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73章 午夜魅影

第1073章 午夜魅影

書迷正在閱讀:
<>“是么?除了兇呢?臉長得怎么樣?屁股大嗎?”莫懷操著激動的口氣問道,現在既然說了夏陽不會傷害他,才讓他的膽子大出不少。

  夏陽白了莫懷一眼,“你的大腦里,除了女人還有其他的東西么?”

  一旁的教官也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他對這個莫少也很是頭疼,這也是為什么莫懷的父親安排他在莫懷身旁的原因。

  “莫少,我們走吧。”教官拽了拽莫懷的胳膊,莫懷這才極不情愿地轉過身子,又回過頭來朝夏陽說道:“大勇,等我干掉鄧風以后,找幾個妞給你爽爽!”

  夏陽淡淡地笑笑,“這個就不用莫少擔心了!”

  莫懷身旁的教官也朝夏陽點了點頭,“大勇,我們告辭了!”

  從剛才開始,這個教官對夏陽的稱謂和看法也在不斷地產生改變,直到目前為止的“大勇”,也就是說夏陽此時在教官心目中的地位已經上升了不少。

  一方面教官敬畏夏陽高強的實力,年紀輕輕便到達了融氣期的后期,如果假以時日,他的修為一定不可限量。

  另一方面,教官對夏陽的膽量和心思很是敬佩,不論是莫懷還是鄧風都是在尚都只手遮天的人物,在這座城中敢和尚都三少作對的人屈指可數,而他們現在則全部躺在尚都的公墓之中。

  也就是說,現在還喘氣著的,和尚都三少作對的人,只有夏陽一人。

  如果他沒有十足的膽氣和強大的實力,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不計后果的事情的!

  教官看著夏陽的眼神不禁肅然起敬,夏陽也張口說道:“你是什么人?”

  “這個么……”教官露出一絲神秘的笑容,緩緩地說道:“如果以后有機會的話,你自然會知道。”

  “好。”

  接著,教官拍了拍莫懷的肩膀,兩人慢步走上了身后的車輛。

  車輛很快發動,離開了這里,原地只剩下夏陽,還有二十多個躺在地上昏迷過去的士兵。

  夏陽向一旁瞅了一眼,嘆了一口氣,也緩緩地邁開了自己的步子。

  在剛剛離開的車輛中,莫懷的咬牙切齒,“他么的,鄧風!老子絕對饒不了你!”

  “哼,小子,我勸你還是少給你爹惹事!”正在駕駛車輛的教官神色凝重地說道,他見識過不少人,唯獨這個夏陽,教官完全看不透他的心思。

  莫懷沒有理會教官,嘴里依舊在罵罵咧咧,一面在咒罵鄧風,一面在埋怨教官手下們的無能。

  “小子,我再警告你一次,我的兵,不允許你指手畫腳!”教官的臉色陰沉下來,神色嚴肅地說道,雖然他不能對莫懷怎么樣,但是教育他的權利還是有的。

  莫懷撇撇嘴,從口袋中掏出一根香煙點燃,雖然夏陽對他的評價很低,但是莫懷自認為自己集才華與智謀與一身,對付區區一個鄧風絕對不成問題。

  如果鄧風真的想要干掉自己的話,那么絕對不會給他留什么情面。

  教官也嘆了一口氣,如果莫懷真的要找鄧風的什么麻煩的話,實際上是難為了莫懷的父親。

  “教官,我能求你一件事情么?”

  “看在你父親的份上,說吧。”教官沒好氣地說道,雙眼依舊目不轉睛地盯著前方的道路。

  時間很快到達深夜,此時的鄧風還在家中等待著莫懷的消息,但是遲遲沒有動靜,讓他有些焦急。

  看到自己打著石膏的手臂,鄧風恨得直咬牙齒,自己成為了現在這副樣子,全是拜了夏陽所賜。

  鄧風在房間中不斷地來回踱步,暗自發誓,一定要狠狠地教訓夏陽一頓,然后讓他永遠地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喂!”

  突然間從窗口傳來的一陣聲音,讓鄧風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是什么人?

  鄧風很是驚恐地轉過腦袋,“大……大勇?”

  此時夏陽正歪坐在鄧風房間的窗臺旁,一條腿搭在上面,慢條斯理地說道:“鄧大少,你真是遲鈍,我在這里坐了這么久,你就一直沒有發現么?”

  “你……你要做什么!”鄧風很是警惕地問道,看到夏陽他的心中頓時燃燒起怒火,但是卻又無可奈何。

  “沒什么,我只是想來問一問,吩咐你的事情你辦的怎么樣了。”

  “這……”鄧風頓時語塞,因為他根本沒有去理會夏陽的事情,現在根本不知道該怎么做。

  夏陽則用充滿輕蔑的眼神看著眼前的鄧風,房間中昏暗的燈光映襯在夏陽的臉上,顯得他更加陰森可怖。

  此時的夏陽,似乎完全將鄧風玩弄與鼓掌之中,他的任何一個舉動都可以極大地改變鄧風后半生的命運,而他更希望看到,傳聞中的尚都三少互相掐架的場面。

  當然如果夏陽愿意的話,他自己動手干掉鄧風和莫懷也何嘗不可,只是他不愿意為了殺這樣的垃圾臟了自己的手。

  先前夏陽已經明白,對莫懷的離間已經成功,接下來就要該讓鄧風開始對莫懷產生敵意了。

  其實即便沒有夏陽,尚都三少之間為妙的關系也好似一層一捅就破的窗戶紙,只是缺乏那么一個著力點來激化他們之間的矛盾而已。

  “還有十幾個小時,就到了我們約定的時間了,你不會真想要讓自己被別人看光吧?”

