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20章 東哥的酒吧

第1120章 東哥的酒吧

書迷正在閱讀:
“你們兩個行嗎?”夏陽有些疑惑地問道。

  蓮峰身旁的蓮華說道:“當然!這有什么難的,只要你給我帶來我需要的東西就好!”

  夏陽撇撇嘴,有些不樂意地說道:“你需要什么啊……如果是不切實際的東西的話,我還是自己找他們兩個吧……”

  蓮峰說道:“其實也沒什么,只需要找來你要找的人身上的某些東西就好,像什么頭發啦,指甲啦這類的,都可以!“

  “算了……”夏陽嘆了一口氣,如果能得到郭鵬的頭發指甲的話,自己早就將他干掉了,根本輪不到他們兩個人出馬了。

  但是至于那個東哥的話,他的那間酒吧中也許有他遺落下來的頭發也說不定。

  雖然今天晚上要抓捕那幾個搶劫銀行的劫匪,但是現在距離晚上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干脆趁著這個時間,去找找東哥的下落也是不錯的。

  雖然夏陽對這個東哥不怎么重視,但是他也許可以提供郭鵬所在位置的情報,還有一點讓夏陽關心的,就是東哥的手中握有那家酒吧的所有權。

  先前答應了上官夏的事情,必須要做到。

  想起上官夏那較好的容顏和火辣的身材,夏陽還不禁有些心神蕩漾。和這樣的一位美女溝通,是一件心曠神怡的事情。

  “那好,你們兩個跟我來吧!”夏陽打定主意后,朝兩個人說道。

  蓮峰和蓮華二人也點了點頭,他們兩個既然想要讓夏陽盡快地和他們回去的話,就要幫助夏陽解決眼前的問題。

  只不過他們兩個卻根本無法想到,夏陽所遇到的麻煩,遠遠不止這些。

  三個人攔下一輛出租車,很快來到了被東哥拋棄的那家酒吧。<="cad"><="1();</></>

  此時,酒吧依舊是門可羅雀,一副凄涼的景象。

  當蓮峰和蓮華二人看到酒吧凌亂的前門時,不禁一陣唏噓。

  “這里是怎么了?既像讓強結果一樣……”蓮峰拖著自己的兩只胳膊,很是感嘆地說道。

  蓮華也點了點頭,接著將腦袋轉向夏陽,“這里是不是你弄得?“

  夏陽白了蓮華一眼,怎么能這么說自己呢?雖然這家酒吧倒閉的原因有自己的一小部分,但是也不能完全把責任推卸到自己的身上啊!

  “好了,里面比這里還要亂,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夏陽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朝酒吧的大門內走去。

  蓮華和蓮峰二人也跟上他的腳步,走向了酒吧。

  進入房間中,凌亂的大廳中央,有十多個男子正忙碌著搬運上面的貨物。

  當幾個人發現夏陽和蓮峰蓮華三人時,頓時爆發出一陣驚訝的呼喊聲。

  “喂!你們三個是做什么的!”

  “趕快離開這里,這是私人場所。“

  幾個人的呼喊讓蓮峰和蓮華二人露出難為的神色,不知所措,他們兩個人雖然實力強勁,但是還從沒有遇到過這樣的狀況。

  夏陽看了二人一眼,接著向前走了兩步,朝眾人說道:“我們幾個,今天是來找你們老板,商量轉讓的事情的,東哥在嗎?“

  當幾個人聽到從夏陽的口中說出東哥兩個字時,神情頓時變得警惕起來,因為,知道這里的老板是東哥的人,少之又少。<="cad"><="2();</></>

  能知道這兩個字的,必定是和東哥有什么聯系和來往的人,他們定然得罪不起。

  眾人互相看了看,接著朝夏陽說道:“你找東哥是嗎,東哥現在不在酒吧,我們只是來幫他運一點東西的。“

  夏陽點了點頭,這一次,或許可以兵不血刃地找到東哥的下落。

  接著,夏陽朝為首的一名男子說道:“那么東哥現在在什么地方?能帶我過去么?我是他的一個老朋友了,聽說他最近遇到了麻煩,所以想幫幫他。”

  眾人又打量了夏陽一番,夏陽說的話的確不假,東哥就是因為遇到的大麻煩才會轉讓這里的,看起來這個小子和東哥的交情的確不賴,連這樣的事情都知道!

  眾人眼神之間互相交流一下之后,朝夏陽說道:“好,等我們忙完,就帶你去見東哥。”

  “謝謝!”夏陽禮貌地微笑,看來這幾個人并不是東哥隨行的手下,否則他們不可能不認得曾經大鬧過這里的自己。

  但是正是因為這樣,才讓夏陽免去了很多的麻煩,所以他心中也很是慶幸。

  蓮峰和蓮華二人,在此之前一直一言不發,他們兩個從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雖然他們不懼怕這十幾個男子,但是他們卻不知道該怎么應對才好。

  好在有夏陽在,如果光是他們兩個的話,可就弄得尷尬了。

  很快,幾個男子將房間中的瓶瓶罐罐挪了出去,夏陽有些好奇地問道:“怎么,難道說已經有人和東哥談好轉讓的事情了?“

  一名男子大大咧咧地說道:“沒呢!具體價格還沒有定下來呢,我們只是幫著收拾一下!這不您也要來談價格的嘛!“

  夏陽點了點頭,自己的確是來談條件的,只不過自己的條件沒有讓東哥討價還價的余地罷了。<="cad"><="3();</></>

  很快眾人已經收拾完畢,一名男子遞給夏陽一根煙,接著又給夏陽身后的蓮華,被蓮華推辭了,他才給夏陽點燃,接著自己點了一根說道:“好了,這邊來,我帶你們去找東哥。”

  夏陽淡淡地笑了笑,“好,那就麻煩兄弟了!”

