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44章 突變

第1144章 突變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緩緩地笑了笑,接著朝身旁的幾人打了一個招呼,“走吧,我們也該回去了!”

  四個人之中,除了上官夏表現的比較淡定之外,尚都三少三個人都顯得非常的震驚!他們實在想不到,夏陽竟然也會有這么多的錢,而且夏陽剛剛的一舉一動中,都透露著他完全不在乎這些錢,視其為糞土的樣子。

  如果不是有著渾厚的財力的話,夏陽一定不會是這樣的表現,現在,尚都三少甚至開始懷疑,這個夏陽是不是真的和上官家有什么樣的聯系?

  更為震驚的,還是一旁的眾人,圍在一旁的保安又看了看夏陽,在得到夏陽的肯定之后,才開始疏散客人,為他們退錢。

  而康達也被自己的父親康杰一拽胳膊,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今天,他們父子兩個已經完全失去了面子,康杰將這所的責任歸結到了自己的兒子康達的身上,殊不知他自己也有著很嚴重的責任。

  如果康杰不是這樣一副模樣的話,也不會讓夏陽產生這樣的想法了。

  很快夏陽也回到了包間,叫上了眾人離開了這家kvt。

  接下來,工作人員也疏散人群完畢,當人們聽說到要將這里砸掉時,都很是詫異,他們既感到好奇又感到難以置信,所以有很多人留在了大門外觀看。

  隨后發生的事情更是讓眾多人感到詫異,ktv中的工作人員們的確揮舞著桌椅板凳,開始摧毀這里的一切物品。

  然而當人們問道工作人員這樣做的原因時,得到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新的老板不喜歡這里的裝修,所以才命令他們全部砸掉的!

  而這一切的做法,帶給眾人的就只剩下震驚了,他們實在想不到,是什么樣的人如此的財大氣粗,竟然只是因為不喜歡這樣簡單的理由,就會下令將這里全部砸掉啊!

  況且這家ktv營業還根本不到兩年的時間,就算將里面陳舊的設備出售掉也可以賺一筆吧。

  這個新的老板,竟然會下令將這里的一切全部毀掉,正是讓人難以捉摸。

  只有一個說法可以合理地解釋這件事情,那就是這位神秘的新老板,實在是太有錢了!

  亮點ktv被砸的這件事情,在短短的一夜之間就傳遍了整個尚都,這件事情所引起的震懾力,遠遠要比先前的那場銀行搶劫案要強。

  人們紛紛猜測著,究竟是哪一個神秘的土豪,買下這里之后又下令砸掉的?

  此時,這家ktv新的老板剛剛和朋友們走出這里,他吩咐尚都三少、蓮峰蓮華和宋正文若霜兩位警官留下來,接著讓剩下的幾人先回去。

  雖然現在已經是傍晚,但是有市長的人護送,自然不用為她們的安全擔心。

  這一次的聚會被一個小插曲打斷了,讓夏陽有些不悅,不過看到朋友們還是很開心的,他也不怎么計較了。

  眾人也告別了夏陽,上官夏臨走時,朝夏陽留下一個意味深長的表情,有些欣慰地說了一聲:“你還真是個讓人出乎意料的家伙……”

  接著上官夏獨自一人走上了她的賓利車,離開了這里。

  眾人離開之后,市長馮華浪也告辭了幾人,夏陽這一次聚集眾人,實際上就是為了告訴他們對付郭鵬的計劃,而馮華浪先前也已經知道了怎么對付郭鵬,所以自然沒有必要繼續留在這里了。

  馮華浪離開之后,夏陽帶著尚都三少、師兄妹二人還有兩名警官來到了一家餐館中,他們找了一間包廂坐下,確定周圍安全之后夏陽才將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

  眾人聽罷,都紛紛發出贊嘆,這樣對付郭鵬,絕對是萬無一失了,而且郭鵬他怎么也不會想到夏陽為了對付他而使出的方法。

  “我們什么時候開始?”幾人很是興奮地朝夏陽問道,他們早就想要干掉這個威脅著自己的郭鵬了,可以說,現在眾人站在了同一條戰線里,因為夏陽如果被郭鵬干掉的話,接下來就是他們。

  夏陽點了頭說道:“你們先去準備完畢,隨時等候行動的信號!”

  “好!”

  接下來夏陽又強調了一遍計劃之中的重點項目,眾人很清楚地記在了心中,又用過飯菜之后,這才離開了飯店,準備分頭離開這里。

  夏陽并沒有開車來,尚都三少三個人也在爭吵著送夏陽回去,一旁的若霜開口道:“我去送他吧!”

