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74章 大勇的真實身份

第1074章 大勇的真實身份

書迷正在閱讀:
“爸……”

  電話另一頭傳來一聲嘆息,接著鄧軍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你小子真夠可以的,不會又沒錢了吧?你可不要告訴我,你能把黑卡刷爆了。”

  “不是的爸,我不缺錢。”

  “那你還有什么事?快一點我很忙!”鄧軍很是急促地說道。

  鄧風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緩緩地說道:“爸,現在有一個小子和我們鄧家作對,我想要干掉他!”

  “是么?那你去吧,我給你善后。”鄧軍的言語漫不經心。

  “只是爸……”鄧風的聲音難為起來,“這個小子很難對付,我怕一般人弄不來。”

  電話另一頭的聲音明顯很是不耐煩,“那你想要怎么做?”

  “我想請爸爸請那位……”

  “好好!真是麻煩!老子怎么養了你這么一個沒出息的兒子,除了浪費錢什么都不會做!”

  鄧軍的話說完,很是不耐煩地掛掉了電話,鄧風也皺緊了自己的眉毛,但想到夏陽即將死掉,心中還是無比愉悅。

  “大勇……你給我記著!”鄧風的嘴角揚起一絲陰冷的微笑。

  與此同時,夏陽感覺到自己的鼻尖發癢,克制不住自己,“阿嚏!”

  “什么人在那!!”

  “啊——!”

  “啊——!”

  夏陽的噴嚏聲落下的同時,傳來了一男兩女的驚叫聲,夏陽看到此時的場面,無奈地搖了搖頭,推開窗戶邁了進去。

  看到夏陽的同時,正對著窗子的莫懷很是吃驚地問道;“你怎么在這里!”

  莫懷的心里有些郁悶,自己正在和兩名女子在床上纏綿,卻被這個夏陽攪和了。

  “啊——!”

  躺在莫懷身旁的兩名女子看到夏陽的同時,也驚叫著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體。

  夏陽看到窗戶正前方這張床上的場面,非常尷尬地撓了撓自己的后腦勺,“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

  而莫懷也捂著自己剛剛受到夏陽的驚嚇,嚴重縮小的關鍵部位,在心里將夏陽的親戚基本上問候了一遍。

  這個家伙怎么陰魂不散,在這個時候來這里!

  在今天聽說了鄧風雙美入懷之后,莫懷也忍耐不住自己的沖動而找了兩個美女來陪自己,可是沒有想到這本該是美好的一個夜晚被這個夏陽毀掉了。

  兩名女子也很是厭惡地看著夏陽,指著這名不速之客嗲聲嗲氣地朝莫懷說道:“莫少,這是什么人呀!叫保鏢把他攆走!”

  “你是不是傻呀,這小子打擾了我們,莫少怎么能輕易放過他!”另一名女子嬉笑著拍了一下身旁的同伴說道。

  兩名女子心中對夏陽也很是反感,因為夏陽他一分錢沒有掏,就將兩人看光了。

  “對呀對呀,莫少快教訓他!”

  兩名女子的語速極快,還沒等莫懷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她們的嘴就早已經決堤了。

  莫懷的心中直直叫苦,都說女人會誤事,真的不假。如果這兩個女人得罪了夏陽的話,自己的后果不堪設想。

  “你們兩個閉嘴!”莫懷急忙呵斥著兩人,接著滿臉堆笑地朝夏陽說道:“大勇哥啊……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嗎?”

  夏陽的眼睛朝著躺在床上的兩個女子瞟了一眼,還沒等他說話,敏銳的莫懷急忙抬起雙手推了身旁兩名女子的后背一把。

  “你們兩個!快過去,這是大勇哥,你們今天晚上先服侍他!”

  兩名女子有些疑惑地看了夏陽一眼,既然莫少都這樣說,那么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小子應該很有來頭。

  于是二女也沒有什么猶豫,撤掉自己身上蓋著的被子,從床上爬了下來走向夏陽。

  “大勇哥,我們兩個剛才得罪您了,請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小女子計較了。”

  “是呀大勇哥,我們姐妹兩個今晚會好好配合您的,想怎么玩都聽您的!”

  “咳咳……”

  夏陽清了清嗓子,緩緩地說道:“莫懷,我今天來找你有些事情,讓她們兩個先回避一下吧。”

  此時的莫懷已經從床上爬了起來,笨拙地穿著褲子,朝兩名女子說道:“你們聽到大勇哥的話了,先出去一下吧!”

  兩名女子只好點頭,從床上拿起自己的衣物,小跑著離開了房間中。

  “咔嚓!”

  兩名女子帶上門之后,莫懷也終于將那條褲子套了上來,心中不斷地咒罵夏陽,這家伙原來是一個變態偷窺狂,如果老子以后出了什么問題絕對不放過他!

  不過這也僅僅是莫懷的想法,真要他去怎么對付夏陽,他也沒有那個實力。

  “莫懷,啊不,應該是莫少,莫大哥!”夏陽的態度變得極為恭敬。

  夏陽這樣的反常讓莫懷頓時變得很是警惕,他不知道這個大勇究竟是唱的哪一出,也不好輕易地應答。

  “莫大哥?你怎么了?”

