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92章 刑警總隊長

第1092章 刑警總隊長

書迷正在閱讀:
因為這里出現了槍擊案,所以才會驚動了警方出動,要知道發現槍支這可是大事,所以必須要嚴查到底。

  其實就算警察們不動手的話,夏陽也會將這個槍手查出來的,因為剛剛這個槍手還企圖殺掉他。

  所以夏陽無論如何都不能饒恕這個槍手。

  “都不許動,舉起手!”

  幾個警察用隨身的配槍指著夏陽和劉芳王小兵三人,他們非常警惕,因為他們不知道那個槍手究竟在什么地方,所以對任何一個出現在這里的人都不能放松大意。

  夏陽和劉芳王小兵三個人老老實實地舉起雙手配合,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好擔心的,因為這又不是自己的問題。

  三個人連同武館中的人們很快被帶回了警局,他們眾人被分開來做筆錄。

  夏陽也被一名警察帶到了一間獨立的房間內,他將所有的經過講了一遍之后,那名警察也收起了文件,說道:“好,你在這里稍等一會。”

  “好。”

  夏陽淡淡地笑了笑,也沒有拒絕什么,這樣的事情他根本不在意,因為這根本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進警局,對夏陽來說似乎已經是家常便飯了,每一次他都能毫發無損地離開,所以他根本沒有什么好擔憂的。

  只是夏陽從剛剛開始就沒有在警局中見到那個美女警官若霜,不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為此夏陽還有些苦惱。

  雖然夏陽知道這場槍擊案比較棘手,因為還有一個人死掉了,所以警方一定會很重視這件事情,但是他也沒有什么好害怕的,又不是自己殺的人。

  就這樣夏陽在這間只放著桌椅的房間中度過了十多分鐘,房間的大門終于被打開,三位中年警察走了進來,從他們的制服來看是刑警,他們的身后跟著五個年輕的刑警。

  “先生你好,請問你是大勇對嗎。”一名中年刑警來到了夏陽的桌子對面坐了下來,很有禮貌地說道。

  “沒錯,我就是。”

  夏陽雖然有些好奇發生了什么事情,應該是做完筆錄之后就會帶自己離開才對啊,這一次來了這么多刑警,夏陽很快便意料到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大勇先生,你認識這個人嗎?”

  中年刑警說著,掏出了一張照片放在桌子上,推向了夏陽。

  夏陽低頭看了一眼相片上面的人物,是一個長相還算英俊的青年,他搖了搖頭說道:“不認得他,我從來沒有見過他。”

  “希望你說的是實話,因為他就是你要找的那個鵬子。”

  夏陽瞥了瞥嘴巴,“哦,我是在找他,不過我從來沒有見過他,這很矛盾嗎?”

  “不,當然不,只不過我想給你一點衷告,如果想活命的話就不要繼續調查這個鵬子了,明白嗎?”

  夏陽不屑地笑了笑,看來這個鵬子也是有一點背景的人,但是他夏陽,最不怕的就是對付這些有所謂的“背景”的人。

  所以夏陽體現的漫不經心,但是他為了可以早些離開這里,還是點了點頭認真地說道:“好的,我知道了,謝謝警官的關心!”

  夏陽的聲音陰陽怪氣,充滿了諷刺的意味,幾名年輕的刑警不禁皺了皺眉頭,但是夏陽面前的那個中年刑警卻依舊和顏悅色。

  中年刑警笑道:“你要明白,這個家伙非常危險,我們警方也很想抓到這個家伙,可是根本沒有辦法……”說道這里,中年刑警的一對濃眉之間閃過了一絲愁容,語氣也變得有些為難。

  中年刑警接著說道:“這個鵬子的來頭不小,不要說是我們對付不了他,恐怕就連……”

  他說道這里,下意識地閉上了嘴巴,因為他立刻意識到自己和夏陽說的話有些過多了。

  “好了,你回去吧,最好聽我的勸告。”中年刑警從凳子上站了起來朝夏陽說道。

  夏陽也跟著從凳子上站了起來,淡淡地笑了笑說道:“謝謝您警官。”

  “回去吧,小李,送他出去。”中年刑警朝身后的一個年輕警員招招手說道。

  “警官先生。”

  “怎么了?”中年刑警將腦袋轉向夏陽。

  夏陽笑了笑,很堅定地說道:“這個家伙,如果警官你沒有辦法對付他的話,就交給我來干掉他好了!”

  聽到夏陽的話,中年刑警的臉色頓時驟降,他冷冰冰地喝到:“你不要再參與這件事情,這是我們警方的工作!”

  夏陽點了點頭,“沒問題,我抓到這個家伙以后,一定會移交給你們的。“

  中年刑警嘆了一口氣,語氣很是無奈地說道:“年輕人,你不明白,這個家伙不是你能對付的了的,今天的事情你見到了嗎?他有很多手段,所以我勸你,趁年輕還是珍惜點生命吧,不要再問這件事情了!“

  說道最后,中年刑警的口氣中帶了一些祈求,因為身為警察的他,不愿意看到有平民死在這些惡勢力的手下了。

  夏陽看到這位中年刑警眼神之中的關懷和焦急,也知道了這是一位愛民的好警察,這才點了點頭,很是認真地說道:“那好,既然警官這么說,這件事情我就收手了,謝謝您的關心警官!”