  夏陽也點了點頭,讓這么一個美女送自己還是符合他的想法的,三個人也沒有什么意見,既然大哥都已經開口了,那么就照大哥說的做吧。

  蓮峰和蓮華二人也告辭了幾人,攔下一輛出租車離開了這里。67.356

  眾人也開始風頭離開,夏陽乘坐上了若霜駕駛的警車,若霜示意夏陽系好安全帶,接著說道:“你剛才沒事吧?”

  最近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若霜根本沒有來得及和夏陽溝通什么,她為自己先前對夏陽的做法也感到愧疚,而且剛才在ktv里面的時候也沒有什么機會能和夏陽說話,所以她只能抓緊現在兩個人獨處的時間了。

  夏陽淡淡地笑了笑,“我當然沒事啦!那幫家伙怎么能為難我。“

  若霜低下了腦袋,車輛遲遲沒有發動,她充滿歉意地說道:“我先前冤枉你了,對不起……”

  夏陽則大大咧咧地說道:“你怎么還記著那件事情啊,不要再提了!”

  雖然夏陽這樣說,但是他很清楚這件事情對若霜造成了傷害,所以他絕對不會原諒這件事情的作俑者郭鵬。

  對于郭鵬,夏陽是絕對無法饒恕的。

  若霜低著腦袋,她的話斷斷續續,“真是對不起……我太沖動了……”先前誤會了夏陽是搶劫犯的同伙,讓若霜得知這件事情之后也非常難過,因為她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夏陽成為了自己最痛恨的哪一類人。

  但是這一切都是郭鵬的陰謀,雖然先前夏陽也向若霜解釋了這件事情,但是若霜的心中依舊很是愧疚。

  因為若霜找不到任何的方式可以補償夏陽,先前他幫了自己這么多的忙,自己卻這樣對待他。

  夏陽笑了笑,他完全沒有在意,雖然若霜扇了夏陽一個巴掌,但是在夏陽看來這根本沒有什么關系,要怪就只能怪那個郭鵬了。

  然而看到夏陽的笑容,讓若霜更為難過,她低著腦袋,緩緩地說道:“大勇,我以后再也不會懷疑你了!”

  “我不是說了沒關系嗎,你不要再自責了!與其這樣還不如抓到那個郭鵬,讓法律嚴懲他才對!”夏陽的語氣也很是堅定,他一字一句地說道。

  若霜點了點頭,“你放心吧,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的!抓到郭鵬!“

  “這不就對了!“夏陽笑了笑,將腦袋靠在車座上面,“好了警花姐姐,快送我回去吧,都這么晚了,難道要我和你在外面過夜么?”

  “你……”

  若霜的臉色頓時變得陰沉起來,夏陽這個家伙在這個時候還不正經,她白了夏陽一眼說道:“少臭美了,你自己回家睡覺吧!”

  “那就快送我回去吧,我已經很困啦!”夏陽笑道,接著他打開了車上面的收音機,美妙的音樂隨之傳來。

  優美的輕音樂讓若霜也放松了下來,她擰了一下鑰匙,剛剛發動車輛,收音機中傳出一個女播音員的聲音:“現在插播一則緊急通知……”

  “嗯?”

  夏陽的胳膊抬了起來,將收音機的聲音稍稍放大一些,收音機中女主播操著標準的普通話說道:“先前銀行搶劫案的五名嫌疑犯,今天下午被發現死在警局內,疑似被人下毒……”

  “什么!”

  夏陽和若霜頓時發出一聲驚呼,這五名犯人的死亡,很顯然是郭鵬的做法,因為他們一旦死掉以后,就不會有人知道他們是受到什么人的指使了。

  “大勇,我得回警局一趟,我先把你送回去吧!”若霜急忙踩下油門,打著方向說道。

  “不了,我和你一起去警局,也許我可以幫忙!”

  “你……”若霜看了夏陽一眼,“好!我們一起回去!”

  緊接著,若霜駕駛車輛,很快回到了警局之中。

  此時的警局很是忙碌,人來人往,若霜和夏陽剛剛進入這里,迎面撞上了先前離開的宋正文。

  “你們兩個也來了!”宋正文的手中拿著一疊文件,低著腦袋快步朝前方走著。

  若霜也小跑兩步追了上去,問道:“宋大隊長,到底出了什么事?”

  宋正文的臉色陰沉,他心中暗罵一句,說道:“那幾個犯人,今天在審訊室中被毒死了!我們先前錄好一部分口供,可是也成了這個樣子!”

  說著,宋正文舉起了劇烈顫抖的手,他的手中握著的是一疊沾滿黑色墨水的紙張,而上面的字跡也由于墨水的緣故變得無法辨認了。

  “是警局內部的人干的!”一旁穿來了夏陽非常肯定的聲音。

  宋正文和若霜停下了腳步,裝過頭來問道:“你為什么這么確定?”  夏陽緩緩地笑了笑,接著朝身旁的幾人打了一個招呼,“走吧,我們也該回去了!”