  “啊……大勇哥,這話應該我說,您這是怎么了?”莫懷的態度也極其恭敬,他生怕自己一旦答應之后會迎來夏陽的一頓暴揍。

  如果莫懷是在自己家中的話也不會有這么多的顧慮,而恰巧這里是自己臨時租賃的一棟公寓,身邊沒有安插任何一個保鏢。

  這也讓莫懷很是奇怪,究竟夏陽是怎么找到這里的。

  夏陽開口道:“我沒什么,莫少,請求你當我的大哥,以前的事情,全是我得罪你了。”

  莫懷看到夏陽這樣的舉動,更加警惕起來,這個大勇難道今天吃錯藥了?

  “大勇哥……這到底是……”

  夏陽的嘴角露出一絲轉瞬即逝的笑容,接著做出很難為的表情,“唉……實話和您說了吧莫少。”

  “嗯,坐!”

  莫懷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轉身走向一旁拿過酒杯,給夏陽倒滿一杯白蘭地。

  夏陽滿臉愁容地癱坐在凳子上,他接過酒杯放在嘴邊,生無可戀地說道:“是這樣的莫少,剛剛鄧風找到我了……”

  “是嗎,他說什么?”莫懷拿起酒杯將里面的液體一口清空,又掏出一支煙點燃問道。

  “我不能說,都是我的錯,這些事都是鄧風那個家伙逼迫我做的,我沒有辦法……”夏陽說著說著,表情變得越來越痛苦,甚至還要留下眼淚來。

  看到夏陽這個樣子,莫懷越是好奇,“你到底怎么了?”

  雖然以前的莫懷很希望教訓夏陽一頓,但是他現在看到夏陽的樣子,心中卻不知道莫名其妙地喜悅,同時還竟然對夏陽產生了一些憐憫。

  這個家伙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才會發愁成這個樣子?

  如此頹廢的大勇,莫懷還是第一次見到。

  夏陽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神情之中充滿了痛苦,“莫少,有件事情我必須得告訴你,就是關于我自己的。”

  “嗯……”莫懷連連點頭,一邊吸煙一邊認真地看著夏陽。

  “我的真名,實際上叫鄧勇……”說著,夏陽掏出了一張身份證,遞給了莫懷。

  莫懷接過來夏陽手中的證件,的確上面是鄧勇的名字,并且還有夏陽的照片。

  “你……”

  “我十二歲那年被鄧家收養,是他們的一名家仆,因為從小種地,所以力氣比較大一些,于是鄧家就把我培養成了為他們處理臟事的人……”

  莫懷很是警惕地點了點頭,他無法判斷夏陽的話,除非夏陽可以給他一些什么證據。

  剛想到這里,夏陽已經從自己的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疊又一疊的白紙遞給莫懷。

  “之前我會和莫少您有什么過節,完全是鄧家的命令,我已經受不了了。”

  莫懷看到夏陽這個樣子,心中頗為喜悅,剛剛他還罵自己白癡來著,現在的態度竟然來了這么一個大轉彎。他拿起從夏陽手中接過來的白紙,看到上面竟然是鄧家這幾年的銀行流水,還有一些公司中的文件。

  夏陽接著說:“莫少,之前我激將你,讓你去對付鄧風,這完全是鄧家的命令,您可千萬不要去啊,這完全是陷阱。”

  “什么?那我問你,鄧家為什么要對付我?”

  夏陽又喝了一杯酒之后,神色凝重下來,說道:“鄧家,實際上不是在對付你,他們正在要對付的,是你的父親!”

  “什么?”

  “你聽我說。”

  當莫懷聽到夏陽的話之后,冷汗已經浸透了他的后背,他震驚地說道:“這……這是真的么……?”

  夏陽點了點頭,“只要問一問你的父親,就全知道了。”

  “這……鄧家……”莫懷神色凝重,他現在的心中很是猶豫,究竟該不該相信夏陽所說的話?

  夏陽的話事關重大,就這么放任不管的話,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將給莫家引來滅門之禍。

  莫懷再三考慮之后,很是沉重地說道:“好,我們先休息一晚上,我盡早帶你去見父親,你和他詳談!”

  夏陽點點頭,很是驚恐地說道:“莫少,謝謝您了,這個世界上我恐怕只能仰仗您了。”

  “嗯!你放心!”莫懷的言語中多少帶著一絲喜悅。

  而夏陽的嘴角也又一次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微笑,莫懷根本沒有注意到。

  夏陽心中默默感嘆,這樣一來,自己的計劃就已經準備完畢了。

  尚都三少,其中的兵二少莫懷和富二少鄧風已經和夏陽結下了梁子,所以夏陽才打算自導自演一場戲,就是要讓這二少廝殺,兩敗俱傷。

  而現在,所有的準備都已經就緒,只剩下導演喊“!”了。

  當身為導演的夏陽一聲令下,這場戲的所有情景將根據夏陽的設計而開始進行。

  “好了大勇……你先去休息吧,我給你安排地方。”

  夏陽很是欣慰地點了點頭,“謝謝您莫少,只是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怎么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