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85章 鄧風也做我小弟

第1085章 鄧風也做我小弟

書迷正在閱讀:
“大勇大哥!快請坐!”

  鄧風彎著腰,朝夏陽做出請的姿勢。

  夏陽也沒有推辭,在眾人的簇擁下,走向了包間中央的飯桌旁。

  “大勇大哥來了,我們就可以點菜了!”鄧風很是興奮地笑了笑,朝一旁的男子說道:“快去叫服務員來這里!”

  一旁的莫懷也招了招手,朝身后的眾人說道:“好了,你們也都先出去吧,沒有我的命令不準進來。”

  “是!”

  十幾名西服男子同時點頭答應,從他們嚴格的紀律和硬朗的身板來看,他們是在役或者是退伍的軍人。

  眾人離開包間,此時屋中只剩下了夏陽和鄧風、莫懷三人。

  “大勇大哥,快請坐!”鄧風恭恭敬敬地笑了笑,還為夏陽把桌子搬了出來。

  夏陽沒有任何的推辭,拉過凳子就坐了下去,他不怕鄧風和自己耍詐,也不怕鄧風有什么樣的埋伏會在這里。

  在夏陽入座之后,鄧風和莫懷也各找了一張凳子坐了下來。

  鄧風將桌上的茶杯拿了起來,為夏陽倒滿一杯茶水,很是恭敬地推到了夏陽的面前,說道:“大勇大哥,先麻煩您稍等一會,先喝兩杯茶!”

  夏陽淡淡地笑笑,但是并沒有動桌子上的茶杯,鄧風也沒有在意,為莫懷和自己也倒上了茶水。

  “大勇大哥,你可真是幫了我的大忙了!”鄧風放下茶壺之后,緩緩地說道。

  夏陽瞥了鄧風一眼,“你的父親因為我而死,你難道就不恨我么?”

  “當然不恨你了大哥,我巴不得那個老家伙早點死掉呢!”鄧風很是欣慰地笑了笑,他看到夏陽有些詫異的眼神,說:“如果大哥你知道,那個家伙是怎么對我的話,你就不會納悶為什么我盼著他死了!”

  說著,鄧風還狠狠地捏緊了自己的拳頭,表情之中充滿了憤怒。

  “哦?”鄧風這么一說,夏陽更是好奇了。

  “這是怎么回事?”

  鄧風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在外人看來,我高興就是因為得到了那個老家伙的家產,實際上……”

  說著,鄧風脫掉了自己的上衣,轉過身軀,將他的后背轉了過來。

  夏陽和莫懷同時看到,鄧風肌肉線條分明的后背上,竟然爬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疤,完全占據了他后背的全部位置!

  “這都多虧了那個老家伙!”

  鄧風很是憤恨地穿上了自己的衣服,說道。

  夏陽也很是詫異,看來鄧軍對鄧風的教育非打即罵,而且恐怕還遠遠不止這些,所以他狠鄧軍也是情有可原了。

  “想不到啊鄧少,表面光鮮的你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一旁的莫懷也訕訕地說道,心中還有些慶幸,多虧自己的父親沒有這樣對待自己。

  鄧風笑了笑,掏出一盒香煙,遞給夏陽和莫懷一根,接著自己也抽出一根點了起來。

  “是呀,就是我再怎么狠那個老家伙,我也不能動手殺他,大勇大哥幫了我一個大忙啊……”鄧風深吸一口煙,意猶未盡地說道。

  夏陽也點了點頭,將手里的香煙點燃,先前在鄧風家中的時候,夏陽沒有注意到鄧風的傷疤。

  “鄧少啊鄧少,想不到你也有這樣一段辛酸的歷史……”莫懷也點燃了香煙,言語之中有些同情。

  “咚咚咚……”

  從門外傳來清晰又得體的敲門聲。

  ‘進來!’

  鄧風呼喝一聲,包間的門被推開,幾名身穿高叉旗袍的美麗女服務員走了進來。夏陽不禁感嘆一聲,這里到底是高檔的場所,一個個服務員論身材論相貌足夠參加選美比賽的了。

  “先生請問需要點些什么!”

  幾名高叉旗袍的美女站在三人的身旁,長腿距離三人的臉頰很近。

  “大勇大哥點!”莫懷接過來一位美女手中的菜單,眼神還不時地朝前面的一對雙峰和長腿上飄了幾眼。

  莫懷將菜單遞給夏陽,一旁的鄧風跟著說道:“大勇大哥想吃什么就點什么,開銷完全算在我的身上!”

  夏陽接過來菜單,隨意點了一些餐點,毫不夸張地說,這里的任意一道菜都足夠在其他地方吃好多的了。

  但是既然鄧風和莫懷這二少都在這里,一頓飯對他們來說根本算不上什么,況且夏陽以他自己的身家也對著一頓飯絕對不在乎。

  隨意點了一些酒菜之后,幾名貌美的服務員邁著輕盈的步伐離開了包間,莫懷和鄧風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她們的長腿和翹臀上面直到眾人離開。

  “唉……這里就是好!”