  四個人之中,除了上官夏表現的比較淡定之外,尚都三少三個人都顯得非常的震驚!他們實在想不到,夏陽竟然也會有這么多的錢,而且夏陽剛剛的一舉一動中,都透露著他完全不在乎這些錢,視其為糞土的樣子。

  如果不是有著渾厚的財力的話,夏陽一定不會是這樣的表現,現在,尚都三少甚至開始懷疑,這個夏陽是不是真的和上官家有什么樣的聯系?

  更為震驚的,還是一旁的眾人,圍在一旁的保安又看了看夏陽,在得到夏陽的肯定之后,才開始疏散客人,為他們退錢。

  而康達也被自己的父親康杰一拽胳膊,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今天,他們父子兩個已經完全失去了面子,康杰將這所的責任歸結到了自己的兒子康達的身上,殊不知他自己也有著很嚴重的責任。

  如果康杰不是這樣一副模樣的話,也不會讓夏陽產生這樣的想法了。

  很快夏陽也回到了包間,叫上了眾人離開了這家kvt。

  接下來,工作人員也疏散人群完畢,當人們聽說到要將這里砸掉時,都很是詫異,他們既感到好奇又感到難以置信,所以有很多人留在了大門外觀看。

  隨后發生的事情更是讓眾多人感到詫異,ktv中的工作人員們的確揮舞著桌椅板凳,開始摧毀這里的一切物品。

  然而當人們問道工作人員這樣做的原因時,得到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新的老板不喜歡這里的裝修,所以才命令他們全部砸掉的!

  而這一切的做法,帶給眾人的就只剩下震驚了,他們實在想不到,是什么樣的人如此的財大氣粗,竟然只是因為不喜歡這樣簡單的理由,就會下令將這里全部砸掉啊!

  況且這家ktv營業還根本不到兩年的時間,就算將里面陳舊的設備出售掉也可以賺一筆吧。

  這個新的老板,竟然會下令將這里的一切全部毀掉,正是讓人難以捉摸。

  只有一個說法可以合理地解釋這件事情,那就是這位神秘的新老板,實在是太有錢了!

  亮點ktv被砸的這件事情,在短短的一夜之間就傳遍了整個尚都,這件事情所引起的震懾力,遠遠要比先前的那場銀行搶劫案要強。

  人們紛紛猜測著,究竟是哪一個神秘的土豪,買下這里之后又下令砸掉的?

  此時,這家ktv新的老板剛剛和朋友們走出這里,他吩咐尚都三少、蓮峰蓮華和宋正文若霜兩位警官留下來,接著讓剩下的幾人先回去。

  雖然現在已經是傍晚,但是有市長的人護送,自然不用為她們的安全擔心。

  這一次的聚會被一個小插曲打斷了,讓夏陽有些不悅,不過看到朋友們還是很開心的,他也不怎么計較了。

  眾人也告別了夏陽,上官夏臨走時,朝夏陽留下一個意味深長的表情,有些欣慰地說了一聲:“你還真是個讓人出乎意料的家伙……”

  接著上官夏獨自一人走上了她的賓利車,離開了這里。

  眾人離開之后,市長馮華浪也告辭了幾人,夏陽這一次聚集眾人,實際上就是為了告訴他們對付郭鵬的計劃,而馮華浪先前也已經知道了怎么對付郭鵬,所以自然沒有必要繼續留在這里了。

  馮華浪離開之后,夏陽帶著尚都三少、師兄妹二人還有兩名警官來到了一家餐館中,他們找了一間包廂坐下,確定周圍安全之后夏陽才將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

  眾人聽罷,都紛紛發出贊嘆,這樣對付郭鵬,絕對是萬無一失了,而且郭鵬他怎么也不會想到夏陽為了對付他而使出的方法。

  “我們什么時候開始?”幾人很是興奮地朝夏陽問道,他們早就想要干掉這個威脅著自己的郭鵬了,可以說,現在眾人站在了同一條戰線里,因為夏陽如果被郭鵬干掉的話,接下來就是他們。

  夏陽點了頭說道:“你們先去準備完畢,隨時等候行動的信號!”

  “好!”

  接下來夏陽又強調了一遍計劃之中的重點項目,眾人很清楚地記在了心中,又用過飯菜之后,這才離開了飯店,準備分頭離開這里。

  夏陽并沒有開車來,尚都三少三個人也在爭吵著送夏陽回去,一旁的若霜開口道:“我去送他吧!”

