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35章 憤怒的郭鵬

第1135章 憤怒的郭鵬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來到拘留所門口的時候,發現在這里聚集了好多的媒體記者,他們看到夏陽走出的時候,紛紛舉著手中的相機咔嚓咔嚓地拍照。

  “先生,請問這一次您被抓起來,發生了什么事情?”

  “先生,請您告訴我們,您對這一次的誤會有什么看法?有什么話想對群眾們說的么?”

  “是啊先生,請大概講兩句吧!”

  眾人圍著夏陽,一臺一臺的相機上面的閃光燈閃爍不停,他們死死地圍著夏陽,密不透風。

  像夏陽這樣的原因被關入拘留所的,十分難得,這自然是一個大好的新聞。

  一起銀行的搶劫案,因為種種的原因抓到了一個犯人,但是這個犯人卻根本沒有參與這場搶劫!這件事情對新聞界的人士來說猶如一擊重磅炸彈,這件事情如果公布出去的話,必定會引來非比尋常的反響,以及全社會的關注。

  眾多記者們,從警方那里根本打探不到有關這件事情的線索,所以他們只能轉到夏陽這里了,企圖從他的口中問出什么事情。

  但是即便這樣,夏陽走出拘留所的時候仍然有十多名警察護送著,他們推搡著眾記者,但還是架不住人多,夏陽被拍到了很多次,也有幾名記者鉆到了夏陽的身旁。

  現場的狀況極為混亂,不得不承認這些記者們的敬業,還有他們對真相的苛求程度。一部分是為了他們的工作,而另一部分也是為了滿足他們個人的好奇心。

  夏陽向前走了兩步,大喝一聲:“都安靜!”

  夏陽的喊聲之后,躁動的人群也平靜了下來,他們專注地看著夏陽,夏陽這個第一當事人,他們是絕對不會有什么反抗的。<="cad"><="1();</></>

  緊接著,夏陽轉過頭朝幾名警察,笑了笑說道:“好了,你們幾位也讓開吧,我有點話想和記者們說。”

  幾名警察聽到夏陽的話,臉上頓時浮現起緊張的神色,先前已經有上級吩咐過他們,不能讓夏陽亂說話,現在的情況這么混亂,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夏陽笑了笑,說道:“沒關系,你們不用緊張,我不會亂說的。”

  幾名警察互相看了看,接著,一名警察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們需要保護你的安全,所以……”

  “不用害怕,這里的沒有人能把我怎么樣。換句話說,就算你們在這里阻止了我和記者們溝通,但是你們不可能總是盯著我吧……”夏陽意味深長地笑了笑,言外之意,就算是在這里沒有辦法和記者們溝通,那么自己也會另外尋找機會的。

  “那好吧……”一名警察無奈地點了點頭,接著吩咐幾名手下維持秩序,放開了一部分的記者進來。

  幾名記者頓時一擁而上,將夏陽團團圍在中央。

  “你們帶攝影機沒有?”夏陽語氣緩和地問。

  幾名記者先是一怔,立刻吩咐身后的攝像師跟了上來,幾架攝影機直直地對著夏陽。

  夏陽笑了笑,接著說道:“抱歉,我現在只能接受直播的采訪,所以還是請不是直播的朋友們,先下去吧。”

  眾人聽道夏陽的話,變得更加興奮了,他們一擁而上,將夏陽死死地堵在中央,不斷擁擠著向他哪里送話筒。

  “我們的就是直播!”

  “是啊先生,請說兩句吧,我們的采訪會在同一時間在電視上面播出!”

  更有的記者,直截了當地開始詢問夏陽。<="cad"><="2();</></>

  夏陽有些得意地笑了笑,接著講頭頂的發用手絲縷了一下,由于回到拘留所中的緣故,他將自己的發型和衣服全部換回了原樣,此時他的囚服也已經換掉,換成了進入拘留所之前所穿的衣服。

  雖然夏陽對自己的造型還是比較滿意的,但是他還需要好好準備一下。

  將頭發摸到腦后之后,夏陽將腦袋對準了一臺攝影機,朝它擺了擺手,接著說道;“你在看嗎?”

  “喂!郭鵬。”

  夏陽接著說道。

  一旁的眾多記者,在夏陽說出這話之后都顯得很是詫異,他是什么意思?67.>

  “現在是直播對嗎?把攝影機對話準我。”夏陽又指了指面前的機器說道。

  幾名攝像師咽了一口偷摸,將機器調轉過來,面對著夏陽。

  夏陽清了清嗓子,無論是他的表情還是措辭都變得嚴厲起來:“郭鵬,如果你現在在看電視的話,恭喜你,你自己又往火坑里面跳了一步!”

