷的,我們本來正要去飯館吃飯,結果這小子看我們不順眼主動找事,我們一下手都沒有還!還希望楊副所長給我們做主啊!”

  黃毛兩只手的傷勢讓楊楚瑤有些詫異,下手的人未免也太狠了點,如果不是看過視頻她絕對會先入為主以為夏陽是故意傷人,楊楚瑤板著臉道:“傷并不能說明什么,也許人家是正當防衛?你們還有其他證據?”

  “這……”黃毛求救似的看向麻子臉。

  “我們還有人證,他們都可以作證!”麻子臉指著黃毛旁邊的幾個青年。

  那幾個青年馬上接口:“我們確實可以作證!就是他先動的手!”

  楊楚瑤臉色鐵青:“你們應該知道作偽證的后果?”

  她一句話讓幾個青年呆愣當場,他們互相看了一眼,最終將目光聚集在黃毛身上。

  黃毛皺起眉頭說道:“楊副所長讓你們說真話,你們就說真話,你們難道忘記剛才手機的事情了?”

  黃毛一句話讓幾個青年放下心來,對啊!剛才楚穎穎的錄制的視頻已經被他們徹底破壞,他們就算是作偽證,誰知道?沒人知道!

  “沒錯,就是審訊室里的這個人主動挑釁我們,還傷了我們的黃毛哥!”幾個青年眾口一詞。

  楊楚瑤沒想到這幫人還真的睜著眼睛說瞎話,她冷冷道:“你們光有人證,我這里也有兩個人證,我怎么聽到這件事的版本跟你們說的不一樣?”

  黃毛指著楚穎穎道:“楊副所長您不要聽這兩個女人瞎說,她們跟審訊室里的家伙是一伙的!”

  楊楚瑤搖搖頭說道:“可她們不僅有人證,還有物證。”

  "

  "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