  夏陽也點了點頭,讓這么一個美女送自己還是符合他的想法的,三個人也沒有什么意見,既然大哥都已經開口了,那么就照大哥說的做吧。

  蓮峰和蓮華二人也告辭了幾人,攔下一輛出租車離開了這里。67.356

  眾人也開始風頭離開,夏陽乘坐上了若霜駕駛的警車,若霜示意夏陽系好安全帶,接著說道:“你剛才沒事吧?”

  最近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若霜根本沒有來得及和夏陽溝通什么,她為自己先前對夏陽的做法也感到愧疚,而且剛才在ktv里面的時候也沒有什么機會能和夏陽說話,所以她只能抓緊現在兩個人獨處的時間了。

  夏陽淡淡地笑了笑,“我當然沒事啦!那幫家伙怎么能為難我。“

  若霜低下了腦袋,車輛遲遲沒有發動,她充滿歉意地說道:“我先前冤枉你了,對不起……”

  夏陽則大大咧咧地說道:“你怎么還記著那件事情啊,不要再提了!”

  雖然夏陽這樣說,但是他很清楚這件事情對若霜造成了傷害,所以他絕對不會原諒這件事情的作俑者郭鵬。

  對于郭鵬,夏陽是絕對無法饒恕的。

  若霜低著腦袋,她的話斷斷續續,“真是對不起……我太沖動了……”先前誤會了夏陽是搶劫犯的同伙,讓若霜得知這件事情之后也非常難過,因為她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夏陽成為了自己最痛恨的哪一類人。

  但是這一切都是郭鵬的陰謀,雖然先前夏陽也向若霜解釋了這件事情,但是若霜的心中依舊很是愧疚。

  因為若霜找不到任何的方式可以補償夏陽,先前他幫了自己這么多的忙,自己卻這樣對待他。

  夏陽笑了笑,他完全沒有在意,雖然若霜扇了夏陽一個巴掌,但是在夏陽看來這根本沒有什么關系,要怪就只能怪那個郭鵬了。

  然而看到夏陽的笑容,讓若霜更為難過,她低著腦袋,緩緩地說道:“大勇,我以后再也不會懷疑你了!”

  “我不是說了沒關系嗎,你不要再自責了!與其這樣還不如抓到那個郭鵬,讓法律嚴懲他才對!”夏陽的語氣也很是堅定,他一字一句地說道。

  若霜點了點頭,“你放心吧,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的!抓到郭鵬!“

  “這不就對了!“夏陽笑了笑,將腦袋靠在車座上面,“好了警花姐姐,快送我回去吧,都這么晚了,難道要我和你在外面過夜么?”

  “你……”

  若霜的臉色頓時變得陰沉起來,夏陽這個家伙在這個時候還不正經,她白了夏陽一眼說道:“少臭美了,你自己回家睡覺吧!”

  “那就快送我回去吧,我已經很困啦!”夏陽笑道,接著他打開了車上面的收音機,美妙的音樂隨之傳來。

  優美的輕音樂讓若霜也放松了下來,她擰了一下鑰匙,剛剛發動車輛,收音機中傳出一個女播音員的聲音:“現在插播一則緊急通知……”

  “嗯?”

  夏陽的胳膊抬了起來,將收音機的聲音稍稍放大一些,收音機中女主播操著標準的普通話說道:“先前銀行搶劫案的五名嫌疑犯,今天下午被發現死在警局內,疑似被人下毒……”

  “什么!”

  夏陽和若霜頓時發出一聲驚呼,這五名犯人的死亡,很顯然是郭鵬的做法,因為他們一旦死掉以后,就不會有人知道他們是受到什么人的指使了。

  “大勇,我得回警局一趟,我先把你送回去吧!”若霜急忙踩下油門,打著方向說道。

  “不了,我和你一起去警局,也許我可以幫忙!”

  “你……”若霜看了夏陽一眼,“好!我們一起回去!”

  緊接著,若霜駕駛車輛,很快回到了警局之中。

  此時的警局很是忙碌,人來人往,若霜和夏陽剛剛進入這里,迎面撞上了先前離開的宋正文。

  “你們兩個也來了!”宋正文的手中拿著一疊文件,低著腦袋快步朝前方走著。

  若霜也小跑兩步追了上去,問道:“宋大隊長,到底出了什么事?”

  宋正文的臉色陰沉,他心中暗罵一句,說道:“那幾個犯人,今天在審訊室中被毒死了!我們先前錄好一部分口供,可是也成了這個樣子!”

  說著,宋正文舉起了劇烈顫抖的手,他的手中握著的是一疊沾滿黑色墨水的紙張,而上面的字跡也由于墨水的緣故變得無法辨認了。

  “是警局內部的人干的!”一旁穿來了夏陽非常肯定的聲音。

  宋正文和若霜停下了腳步,裝過頭來問道:“你為什么這么確定?”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