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68章 四條白魚

第1068章 四條白魚

書迷正在閱讀:
房子買好了,接下來自然要搬進去了,這個新樓盤的好處就在于不用業主自己出錢裝修,交易以后直接就可以搬進去住了。

  載著兩位小美女出了這新樓盤,就要回去搬行李了,不料剛出小區就被一輛面包車給攔了下來,從車上下來幾個穿著制服的人,大呼小叫的讓夏陽停車,夏陽此時是有點擔心的,畢竟他可是無證駕駛啊。可這幾個人的穿著怎么就看著那么別扭呢,像是警察又像是保安。

  “下車。”

  警車上下來四個壯漢,其中一個領頭的敲了敲他的車窗。

  幾個人來路不明,夏陽沒有選擇硬碰,熄滅了車子就下了車。

  就在夏陽以為是查車時,之前被他們狠狠羞辱的美貌女人跑了過來,怒喝道:“小陳,就是這幾個臭"",趕緊教訓他們。”

  聽到這話夏陽算是明白了,這幾個家伙分明就是美貌女人叫來的,這樣他就不怕了,打了警察這事情可就大了,但若是這樣主動來找茬的,那就另當別論了。

  “隊長夫人放心,我會做的。”

  那個被美貌女人叫做小陳的是這幾個人中領頭的,這次所謂的行動由他負責,他看了看夏陽,不屑一笑,看到鄭珊珊和張小玲時,目光不禁一亮。

  “小姐,剛才這位女士說了,你們把她打了是不是。”

  “誰打她了,明明是她要打我,還惡人先告狀。你們是干什么的?現在的警察竟然也這樣假公濟私嗎?”

  “誰跟你說我們是警察了,我們是治安聯防隊的,這一片的治安都是我們協助維持的,專管你們這樣鬧事的!”

  這下美貌女人急了,站了出來,說道:“小陳,我的腳剛才被她推倒時扭到了,你看看,都腫了。”

  說著是把裙子掀起來了一點點,不過卻根本就什么事都沒有,這分明就是污蔑,不過這幾個聯防隊員和美貌女人一路的,在他們看來,污蔑幾個人還不簡單。

  “小姐,這你就不對了,你看看人家的腳,跟我們走一趟吧。”

  姓陳的聯防隊員淫笑了一下,說著就要拉鄭珊珊的手,不過在他碰到鄭珊珊之前,夏陽抓住了他,說道:“人是我打的,有什么沖我來。”

  小陳見夏陽居然敢破壞他的好事,頓時怒了,大喝道:“行,你既然認了就跟我們走一趟吧。”

  夏陽笑了笑,沒有反抗,直接走上了面包車,他示意鄭珊珊和張小玲先回去,他不會有事的。

  兩位美女雖然擔心他,不過想到夏陽的身手時,又安心了不少,開著車便走了。

  “瑪德,到嘴的肉飛了,一會給我狠狠的教訓這小子。”

  小陳狠狠道,面包車后排的兩個聯防隊員給夏陽上了手銬,目光非常不善的盯著他,對于這些弱者的注視,夏陽無奈的搖了搖頭,也沒計較聯防隊怎么會有手銬這種東西,暗道又要熱身了。

  美貌女人有點幸災樂禍的看了夏陽冷笑了一下,隨后和那聯防隊員說了兩句就走了。

  四個聯防隊員開車將夏陽帶走,不過卻不是去聯防隊,而是來到了郊外,這里一眼望去沒有任何的人出現。

  后排的兩個聯防隊員將夏陽拉下了別,并冷眼的看著他。

  “臭小子,敢得罪我們隊長夫人,真是活的不耐煩了”小陳聯防隊員罵了一聲,隨即向身邊的聯防隊員吩咐道:“給我打殘了,留條命就行。”

  另外三個聯防隊員冷笑著拿著警棍就向夏陽掄來,不過卻被夏陽輕易的閃了過去,并且順便給了他們每人一腳,讓這三人摔了個狗吃屎。

  “瑪德,找死。”

  這三個聯防隊員被夏陽惹怒了,大喝一聲繼續向他攻來,對于這些攻擊,夏陽不屑一笑,輕易的躲了過去。

  夏陽躲閃著,向著小陳聯防隊員而去,那三個聯防隊員此時怒火中燒,哪里觀察得了這些細節,小陳也是仰著頭抽著煙,一副悠閑得不得了的樣子,完全沒注意到這邊的戰場向他來了。

  一條警棍毫無保留的打向夏陽,卻被他一閃而過,露出了身后的小陳,此時他的嘴角還掛著一絲冷笑,這名揮動警棍的聯防隊員看見夏陽身后之人,頓時嚇了一個激靈,但揮出去的棍子已經收不回了,一下子砸在小陳的臉上,將他打得痛吼一聲。

  “你他么干什么,找死啊?”

