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86章 老子沒喝多

第1086章 老子沒喝多

書迷正在閱讀:
<>“他們幾個喝多了!把他們帶回車上去!”

  “輕點抬!”

  三個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的男子,被眾人抬出了酒店。

  夏陽也沒有做什么動作,讓人抬著還算舒服,還可以省下不少力氣。

  就這樣,夏陽緊閉著雙眼,像一個死人一樣被兩個大漢抬著,他感覺到自己被放在了車里,接著耳邊傳來了車輛關門的聲音。

  緊接著車輛發動機的聲音傳來,夏陽感覺到自己正在移動。

  這時,夏陽有些納悶,他們是要帶自己去什么地方?

  而且更讓夏陽好奇的是,這輛車怎么會如此顛簸,空間也顯得有些小啊。

  出于疑惑,夏陽緩緩地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發現自己和其他二人,正被丟在一輛面包車中,這也是為何會如此顛簸的原因。

  這時夏陽更加好奇了,這讓他感覺到有些蹊蹺,怎么會有這樣的事情?

  看來這些人并不是鄧風或者莫懷的手下,他們的動機不明,夏陽打算再靜觀其變。

  打定主意之后,夏陽不動聲色,依舊躺在車廂中,緊閉著雙眼。

  車輛顛簸了三五分鐘之后,一名男子的聲音傳來:“我們馬上就到!”

  “嗯,這三個家伙不會醒來吧!”另一個男子說道。

  “沒有問題,他們的酒里面有安眠藥,沒有十多個小時不會醒!”

  聽到這里,夏陽明白了,這幾個家伙是有備而來,而且早已經對三個人有什么想法了。

  夏陽依舊沒有什么打算,他想要繼續看看這幾個人究竟有什么打算,以及能不能得知是什么人派他們過來的。

  “哈哈,宰掉這三個家伙以后,老大的事業就一帆風順了!”

  “是啊,什么尚都三少,到頭來還不都得被老大踩在腳底下!”

  “到了那個時候,我們自然也就風生水起了。”

  他們在聊天時,渾然不知被扔在后排的夏陽已經聽到了他們的談話,無論是什么樣的藥效和酒精,都已經被夏陽用靈氣排除了體外,所以他現在依舊很清醒。

  夏陽開始慶幸自己剛剛用了靈氣將這些酒精排除體外了,想不到這酒里面竟然還摻著安眠藥,夏陽的這一無意的舉動讓他避免了一場無妄之災。

  如果夏陽也失去了意識的話,三個人恐怕是見不到第二天早上的太陽了。

  看來自己處處對人小心謹慎是有好處的,夏陽剛開始只是在顧及鄧風會做什么手腳,沒想到竟然歪打正著碰到了這些家伙。

  “好么,我倒要看一看你們幾個想做什么……”夏陽心想,他沒有任何的舉動。

  前方男子的聲音接著傳來。

  “那幾個保鏢處理干凈了么?”

  “放心吧,沒有任何問題!”

  “嗯,這樣就好,干掉了這兩個家伙,就該輪到那個馮華建了。”

  接著,響起了一聲打火機清脆的聲音,車廂內頓時飄來淡淡的香煙味。

  “還有一個小子是什么人啊?我們沒有見過。”

  “管他的,干掉好了,要怨就怨這個小子倒霉!”

  夏陽不禁冷笑一聲,多虧沒有發出聲音,一會,還不知道是誰干掉誰啊。

  面包車繼續在道路上顛簸,夏陽感覺到路面很是粗糙,看來這輛車正載著幾人往郊區行走。

  而此時,夏陽身旁的莫懷和鄧風二人依舊在熟睡中,是不是還發出巨大的鼾聲,多虧他們沒有嘔吐,否則的話夏陽恐怕要痛不欲生了。

  終于,車輛停了下來,前面的男子聲音也穿了過來,“好了,干掉這三個小子吧,挖個坑埋了他們!”

  一旁也傳來一陣車門開關的聲音,看來這一次的隨行的人有不少。

  “趕快動手!”

  夏陽聽到了,車廂被打開的聲音,緊接著,兩名男子抱著他的胳膊和雙腳,將他抬了起來。

  “真是奇怪了,這二少不是應該和女人在一起的才對嗎?這一次怎么跟了一個小子……”

  “好了,干活吧!”

  “唉……”一名男子的聲音很明顯的失落,“如果有女人在的話,還想好好爽一下的……”

  另一名男子笑罵道:“他么的,等這件事完成以后,你想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

  “也是……”

  還是剛才的那名男子的聲音,他喊道:“喂你們幾個!去準備一個坑!”

  夏陽依舊閉著眼睛,他還想趁著這段時間再休息一會,并且盡可能地掌握更多的情報。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夏陽是不會出手的。

  雜亂的現場很快傳來鐵鍬翻動泥土的聲音,還有幾人的交談聲,夏陽從聲音來判斷,在場的敵人不會少于二十個。

  即便是這樣,在夏陽的眼中干掉這二十個敵人只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

  現在能做的就只有安靜地等待,并且從他們的交談之中獲取一些有價值的情報。

  可是接下來讓夏陽失望的是,他從人們的談論之中,并沒有發現自己希望獲取的線索,這些人完全在一直閑聊。

  十多分鐘過去之后,一個男子的聲音響了:“坑已經準備好了!埋了他們幾個嗎!”

