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46章 真正的犯人

第1146章 真正的犯人

書迷正在閱讀:
怎么會不是他!

  宋正文和若霜兩個人同時感到驚訝,因為,這名夏陽站在面前的年輕警員,根本不是他們意料之中的那個令人討厭的王哲!

  重案組、殺死犯人的兇手,這一切的細節都讓若霜和宋正文情不自禁地聯想到了重案組的組長王哲,但現在夏陽卻沒有帶領著他們去找到王哲,而是站在了這個年輕警員的面前。

  這個年輕的警員呆呆地看了夏陽一眼,說道:“你是什么人?這里是重案組,誰讓你到這里來的!”

  夏陽冷冰冰地笑了笑,“我來找殺人犯,還需要經過你的同意么?如果是那樣的話,恐怕你早就逃走了吧!”

  “刷!”

  夏陽的話還沒有說完,一把將這個警員的胳膊抓了起來。

  “你要干什么……”年輕警員的臉上露出慌張的神色,夏陽的動作讓他不知所措,他驚恐地說道。

  “哼哼……”

  夏陽冷笑一聲,他的胳膊在警員的口袋中翻了兩下,接著,他的手中出現了一個醫用試管。

  而這個試管,就是他殺人用的工具,夏陽之所以冷笑,就是因為這個男子太過大意了,竟然將作案用的“兇器”隨身帶在身上。

  也許是這個年輕的警員認為,這里沒有人會找到他的緣故吧。

  而再過幾十分鐘,這個年輕的警員就該下班了,只要他離開警局之后,將這瓶化學試劑處理掉,就沒有人會找到他犯罪的證據了。

  可是這名警員卻沒有想到,竟然會半中間殺出來夏陽這么一個家伙!

  幾個人的動作,頓時引起了周圍警員們的注意,他們很警惕地圍了過來,將幾人團團圍在中央。

  “原來你就是那個犯人!”

  “是啊!小吉,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

  “小吉,你真是太讓我們失望了!”

  眾人團團圍著這個叫小吉的年輕警員,人們很是憤怒,因為一方面他們自己就是嫉惡如仇的警察,既然這樣,他們身為警察中的一員,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五個無辜的生命被這個小吉殺死,無論是什么人都會為之感到憤怒,更何況是這些以消除邪惡為己任的人民警察們!

  在場的人們看著小吉的眼神之中,無不透露這憤怒和仇恨,雖然小吉是他們朝夕相處的同事,但是卻是這樣的人!

  “哼哼……你們懂什么!“

  小吉冷冰冰地笑了笑,接著說道:“這五個王八蛋,我必須要殺掉他們!”

  接著,小吉的臉色陰沉下來,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絲憂傷,他的聲音也變得顫抖起來,“就是因為這五個王八蛋,我的母親被殺掉了!就在那家銀行!”

  眾人聽道小吉的話,也變得沉默起來,當時銀行發生搶劫的時候,的確是有幾人受傷,后來也有三人醫治無效去世的,想不到其中竟然也有小吉的母親。

  “你們口口聲聲說要保護群眾,那為什么我的母親會死掉!既然你們不能行使正義的話,我來替天行道,又有什么錯了!”

  “哼哼……正是個白癡啊……”

  小吉的話說完之后,夏陽冷冰冰地笑了一聲,讓小吉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他惡狠狠地喝道:“你說什么!”

  “我說你是個白癡,怎么,有意見么?”

  “他么的!”

  小吉大喝一聲,“刷!”道白光閃過,從小吉的手中多出了一把閃耀著白光的匕首。

  “今天誰都別想抓老子!”67.>

  小吉大聲呼喊著,舉起手中的匕首朝著夏陽的腦袋上面刺去!

  “小心!”

  夏陽身后的若霜驚呼一聲,她想要幫忙,可是這里極為擁堵,她根本施展不開腿腳。

  “呯!”

  小吉握著匕首的那只手,被死死地壓在了桌子上,夏陽的手按在他的手腕上,由于疼痛的關系他也松開了那把匕首。

  “呃……”小吉的表情呲牙咧嘴,他一字一句地朝夏陽說道:“你敢襲警!你完了!”

  “白癡啊……”

  夏陽壓著小吉的那只手不由得又加大了力道,讓小吉疼的直倒吸涼氣。

  “你現在還算得上是一名警察么?”夏陽冷冰冰地說道,“如果你真的是一個警察的話,不管出了什么樣的事情,都不會知法犯法,更不用說殺人了!”

