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11章 計劃

第1111章 計劃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只好把手拿開,訕訕地笑了笑。

  剛剛由于若霜太過誘人,所以讓夏陽情不自禁地摸了上去。

  若霜臉頰的觸感和她皮膚上面的溫度,到現在依舊在夏陽的大腦中回蕩著。

  “呃……”

  若霜感覺到自己的雙頰發燙,她將腦袋深深地埋進領子之中,不知道說些什么好。

  夏陽笑了笑,他還是頭一次看到若霜這樣羞怯過。

  這位女警察一向表現出的堅強和冷峻,讓夏陽都忘記了她還有這么柔情和靦腆的一面。

  “好了,我們之間已經互不相欠了啊,你不用再內疚了。”夏陽笑了笑說道。

  若霜緩慢地嘀咕一聲,“誰……誰內疚了……”

  雖然嘴上面不愿意承認,但是若霜還是對誤會了夏陽感到很是慚愧,正是因為夏陽沒有記恨她才讓她更加難為情。

  “不內疚就好了,我現在有正事要和你說。”

  夏陽的語氣神情極為嚴肅,讓若霜一下子都有些難以適應。

  夏陽將腦袋正對著若霜,讓她本就復雜的內心變得更加緊張。

  難道夏陽要……不會吧?

  若霜神色陡然一緊,心臟跳動的速度更加加快,她在心中胡思亂想,舉足無措。

  現在這樣的場合,很難不讓若霜聯想到,夏陽會對自己產生什么樣的想法。

  若霜不敢看夏陽的眼睛,她的眼神不斷地飄向另外的方向,心中極為慌亂。<=";<="1();</></>

  夏陽到底要怎么做?我現在還沒有準備……

  若霜不斷地思索著,夏陽終于開口打斷了他的思緒。

  “警官,你回去以后得看醫生了,你也許是感冒了。”夏陽一本正經地說道。

  “啊!”

  若霜低聲呼喊一聲,將腦袋轉了過去,如果不是夏陽提醒她,她都不會注意到自己的臉已經開始發燙,從后視鏡中她看到自己的從額頭到脖子根都是通紅。

  “怎么會這樣!正是丑死了……“若霜的心中埋怨自己,她自己這幅樣子簡直是太有損形象了。

  而滿臉潮紅的若霜在夏陽眼中看來,魅力又憑空增添了幾分,讓他的思緒也快要飄了起來。

  但是現在夏陽明白,自己還有更要緊的事情要去做,所以也就集中了自己的精神。

  “警官!你再堅持一下,我說完以后就送你回去。”夏陽很認真地說道。

  “白……白癡!”若霜嬌聲罵道,她的胸脯劇烈地起伏著,呼吸開始變得有些急促。

  “咳咳……”

  夏陽輕輕咳嗽一聲接著說道:“警官,你能把搶劫案的經過告訴我么?“

  “嗯……啊!”

  若霜呆呆地一愣,這才明白過來,原來夏陽和自己說的正經事是這樣,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我想一下……“若霜緩緩地說道,她極力地將自己的情緒平和下來,不斷地在心中埋怨自己。<=";<="2();</></>

  人家只不過是說這件案子,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若霜埋怨自己的想象力太過豐富,但是這個同時她卻又有些失落。

  比起案子來說,若霜似乎更希望聽到從夏陽的口中說出其他的話,自己這究竟是怎么了?

  在遇到夏陽之前自己根本沒有這樣失態過啊!

  若霜沉思了一陣,好不容易她才從自己混亂的思緒中走了出來,將自己在監控中看到的畫面告訴了夏陽。

  夏陽聽完之后,也短暫地思索了幾秒鐘,從監控錄像來看歹徒的身份根本毫無頭緒。

  現在,想要抓到那些搶劫銀行的歹徒,恐怕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逼問郭鵬了。

  但是夏陽根本不知道郭鵬的所在,還好在他先前的計劃中,也已經想到了這一環節。

  所以夏陽只是段在地沉默了幾秒鐘,接著說道;“那好,警花姐姐,你先回去吧,我也該回拘留所了,我不能消失這么長時間。”

  “你可以嗎?”若霜很是關切地問道,明明知道夏陽是無辜的,卻還得讓他回到拘留所中,這讓若霜非常不甘心。

  夏陽大大咧咧地笑了笑,“你放心吧警花姐姐,我會盡快解決掉郭鵬的。”

  接著,夏陽又說道:“這件事情,你不要和任何人講。”

  “我知道。”

  若霜點了點頭,接著夏陽拉開車門走了下去,朝她擺了擺手,“你回去吧警官。“

  夏陽的話說完,一個閃現肖消失在了原地。<=";<="3();</></>

  若霜嘆了一口氣,也發動了車輛,返回了自己家中。

  另一邊,夏陽并沒有回到拘留所中,因為他在回去之前,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此時的夏陽來到了一家裝修普通的辦公室中,讓癱軟在辦公室中央躺椅上面的一名男子頓時驚叫起來。

  “我靠!你是怎么進來的!”

