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97章 找東哥

第1097章 找東哥

書迷正在閱讀:
<>黃發青年呆呆地站在原地,他的心中充滿了恐懼和不甘,即便是他無法殺掉夏陽,但是依舊想要得到這一百萬,因為這一次是他距離百萬最近的一會。

  可是黃發青年的心中非常清楚,就算是自己拼上了性命也絕對不可能殺掉夏陽的,他們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了。

  “好了,接下來……”

  夏陽突然開口,讓黃發青年的身體頓時又一次抽搐,他結結巴巴地問道:“大哥……還有什么事?“

  “帶我去找鵬子。”

  “大哥……我不知道那個天殺的現在在什么地方啊……”

  夏陽撇撇嘴,朝黃發青年說道:“那你怎么聯系他的?”

  “我們會聯系到他的手下……“

  夏陽抬起一只手,打斷了黃發青年的話,“那好,你聯系好他的手下,就說你把我干掉了,讓他帶上錢來找你!”

  聽完夏陽的話,黃發青年哆哆嗦嗦地從口袋中掏出了手機,撥通了一串數字。

  “喂……東哥是嗎……啊,我是小張,我干掉那個大勇了!……沒錯沒錯……我們一共三十二個弟兄……”

  黃發青年說話的口氣有些緊張,他似乎都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聲,因為他十分懼怕身旁的夏陽,生怕因為說錯了什么話,引起夏陽的憤怒。

  “和他約定一個地方。”夏陽小聲地說道。

  “哎東哥,我馬上就到你那里去!好好,一會見!”

  黃發青年裝起來手機,朝夏陽說道:“大哥,已經好了。”

  “好,帶我去他那里。”

  夏陽說著,一把拽起黃發青年的胳膊,也不管他愿不愿意,拖著他走上了身后的面包車,打開車門將他丟進了駕駛室。

  黃發青年坐在駕駛座上面,咽了一口涂抹,他很想現在立刻發動車輛逃走,但是夏陽就在他的身旁,他根本沒有任何的機會。

  緊接著,劉芳和王小兵二人也跟在二人的身后,夏陽將鄧風的跑車鑰匙遞給劉芳,讓他在后面跟著,接著朝黃發青年淡淡地說了聲:“出發。“

  黃發青年無奈,他只好發動了車輛,開動起來。

  這輛沾滿塵土的面包車行駛在鄉間崎嶇的道路上,它的后方緊緊地跟著一輛跑車,是劉芳駕駛的。

  王小兵和夏陽就坐在了這個黃發青年所駕駛的面包車中,由于夏陽的關系,黃發青年不敢有任何的心思,只能老老實實地開車,帶著夏陽到鵬子的手下那里去。

  “師父,你真是太厲害了,剛剛是怎么做到的?”坐在后排的王小兵很是激動地問道。

  夏陽淡淡地笑了笑,心中有些得意,他說道:“你是說剛才把人打飛嗎?這個需要一些特殊的訓練,你現在還掌握不了……”

  看到夏陽說話,黃發青年又吞了一口唾沫,他的心中很是后怕,如果剛剛夏陽那樣的攻擊落在自己的身上,都不知道會是什么樣的結果。

  現在黃發青年的那些手下還躺在原地不能動彈,雖然黃發青年為這些手下們擔心,但是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確保了他自己的生命安全。

  “是嗎師父,那什么時候才能成為你那樣?“王小兵的言語之中充滿了對夏陽的崇拜和恭敬,毫不夸張地說,夏陽是他見過的和聽說過的之中,最強的存在。

  夏陽有些得意地說道:“你放心,以你和劉芳的資質,再加上我的教導,不出兩年,你們就會擁有我現在這樣的實力。”

  夏陽這么說著,他現在已經掌握了修煉的方法,所以無論是提升自己的實力,還是來教導別人,都會輕易的許多。

  只不過現在地球上面的靈氣實在是太過稀薄,所以夏陽修煉起來十分費勁,雖然體內有靈氣寶庫在那里,但是卻不能一直使用它。

  現在夏陽要盡快出掉郭鵬,因為郭鵬他已經冒犯了夏陽很多次,從黃發青年的這件事情就可以看出來,郭鵬不除掉夏陽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正是因為這樣,夏陽他絕對不可能坐以待斃。

  很快,黃發青年開車來到了一家酒吧的門前,此時剛剛是下午,酒吧還沒有開始營業。

  面包車停在酒吧的門前,后方的那輛跑車緊跟著停了過來,門前的兩位保安看到停過來的兩輛車輛后,很自然地走向了后面的那輛跑車。

  坐在面包車中的夏陽不禁撇了撇嘴,有些不滿地說道:“這些人,還真是看人下菜,怎么坐面包車就不迎接了?”