  ……

  “啪……”

  “嘩啦……”

  此時,遠在城市另一頭的一間房間中,郭鵬已經將桌子上面的瓶瓶罐罐摔了一地,地面上充滿了玻璃的碎片、水漬。<="cad"><="3();</></>

  郭鵬狠狠地瞪著電視畫面中的夏陽,恨不得跳進電視中將他撕碎一樣。

  “他媽的!”

  郭鵬大罵一聲,而畫面中的夏陽卻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憤怒似的,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輕者用及其輕蔑的語氣說道:“郭少,你想要弄死我,還嫩著許多呢!你還是盡快想好兩條路,要么和我對抗到底,并且豬呢比好自己的棺材!要么從此以后收手,我們之間的恩怨既往不咎。”

  郭鵬惡狠狠地盯著畫面中的夏陽,咬牙切齒地從嘴角擠出來幾個字:“做夢!老子必須要殺掉你!不管用什么辦法!”

  接著,夏陽的眼睛向一旁瞟了瞟,“我這樣說,是不是影響不太好?”

  眾多記者一臉無奈,現在這是直播,他的一言一行已經同步播放不出了,而此時沒有對夏陽進行直播的那幾家電臺反而在感到慶幸,這樣的話,就算是經過剪輯都不知道該留下什么。

  剛剛夏陽面對著攝像機,向全市乃至全國觀眾說的話,已經完全是威脅了,雖然他還沒有做什么,但聽著依舊讓人感到害怕。

  這個夏陽口中的郭鵬,此時卻更加憤怒,他的眼睛似乎冒著火光,死死地盯著電視機中夏陽的臉龐。

  郭鵬的身旁,一名戴著一副方框眼鏡的男子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說道:“郭少,你冷靜一下……”

  “讓老子怎么辦!還有什么辦法對付他?”

  郭鵬怒吼著,他越看電視中的夏陽,就越覺得火氣不斷地從胸口冒上來。

  眼鏡男子急忙勸道:“郭少……”

  “刷……”

  郭鵬沒等眼鏡男子的話說完,舉起手邊的一張凳子,沖向了電視機。

  “呯!”

  “呯!”

  “呯!”

  電視機在郭鵬的奮力攻擊之下,變成了廢鐵,電視機中的夏陽也就此消失。

  郭鵬丟掉手中的凳子,彎下腰喘著粗氣,說道:“你們這幫廢物……老子要你們有什么用!”

  他的話說完,一旁的那名眼鏡男子的臉上露出一股難以察覺到的陰霾,他早已看出了郭鵬是什么樣的人,只是沒有抱怨罷了。

  “郭少。”眼鏡男子推了推眼角上面的鏡框,緩緩地說道:“要不言就算了,郭少,這個小子他自己已經說了的,只要我們收手他不會繼續了。”

  “哼……你好歹跟了我這么長時間,怎么就一點骨氣都沒有長?”郭鵬狠狠地瞪了眼鏡男子一眼,臉上充滿了憤怒的神色。

  “我的意思是說,只需要您郭少放出去消息,說停止和那個小子作對,讓他收手,以后我們有的是機會干掉他!”

  郭鵬的臉色變得陰沉下來,厲聲喝道:“你一點都不懂么!老子是不會向那個小子低頭的!”

  眼鏡男子依舊有些不甘愿地說道:”我們這只不過是權宜之計……”

  “夠了!如果你再有這樣的想法的話,就不用跟著我混了!”郭鵬很利索地打斷了男子的話,抬起一只手掌橫在他的面前,語氣冰冷異常。

  “……是……”眼鏡男子證了一下,點頭答應道。

  郭鵬也沒有繼續糾纏,他抬起頭來緩緩地朝眼鏡男子說道:“好了,叫人來收拾這里吧……再安排人干掉監獄里面的那幾個家伙,順便讓他們把抓這五個人的警察也找出來。”

  “是。”

  眼鏡男子的臉色恢復了平和,他點頭答應,鏡片反射過一絲光芒。

  “去吧。”

  眼鏡男子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這里。

  此時房間中只剩下郭鵬一人,他向前走了兩步,癱軟在面前的沙發上面。

  郭鵬的心中,此時只剩下一個念頭,那就是要干掉夏陽。

  但是,這夏陽就像一只打不死的蟑螂一般,不論是用什么樣的方法,都無法解決掉這個小子,太讓人頭疼了。

  這個時候,郭鵬的電話響了起來。

  “嘟……嘟……嘟……”

  郭鵬慢條斯理地掏出手機,看到上面顯示的,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

  “鵬哥,你現在在什么地方?”

  郭鵬有些好奇地問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楊向東啊!鵬哥。”

  這個楊向東,就是東哥的大名。

  “哦?你找我有什么事?我現在沒時間和你浪費!”郭鵬沒好氣地說道。

  電話另一頭的楊向東嘆了一口氣,很是認真地說道:“鵬哥,我已經找到對付那個小子的辦法了,我想和你說說。”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