  說著,夏陽還有些譏諷地看了鄧風一眼,“雖然你的身材挺不錯的,這樣吧鄧大少爺,等你的果照發到網上以后,你改行去拍小電影怎么樣?”

  “你……”鄧風的嘴唇不斷地在顫抖,而此時他口中的牙齒已經將嘴里的皮肉咬破,但是他依舊一聲不吭。

  夏陽的臉上帶著譏笑,言語卻十分嚴肅地說道:“你考慮的怎么樣?你有這樣的好體力,去當演員的話一定會大火!”

  “好……我這就吩咐手下們去辦……”鄧風緩緩地低下腦袋,如果自己的照片被曝光出去的話,損失的可不僅僅是他鄧風一個人的面子。

  而夏陽這樣嬉皮笑臉的態度,更是讓鄧風恨不得生啖其肉,但是卻又無可奈何。

  就在幾個小時之前夏陽毫不費力地打斷了鄧風的胳膊,經過這樣的事情之后鄧風很是清楚,只要夏陽愿意的話,很快就能解決自己的性命。

  雖然很不甘心,但鄧風只能極不情愿地答應下來。

  在這同時,鄧風的心中很是納悶,究竟那個莫懷做了什么去了?一整天都沒有聽到他的消息,難道……

  想到這里,鄧風滿是驚恐地看了夏陽一眼,讓夏陽好奇地歪了一下腦袋,“怎么了?”

  鄧風慌忙搖頭道:“啊,大勇,今天……今天你過得還好嗎?”

  “當然很好,除了在你這里發生的事情之外。”夏陽輕描淡寫地說道,關于莫懷的事情,他絲毫沒有提及。

  夏陽越是這樣,在鄧風看來就越發懷疑,莫懷究竟去做了什么?難道被夏陽干掉了?應該不會呀,莫懷的父親……

  “大勇,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請問你能離開這里了嗎?我要休息。”

  夏陽冷笑一聲,點了點頭,距離他的目標已經快要完成了,接下來,只要再稍稍地加把勁。

  “鄧風……”

  “什么人!”

  “什么人在那里!”

  夏陽剛剛開口,從他的身后傳來手電筒的光線,不斷地搖晃著,伴隨而來的還有三五名保安的呼喊聲。

  鄧風所在的這棟別墅中有很多保安巡邏,雖然他們先前被夏陽廢掉一批,但是很快便有新的工作人員來填補這個空缺下來的位子。

  “哦,那不好意思,下一次再談吧,你記好你說過的事情……”夏陽無奈地笑了笑,翻了一個身子,從窗臺上翻過跳了下去。

  緊接著,從別墅的樓下傳來一陣雜亂的大喊聲。

  “站住!”

  “立刻站在原地不要動,我們要報警了!”

  “他么的狗賊,這里也是你能來的地方?”

  眾多保鏢在夜色之中絲毫沒有看清楚夏陽的長相,如果他們能夠認出這個就是今天白天廢掉二十多名保鏢的那個家伙的話,也不會這樣追逐夏陽了。

  這片別墅區居住著的業主都是在尚都有權有勢的人物,在他們的眼中看來,一個入室行竊的小賊的性命,還遠不及自己的愛犬值錢。

  正是因為這樣,鮮有偷盜者敢將目標瞄準這片富人區,雖然得手之后的收獲頗豐,但是一旦被人發現,迎接這些梁上君子的便是噩夢般的命運。

  夏陽在眾多保鏢的追逐下,逃出了這里,他的速度極快,追趕在他身后的眾多保安們只能望著夏陽的背影不斷地嘆息。

  有這樣的速度,去參加奧運會的話還可以為國爭光,為什么要做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

  還有幾名保安,他們已經來到了剛剛夏陽逃走的鄧風屋子中。

  幾人看到一臉呆滯的鄧風站在原地,用無神的雙眼盯著正前方一扇正在搖晃中的窗戶。

  “鄧少,您怎么樣?”

  “您受傷了嗎鄧少,需要報警么?”

  “剛剛那是什么家伙?”

  幾名保鏢頓時圍攏了過來,他們很是關切地朝鄧風噓寒問暖,如果讓這位大少爺高興的話,自然少不了他們的好處。

  “去,把我的電話拿來。”鄧風冷冰冰地命令道,此刻的他已經明白,如果在這里坐以待斃的話,是根本沒有辦法對抗夏陽的。

  夏陽的出現讓鄧風明白了兩件事情,一是絕對不能指望別人做什么事情;二來,就是夏陽隨時可以干掉自己。

  此時的鄧風已經打定主意,要賭上自己尚都三少的名號,來對付夏陽!

  鄧風心中有一股不服輸的想法,憑他鄧少的實力人脈,怎么可能對付不了區區一個大勇?

  “大勇……等著,我要讓你見識見識鄧少爺的手段!”

  鄧風完美地繼承了自己父親鄧軍強毅的性格,正是因為這樣鄧軍才會縱橫尚都商界多年而處于不敗地位。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