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05章 嫌疑犯

第1105章 嫌疑犯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抬起頭來,他馬上想到發生了什么,昨晚那個來襲擊自己的筑基期中期的高手,也一定是郭鵬派來的。

  而隨著那個筑基期的高手的失敗,郭鵬也想出了這么一個新的方法來對付自己。

  對于這個郭鵬接二連三的騷擾和暗算,夏陽已經忍無可忍了,他的臉上不禁浮現起怒色。

  看到夏陽表情的微妙變化,站在他面前的幾名警察頓時將腰間的配槍拔了出來,齊刷刷地對著夏陽。

  “不要用槍指著我……”

  夏陽淡淡地說道,“你們想讓我和你們走一趟,那我走就是了,所以立刻把你們的槍放下!”

  夏陽的態度和隨著來的一陣寒意,讓在場的幾位警官們都感到驚恐,身體也竟然情不自禁地顫抖起來。

  幾名警官互相對視了一眼,將瞄準夏陽的手槍放了下來。

  “那好,我們走吧,回局里再說!”為首的那名警察撞了撞膽子,走向夏陽。

  夏陽也沒有任何抵抗,他很自然地舉起了雙手,任憑那名警察將自己的手銬起來。

  現在夏陽已經明白了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自己先前在東哥那里帶走了三千多萬,而現在這筆錢正好在自己的房間里面!

  這樣一來,人贓并獲,就算不判自己死刑,恐怕也得在監獄里面把牢底坐穿了。

  郭鵬的目的也就達到了,除掉了夏陽之后將沒有任何人阻攔他。

  果然,帶頭的那名警員朝身后的幾名警察吩咐道:“你們幾個去屋子里面,看能不能找到贓款!”

  “不用找了。”夏陽冷冰冰地哼了一聲,接著他指著墻角處擺著的三個皮箱,“你們要的東西,就在這三個箱子里面!”

  為首的那名警察還有點詫異地看了夏陽一眼,剛剛夏陽抬起手的時候他還以為夏陽要反抗什么,還好是虛驚一場。

  如果夏陽真的要動手的話,這些警察就連自己是怎么死掉的都不知道。

  只不過,夏陽不會這么冒失地對公務人員動手,所以他還是選擇了配合警方的工作。

  至于接下來的事情,夏陽卻早已經有了自己的打算。

  “好了,過去幾個人,檢查一下!”

  幾名警察來到那三個皮箱的旁邊,就快要將三個包解體之后,轉過頭來朝那個為首的警察喊道:“隊長!沒有發現什么異常的!這里面確實是贓款!”

  “好!帶上贓款和犯人!我們回警局!”

  隊長高呼一聲,嘴角露出一條得意的笑容。

  而夏陽卻撇撇嘴,有些不滿地說道:“喂!警察先生,現在我還沒有定罪,我最多只能算得上是嫌疑人吧?”

  “閉嘴!你要小心你的言辭!”

  “好好好……”

  夏陽無奈的慫了慫肩膀,接著跟上幾名警官的步子,向前方走去。

  這警察之中并沒有人敢推搡夏陽,因為夏陽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讓他們感到恐怖的氣息,還好夏陽很配合他們,如果夏陽要反抗的話幾個警察真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做。

  雖然夏陽的長相有點出乎他們幾個人的意料,人們印象中的搶劫犯應該是兇神惡煞的模樣才對,雖然夏陽處處讓人感覺到恐怖,但是他的長相未免和那些犯人顯得格格不入。

  幾個警官倒是也沒有過多地糾結這件事情,他們只是奉命行事,所以問不了那么多的事情。

  就這樣,夏陽跟著幾名警察坐上了停在院門外的特警車輛,在眾人好奇的目光下離開了小區。

  路上,夏陽鼻子一直在不斷地淌血,讓坐在車上的警官一陣好奇。

  “大兄弟,你這是怎么了?”

  夏陽吸了一下鼻子,他的雙手被銬著所以根本沒有辦法使用手,只能無奈地看著鮮血不斷地向下流淌。

  他這無法停留的鮮血,沒多大的功夫就已經滴滿了車座和他的衣服。

  “警察同志,你們就能這么看著我流血嗎?幫幫忙!”夏陽有些無奈地朝車里面的幾個警察說道,雖然自己現在的身份是嫌疑犯,但是也犯不著用這樣冰冷的態度來對待吧?

  幾個警察經過夏陽這么一提醒,才想起來要幫助夏陽止血,要不然的話這輛車要被夏陽的鼻血染紅了。

  眾人忙碌一陣后才讓夏陽的鼻血停了下來,夏陽為此變得更加郁悶了。

  什么靈丹妙藥,看起來除了壯陽沒有其他的作用了。

  的確,夏陽感覺到昨晚吞下的那幾顆丹藥,的確是非常的大補,但是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作用了。

  而且紫魅在夏陽開始不住地淌血開始,就再也沒有了聲音,夏陽在心中不斷地咒罵紫魅,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會成為這個樣子。

