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19章 師兄妹重新出現

第1119章 師兄妹重新出現

書迷正在閱讀:
“啊,我也拿包煙。”

  夏陽指了指柜臺中的一包香煙說道。

  老板給夏陽拿出香煙,夏陽接著問道:“老板,剛才那個小子,你認得他么?“

  “你說這個小子啊……”老板看了一眼剛剛那個肥碩的青年一眼,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絲憤怒和不屑。

  老板很明顯的變化讓夏陽看得很清楚,從這個老板充滿恨意的眼神之中,夏陽已經大概了解到,剛剛的那個胖子的人品是如何的了。

  果然,老板嘆了一口氣說道:“唉,這個小子啊,以前還沒有感覺到他是這個樣子,就是前些陣子啊,他不知道從哪里發財了,自從有錢以后啊,這個小子就是一副誰也看不起的樣子……”

  老板說著,拿著一張布子擦拭著桌面,夏陽也將香煙拆開,遞給老板一根,接著自己點了起來。

  夏陽的心中有些惱火,雖然這個胖子沒有花自己的錢,但是他知不知道,他發財的同時,是自己在替他坐牢啊!

  “他平時有什么朋友嗎大叔?”

  老板接過來香煙點燃,深深吸了一口罵道:“他那種人,怎么會有什么朋友!“

  夏陽吸了一口煙,由于他太久沒有吸煙的緣故,這一口香煙令他的頭有些昏昏沉沉的。

  “大叔沒有看到有什么人和他有來往,對嗎?“

  夏陽扶了一下自己的太陽穴,說道。

  老板的嘴邊叼著香煙,短暫地沉思了幾秒種后說道:“不過這個小子前兩天有些不對勁,街坊鄰居們都覺得他怪怪的。“

  夏陽點了點頭,這就是了,看來馮華浪的情報沒有出錯,這個胖子,就是參與搶劫銀行的其中一員歹徒。<="cad"><="1();</></>

  馮華浪請來的偵探只是負責將這幾個人的資料調查清楚,他們不負責抓捕犯人,這就讓夏陽有些發愁了。

  夏陽可以肯定一點的是,這些家伙們的贓款一定還在身邊放著,因為他們剛剛搶劫銀行的現金,是沒有地方會讓他們存放的,只有留在自己家中慢慢消費。

  但是夏陽隨即想到了一件事情,這幫劫匪的背后,還有一個財力通天的郭鵬為他們撐腰!想要給他們幾個銷毀證據,以郭鵬的能力來說實在是太簡單了!

  夏陽依舊有辦法讓這些劫匪們招供自己的罪行,這一點夏陽并不是很擔心。

  現在最主要的還是要找到郭鵬的下落,郭鵬這個家伙隱藏的未免有些太深了,即便如此,他做了這樣的事情,夏陽就算是把整個尚都翻個底朝天也要將他抓出來。

  還需要做的,就是要找到郭鵬的那個手下,東哥,好來完成先前和大美女上官夏的約定。

  夏陽打定主意,告辭了老板,叼著剩下的半根香煙走出了這家店。

  隨后夏陽依照著馮華浪所給的資料,將每一個參與搶劫的劫匪所在的地點,先提前過去轉了一圈。

  在房子的外邊,就算是隔著一層墻夏陽也可以準確地查明這屋內的動向,確定了這幾個劫匪沒有轉移之后,夏陽掏出了先前馮華浪交給自己的手機。

  “嘟……嘟……”

  電話另一頭短暫地響了幾秒之后被接通,一個中年男性渾厚的聲音響了起來。

  “喂……你是什么人?”

  夏陽感覺到這個聲音有些耳熟,自己似乎在哪里聽過一樣,他短暫地停頓了一下說道:“是馮華浪讓我來找你的,說你可以幫助我。<="cad"><="2();</>”

  “你是……那個大勇嗎?”

  夏陽此時已經拿著電話來到一個角落之中,他聽到對面傳來的聲音,嘴角不禁揚起一絲微笑。

  看來和自己猜測的的確沒有錯,這個電話另一頭的男子,夏陽和他還有過一些接觸。

  “原來是你,警官,你怎么肯幫我?”

  這個馮華浪提供的警員,就是先前曾經和夏陽見過面的宋正文。

  電話另一頭的宋正文停頓了一下,似乎是走動了幾步,接著才小聲說道:“你已經從那里出來了嗎?你現在在什么地方?”

  夏陽淡淡地說道:“沒錯我現在暫時自由了,我計劃晚上十點的時候開始行動,把這幾個犯人一舉抓捕歸案。”

  “好,你現在在什么地方?我得和你好好商討一下計劃,我這里現在不是說話的地方。”

  “沒什么計劃的警官,你只需要帶上你的手下,等我的通知,過來抓人就可以了。”夏陽輕松地達到,臉上的表情一臉不在乎。

  宋正文沉默了下來,他一個人能行么?

  夏陽似乎感受到了信號另一端宋正文的疑惑,他堅定地說道:“你要明白警官,如果我辦不到這件事情的話,馮華浪他也不會來找我……今天晚上,我會把犯人,還有他們的供詞一并交給你,你警官放心警官。“

  “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這件事情很危險,你一個人能行么?”宋正文有些擔憂地說道,其實這幾個犯人根本不值一提,真正難辦的還是他們背后的郭鵬。

  夏陽輕蔑地笑了一聲,朝電話中說道:“這個警官請放心,既然是我答應了的事情,就不會有什么意外的。<="cad"><="3();</>”

  “好,那你要小心,我這里就等你的消息了!”

