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50章 兩兄弟和郭鵬

第1150章 兩兄弟和郭鵬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的車輛在路上穿梭,引來很多司機的不滿,這樣開車未免太霸道了吧!

  周圍的謾罵聲和汽車喇叭聲絲毫沒有進入夏陽的耳朵,他自顧自地駕駛著車輛,朝著尚都酒店的方向。

  面對王哲的邀請,夏陽沒有任何的畏懼,就算那里是陷阱,他們也沒有辦法把自己怎么樣。

  很快,夏陽這輛寶馬車停在了商都酒店的停車場內,多虧了夏陽他高超的駕駛技術,這一路上沒有任何車輛可以接近夏陽的寶馬車。

  將車輛挺穩之后,夏陽走向了通往c座的電梯,來到了二十層,王哲所在的房間外。

  “咚咚咚……”

  夏陽輕輕叩響房間的大門,一名黑瘦的男子打開了房門,正是王哲。

  此時的王哲顯得有些疲憊,他黝黑的臉頰上掛著一對黑眼圈,讓本就顯得萎靡不振的他更加沒有精神了。

  看到夏陽,王哲淡淡地笑了笑,“進來吧!”

  夏陽也沒有猶豫,很大方地走入了房間中。

  這是一間極為普通的套房,裝修和陳設都極為樸素,看得出來這里的房價應該不是很高。

  在房間中央的一張凳子上面,坐著一名戴著眼鏡,皮膚白皙的青年男子。

  夏陽看了這個男子一眼,并沒有說什么,雖然這個男子的外貌讓夏陽覺得有些反感,但是他不會根據外貌來判別任何一個人的。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王浩,我的一個朋友。”王哲指著這名面色白凈的男子朝夏陽說道。

  夏陽點了點頭,“你好。”

  看到夏陽無所謂的態度,王浩并沒有說些什么,他的臉上揚起微笑,從凳子上面站了起來,朝夏陽伸出一只手來,“久仰了,大勇哥!”

  夏陽卻沒有去和王浩打招呼,他冷冰冰地說道:“我們今天來不是談事情的么?王組長。”

  面對王哲,夏陽根本沒有放下他心中的顧慮和對王哲的偏見,面對他身旁的人,夏陽自然也不會給好臉色。

  王哲也有些尷尬地笑了笑,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先前王哲在警局中對夏陽的舉動,處處讓夏陽感覺到了敵意。

  “那好,快請坐,我們坐下談!”王哲拍了拍一旁的王浩,自己也坐在了床的旁邊。

  夏陽也沒有拒絕,他搬過來一旁的凳子坐下,王哲從口袋中掏出一根香煙遞給夏陽,夏陽看了王哲一眼,倒也是接了過來。

  現在的夏陽根本不用害怕香煙或者是什么東西中會有別人下毒,他可以通過體內的靈氣將毒素排出體外,同時還有香煙中的尼古丁等有害物質。

  所以,現在夏陽吸煙,既過癮又對他的身體沒有什么危害,也是因為這樣種種的原因,夏陽才發現自己走上修行者這條道路真的是太正確了!

  點燃香煙,王哲說道:“大勇,王浩兄弟就是郭鵬手下的二把手,你想知道什么,他都會告訴你的。”

  “哦?你不是郭鵬的手下么?”夏陽吸了一口煙,淡淡地說道,從先前王哲對待自己的做法,夏陽的心中已經默默地將他歸為了敵人,如果他那一切都是偽裝的話,那么不等不承認這個王哲有些手段。

  王哲笑了笑,說道:“我這么和你說吧,郭鵬,我很早就已經盯上了,我阻攔你們的原因,就是不想讓你們也牽扯進去!”

  說著,王哲臉上的笑容也消失,轉而變成了充滿憤怒的神色,夏陽也注意到王哲的手已經握成了拳頭的形狀,似乎還在不停地用力。

  “你和郭鵬,有什么仇恨啊?”夏陽看了一眼王哲,又看了一眼他身旁的王浩,問道。

  王哲聽到夏陽的話,握緊的拳頭變得更加用力,他的眉頭緊皺,臉上的神色很是難看。

  一旁的王浩急忙從凳子上站了起來說道:“大哥,還是我來和大勇哥說吧!”

  “你們兩個是……”

  夏陽驚訝地看了王浩一眼,又看了看王哲,兩個人的膚色相距甚遠,根本不會讓人聯想到他們是兄弟兩個,而從他們的五官來看,也完全沒有什么相像的地方。67.>

  “我們是親兄弟,為了干掉郭家父子,我們兩個整整籌備了十年!”王浩的神情也有些激動地說道。

  夏陽看了兩人一眼,哥哥王哲看起來大約三十左右的樣子,而王浩的外表看來最多二十五六歲,也就是說,在兄弟兩個還不到二十歲的時候,就開始謀劃著干掉郭鵬父子了。

  “為什么要干掉他們?”夏陽深深吸了一口香煙,這兩個人看起來并沒有騙自己,否則的話也不用費這么大的力氣了,只是夏陽想不明白,為什么他們要將這樣的事情告訴自己?

