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77章 鄧軍的手段

第1077章 鄧軍的手段

書迷正在閱讀:
“鄧風,你給我記好,對付一個人不一定非得殺了他……”

  鄧風在父親的面前顯得極其認真專注,他不斷地點頭,仔細地聽著父親的教誨。

  也不知道鄧風他是真的在聽從父親的話,還是僅僅是在裝樣子,總之他的表情異常嚴肅,是不是地還拖著下巴思考。

  鄧軍看到兒子如此專注,也只好信任他,接著苦口婆心說道:“這也是在教你經商的方法,你要知道世間萬物很多道理都是相同的,你明白了道理以后要去實踐,這樣才行……”

  鄧風不斷地點頭,絲毫沒有表現出不耐煩的樣子,認真地聽著父親講話。

  “我講了這么多,你有什么想法了?”鄧軍說完,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杯中的水,幾十分鐘的講話讓他已經口干舌燥了,也不知道這個笨兒子吸收了多少。

  “唔……”

  鄧風托著下巴的臉上閃過愁容,讓鄧軍不禁嘆息一聲,看來自己剛剛苦口婆心地說半天,又白費了。

  正當鄧軍快要絕望的時候,鄧風緩緩地開口道:“我認為,我們可以先找那小子身邊的人下手。”

  “然后呢?”鄧軍的眼神中又恢復了幾分期待的感覺,看來兒子還是可塑之才,畢竟繼承了自己的優良血統。

  可是鄧軍的得意還沒有過兩秒,鄧風的表情中充滿了疑惑,搖了搖頭。

  鄧軍無奈地看了兒子一眼,真是不知道,這個兒子離了自己該怎么在這殘酷的世界中生存下去。

  即便是他繼承了自己的財產,不出多久也會被他揮霍一空。

  鄧軍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這個不爭氣的兒子,想要繼承自己的資產,還得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好了,天亮了,你先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來吧。”鄧軍的言語之中有些淡淡的失落,但是依舊飽含著身為父親的關心。

  鄧風點了點頭,離開了房間。

  他走后,鄧軍這才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有些無奈地撥通了號碼。

  鄧軍已經下定主意了,等待這件事情辦完之后,要好好地教育一下兒子了,這最開始,就是要先限制他的經濟。

  一旦鄧風有錢花,就會不斷地給自己出去惹事,所以要先暫停掉鄧風的經濟來源,讓他好好反思一下。

  其實鄧軍感覺到,早就該這么做了。

  此時已經是早晨五點多,天邊已經泛白,鄧軍點燃了一根香煙抽了起來,這一夜讓他很是忙碌,公司的會議再加上兒子的這些事情,很是頭大。

  想到昨晚又白白浪費了幾千萬,鄧軍還有些肉疼,但同時他也有些想要會一會這個兒子口中的大勇,看看這個人究竟是什么人物,他的命花幾千萬都買不來!

  而遠在城市另一個角落中的夏陽,正躺在大床上邊,但是他沒有得到應有的睡眠,鄭珊珊和張小玲已經圍在他的身邊吵鬧著。

  “大勇,你多少幫幫我們呀!”

  “是呀大勇,綠川燒成那個樣子,你竟然能睡得著?還有,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我們兩個可是一晚都沒有睡覺呀!”

  兩名女子不斷地纏繞著夏陽,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說道:“兩位姐姐,我昨天就是在處理這件事情,現在我很困啊,讓我睡一覺好嗎?”

  “大勇!”

  “你給我起來!”

  兩名美女左右開弓,各自擰著夏陽腰的兩側,擰了下去。

  但即便是這樣,夏陽的眼皮也依舊張不開,他感到很是好奇,昨晚也沒有做什么事情,為什么會這樣疲憊呀。

  “大勇……”

  “呼呼……”

  二位美女已經耗盡了自己胳膊上的大部分力氣,但是夏陽絲毫沒有動靜,就像死了一樣躺在床上,兩人想要攙扶著他起來,可是也沒有那個力氣。

  “兩位姐姐,算我求求你們了,能不能放過我呀,我真的困死了……”夏陽苦苦地哀求道。

  “哼……你看吧。”

  “大勇,如果你覺得合適的話,就接著睡!”

  兩美女也拿夏陽沒有辦法,他現在就想死豬一樣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不知道的,還以為夏陽昨晚做什么去了呢,除非他一整晚都在進行體力和腦力的同時運動,否則的話不可能累成這個樣子吧。

  “大勇,我最后問你一次,你走不走?”

  “算了,不用理他了,咱倆去吧!”

  說著,張小玲拉起一旁的鄭珊珊,走向房屋的大門處。她本想用這樣的方法樣夏陽起來,可是直到他們走出了房子,夏陽都沒有追上來。

  “這個王八蛋!”

  張小玲氣呼呼地跺著腳,鄭珊珊嘆了一口氣說道:“好了,我們走吧……”

  “刺啦——!”

  正當這時,從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剎車聲,兩名女子和一旁的路人不禁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轟!”

  緊接著,兩輛車相撞,碎裂的鐵屑伴隨著巨響傳來,整個道路上充滿了車輛的碎屑和漏出來的汽油。

  “姍姍姐,我們去看看!”

