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45章 尋找兇手

第1145章 尋找兇手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笑了笑說道:“這個很簡單,能接近檔案和嫌疑犯的,就只有警局內部的人員了。”

  “你說的有道理,但是我們現在根本沒有證據啊!”宋正文的臉上露出一絲愁容,說道。

  若霜也神情凝重,想不到剛剛抓到的犯人,現在竟然就已經被人毒死了,這樣一來,能夠抓到郭鵬的線索又斷了。

  現在就只有祈禱著,郭鵬可以走進夏陽的圈套了,否則的話恐怕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抓到他了。

  其實警方也有很多次機會抓到郭鵬,只不過手中都沒有他犯罪的證據,所以根本對他無能為力。

  而現在,唯一可以證明郭鵬犯罪的那五個受他指使搶劫銀行的犯人,也不知道被什么人干掉了,唯一肯定的一點就是郭鵬派人滅口,但是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進展了。

  光是知道是什么人派人殺掉他們的,對于找出兇手沒有任何的幫助。

  “該死……!”宋正文暗罵一聲,將手中的黑紙揉成一團,就算可以將上面的墨水推掉,那么作為證據的口供也會隨著紙張上面的墨水一起褪掉。

  這一張張染滿墨水的口供,此時已經成為了廢紙。

  夏陽看了一眼宋正文,說道:“你能帶我去看一下尸體么?”

  “我現在沒辦法見到尸體……”宋正文很是無奈地說道,同時心中燃起憤恨,如果不是自己的地位太低的話,一定要使用所有手段查出這件事情的兇手!

  這可是五條人命啊!就算他們是犯人,也應該用公正的手段對他們進行宣判,就這樣將他們毒死未免太殘忍了。

  若霜也感到很是憤怒,同時還有深深的無奈,如果是警局內部的人員所為的話,那么就證明在警方這里也有郭鵬派來的內應,這樣一來就算查到了兇手是什么人也會被郭鵬通過手段救出去的!

  “那幾個人的死因是什么?”夏陽突然問道,現在能夠知道的線索越多就越容易找出犯人,他所做的就只能是將現在所掌握的零零散散的碎片拼湊在一起,找出真正的答案。

  宋正文嘆了一口氣說道:“據說是兇手在犯人的食物中投放了大量的劇毒化學物質,讓他們醫治無效死亡了。”

  “化學物質……”

  夏陽拖著一只下巴,獨自嘀咕一聲,現在的他的確可以聞到兩股很刺鼻的化學物品的味道,雖然他不知道兇手使用的化學物質是什么,但是這刺鼻的味道只鉆他的鼻子。

  現在夏陽的嗅覺比起常人來說靈敏了很多倍,所以他才能聞到這樣的氣味,雖然對氣味的范圍和精度他現在還無法熟練地掌握,但只要他使用體內的靈氣的話,這就不是什么問題了。

  宋正文和若霜看到夏陽的臉色很是奇怪,問道;“你怎么了?”

  夏陽在體內暗自凝聚起靈氣,說道:“我試一試,看能不能找到兇手的位置!”

  說著,夏陽控制自己體內的靈氣,加強了自己的嗅覺。

  頓時,各種怪異的味道撲面而來,雖然夏陽已經做好了準備,但他還是被嗆得劇烈地咳嗽幾聲。

  若栓和宋正文,被夏陽奇怪的反應弄得不知所措,他們兩個人瞪大了眼睛,好奇地看著夏陽。

  “咳咳咳……”

  夏陽捂著自己的嘴巴,看了宋正文一眼,說道:“警官,你得少抽點煙了,還有,內褲也得勤換!”

  “啊?”

  宋正文被夏陽這么一說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尷尬,他呆呆地看了夏陽一眼,而夏陽卻邁開步子,朝前方走了起來。

  “兄弟,你家的母狗最近發情了,看好一些……”

  “這位警察姐姐,你老公昨天晚上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我告訴你一聲。”

  “啊!這位大叔!你最近總是在去醫院,要多注意身體啊!“

  夏陽在警察局中穿梭起來,不斷地向過往的人們打著招呼,引起了眾人一片充滿反感的眼神,同時人們又感到好奇,這個小子怎么會知道得這么清楚?

  “快跟上那個家伙!”67.>

  若霜看到形色古怪的夏陽,似乎也猜到了什么,因為夏陽雖然不斷地朝人們說三道四,但是他始終朝著一個方向走去,而這個方向的盡頭一定有什么東西。

  宋正文點了點頭,和若霜一起朝著夏陽的背影追了過去,一路上宋正文很是好奇地說道:“他現在怎么怪怪的?”