  而到了此時,王浩的身份夏陽也基本上猜出來了,身為弟弟的他為了要干掉郭鵬父子,深入了他們的集團內部,恐怕是用了十年的時間才晉升到郭鵬副手的位置吧。

  究竟是什么事情才會讓他們兄弟兩個人背負這么大的信念?恐怕除了父母被殺以外沒有其他的仇恨了。

  果然,王浩說道:“我們的父親,是先前尚都最集團公司的董事長,郭鵬的父親郭宏才為了上位,用陰謀謀害了我們的父母!同時還想要斬草除根,殺掉大哥。”

  “但是他卻不知道,我還有一個弟弟……”一旁的王哲咬牙切齒地說道,他的指甲深深地陷入皮肉里面,鮮血緩慢地從他的手掌縫隙之中流淌下來。

  “因為我的親戚幫忙,我逃過了郭宏才的追殺,重新獲得了一個身份,活在這個世界上……”王哲緩緩地說道,如果他和弟弟王浩的身份暴露的話,迎接他們兩個人的就只有死亡了。

  “所以你連同自己的外貌也一起改變了?”夏陽很是好奇地問道,兄弟兩個的長相是在是差距太大了!

  “你說這個?”王哲指著自己黝黑的臉,淡淡地笑了笑,“我變成這個樣子,完全是在警隊的訓練,加上這幾年的工作造成的,我才不會改變自己父母留下的外貌呢!”

  夏陽點了點頭,心中不禁肅然起敬,如果說王哲是因為工作的話,風吹日曬的確可以讓他的膚色變成這巧克力色,也也表明了王哲是一個好警察。

  也恐怕是因為父母被害死的原因,才會讓王哲如此嫉惡如仇,讓他選擇走上警察這條道路。

  “當時大哥快要考上工程師了,馬上就能完成他的夢想……可是郭宏才……”一旁的王浩也憤恨地說道。

  夏陽嘆了一口氣,將手中的香煙滅掉,也就是說,因為這個郭宏才的一己私欲,他斷送了家庭的幸福,還有兩個孩子的夢想。

  為了報仇而進入郭宏才的集團,這一定不是王浩所希望走的路,夏陽這才體會到,被命運左右的人生是多么的無奈。

  “你們為什么要找我?”

  夏陽問道,他從口袋中又掏出香煙,分別遞給兩人一根,接著自己叼著一根點燃。

  不知道為何,夏陽此時的心情很是沉重,也許是受到他們兄弟兩個的感染,讓夏陽也想到了自己。

  如果自己當時考上了大學的話,此時自己的人生又是另外一幅光景。

  但是夏陽卻完全不后悔他當初的決定,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很有可能讀再多的書也換不來,只不過他如果考上大學之后人生的前景將會和現在造成極大的反差罷了。

  夏陽升息一口香煙,心中極為感嘆,命運這個東西,真的是太奇妙了。

  王哲也點燃香煙,說道:“因為我覺得你就是那個可以干掉郭鵬的家伙,我弟弟他也贊同我的看法。”

  一旁的王浩緊跟著說道:“以往郭鵬想要干掉的人,他還從來沒有干不掉的,所以我們才會覺得你很特殊。”

  夏陽淡淡地笑了笑,如果想要讓郭鵬干掉夏陽,那可真是有些難為他了。

  王哲接著說道:“我們現在已經掌握了郭鵬父子犯罪的證據,足夠讓他們的下半生待在牢里了!”

  “那你們為什么不動手?”

  夏陽的話說完之后,王浩和王哲的臉上露出了難為的神色,“抓郭鵬?抓郭宏才?上級是不會下達這樣的命令的,雖然我是重案組的組長,但是我也沒有資格發號施令……”王哲的言語之中充滿了無奈和氣憤。

  “我也一樣,我如果想要扇動手下的話,會被郭鵬先發現的。”王浩的語氣中也能體現出他的不甘。

  夏陽吸了一口煙,說道:“這么說,你們就打算讓我來抓到郭鵬父子,然后你們再定他的罪,是這個意思嗎?”

  “嗯……”

  兩個人的表情有些難為,他們也知道,這樣的事情未免有些困難了。

  “那我只好改變主意啦,我之前還想殺掉郭鵬那個家伙的……唉,還是交給法律處理他吧!”夏陽環抱著胳膊,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說道。

  “你有什么辦法能對付郭鵬?”王浩和王哲都很好奇地抬起了腦袋問道。

  夏陽淡淡地笑了笑,他淡淡道:“當然!”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