  張小玲不由分說便扯上了身旁的鄭珊珊小跑向了車禍的現場,鄭珊珊也沒有怎么推辭,反正現在的時間還早。

  但雖說現在還早,但是已經有不少出來晨跑的人們了,他們看到車禍的現場,也紛紛圍過來了。

  畢竟車禍這樣的場面不是每天都可以見到的。

  一下子現場就已經圍滿了人,這還讓二位美女有些詫異,平時怎么沒有注意到附近有這么多的行人呀。

  是這場車禍讓所有的路人聚集在一起了,這才發現原來有這么多來往的路人,已經將道路圍滿了,鄭珊珊和張小玲二人也被人群擠在了中間。

  “特么的,你不看路么!”

  “你是不是眼瞎!來你看看是誰撞得老子!”

  這時人群的中央已經有兩名壯漢開始吵起來了,圍在一旁的眾人也開始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特么的!你在這里等著,不要走!”一名男子惡狠狠地瞪著對方,掏出手機指著對面的男子喝道。

  “哎呦嚯,小后生混的好了啊,還要叫人?”另一名男子也很是不屑地掏出了自己的翻蓋手機,一邊摸索著自己脖子上邊的大金鏈子一邊撥號。

  而一旁圍觀著的人群看到這個架勢,紛紛開始叫好,這正是他們希望看到的結果,如果這里即將爆發一場十多人的斗毆的話,也是極為精彩的一件事情了。

  “我們走吧,不要看熱鬧了!”鄭珊珊拉了一把身旁的張小玲說道。

  “姐,再等一會吧……”

  “呃……”

  兩人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到腳下傳來一整軟綿綿的感覺。

  這場車禍的碰撞聲也吵醒了正躺在床上的夏陽,他翻了一個身子,咒罵一聲接著睡覺,昨天晚上睡得太晚了,讓他非常的累了。

  一覺醒來以后,夏陽發現現在竟然已經是晚上的七八點了,天又一次黑了,自己睡了大概十多個小時了。

  “呃……”

  夏陽捂著自己睡的腫脹的腦袋,睡了這么長的時間頭疼是很正常的了,他看了一眼周圍,發現鄭珊珊和張小玲兩個美女還沒有回來。

  在這樣一個空曠的大房間里面沒有美女就顯得很是凄涼了,夏陽無聊,走到了電視電視機的一旁,打開電視的同時,發現自己的胃已經開始向自己抗議了。

  也難怪,這么長時間過去了,睡了一整天什么東西都沒有吃。

  冰箱里沒有任何的食物,讓夏陽很是無奈,他只好出門去買東西,可是他剛剛打開房間的門,發現門前的地毯上有一盤黑顏色的帶子。

  “這是什么東西……”

  夏陽有些好奇,這東西應該不會憑空出現在自己的房門前,也許是什么別有用心的人專門放置的吧。

  回到房間后,開始播放這盤帶子,一陣雪花之后,出現了兩個被五花大綁的美麗女子。

  “小玲姐……珊珊姐……”夏陽的臉色陰沉下來,只見電視的畫面中,張小玲和鄭珊珊正被五花大綁,嘴里還塞著布條,兩人被各捆在一張凳子上,不斷地掙扎。

  “呃……該死……”

  夏陽捏緊了拳頭,這兩個人被綁架,一定是有什么目的的,而且夏陽很快地便將目標懷疑到了鄧風的身上,現在能做出這種事情的,最有嫌疑的人就是鄧風了。

  正當這時電視的畫面中出現了一個中年男子的臉龐,這個男人的長相和鄧風還有幾分相似。

  “喂,是不是大勇呀?”

  中年男子搖晃了一下畫面,似乎在調整機器。

  然后這個中年男子走向了被困捆綁著的兩名女子,兩人在他接近的同時越發努力地掙扎,但是根本沒有用處。

  “大勇,你的兩個女人現在在我的手里……”中年男子的言語還帶著一絲些許的欽佩,他接著說道:“我這里有二三十個兄弟,他們已經快不行了,你想要讓你的女人安全的話……”

  說著,他身旁的鄭珊珊和張小玲掙扎得更加劇烈,眼神之中也浮現了幾絲恐懼。

  “他么的!老頭你如果敢動他們你死定了!”夏陽激動地大喊道,他抱著電視不斷地搖晃,可惜無論他再怎么叫喊,對方也是聽不到他的憤怒的。

  “當然咯,大勇,我只是想找你談一談,原諒我用這種的方式邀請你,我給你七十二小時,來這里……”

  接著,中年男子緩緩地說出了一個地址,夏陽立刻披掛好衣服,走出了房門。

  夏陽觀察到這個中年男子的長相和鄧風很是相似,那么他十有**就是鄧風的父親了。

  看來這個鄧軍要為自己的兒子出頭,此時,憤怒的夏陽已經無暇顧及鄧家和莫家的恩怨了,他只要一個人獨自去除掉鄧軍。

  誰讓他敢要動夏陽的女人,就應該已經想好了必須要為之付出的代價!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