  “動手!”

  一名男子冷哼一聲,接著夏陽感覺到,自己又一次被人抬了起來。

  “咚!”

  “咚!”

  “咚!”

  三個人被挨個扔進了一個土堆之中,夏陽是最后一個落地的,他砸在了莫懷和鄧風的身上,沒有什么疼痛。

  “哈哈……”

  夏陽不禁笑了一聲,讓一旁眾人頓時警惕起來。

  “喂……你聽到這個小子笑了嗎?”

  “是啊,他……”

  “好了別管他,他也許是做夢呢!”

  眾人對視一眼,接著拿起鐵鍬,將腦袋轉向了剛剛挖好的坑中。

  “什么!”

  “這不是見鬼了么!”

  “臥槽!”

  聽到眾人的呼喊聲,一個領導模樣的人大模大樣地走了過來,氣呼呼地說道:“怎么了,你們大驚小怪的!”

  一名男子哆哆嗦嗦地指著面前的土坑,結結巴巴地說道:“老大……有個小子,不見了!”

  “什么!”

  那個被稱為老大的男人也驚恐地轉過腦袋,的確,坑中,僅僅剩下了兩個人還躺在那里。

  而莫名其妙消失的那個人,正是夏陽!

  “馬上找到那個小子!絕對不能讓他跑了!”

  “你在找我么?”

  一個冰冷的聲音從男子的身后響起,讓他不禁汗毛倒豎!

  男子剛想轉身發起攻擊,他已經被夏陽死死地卡住,他的脖子上也生過來一把冰冷的匕首!

  “叫你的人不要動!”

  當眾人看到夏陽用匕首架住了自己的老大之后,也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很是驚恐地看著夏陽。

  剛剛,沒有一個人發現了夏陽的蹤跡,他就好像鬼魅一般地來到了老大的身后!

  這里的二十多人,卻絲毫沒有發現夏陽的身影,這真是太可怕了。

  “兄弟們都冷靜!”

  那名被夏陽架著脖子的男子很平淡地說道,看起來他的心里素質還不錯。

  “兄弟,我也知道你和他們兩個沒有干系,我們一定放你回去!”

  夏陽冷笑一聲,說道:“現在是你和我談條件的時候嗎?你有這個資格?”

  被夏陽架著的男子沉默了下來,的確,現在夏陽只要手稍稍一用力,就會殺掉自己,自己的確處于比較弱勢的一面。

  “好的兄弟,你先不要激動,我們慢慢談!”男子語氣平和地朝夏陽說道。

  “讓你手下的人放下武器!”

  男子抬起手,向下平放,眾人互相對視一眼,將手中的鐵鍬鋼棍放在了地上。

  雖然這些武器對夏陽也構成不了任何威脅,但是它們的存在讓夏陽感覺到十分的礙眼。

  緊接著,夏陽對男子說道:“是什么人派你們來的!”

  “抱歉,這個我不能回答你。”

  夏陽笑了一聲,看來這個男子還挺有原則的,只不過,這樣的原則只會讓他更快地送命。

  “那好,你沒有存在的價值了!”

  “唰!”

  手起刀落,夏陽將手中男子的喉管割斷,一旁男子的眾手下頓時朝夏陽發起了攻擊!

  可是他們的實力,和夏陽根本無法匹敵,頃刻之間,眾人也已經倒下一片。

  只有一名略顯年輕的男子還站在原地,他的面容還很清秀,二十歲出頭的樣子。

  而此時這名男子已經很是驚恐了,他哆哆嗦嗦地站在原地,腳下不敢有任何的動作,沒有移動分毫。

  他很清楚自己不是夏陽的對手,夏陽在一瞬間打倒了他的所有同伴們,他怎么能和這樣的怪物較量?

  男子心中尤為害怕,在他充滿驚恐的眼神之中,夏陽緩緩地向他逼近了過來。

  “你……求求你不要殺我!”

  男子結結巴巴地說道,他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散發著恐懼的氣息。

  夏陽的臉上浮現一抹陰冷的笑容,他點了點頭,但是依舊走向這名男子,口中低語道:“我只問你一次,是什么人派你們來這里的!”

  “我不知道……”

  “刷!”

  男子的話還沒有說完,夏陽手中那一把沾滿血跡的匕首,已經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確定?”

  此時男子的衣襟已經被冷汗打濕,他渾身起滿了雞皮疙瘩,同時感覺到渾身冰冷。

  “是……是一個叫鵬子的人,其他的我就都不知道了!”男子很是誠懇地說道,他的脖子上,已經沾染上了夏陽匕首的上面的鮮血。

  “好……”

  夏陽將匕首收了回來,朝男子擺了擺手,“馬上消失在我的面前!”

  男子如果大赦,邁開雙腿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奔跑起來,他跌跌撞撞地跑向一旁的面包車,爬了上去一溜煙地開走了。

  夏陽看了一眼滿地的尸體,嘆口氣走向了那個已經挖出來的淺坑。

  說是淺坑但是將三個人埋起來根本不是問題,夏陽推了推躺在地上的莫懷和鄧風,“喂!起床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