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104章 成為目標

第1104章 成為目標

書迷正在閱讀:
“師父!您感覺到了嗎?”

  不只是哪里的一處高山的山頂,一個長發青年,朝著一個白發的老者說道。

  老者點了點頭,白眉下的一雙眼睛注視著前方的云海,說道:“這靈氣,真太不可思議了!”

  就在剛才,老者和這個長發青年感覺到了從遙遠的地方,傳來一股強大而濃厚的靈氣,這靈氣的強度,恐怕要比兩個人的更勝一籌。

  只不過,這股靈氣在幾十秒之后又很快地消失了,而這幾十秒的時間里,正是夏陽打倒那個中年男子的時候!

  這名長發青年的神色凝重,他向前方鞠了一躬,認真地說道:“師父,徒兒請求下山一趟!”

  “這股靈氣已經消失了……你能找到它么?”

  “是!“長發青年的聲音異常堅定,“雖然不知道這是什么原因,但是我一定得查明事情的真相,不管這股靈氣是出自什么東西,都不能讓其他人得到!”

  老者淡淡地笑了笑,他那一雙充滿褶皺的雙目中,露出了欣慰的光芒,“你真的可以獨當一面了……去吧!等你回來之后,我的位置也就傳給你了!“

  “是!謝謝師父!“

  長發青年朝老者深深聚了一躬,接著轉身離開了這里,這處上山崖的頂端,僅僅剩下老者獨自一人。

  “唉……”老者嘆了一口氣,喃喃自語道:“想不到現在還會出現這種事情……徒兒,祝你一路好運。“

  在這師徒兩個交談的同時,在這個世界上的各個角落,每一個修為高深的修行者,也都察覺到了剛剛由于夏陽開放靈氣寶庫,所散發出的這股靈氣。

  現在,已經有很多像那名長發青年一樣的修行者,為了要追查到那股強烈靈氣的源頭而踏上旅程的修行者。

  這樣一股強大的靈氣,一旦得到之后,自己的修行將是質的飛躍!

  很難想象,在現在這個年頭,竟然還會有如此強大的靈氣源頭存在。

  因為夏陽打開靈氣寶庫的緣故,這個世界上的修行者們不約而同地將目標對準了他。

  在現在這個靈氣稀薄的年代,很多已經近乎巔峰的修行者們,因為得不到足夠的靈氣而無法得到突破,還有很多人因為靈氣的缺乏,壽命到達而含恨而終。

  所以,這樣一個難得的機會,就變得十分珍貴了。

  此時的夏陽卻還不知道,自己在無意之中已經成為了眾矢之的,這也是紫魅擔心的原因。

  一旦開放了靈氣寶庫,夏陽一定會引起眾多修行者們的注意,正是因為這樣紫魅才希望他快一點變強。

  所以紫魅才會堅持著要讓夏陽吞下那幾顆丹藥。

  “我吃!我吃!”

  夏陽被紫魅嘮叨的有些不耐煩了,他抬起手掌,撐起脖子將手掌中的丹藥一股腦地灌進了嘴里。

  ……

  ……

  夏陽呆呆地站在原地,他朝著意識中的紫魅抱怨道:“這個丹藥過期了吧,什么效果都沒有!”

  “你急什么,再好的丹藥,也得有一段時間才能發揮效果啊!“紫魅遲疑了一下說道,多虧夏陽看不到她尷尬的表情,否則的話她說的話將在夏陽面前完全失去威信了。

  按常理來說的話,丹藥應該在服用的同時就會產生效果的才對啊,夏陽這是什么原因?

  紫魅想不明白,但是她也不敢和夏陽說這件事情。那個中年男子好歹也是個筑基期中期的高手,他不應該會隨身帶著沒有用處的丹藥啊!

  還好夏陽沒有繼續糾結這件事情,讓紫魅松了一口氣。

  在夏陽看來,只要這些藥吃不死自己,就可以了,管他有用沒有用。

  緊接著,夏陽又在那名中年男子留下的衣服之中,搜索了一番,除了幾張銀行卡和一張身份證之外沒有其它的了。

  “你看吧,他身上就帶這錢和這些丹藥,所以它們一定是好東西!聽我的沒錯!”紫魅很得意地說道。

  夏陽撓了撓自己的后腦勺,雖然現在中年男子的銀行卡在自己這里,但是他根本不知道密碼呀!這該怎么辦才好?

  看到夏陽完全沒有注視到自己,紫魅心中很是惱火,不過她也沒有再提那些丹藥的事情,從夏陽的意識中消失了。

  夏陽站在原地,遺憾地搖了搖頭,本來他還指望著這個中年男子的身上會有什么法寶之類的東西,但是最后自己得到的卻只有失望罷了。

  夏陽將意識轉過去,從空間中離開,回到了先前自己家中的大廳房間中。

  “咚咚咚!”

  夏陽剛剛站穩,從屋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只見鄭姍姍和張小玲二人,率領著幾個身穿警服的警察,進入了屋子。

  “怎么回事?”

  一名走在最前面的警官問道,他們幾個警察看到如此雜亂的房間,都非常好奇。

  夏陽擺了擺手,心中很是清醒,多虧自己剛剛沒有在房間里殺掉那個中年男子,要不然的話可是攤上大事了。

  但想到鄭姍姍和張小玲二人如此關心自己,夏陽的心中還是頗為感動。

  “大勇!你怎么樣,那個人去哪里了?”

