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71章 融氣期

第1071章 融氣期

書迷正在閱讀:
鄧風連連點頭,夏陽才滿意的笑了笑,踏開步子就走了,臨走前眼睛撇了一眼那兩個女的,輕聲感嘆道:“真他么大,不知道真的假的。”

  這話讓那兩個女的聽見了,一挺胸脯,調戲他道:“要不要來試試看?”

  夏陽臉色一尷尬,連忙轉身離開,速度非常的快,讓這兩個女人一陣嬉笑。

  “唉,真是世風日下,道德淪喪啊。”

  走出了別墅,夏陽不禁感嘆道。

  就在他準備開車走人時,四周忽然涌現十幾個保安,看到這些人的出現,夏陽就知道肯定是鄧風打電話叫來的。

  果不其然,夏陽被這些保安圍住了之后,鄧風從別墅里面走了出來,樣子非常狠的喝道:“給我廢了他,每人獎勵一萬。”

  一萬塊錢,對于這些保安來說可是相當于幾個月的工資了,誘惑如此之大,而且他們看著夏陽也不像是什么有錢人的樣子,當即所有人都心動了。

  掄起警棍就攻向夏陽,不過這些動手的人注定是后悔的了,他們雖然人多,但夏陽基本上一拳一腳間都能將一人放倒,而他們卻連一次攻擊都沒有打中夏陽。

  轉眼間,十多個保安到底痛苦呻吟著,夏陽轉身看著鄧風,露出一張獰笑的臉。

  “你想干什么,我爸可是鄧軍,你動我的話,他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鄧風顫抖著說道,不過話語中的底氣卻沒有那么足了。

  “呵呵,既然你沒有聽到我的話,那留你又有什么用呢。”

  夏陽來到鄧風面前,如提小雞一般將他提起,一拳打在他的腹部。

  巨大的沖擊力讓鄧風一陣干嘔,嘴里不停的流出純白色的液體,這一拳夏陽沒有用多大的力氣,他的目的是恐嚇鄧風,可不是想要他的命。

  咔擦一聲,鄧風的一條胳膊斷了,這樣的疼痛刺激著他的神經,鄧風慘叫一聲。

  夏陽湊到他耳邊說道:“記住我的話沒有,再有下次,你的小命可就真的廢了。”

  鄧風猛地點頭,嘴里顫抖著說道:“知道了,以后不敢了。”

  夏陽放開了他,隨后開車離開了,對于鄧風這種垃圾,這點教訓無疑已經夠大了,若是他還不知道怎么做人,那夏陽不介意真的廢了他。

  夏陽離去后,鄧風拿出手機,撥通了莫懷的電話,他是真的怕了夏陽,但不代表鄧風會就這么忍了,明的不能對付他,暗地里怎么搞,夏陽也不能怪到他的頭上來。

  “喂,莫少,大勇出現在天涯小區附近,你不是要對付他嗎,他就一個人……”

  掛掉電話,鄧風露出一個陰險的笑容,一不小心碰到了斷了的手臂,疼得他一陣齜牙咧嘴。

  再打了個電話叫人送自己去醫院,今天是有得他忙的了,他知道綠川連鎖這件事他要是辦不好的話,夏陽一定還會來找他,到時候免不了一番折磨,鄧風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明面一套背地一套這樣的行事方式。

  鄧風將借刀殺人這個招數用在了莫懷身上,接到鄧風電話的莫懷又怎么不知道這小子腦子裝得什么,但莫懷不介意,若是不能從他手中將夏陽干掉,他反而會感覺到面子丟了。

  知道了夏陽的所在,莫懷帶著二十來個精英和教官急急趕去。

  正吹著口哨的夏陽悠哉悠哉的來著車跑在馬路上,在路過幾個拐彎后,他忽然感覺有點不對頭,他后面多了幾輛黑色奔馳跟著他。

  嘴角一牽,夏陽猛地一踩油門,車子猛然加速,在這條路上不斷的超車,后面那幾輛車也跟著他一樣加速,緊跟其后。

  “跟你們玩玩又如何。”

  夏陽一路狂奔,他座下的車子如同一只狂暴的野牛一樣,沖鋒前進。

  沿途不少私家車對他大罵出口,各種問候語都爆了出來。

  最后,夏陽來到了一家廢棄的工廠,將車子停了下來,他后面即將奔馳也來到了這個工廠,對他隱隱形成包圍之勢。

  回蕩在工廠里面的引擎聲充滿了狂暴的氣息,夏陽沒有和他們開車碰撞的意思,開玩笑,這可是新車,哪里肯跟他們撞。

  他下了車,目光掃視了一眼這些追來的車子,對方見他下車,也都紛紛下了車。

  一個個身材高大,渾身肌肉鼓起來的精英如看螞蟻一樣看著夏陽,在他們的意識里,夏陽這一小身板子自然不夠看。

  “你就是大勇。”

  莫懷走上前,非常拽的仰頭問道,正要都不看一下夏陽。

  面對這拽上天的莫懷,夏陽選擇了無視,他看著這些保安公司的精英,心中泛起一絲冷笑。

  “你他么聾了,問你話呢。”