  “噓……”

  夏陽的一根手指緩緩地搭在自己的嘴唇上,朝男子做出一個安靜的手勢。

  他淡淡地說道:“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就乖乖配合,我說什么,你回答什么,這樣你就不會有危險。”

  那名男子滿臉驚恐地點頭,他看著夏陽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恐懼,就好像活見鬼一般。

  這件事情的確狠詭異,夏陽就這樣憑空出現在這里,如果不是這個男子的心里承受能力還算優良的話,恐怕直接會因為心臟病突發而帶走他的生命。

  “我的話說明白了嗎?”夏陽又一次重復道。

  男子呆呆地點了點頭,不敢有任何的反對,他永遠忘記不了夏陽這張恐怖的臉。

  先前自己被夏陽暴揍,并且奪走三千多萬的情景,重新回蕩在男子的腦海中。

  這個男子就是經營酒吧的東哥。

  東哥一直認為夏陽此時應該在拘留所待著的才對,但是現在卻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他如果感覺不到害怕的話這才是有什么問題了。

  “我問你,這個注意是不是你出的?”

  “不是我!“東哥很利索地說道,”全是郭鵬那個家伙,是他要陷害大哥您!我完全不知道他會有這樣的打算,要不然的話我一定會勸他的……“

  “停!“

  夏陽冷冰冰地打斷了東哥的話,這個東哥滔滔不絕地為自己推脫責任,讓夏陽聽著有些頭大。

  “那我再問你,這件事情你知道多少?把你知道的全部說出來!“夏陽低聲喝道。

  東哥頓時嚇得渾身顫抖,先前夏陽給他帶來的恐怖,他可是不愿意再感受第二次了!

  雖然東哥極不情愿,但還是一五一十地將郭鵬的計劃說了出來。

  在先前夏陽從這里帶走了三千多萬之后,郭鵬氣不過,所以找了一個高手去對付夏陽,也就是那個已經達到了筑基期中期的男子。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那個中年男子一直沒有帶回勝利的消息,實則是被夏陽干掉了。

  因為等待那個中年男子郭鵬整整一晚沒有睡覺,直到天色開始逐漸吐白,他終于放棄了等待這個中年男子。

  隨后郭鵬開始安排人手搶劫銀行,又在安排了他在警方中的勢力,前去抓捕夏陽。

  也就是因為這樣,從案發到抓到夏陽,僅用了短短幾個小時的時間。

  雖然人們都不相信這樣利落的辦案效率,但是這贓款卻很明確地表明了夏陽就是參與搶劫的歹徒其中一員。

  東哥哆哆嗦嗦地將話說完之后,夏陽點了點頭,這一切和他所預計的沒有太大的出入,這樣一來就好辦了。

  雖然夏陽看出了東哥在其中隱瞞了什么,但是沒有多么在意,在關鍵的情報上面東哥并沒有說假話,他所隱瞞的,無非就是自己的一些小主意罷了。

  對于東哥這樣的嘍啰,夏陽并沒有在意,這樣的家伙,就是借他兩個膽子,他也不敢對自己動手的。

  “把郭鵬派去搶銀行的人的資料給我,要全面的!“

  東哥的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大哥,這件事情我不知道啊!完全是郭鵬一手策劃的。”

  “那好,我給你一個機會。”夏陽說著,轉頭看了一眼掛在墻上面的鐘表,“明天的這個時候,我還會來找你,如果東西拿不到的話,就等死。”

  “是是是……”東哥急忙答應道,他對夏陽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夏陽點了點頭,轉過身打開房門,離開了這里。

  房間中只留下一個心中糾結不已的東哥,他不知道該怎樣做,夏陽來找自己的這件事器,該不該通知郭鵬?

  東哥清楚,夏陽既然能穿著囚服來到這里,就意味著區區一個拘留所根本關不住這個家伙。

  如果告訴了郭鵬這件事情,夏陽一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東哥心中滿是猶豫,坐在沙發上開始抽起煙來。

  而夏陽此刻的心情卻極為放松,就算是這個東哥帶不來自己想要的消息,他也有其他辦法,來對付郭鵬。

  現在夏陽已經回答了拘留所中,他不禁感嘆自己擁有的這個空間是多么的方便,在夏陽的面前,空間和地點根本不是什么問題。

  雖然可以傳送的距離有限,但還是足夠夏陽使用的了。

  夏陽從衛生間走了出來,楚天迎面而來,遞給夏陽一根香煙。

  “哈哈,大勇兄弟,蹲了這么久,你的腿麻了沒有?”楚天笑道。

  夏陽接過來香煙,皺皺眉毛,裝模作樣地錘了錘自己的大腿,“當然麻木了,我最近有點便秘……”

  先前夏陽借著上廁所的功夫,閃現離開了拘留所,但是除了若霜和東哥之外沒有一個人知道他離開了這里,拘留所中的眾囚犯和獄警們,還都以為夏陽排便不暢呢。

  兩人閑聊一陣,將香煙熄滅之后,返回了房間。

  夏陽躺在床上雙眼微閉,在旁人看起來他和睡著了無異,但實際上夏陽正在集中自己的精神,吸收著天地萬物之間的靈氣,進行修煉。

  在突破到了筑基期之后,夏陽發現自己日常對食物和休息的需求比起常人來說小了許多,這也許正是修行所帶來的好處吧。

  很快一晚過去,一名獄卒走到了夏陽的身旁。

  “喂!有人找你!”<=":"><="="/js/"></><="age">

  小提示:按回車[]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js/"></><="nfx">讀超級小農民,請記好我們的地址: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