  他說的話,讓一旁的那個黃發青年感覺到臉頰發臊,這本來就是事實,如此現實的社會,只有錢才能決定一切的地位。

  “師父,不要抱怨了,誰讓劉芳那小子開了一輛好車呢,如果光是我們幾個的話,保安一定也會來迎接師父您的!”王小兵說道,他的話語明顯底氣不足,因為他覺得就算是沒有后面的那輛跑車在,這里的保安也會對這個面包車不屑一顧。

  “好了好了,下車吧!”夏陽有些不滿地說了一聲,這輛面包車的乘坐體驗非常低,在車上根本體會不到舒適兩個字,這一路過來,夏陽只是感覺到自己的屁股被墊得有些疼,除此之外什么都沒有。

  如果不是為了看著這個黃發青年,夏陽才不會選擇稱作這樣的交通工具。

  三個人走下面包車,而后面的跑車車門,也已經被那其中的一名保安打開了,那個保安恭恭敬敬地朝駕駛室中的劉芳低下了腦袋,“先生,歡迎光臨!”

  那名黃發青年和王小兵,跟著夏陽走向了剛剛從跑車中走出來的劉芳。

  “師父!哈哈,這車開起來真不錯!”

  劉芳沒有理會為他開門的保安,他很興奮地朝著夏陽說道。

  劉凡很明顯地注意到,剛剛一路駕駛著這輛跑車過來,他依舊引起了不少過往行人的目光,其中不乏很多在平時對劉芳不屑一顧的美女。

  這樣的經歷讓劉芳感覺到,有錢真的是極為美妙的一件事情,更加讓他確信的是,跟隨夏陽這個師父的決定真的是太棒了。

  僅僅是幾個小時的時間,劉芳已經見識到了很多他哪怕一輩子都不會看到的事情,如果不是跟著夏陽,他根本不會經歷到這樣的事情。

  無論是劉芳還是王小兵,他們兩個人心中,夏陽的位置早已經超越了信仰的存在,夏陽在他們心目中的位置就好似信徒心目中的神明一樣。

  “好了,我們進去吧。”

  夏陽淡淡地說道,劉芳答應一聲,小跑兩步跟到了夏陽的身后。

  這一幕讓兩名保安看呆了,他們搞不清楚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這個開跑車的人,怎么會和從面包車上面下來的家伙有什么交集?而且看他的樣子,好像很崇拜這個家伙一樣。

  是個人就會明白,能開得起跑車的人非富即貴,劉芳從一輛超跑上面下來,竟然屁顛屁顛地跑到坐著面包車的家伙身后去了,這實在讓人想不通。

  現在這樣的情況讓兩個保安很是難為,他們不知道這四個人里面,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土豪,而看劉芳他們三個人對夏陽恭敬的樣子,兩個保安認為夏陽是掏錢的人幾率比較大。

  “這位先生,麻煩您再晚一點來,我們現在還沒有營業。“一名保安走上前去,低三下四地朝夏陽說道。

  雖然夏陽從面包車上走了下來,但是保安們看到開著跑車的劉芳都對夏陽這樣的態度,他一定就是做東的人沒跑了。這樣的人可是得罪不起。

  夏陽瞅了一眼那個黃發青年,“你和他說。“

  黃發青年這才訕訕地朝這名保安說道:“您好,我們是來找東哥的。”

  保安低頭大量了一眼這個黃發青年,發現他無論是形象還是氣質都和夏陽他們三個人格格不入,弄不清楚他們之間究竟是什么關系。

  但是這個保安可不想多事,他打量了一番黃發青年后,朝他說道:“好,你稍等一會,我去通知東哥一聲。”

  “嗯,謝謝,你就和東哥說,說小張給他帶東西來了,他自然就明白。”這個自稱為小張的黃發青年訕訕地說道,同時還警惕地打量著夏陽,還好夏陽的臉上沒有什么異樣的神色,這才讓小張松了一口氣。

  “好,在外面稍等一下。”

  這名保安說完,走進了房間內,門外留下一名保安和夏陽隨行的四個人。

  過了一陣的功夫,先前的那名保安走了出來,朝黃發青年說道:“你們進去吧,東哥叫你們!”

  “謝謝……謝謝……“

  黃發青年低三下四地朝著這名保安,點頭哈腰,讓夏陽看著很是不爽。

  “趕緊走。“

  夏陽狠狠地退了一把黃發青年的后背,他這才邁開步子朝酒吧里面走去。

  一路上,黃發青年小聲地朝夏陽問道:“大哥……我們進去以后該怎么辦!“

  夏陽笑了笑,“能怎么辦?該怎么說就怎么說。“

  “哦,對了,我先往后面站站。“夏陽環視了一下四周接著說道,因為他發現這里的燈光比較昏暗,無法看清人的臉龐,所以他打算,給這個叫東哥的郭鵬手下一個驚喜。

  而劉芳和王小兵兩個人此時的心情也頗為激動,他們知道接下來夏陽將要有什么大動作,所以無不為之而興奮。

  兩個人還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這一次,他們的心情是既進賬,又有一些期待。

  “師父,我們兩個該怎么做?”劉芳和王小兵轉過頭來小聲朝夏陽問道。

  “和他一樣,保持平常狀態就可以了,這個東哥我來對付。“

  夏陽冷笑一聲答道,心里有些不滿,什么東哥不東哥的,待會就讓這個東哥從世界上消失。

  四個人在酒吧中央穿行一陣,黃發青年的腳步,停止在了一扇木門的前方。

  “就是這里,東哥的辦公室。”

  夏陽用下巴向前點了點,“進去。”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