  小陳大喝道,抓起那名聯防隊員的衣領,對著他就是一拳打下,這名聯防隊員自然不敢還手,他目光轉到夏陽身上,充滿怨恨。

  “啊,老子廢了你!”

  那名聯防隊員大吼著沖向了夏陽,后者卻是輕松的躲開了他的攻擊,并且給了他一腳,讓他蜷縮在地上痛苦的哀吼。

  “上啊,愣著干嘛?”

  小陳見身邊兩個手下居然愣在那里,頓時大吼道。

  那兩名手下聽到這一聲后,揮動著警棍沖向了夏陽,但他們哪里是夏陽的對手,僅僅一個錯身,夏陽就將這兩名聯防隊員撂倒了,躺在地上不停的痛嗷著。

  “瑪德,找死。”

  小陳見三個手下都倒下了,掏出一支手槍,指著夏陽,臉色猙獰。

  “別用槍指著我。”

  夏陽臉色一沉,怒道。

  但小陳哪里會聽他的,用槍指著他一陣狂笑,在他的認知里,有槍在手,就算夏陽多能打又怎樣,還不是一槍倒下。

  剛才若是夏陽不反抗還好,最多就打斷他的腿就算了,但現在不同了,開一槍來讓他殘廢還是可以的。

  “臭小子還跟我狂,真是不知死活。”

  夏陽見他不肯聽自己勸,也就沒有再廢話,直接一個閃身來到了小陳的身后,三下五除二將他搞掂了。

  解開了手銬,夏陽笑嘻嘻的看著倒在地上的幾位聯防隊員,隨后將這幾人的衣服都扒了,丟在車上,讓這幾條大光棍享受這大自然的親和。

  掏出手機給這幾個人拍了兩張照片,夏陽威脅道:“你們要是再給我找麻煩,那我不介意讓多一點人看到你們健碩的身軀,懂了嗎。”

  “懂了,懂了。”

  連同小陳聯防隊員在內的四名聯防隊員都是連忙點頭道,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今日陰溝里翻船他們是認了,至少目前是要認的了。

  夏陽滿意的點了點頭,在四名聯防隊員驚恐的目光下開著車子揚長而去,留下四位光溜溜的在這荒山野嶺的地方。

  將面包車開進市區后,夏陽便換了乘坐出租車,返回了小區。

  鄭珊珊和張小玲見他平安回來也終于松了一口氣。

  三個人當天晚上撿好了行李,便搬到了新家那邊,忙活了大半夜之后,也算是搞定了。

  今夜,雖然有了空房間了,但張小玲依然和鄭珊珊睡一起,理由是習慣了。

  “小玲,大勇他送我房子你會不會吃醋啊。”

  躺在床上,鄭珊珊小心翼翼的問道。

  張小玲搖了搖頭,很認真的說道:“不會啊,姍姍姐不介意我搶了你的大勇就好了。”

  說到這個,鄭珊珊沉默了下來,說道不介意,那是不可能的,但自己介意又能怎樣呢,還不如開心的過日子,當然啦,如果仔細的想想的話,鄭珊珊也不敢相信自己會有別人分享一個男人的時候。

  見鄭珊珊不說話,張小玲也明白了她的心思,她帶著歉意說道:“姍姍姐,對不起啊,其實我也不想的,可是,我就是喜歡大勇,就是想跟他在一起,就算只能擁有他一部分,我也滿足了。”

  “小玲,我知道的,你不用覺得對不起我,你一直沒喜歡過男孩子,現在唯一喜歡的一個都讓我搶走了,心里一定很怪對我這個姐妹吧。”

  兩個人對視一眼,眼中居然慢慢滲出淚水,隨后哭了起來。

  傍邊房間的夏陽很是不解,這兩姐妹今天發什么神經,半夜三更在這哭來喊去的,這個想法若是讓兩個女孩知道的話,一定會有拆了他的心思,要不是因為他,人家也不會委屈的兩女共侍一夫。

  夏陽沒有機會那發神經的兩姐妹,盤坐在床上進入了修煉,自從學會修煉以來,他越來越喜歡這種慢慢充實自己實力的事情了。

  夜襲夏陽的那五個精壯漢子躺在病床上,那一次出動讓他們有史以來的自信遭到狠狠的打擊。要知道這五個人從進了部隊起就是尖子兵,雖然退伍了,但是實力不俗,被安置在莫家名下的保安公司。

  一個中年教官走了進來,目光不善的掃視了五人一眼,被他眼睛掃過的人都不禁低了低頭。

  “五個人,可以啊你們,平時你們這些混蛋揚揚自得的,連個平民百姓都搞不定,還都受了傷才回來,真是丟了我的臉,說出去我不被笑成豬一樣的教官?說說怎么回事吧。”

  教官磁性十足的聲音響起,躺在床上的五人心里非常的慚愧,帶頭那人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教官的臉色才終于變了。

  又一個人走了進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情掛在臉上,走路大八字形,正是尚都三少的兵二少莫懷。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