  而剛剛夏陽走過的地方,也留下了一片謾罵聲,多虧這里是警局,人們還是遵章守法的,如果是在別處的話夏陽剛剛的言行恐怕得挨揍了。

  “你這個小子怎么和狗一樣!能聞出來我家母狗發情了!”

  “我老公和你有什么關系啊!”那名被夏陽說過她的丈夫出軌的女警惡狠狠地盯著夏陽的背影,同時又感到好奇,因為她今天早上的確抓到了她的老公和別的女人,但是這個素未謀面的小子是怎么知道這件事情的?

  那個剛剛夏陽路過的大漢則慌慌張張地朝身后押著他的兩名警察解釋道:“我根本沒有去過醫院!警官不要聽那個小子瞎說!”

  若霜和宋正文跟著夏陽的腳步走了過去,他們兩個越來越是好奇,夏陽究竟是怎么了?

  “大隊長,嗯哼哼……”若霜轉過頭來看了宋正文一眼,不禁笑了起來。

  “你怎么了?”宋正文很是好奇地問道。

  若霜低下腦袋,將眼睛瞟向一旁,一邊走一遍尷尬地問道:“啊……內個,你真的好多天沒換內褲了嗎?”

  “呃!”

  宋正文的表情也變得極為尷尬,他淡淡地咳嗽兩聲,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問這個做什么!”

  “不是……”若霜的臉變得通紅,她還從來沒有和其他的男性討論過這樣**的話題,即便是夏陽,她都沒有問過這樣的問題。

  但是現在的情況不一樣!

  若霜不斷地在心中告誡自己,可是她依舊是張紅了臉,表情很是尷尬,她的眼睛瞥向一旁,“我是感覺,也許那個家伙的嗅覺非常發達,所以才可以聞到我們常人聞不到的氣味。”

  “啊!是這樣!”

  宋正文也恍然大悟,的確,經過若霜這么一說他也發現了,剛剛夏陽所指出的一切,都和氣味有關。

  也就是說,如果那個犯人真的是警局內部人員的話,他的身上現在應該還存留著化學試劑的味道,所以夏陽可以通過自己敏銳的嗅覺找到這個兇手!

  “的確沒錯!你真是個天才,若霜警官!“宋正文大笑一聲說道,全然忘記了剛剛若霜問自己的問題,夏陽說的也的確是事實,自己因為工作充滿的緣故,已經好多天沒有洗澡換衣服了。

  就算是今天去參加夏陽的聚會,宋正文也只是簡單地洗了一把臉就出發了。

  “呃……那真的是這樣的話就可以抓到犯人了!”若霜也點了點頭,接著又有些尷尬地說道:“呃,宋隊長,工作固然重要,但還是要注重個人衛生的啊!”

  宋正文匆忙地撓了撓腦袋,一本正經地說道:“那個,小若啊,我們現在還是以抓犯人為主吧!”

  若霜點了點頭,也沒有說些什么,宋正文這樣敬業的好警員,還是讓若霜很敬佩的。

  兩個人加快了腳步追上夏陽,而夏陽此時也已經來到了一山門前,門的上面寫著三個字:“重案組”。

  “就是這里了!”夏陽肯定地點了點頭,朝兩個人說道。

  兩個人抬頭看了一眼面前的大門,心中似乎也有了一些想法,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推開了門。

  “好,我繼續!”

  夏陽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看來這樣的方法果然不能經常使用,對自己身體的負擔太大了。

  這短短的幾分鐘里,夏陽的鼻子受到了各式各樣的氣味的摧殘,如果不是他的身體和精神強大的話,恐怕會因為這樣各種刺鼻的味道昏厥過去。

  同時,夏陽也窺探到了很多人的**,通過他們身上的氣味,夏陽可以得知他們去過那里,和什么樣的人有過接觸。

  緊接著,三個人進入了重案組的辦公室,夏陽低著腦袋,很認真地朝前方緩慢地走去,這一股化學試劑的味道,越來越濃厚。

  夏陽意識到,這個毒殺五名嫌疑犯的犯人,就在這個辦公室中!

  對于這個草菅人命的犯人,無論是若霜還是宋正文,都無法原諒。

  這個神秘的犯人就在這重案組的辦公室中,讓宋正文和若霜都不約而同地想到了一個人,但是卻又不敢太確認,一切都只有在夏陽找到這個犯人的時候才能知道。

  夏陽低著腦袋,鼻子不斷地上下舞動,像一只獵犬一般地在辦公室中搜索,但是他前進的方向,卻始終沒有變。

  漸漸地,夏陽距離一名警員的距離越來越近,直到站在這個警員的身旁時,他停下了腳步。

  “就是你!”

  “啊?怎么了?”那名警員很是詫異地抬起頭來,一臉好奇地看著夏陽。

  而看到這名警員,若霜和宋正文也吃了一驚。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