  多虧夏陽的身體素質超出常人,否則的話這樣大規模的出血恐怕會要了他的命。

  很快,夏陽被這三五輛特警車,帶回了尚都的警局,隨后他被押進一間空蕩的房間中。

  夏陽坐在凳子上沒有多一會的功夫,幾名身穿警服的警察走了進來,夏陽認得,其中有一個是先前派人跟蹤自己的那個宋正文。

  宋正文和幾名警察并排走著,進入了房間中。

  ??t5睽??2('?{Z?4  一名黑瘦警察加快腳步,來到夏陽的桌子對面,“小子!現在人贓并獲,你還有什么好說的!“

  夏陽搖了搖腦袋,他的鼻孔里面堵著白紙,但是已經被染成鮮紅,他的衣服上面也沾滿了鮮血,看起來極其狼狽。

  “那好,我們很快就會把你押到拘留所,等待法院的判決下來!”黑瘦警察微微一笑說道。

  看著眼前的夏陽黑瘦警察心中極為得意,就因為這么一個小子,自己得到了不少的報酬,這樣的事情正是太合算了。

  “我有神情辯護的機會么?”夏陽不卑不亢地說道,雖然他知道郭鵬在其中一定打點好了關系,但他還是希望這件事情,可以通過法律的渠道來解決。

  如果夏陽想要從這里逃走的話,簡直進而一舉,但是他也不希望將事情鬧大,也不希望會有什么人傷亡。

  “哼……小子,你知道你犯下了什么事情嗎?對你進行判決已經是最大的仁慈了!”黑瘦警察冷哼一聲,沒好氣地說道。

  夏陽注意到,站在黑瘦警察身后的宋正文臉上流露出無奈的表情,及接著宋正文朝這名黑手警察說道“王組長,我們刑警隊還在調查這件案子,你這么倉促地結案是不是有點著急了?”

  “哼……我說過什么了?你們刑警隊都是吃素的。”這名叫王隊的黑瘦青年轉過頭來朝宋正文說道,他是重案組的組長,王哲。

  宋正文嘆了一口氣,他也知道王哲和廳長有著什么樣緊密的關系,所以才能年紀輕輕做到這個位置,是他這樣完全沒有任何背景的人無法招惹的。

  本來這件銀行的搶劫案和他們重案組沒有任何的關系,但是這件案件卻引起了上級的強烈重視,才會讓王哲很快就抓到了他所謂的犯人。

  當宋正文看到犯人是夏陽的時候,也頓時明白了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看來以自己一個刑警隊長的身份,是很難改變這件事的發生了。

  “宋隊,這件案子現在交給我處理,如果你不想給自己惹上麻煩的話,就最好老實一點!”

  王哲的話說道最后,他的臉上露出了陰沉的表情,這完全是言語囂張的威脅。

  宋正文對于這個王哲也是絲毫沒有辦法,誰讓那位廳長大人是他的親戚呢。

  “王組長,我想問他一些話。”宋正文有些懇求地說道。

  王哲笑了笑,說:“好,那我們是不是應該出去了?哈哈……宋隊你好自為之……我在外面等你。”

  說完,王哲朝幾名警察一揮手,他們離開了房間。

  此時房間中只剩下宋正文和夏陽二人。

  夏陽的眼神朝四周轉了一圈,并沒有開口。

  宋正文也明白夏陽究竟有什么心思,他走到夏陽的對面抽出凳子坐下來,說道:“你放心吧,這里沒有什么監控裝置。”

  “那我就告訴你了,我是托郭鵬的福才到這里的。”夏陽大大咧咧地說道,言語輕松。

  而宋正文卻嘆了一口氣,滿臉愁容,“唉,我不是已經警告過你了嗎,不要得罪那個郭鵬,現在好了!就是我也幫不了你。”

  夏陽淡淡地笑了笑答道:“警官,你為什么要幫助我呀!我完全可以解決這件事情。”

  對于郭鵬的陷害,夏陽絕對不會饒了他,只不過現在最緊要的事情還是擺脫眼前的麻煩,但是郭鵬既然敢這么做,那他一定有十足的把握不會讓夏陽逃出去。

  夏陽接著說道:“警官,你最好就像剛才那個黑猴子說的,不要管這件事情了,我自己有辦法!”

  宋正文嘆了一口氣,他的內心非常無奈,就算他想要幫助夏陽但是卻根本沒有辦法,這一次要面對的敵人太過強勁了。

  “你放心吧大勇,我會盡力地將真正的犯人揪出來的!”

  宋正文說說話的同時,他身后的一臺電視機上面,正在播報著有關那場搶劫案的新聞。

  “昨夜位于市中心銀行的那場搶劫案,警方已經將其中的一名嫌疑犯逮捕,警方正在盡力追捕嫌疑犯的其他同伙……”

  電視的畫面中,還拍攝出了夏陽被從特警車輛上面押送下來的場面。

  “哼哼……”

  夏陽看了一眼電視,不禁冷笑起來。

  “你看到了吧警官,這個郭鵬為了對付我下了不少的功夫,接下來,他只要抓幾個替死鬼進來,就可以結案了!”

  宋正文的神色凝重,拳頭也捏緊了,根據夏陽這么一說,這件案子恐怕就是由郭鵬自導自演的,就是為了要讓夏陽爛在監獄里面。

  對于這樣的情況,宋正文是無能為力,他身為警察竟然連追查真正的犯人都做不到!

  “警官,你也不要自責,這是你能力之外的事情。”夏陽淡淡地笑了笑說道,相比剛剛的王哲,夏陽對宋正文的印象還是不錯的。

  “你先出去吧警官,盡量不要和我有什么接觸。”

  宋正文呆呆地點了點頭,事到如今他也沒有什么其他的辦法了。

  ??t5睽??2('?{Z?4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