  幾名美女服務員離開之后,鄧風和莫懷二人不禁發出一聲感嘆。

  夏陽也淡淡地笑了笑,沒有說什么,因為喜歡美女是男人的本性。

  “大勇大哥,我有話想要對您說,剛才讓那幾個服務員打斷了。”鄧風很是恭敬地朝夏陽說的。

  “嗯你說吧。”

  “大勇大哥,以前我對您多有得罪,請您不要計較,之前都是馮華健的主意……”

  “馮建華?”夏陽想起了當時在綠洲商場門前向羅曉倩求愛的馮華建,心中頓時提起一口氣來。  “是的大哥,他請我和莫懷兩個幫助他找您和羅曉倩嫂子的麻煩……”說道這里鄧風的語氣極其難為,雖然他也打過羅曉倩的主意,但是現在卻沒有任何這方面的膽子了。

  夏陽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我會想辦法對付他的。”對于莫懷和鄧風,他不想多說些什么,他們兩個竟然毫不猶豫地就可以出賣馮華建,所以這樣的事情很有可能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我來幫你大哥,我鄧風的這條命,從今以后就是大哥您的了!”鄧風很是堅定的說道。

  一旁的莫懷也急忙點頭,“是啊大哥!還有我莫懷!”

  夏陽笑了笑,他心中并沒有完全對莫懷和鄧風二人產生信任,但是他絲毫沒有表現出來。

  “我大勇何德何能,能當你們兩個的大哥!”

  夏陽站起身來,很是虧欠地說道。

  “大勇哥你謙虛了!”

  “大哥你可不要這樣!”

  莫懷和鄧風二人也急忙站了起來,畢恭畢敬地朝夏陽恭維道,他們已經決定了要追隨夏陽,就不看重他的財力物力了。

  夏陽僅僅是有這樣強勁的實力,就足夠成為他們二人的大哥了。

  正當這時包間的門被推開,幾名衣著靚麗的服務員端著各種酒菜走了進來。

  “大哥大哥,快吃!”

  莫懷和鄧風二人的眼神依舊不忘朝美麗的服務員身上瞅,他們尊敬地朝夏陽行禮致謝,接著分頭坐了下來。

  夏陽也點了點頭,這兩個人是不是真心跟隨自己,只要再觀察一陣子就知道了。

  三人開始暢飲起來,一面吃著桌上的酒菜。

  而在城市的另一端,馮華浪也敲開了弟弟的房門。

  “華健,你聽說了嗎。”

  馮華浪的神情凝重,很是嚴肅地說道。

  馮華建此時是一臉的疑惑,他最近幾天都沒有出家門,更沒有看什么網絡或者是新聞,這幾天中他只是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播放電影。

  “怎么了大哥?”馮華建不解地說道,難道尚都又出了什么大事?

  “唉……”

  馮華浪嘆了一口氣,“進去說吧。”

  接著馮華建打開房門,和哥哥一起進入房間中,兩人各自搬了一張凳子坐下,馮華浪這才緩緩地開口道:“鄧軍死了……”

  “什么!鄧軍?”

  馮華建聽到這個消息,臉上的表情非常吃驚。

  “沒錯,據說……鄧軍的死亡和那個大勇有點聯系……”

  馮華浪神色凝重,他知道,如果放任大勇不管的話,遲早會禍害到自己。

  “是么……那如果這樣的話,莫懷和鄧風那兩個家伙恐怕……”馮華建的神情也凝重起來,他在為兩個人擔心。

  “不用擔心他們,弟弟,你千萬不要和那小子有什么接觸!他不是個好對付的人物!”

  “可是……”馮華建的心里有些不情愿,這不就意味這放棄了自己的女神羅曉倩了嗎。

  “我已經和你說過了,只要除掉了那個小子,什么女人還不是自己投懷送抱?你再忍耐一段時間。”

  “呃……好吧!”馮華建很是費力地點了點頭,勉強地答道。

  “這樣就好,我的弟弟是不會讓我失望的。”馮華浪露出一陣欣慰的笑容。

  馮華建抬起頭,問道:“那大哥,你打算怎么對付那個小子?”

  “我要先探探他的虛實,這件事情,你千萬不要透露出去!”馮華浪認真地叮囑道。

  “你放心吧!”

  馮華建也很清楚,只要自己能保證了大哥的位置,在尚都就不會有任何人威脅到自己。

  而且,憑借馮華浪的身份和地位,想要除掉一個人并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即便夏陽的武力再怎么強勁,也一定會有什么其他的方法來對付他。

  此時的夏陽并不知道馮華浪兄弟的密謀,他正和鄧風莫懷二人飲酒,桌上的飯菜早已經一掃而空,但是酒還沒有停止。

  “大……哥!我敬你一杯!”莫懷的口齒已經開始不清晰了,他歪歪斜斜地扭動著身子,臉頰也已經通紅。

  “好!”

  夏陽舉起酒杯,由于體內靈氣的作用,完全凈化了他體內的酒精,所以他根本沒有什么大礙,但是還是佯裝有些喝醉的樣子。

  兩人的酒杯相撞,接著抬起頭將酒水一飲而盡。

  “大……哥!我也來敬你一杯。”一旁的鄧風雙手捧著酒杯,向夏陽恭敬地說道。

  夏陽點了點頭,和鄧風干杯,現在的他,只要愿意的話,無論喝多少酒都不會醉掉,因為他已經利用靈氣將究竟的作用完全排除了體內。

  三個人,在包間中足足待了一個下午,期間莫懷的手下也傳來了消息,那家手表店已經買回來了,所有人是夏陽。

  這整整一個下午,三個人已經喝道躺在了地上無法動彈,當然夏陽是裝出來的,他只是不想讓別人發現自己修行者的身份而已。

  這時,從包間外走進十多個男子。

  “他們已經喝多了,把他們帶到車上去!”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