  莫懷大怒道,他好久沒有被人這么無視了,這種完全不當他存在的感覺讓他非常的難受。

  “掰斷他的四肢,我要看著他生不如死。”

  莫懷一獰笑,吩咐道,這些精英保安沒有一個回答他的話,但卻是動作了起來。

  這些人不愿意聽莫懷的話,因為他不夠資格命令他們,他們肯來到這里,主要是因為教官的面子,教官不開口他們原本是不會動的,但夏陽這小子臉上那不可一世和藐視他們的神情讓他們動怒了。

  一個精英保安沖向夏陽,一套拳法打出,卻連夏陽衣服都沒有碰到,這讓他們驚訝了起來,身在車子里面的教官看到這一幕也是微微一愣。

  那名保安見夏陽不還手,只是淡笑的看著他,一臉的藐視,頓時火氣攻心,大喊一聲再次沖向了夏陽。

  “砰。”

  一拳,夏陽將這名士兵一拳打飛了出去,倒在地上捂著臉一陣呻吟,張開嘴吐了幾顆牙齒出來,半張臉都腫了起來。

  第一次攻擊的威力讓這些士兵感到一股沉重的壓力,他們沒想到夏陽的力氣居然這么大,但他們人多,也不是很怕夏陽,為首的一個隊長揮了揮手,二十來個人將夏陽圍了起來。

  同時動手,夏陽雙拳難敵四手,這些精英士兵可不像那些普通的保安那么容易對付,他們常年一起訓練,彼此之間已經有了相當的默契。

  三個人向他攻來,夏陽單腳后退,隨后猛地一個掃腿飛出,三個家伙挨上了這一擊,每個后退了七八步才停下來,而且口中都溢出了絲絲鮮血,骨頭斷了幾根,戰斗力大減。

  嘴角牽過一絲冷笑,夏陽再次對上了三個人,一招過后這些士兵都倒下了,失去戰斗力。

  他現在學聰明了,只要不被這些士兵繞后,那他應付起來就容易的很。

  二十來個士兵一會就被打倒了,夏陽來到莫懷面前,他的笑容猙獰而可怕。

  “你為什么要對付我?”

  夏陽問道。

  莫懷此時是嚇壞了,連滾帶爬的想要回到車里,但卻被夏陽一把關上了車門,讓他撲了個空。

  “啊,教官救我啊。”

  莫懷哭喊道。

  夏陽撇了一眼坐在車子里面那人,不動聲色,提起莫懷一拳打在他腹部上,讓他感覺內臟都移位了一般。

  身體弱的很的莫懷受了這一擊便失去了動作能力了,但夏陽還不罷休,又是一腳踩在他身上,換來莫懷慘叫一聲。

  “叫什么,我問你話呢。”

  夏陽踩著莫懷的臉,狠狠道。

  此時莫懷的心里非常的怨恨夏陽,他恨不得將他撕成一條又一條的肉絲,但此刻被人家打趴下了,他很想認個軟。

  不過此處有那么多人,他哪里丟的了那個人,傳出去他以后別想在這些退伍兵面前狐假虎威了。

  莫懷咬牙切齒的堅持著,忍耐著身體的疼痛,愣是不配合夏陽,這倒是讓后者對他有那么一點點佩服。

  “不說是吧,那如果我廢了你會怎么樣呢。”

  夏陽說著抬起腳對準莫懷的胯下,就要踩下時,他身后響起了教官的聲音。

  “小子,別做得太過了。”

  夏陽頭也不回,沉聲道:“哦,過了你又能怎樣呢。”

  說完猛地向下一踩,卻沒有踩中莫懷,在最后關頭,教官一腳將莫懷踢開了,躲開了這一擊斷子絕孫腳。

  夏陽終于露出了驚訝的神色,剛才千鈞一發之間,他明確的感覺到了,這個教官身上竟然有靈氣的出現。

  “你是修行者?”

  夏陽皺著眉頭問道。

  教官沒有回答,對他反問道:“這么說來,你也是?”

  夏陽冷哼一聲,一腳踢向教官的臉上,卻被他用手臂擋住了,絲絲靈氣浮現在他手臂上。

  “力氣不錯,不過還不夠,用靈氣吧,不然你不是我對手。”

  教官冷冷道。

  夏陽一咬牙,再次攻向了教官,但每一次攻擊都被擋下了,這讓他心中的傲氣被引了出來,攻擊更加瘋狂了,但教官卻自然游刃有余的接下他的攻擊。

  “彭。”

  最后一拳,夏陽動用了靈力,這一拳將教官擊退了數步,他的手臂都麻了。

  “融氣期后期,果然強大,看來我不是你的對手啊。”

  教官說道。

  他的話卻讓夏陽眉頭一皺,因為教官準確的說出了他的境界,不過他也試探到了,教官的境界,融氣期中期。

  難得有一個同樣是修行者的人做對手,夏陽也很興奮,再次攻向了教官。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