  “沒問題,在我抓到犯人之前,我們兩個還是暫時不要見面了。“

  夏陽說完之后,掛掉了電話,他的心中很清楚,抓到這幾個真正的歹徒,為自己洗清罪名,才只是和郭鵬對抗的一個開始。

  眼下的這幾個小小的歹徒,根本不是夏陽真正所擔心的目標。

  夏陽放下電話之后,嘆了一口氣,現在距離晚上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看來只好找一個僻靜得地方,趁著這點時間還可以繼續修煉一陣子。

  打定主意后,夏陽開始尋找僻靜的地方可以讓他開始修煉。

  他剛剛走出巷子,迎面和一個人撞了個滿懷。

  “我靠……是什么人!”

  夏陽不禁大罵一聲,這個和他裝在一起的家伙,好似有千斤的重量一樣,他撞上去,就感覺到自己撞在一塊鐵塊上面一般。

  “大勇兄弟!是我呀!”

  那人呼喊一聲,夏陽回過神來,仔細一看,發現自己面前站著的是那個紅發青年,他的身旁是一名貌美的女子。

  這倆人,是先前夏陽在拘留所的衛生間中碰到的那兩個家伙,蓮峰蓮華師兄妹兩個。

  “喂,你們兩個怎么在這里?”夏陽有些疑惑地問道,他感覺到背后發冷,這兩個家伙不會一直在盯著自己吧,可真是夠變態的。

  蓮峰笑了笑,“當然!我們可是專門來找你的,聽說你從哪個拘留所里面出來了,對嗎!”

  夏陽撇撇嘴,馮華浪先前還告訴自己對這件事情要保密的,可是有這兩個家伙在,什么秘密能守得住?

  “你們怎么知道這件事情的?”夏陽有些不滿地問道,同時他的眼神在蓮華的身上快速地瞟了一下。

  蓮峰笑了笑,說道:“你過來一下,我告訴你為什么。”

  “你要做什么?“

  蓮峰朝夏陽招了招手,很是神秘地說道:“你過來一下,就知道了。”

  夏陽半信半疑地走了過去,這兩個家伙不會是在自己身上裝了什么竊聽裝置了吧?但是怎么可能沒有被發現?

  蓮峰的臉上始終帶著一絲神秘的笑容,當夏陽走進他的時候,蓮峰抬起手,在夏陽的背后輕輕地一拍。

  “啊……”

  夏陽不禁痛苦地哼了一聲,他感覺到自己脖子后方的位置,傳來一陣針刺似的劇痛,讓沒有防備的他叫了出來。

  這股劇痛很快消失,蓮峰的聲音又一次傳來:“你看!”

  說著,蓮峰的手中閃過一絲亮光,夏陽定睛一看,只見此時蓮峰的三個手指之間,正捏著一根銀針。

  原來就是這個東西!

  夏陽很是詫異地看了蓮峰和蓮華一眼,一根銀針在自己的體內,可是自己竟然一直都么沒有察覺到!

  “你們什么時候……”夏陽有些驚恐地問道,自己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如果這根針上面有毒的話,恐怕自己現在早已經見祖師爺去了。

  蓮峰有些得意地笑了笑,說道:“我們上一次見面的時候,師妹給你留下來的,不過你放心,這根針對你的身體沒有任何的危害,只是能讓我們知道你具體的位置罷了。”

  夏陽的表情之中充滿了疑惑,他半信半疑地看了兩人一眼,接著說道:“所以你們就過來了,打算帶我回你們山上,對嗎!”

  蓮峰點了點頭,“是啊大勇兄弟,你能這么快出獄,我們兩個也很高興,現在和我們回去吧!回去以后,讓師父做主,把你和小師妹的婚事定了!”說著,蓮峰還大大咧咧地拍了夏陽的肩膀一下。

  他的話說完,夏陽還沒有開口,一旁的蓮華有些不情愿地說道:“喂!你這個白癡師兄!我什么時候說過要嫁給他了!”

  蓮峰轉過頭來,笑了笑朝夏陽說道:“當然是師妹懷孕的前提下啦!“

  夏陽撇撇嘴,這兩個半點常識都沒有的家伙,怎么能修煉到如此高深的地步?

  這樣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對自己出手,還沒有被自己察覺到的,蓮華還是第一個人。

  “抱歉,我現在還沒有算真正地出獄,既然你給我插的這根針只能告訴你們我的位置,我就把我現在的情況和你們說一下。”

  當提到這根針的時候,夏陽還有些心有余悸,如果這兩個家伙當真想要干掉自己的話,自己根本活不了這么長的時間。

  從這樣的情況來看,自己和他們師兄妹的差距不是一點半點!

  接著,夏陽將自己被關到拘留所,以及郭鵬和馮華浪拜托自己的一系列事情向兩個人講了一遍。

  當蓮峰聽完之后,笑了笑說道:“哎呀大勇兄弟,我當是多大點時呢!你要找人是嗎?交給我們兩個好了!”

  夏陽有些詫異地問道:“你們兩個?這茫茫人海,你們兩個上哪兒找去?“

  想要在尚都這樣一座城市中尋找郭鵬和東哥這兩個人,可謂海底撈針。

  而蓮峰卻有些得意地笑了笑,朝夏陽說道:“這個就是你的見識少咯!哈哈哈……這件事情交給我們兄妹兩個就可以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