  中年刑警點了點頭,接著,那個年輕的警察帶著夏陽離開了房間。

  “查一查這個小子,是什么來頭。”在夏陽走后,中年刑警朝著身旁的一名警員說道。

  “是……”警員點了點頭,“宋隊,查這個小子做什么?”

  這位中年刑警,是商都刑警隊的總隊長,宋正文。

  宋正文嘆了一口氣說道:“我感覺,這個小子不是一般人……總之你去檔案科查一下就好了!”

  “明白了宋隊!“

  警員點了點頭就要離開,宋正文接著說道:“哎等一等!”

  “還有什么事情嗎宋隊?”

  “叫兩個可靠的人跟著這個小子,暗中給他提供保護,發現什么事情,第一時間向我報告!”宋正文很是嚴肅地說道。

  “是……”

  警員點了點頭,雖然他心中有很多疑問,但是他也沒有像宋正文提出來,因為這位干練又經驗豐富的警官,很少會做無用的工作。

  “這件事情不要讓其他人知道!”宋正文接著叮囑道。

  那名警員離開之后,房間中只剩下了宋正文和另外的兩個中年刑警。

  一名中年刑警朝宋正文問道:“老宋,不至于這樣吧,這個小子……他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嗎?“

  “他一個人打倒了武館里面的四十二個人,你不覺得好奇么?“

  “這也許是個意外…………”另外一名中年刑警有些猶豫地說道,因為他也根本不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

  “意外么?那我問你,你會不會因為一個意外打得四十二個人沒有還手的余地?”

  “這…………”

  兩名男子同時陷入和沉默,夏陽這樣的實力,不要說他們刑警隊,恐怕就是去特種部隊里面都很難找到。

  對付四十二個普通人的話,也許經歷過一些訓練的人還能做到,但是夏陽面對的這四十二個可都是身懷絕技的習武之人,而且夏陽在對付他們的時候,還特別輕松。這樣的事情,就很難用常規來解釋了。

  “那宋隊您的意思是?“

  兩個中年警官沉默了一陣時間后,朝宋正文問道。

  宋正文拖著下巴,緩緩地說道:“我想要賭一把,賭注就是這個小子!如果我贏了的話,可以一舉干掉這個郭氏父子!”

  “宋隊…………”兩個警官的表情顯得有些為難,宋正文看了他們兩個一眼,接著說道:“現在的郭家非常危險,如果他們到達了無法控制的地步,對普通的老百姓是最大的威脅!“

  “但是宋隊,郭家不只是我們警察可以管得了的…………”一名中年警官很是氣憤地說道,言語中多少帶了一些不甘。

  宋正文點了點頭,有些欣慰地說道:“所以我才會選擇這個小子,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他就是干掉郭家父子的最好方法!“

  人生很多時候就是一場賭博,如果押對了寶的話,就會平步青云,相反的如果做出了錯誤的決定,就會墮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兩名中年警官都在感嘆宋正文的決定非常大膽,他們知道得罪了郭家父子的下場是什么樣的,他們也見識過了不少這樣的事情。

  既然這一次宋正文打算給對付鵬子的夏陽提供幫助的話,就意味著和郭家父子對著干了,如果被發現的話后果非常嚴重。

  因為真正難對付的,就是鵬子的父親。

  但是兩名警官在看到宋正文堅定的眼神之后,也沒有說些什么,他們能做的只有支持自己的這個老上司,他們跟隨了宋正文將近二十年,所以對這位老上司還是很信任的。

  既然宋正文他選擇了將希望寄托在夏陽的身上,那么另外的這兩名警官也是如此,只是他們不知道,這樣做的話,會引來什么樣的后果。

  “嘟嘟嘟………”

  這時,宋正文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掏出了電話,是派去盯梢夏陽的警員打過來的,難道這么快就有什么消息了?

  宋正文朝兩名警官試了一個眼神,示意他們安靜,接著接起了電話。

  “喂……”

  電話的另一頭沒有發出聲音,宋正文又問到:“出了什么事情?“,

  對面又沉默了兩三秒鐘,接著,從電話的另一邊傳來了夏陽懶散的聲音:“警官,根據我國的法律,派人跟蹤我,我是不是應該做出正確的防衛?”

  “你………你是………”宋正文結結巴巴地說道,“你是大勇?”

  電話對面的夏陽笑了一聲,接著說道:“警官,你派人跟蹤我,卻不知道我是誰?.”

  “警官,你派兩個警察來跟蹤我,是什么意思?”電話另一頭的夏陽冷冰冰地說道。

  宋正文的心中更為詫異,想不到剛剛派去跟蹤夏陽的人手,難道這么快就已經被他干掉了?

  “他們兩個現在在什么地方?”

  夏陽笑了一聲說道:“你放心警官,我沒有襲警,我只是向他們兩個人借用了一下電話而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