  “哪里的話,既然是東哥的朋友,那大家就都是自己人了!“男子訕訕地笑著,帶領夏陽三人走出了酒吧,一行人來到幾輛面包車的旁邊。

  “好了,兄弟請上車!”先前給夏陽煙的那名男子說道,接著他又好奇地問道:“對了兄弟,我還不知道,您該怎么稱呼啊?“

  “叫我阿峰就可以了。“夏陽的反應也及其迅速,他說話的時候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如果說自己的真實名字,很有可能這幫人會知道,所以他才想到了身旁的蓮峰,并且盜用了他的名字。

  而蓮峰聽到夏陽的話只有差點開口,夏陽的一根香煙卻已經塞進了他的嘴巴里。

  “兄弟,抽根煙。“夏陽拍了拍蓮峰的肩膀,朝他投過來一個意味深長的表情,蓮峰這才明白夏陽原來是示意自己不要說話啊……

  一旁的蓮華看到自己師兄一臉無奈的表情,心中不斷地埋怨,自己的這個師兄,他的反應速度實在是有些太慢了。

  在蓮華看來,她的師兄蓮峰,相比夏陽,蓮峰的智商完全沒有什么可以值得稱贊的地方。

  雖然只是段時間的接觸,但是蓮華卻感覺到了夏陽的心思慎密,以及他超乎常人的反應速度,他隨便編一個瞎話就好像條件反射一樣。

  蓮峰猶豫了一下,將夏陽手中的打火機接了過來,將自己嘴唇上面的香煙點燃。

  頓時,刺鼻的濃煙讓蓮峰喘不過氣來,鼻涕眼淚頓時掛滿了他的臉頰。

  “咳!咳!咳!”

  蓮峰不斷地咳嗽著,心中不斷地咒罵,這煙究竟哪里有吸引人的地方了,怎么這么多人喜歡抽。

  一旁的眾人,也被蓮峰這樣的反應逗得笑了起來,看來這個家伙是真的不會吸煙。

  “哎呀……哈哈哈……峰哥,不好意思啊,你這位兄弟正是太逗了!”

  那名男子一邊大笑著一遍拍著夏陽的肩膀說道。

  夏陽點了點頭,蓮峰這樣的舉動的確有點出乎他的意料,但是這在夏陽看來也是情理之中的。

  畢竟蓮峰他連怎么懷孕都不知道,煙這種東西應該也是從未接觸過的了。夏陽只是好奇,他們究竟是在什么樣的山門中修行,難道就真的與世隔絕么?

  緊接著,幾個人走上了車輛,蓮峰一臉埋怨地丟掉那半根香煙,也跟著上了車。隨行的蓮華不斷地朝他投來厭惡又嫌棄的眼神。

  這么一個白癡,怎么能成自己的師兄啊……

  蓮華雖然無奈,但事實就是這樣,她也沒有什么能力能做出改變。

  眾人在面包車上一路有說有笑,只有蓮峰一人愁眉苦臉,他還在為剛剛的事情而郁悶。

  車輛行駛了一陣子之后,停在了路旁,坐在夏陽身旁的那名男子拍了拍夏陽的肩膀,“峰哥我們到了,下車吧!”

  “好!”

  夏陽微笑著點了點頭,這名男子給他的感覺還不賴,至少比東哥那個家伙要強出來許多了。

  嚴格地來說的話,這名男子帶自己來到東哥這里,自己還是欠了他的一個人情呢。

  夏陽和蓮峰蓮華三人,跟在那名男子和他的手下們身后,走進了一棟小樓內。

  這棟樓無論是陳設還是設計都及其的老舊,墻上脫落的油漆也足以可以證明它的年代久遠,夏陽不禁感到有些內疚。

  想不到那個東哥竟然被自己逼到了這步田地,是不是做的有點過了?

  這個東哥雖然是郭鵬的手下,但是他并沒有直接地在什么地方得罪自己,所以東哥變得如此落魄,還是讓自認為善良的夏陽心中對東哥感到些許的歉意的。

  但是夏陽對東哥的也僅僅是同情而已,如果他真要怨的話,就怨自己沒有跟對人吧。

  很快,一行人來到了一扇房門前,為首的那名男子敲響了房門。

  “東哥!我們幾個回來了!“

  “吱呀……”

  一名男子將房間的門打開,并不是東哥。

  男子看了眾人一眼,接著朝那名為首的男子問道:“這是什么人?”他所指的,正是夏陽和師兄妹三人。

  為首的那名男子笑了笑,指著夏陽恭敬地說道:“這位是峰哥,和他的兄弟!“

  “哦……”站在房內的男子上下大量了夏陽一番,臉上的表情很是疑惑。

  “峰哥是東哥的朋友,他有事情來找東哥。”為首的那名男子解釋道。

  “嗯……你們進來吧!”

  開門的那名男子將道路讓開,一行人朝著房間內走去,但是誰都沒有察覺到,此時在夏陽的嘴旁邊上揚起的一抹笑容。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