  ??t5睽??2('?{Z?4  鄭姍姍和張小玲二人小跑著來到了夏陽的身旁,關切地問道。

  夏陽淡淡地笑了笑,說道:“已經沒事了。”說完,夏陽將腦袋轉向幾名警察,“警察同志,正是辛苦你們了,讓你們白跑一趟,正是不好意思!”

  “真的沒事了?你受傷沒有啊!”

  “是啊大勇,用不用去醫院檢查一下?“

  兩名女子的話語之中充滿了關切,她們二人焦急地盤問著夏陽。

  “真的沒事!你們看!”

  說著,夏陽還舉起自己的兩個胳膊,擺在胸前晃了晃。

  這時,鄭姍姍驚叫一聲,“大勇,你流血了!”

  張小玲的表情也變得極為驚恐和擔憂,而夏陽也感覺到,自己的鼻子前面有液體向下淌。

  “嗯?”

  夏陽抬起手,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面,頓時發現手已經被鮮血染紅了!

  “這是怎么回事!”

  夏陽很驚恐地發現,自己的鼻血此時就像滔滔江水一般川流不息,這是出了什么事情才會留這么多血啊……

  “你等一等,我去給你拿紙……”張小玲說著,邁過滿地的雜物沖向衛生間。

  留在原地的鄭姍姍關切地說道:“大勇,你受傷了嗎?”

  夏陽高抬著自己的腦袋,“沒什么,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此時鼻血還是止不住地向下流,就算是抬起腦袋也止不住血,難道自己是看到兩個美女太過激動流鼻血了嘛!

  夏陽在心中不斷地鄙視自己,怎么這么沒有出息。

  而一旁的幾名警察也在偷笑,看來這個小子是見著美女才會流鼻血的吧,在嘲笑夏陽的同時幾個警察心中也有幾分嫉妒,為什么他會讓兩個美女如此傷心啊。

  這個世界太不公平了……

  此時張小玲很快從衛生間跑了出來,她手里拿著兩卷衛生紙,遞給鄭姍姍一卷,接著兩個女子開始給夏陽擦拭臉上和身上的鮮血。

  房間中的幾個警察又是一陣嫉妒,但是卻又無可奈何,只能在心中咒罵著夏陽,還有鄭姍姍和張小玲兩個美女。

  唉,這個年頭美女都特么瞎嗎,怎么會看上這樣的一個小子!看他屋子里面的裝修,也不是很有錢啊!

  一名警察咳嗽了一聲,朝夏陽說道:“這位同志,我們還是回局里,給你做一個檢查吧,順便做一個筆錄。”

  鄭姍姍和張小玲搶在夏陽的面前說道:“我們也跟他去!“

  幾名警察沒有辦法,帶著兩位美女,還有夏陽回到了京劇。

  短暫的手續辦完之后,三個人離開了警局,他們三個人的口供完全相似,只不過夏陽在兩個美女離開之后發生的事情,經過自己的加工之后說了一遍罷了。

  在夏陽的版本中,那名中年男子只不過帶走了一些財物,就離開了房間,順著繩子爬到樓頂去了。

  雖然他明白關于這樣的說辭警方也許會不相信,但是這已經是他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釋了,總不能說自己把那個家伙殺掉了吧!

  而且夏陽所居住的小區遍布監控,只要是進入樓道中的人都會被監控拍到,所以夏陽只能勉為其難,讓那個中年男子從樓頂離開了。

  ·警官在做完筆錄之后,也沒有難為夏陽他們,讓他們三人離開,畢竟時間都已經這么晚了。

  三個人離開警局之后,回到了家中,他們沒有收拾房間,現在時間已經太晚了,況且夏陽還一直在流鼻血。

  這止不住的鼻血讓夏陽感到非常頭疼,難道自己是得了敗血癥了嗎?完全止不住血。

  好不容易夏陽才睡了過去,但是他在睡夢中卻依舊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鼻孔中不斷地有液體流淌著。

  夏陽一直睡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他從床上爬了起來,發現自己的枕頭上已經沾滿了鮮血,而現在鄭姍姍和張小玲二人已經離開這里上班去了。

  那現在有是什么人在敲門?

  夏陽踏上拖鞋,走出了臥室,他發現大廳的桌子上已經擺了幾盒子藥,而房間也已經被收拾整齊了。

  “有這么兩個室友,就是省心啊!”

  夏陽不禁感嘆一聲,而此時門外的敲門聲顯得跟不耐煩了,伴隨而來的還有一個男人的喊聲:“開門!警察!”

  聽到警察這兩個字,夏陽立刻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他一遍扯著衛生紙塞進鼻子里,一邊走向大門開門。

  “您好,是大勇吧。”大門外,十多個冰冷面孔的警察直勾勾地盯著夏陽。

  “我是……怎么了?”

  站在最強的一名警察,舉起了一份文件,上面清楚地寫著三個大字:“逮捕令“。

  “大勇,你有權保持沉默,但是你現在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夏陽更加好奇,自己是犯了什么事,至于這么興師動眾的?

  那名警察似乎看透了夏陽的疑惑,接著說道:“你涉嫌參與并謀劃了一場銀行搶劫案,現在請跟我們走一趟!”

  ??t5睽??2('?{Z?4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