  小吉聽到夏陽的話,變得沉默了起來,他只是咬著自己的牙齒,強忍著手腕處傳來的疼痛,一言不發。

  夏陽接著說道:”如果你是一名警察,那你應該清楚,被你殺掉的這五個人,他們也許也是其他人的父親、兒子!你既然能夠體會到失去親人的痛苦,為什么要把這樣的痛苦再強加到別人的身上!“

  “我……”

  小吉啞口無言,夏陽的話一句句地刺痛在他的內心,其實他在動手的時候就非常糾結,經過夏陽這么一說,他心中的負罪感終于超越了因為仇恨而產生的沖動。

  “我不甘心……為什么他們可以逍遙法外……”小吉的情緒越來越激動,兩顆豆大的淚珠從他的眼角滑落下來。

  夏陽嘆了一口氣,彎下腰用另一只手將小吉剛剛丟在地上的匕首撿了起來,另一只抓著小吉手腕的手也松開來,緩緩地說道:“唉,你著急什么,費半天勁把那些家伙抓回來,竟然又被你殺掉了,你要相信法律一定會判決他們的啊!就像被冤枉的我,也會得到自由一樣!”

  小吉抬起頭,注視著眼前的夏陽,此時的夏陽在他的心目中似乎形象變得異常的高大,而且小吉也似乎看到,在這昏暗的房間之中似乎有一絲光亮照耀進來。

  與此同時,若霜的心中也頗為感動,夏陽剛剛的做法,又一次極大地刷新了若霜對他的看法,此時的夏陽在若霜心目中的形象也變得陽光和偉岸起來。

  “大勇,你真是太棒了!想不到啊想不到。”若霜搖了搖頭,意味深長地說道。

  夏陽轉過腦袋,有些不滿地瞅了若霜一眼,“喂,你不要總是帶著有色眼鏡看我好嗎!我這么正直的人,被你想象成什么樣了!”

  若霜淡淡地笑了笑,“好好,你是最棒的!”

  “把他銬起來吧……”夏陽身后的宋正文也嘆了一口氣,朝一旁招了招手,幾名警員也走上前去,將小吉用手銬銬了起來。

  小吉低著腦袋,臉上的神色充滿了失落和遺憾,他現在的心情也極為悔恨,真的不應該做這樣的事情的。

  “對不起……我以后會好好做人的……”小吉的聲音顫抖著說道。

  夏陽也嘆了一口氣,他可以看出這個小吉的本性是善良的,可是因為被仇恨沖昏了頭腦,所以才會做出這么沖動的事情。

  而接下來,等待小吉的將是法律的審判。

  夏陽忽然想起了什么,問道:“你是從哪里弄到這些東西的?”說著,他指了指一旁的那瓶化學試劑。

  “是一個叫郭鵬的人給我的,他說自己在醫院的眼線得知我的母親醫治無效死亡,接著就聯系了我……”

  夏陽聽到小吉的話,不由得皺了皺眉,他捏緊了拳頭,問道:”也就是說,是郭鵬勸你殺掉這五個人,讓后毀掉證據的,對嗎!“他說道最后,語氣變得越來越嚴厲,與此同時,眾人感覺到一陣陰冷的氣息從腳底襲來,不禁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小吉也不禁顫抖了一下,他呆呆地點了點頭,說道:“那個叫郭鵬的人說,法律無法嚴懲這些家伙,所以必須得由我來伸張正義……”

  “啪!”

  小吉的話還沒有說完,他面前的辦公桌,被夏陽一巴掌給拍的粉碎!

  夏陽的臉色陰沉,眼睛之中充滿了憤怒的神色,他手指上的骨頭也由于他握著用力的關系嘎嘣嘎嘣直響。

  見到夏陽這個恐怖的樣子,小吉也被嚇得說不出話來,他感覺到夏陽的身上散發著一股無形的陰冷氣息,讓他感覺到周身發涼。

  而一旁的眾人也被夏陽身上所散發出的殺氣所震驚到了,他們從來沒有過這種恐懼的感覺,夏陽僅僅是站在那里,就讓人們對他產生了深深的恐懼,恨不得避讓三分。

  “大勇……”

  若霜上前走了兩步,一只手按在夏陽的肩頭說道:“好了,不要生氣了,郭鵬不是遲早會遭到報應的么?”她對夏陽的計劃只字未提,因為她也害怕現在的重案組之中有郭鵬的眼線在這里。

  夏陽這才緩和了一些,他長出一口氣,轉過頭來朝若霜笑了笑,“對不起,我剛才太激動了……”

  看到夏陽的笑容,眾人同一時間感覺到身上那股陰冷的氣息消失,這也才松了一口氣,因為剛剛那樣的感覺,讓他們的胸口發悶,甚至都快要喘不上氣來。

  “好了,先帶他出去吧。”

  宋正文朝一旁的幾名警員招了招手說道,既然小吉對自己的罪名供認不諱,那么也就沒有什么要追問的必要了,現在人贓并獲,接下來就要對他進行審判了。

  而這個教唆小吉殺人的郭鵬,比起殺人的罪犯來說更為可惡!

  這時,一名男子的聲音傳來:“發生什么事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