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64章 學會修煉

第1064章 學會修煉

書迷正在閱讀:
送走了華東來后,夏陽沒有任何耽擱,立刻將那塊玉佩貼在自己的額頭上,心念進入其中。

  《青元天功》四個大字出現在夏陽眼前,接下來便是一些關于如何修煉的描寫,夏陽對這些一竅不通,自然好生認真的學習。

  原來,要想修煉必須要有靈氣這東西,不過現在的世俗界靈氣越來越稀薄了,要修煉有成難度越來越大,這也是修行界為什么人丁單薄的原因。

  一個資質普通的人修煉個幾十年或許到達融氣期,而其中付出的艱辛也非常的多,當越來越少人修行,修行者自然便少了起來。

  眼下在這大馬路上的夏陽自然是不可能實驗一下這青元天功,在濃烈興趣的促使下,他加快了返回宿舍的腳步。

  回到原本屬于張小玲的房間中,夏陽迫不及待的運起青元天功的口訣,可能是因為他本身已經是融氣期的原因,這功法修煉起來得心應手。

  “這靈氣當真稀薄的可以啊,跟沒有也沒有什么區別了。”

  修煉了一個多小時后,夏陽睜開眼睛無語道。

  本來他雖然有預感靈氣會很稀薄,可沒想到稀薄到這種程度,這根本不能修煉,當然這是在城市里面的原因,若是在山林中,即使現在的世界靈氣很稀薄,也勉強可以修煉。

  既然沒法修煉,夏陽也就沒有在浪費時間和精力了,尋思著哪天跑去野外試一下,會不會有什么不同。

  就在夏陽準備躺下睡覺時,他閉上的門咔擦一聲響了,隨之打了開來。

  聽到門開的聲音,夏陽便知道絕對是紫魅來了,看著鄭珊珊穿著單薄的睡衣,身體的曲線若隱若現的,他之前被壓下的邪火隱隱有從新燒起來的趨勢。

  紫魅輕車熟路的趴在夏陽身上,一張嫩唇吻上了他的大嘴,吸允著最為精純的靈氣,隨著自己體內的靈氣涌入紫魅的體內,夏陽腦子轟隆一炸,對啊,之前怎么沒有想到呢,哪里還用吸收外界的靈氣啊,自己體內不就有一個現成的靈氣寶庫嗎。

  一把推開了紫魅,他盤坐而下,運氣青元天功,尋找自己體內那個靈氣寶庫,可惜令他失望的是找了半天居然沒有找到。

  紫魅見他居然運氣了修行者的功法,而且還是當今世上數一數二的青元天功,頓時潭口微張,一臉的驚訝。

  尋找靈氣寶庫無果,夏陽只能收起了功法,皺著眉頭,想不通問題在哪,他體內明明有那么一個靈氣寶庫,可為什么他就是找不到呢。

  “你什么時候學會修煉了?”

  紫魅驚訝的問道。

  夏陽正要得意,忽然想到紫魅不是能吸收自己靈氣寶庫里面的靈氣嗎,那叫她帶著自己找到那寶庫不就行了。

  “那個先別管,紫魅,你知道我體內的靈氣寶庫在哪個位置吧,快帶我去找。”

  夏陽著急道。

  “知道了,你心神跟著我來。”

  紫魅說完,潤唇從新吻住了夏陽的嘴巴,夏陽連忙收斂心神,跟著紫魅而去,紫魅的意念在夏陽體內一路前行,最后在一個看似非常普通的地方停了下來。

  她向夏陽示意了一下,隨后她沖進了這個地方,夏陽緊跟其后,出現在兩人面前的是一道金光大門。

  紫魅走到門前,輕輕的打開一條縫隙,貪婪的吸收著其中的靈氣。

  夏陽感受著從門縫中流出來的靈氣,頓時感覺精神氣爽,下意識的運起了青元天功。

  整整一晚上,夏陽都在吸納著靈氣寶庫的靈氣,連紫魅什么時候離開的他都沒有發覺。

  第二天早上,夏陽收起了運功,一晚上沒睡的他不但沒有一絲的困意,相反還非常的精神,微微握了一下拳頭,感受著體內充沛的靈力,他心中非常欣喜。

  之前他的修為是在融氣期中期的樣子,經過這一晚上的修煉,已經突破到了融氣期后期了。

  夏陽現在的實力和之前根本不可相比,之前他完全不能控制靈氣,只能被動的享受靈氣帶來的增幅,但現在他修煉了青元天功,對靈氣已經有了一定的控制了,他的實力也發生了一個質的飛升。

  要是以他現在的實力去應付李浩當晚的狙擊,那么他有自信憑靠醇厚的靈氣擋下那致命的狙擊子彈,當然這是有準備的前提下。

  心情倍好的夏陽親自下廚給兩位美女做了早餐,讓兩位美女一陣叫好。

  隨后夏陽便前往上班,開始平淡又溫馨的一天。

  ……

  尚都第一酒店,馮華健今天約了尚都另外兩位少爺在這商量大事。

  尚都有三少,官二少馮華健,富二少鄧風,兵二少莫懷。

  這三少聞名尚都,出了名的紈绔子弟,天天不務正業,只知吃喝玩樂,這三個人都有一個共同的愛好,那就是美女。

  官二少馮華健喜歡用泡,富二少喜歡用錢砸,兵二少喜歡用搶,凡是被他們盯上的女人,至今為止還沒有一個能幸免的。

  此時在第一酒店的一個豪華包間內,馮華健點了慢慢一桌子的酒菜,等待另外兩少的到來。

  不多時,門被推開了,兩個走路打八字的英俊青年走了進來,這兩個人雖然長得一副好皮囊,但是走路都明顯有些不穩,一看就知道"xiyu"過度,導致身體虧空了。

  相對這兩人來說,馮華健算是很好的了,這也就是為什么只有他被稱之為花花公子,因為他對每一個女人都用心,而這兩個則都是用腎。

  “呵呵,莫少,鄧少,來了啊。”

  馮華健堆笑道,深知他為人的吳魁對他這副皮笑肉不笑的舉動甚是不自在。

  “馮少,真不好意思啊,我們來晚了,自罰一杯。”

  莫懷和鄧風同時說道,說著拿起酒杯就是仰頭干,一副豪氣的神態。

  “馮少,最近你可風光了啊,滿世界都是你的新聞。”

  莫懷拿出手機,點出馮華健商場求愛的那篇新聞,大笑道,話中的嘲諷讓馮華健一陣不舒服。

  “呵呵,莫少哪里話,這不過是泡個女人罷了,算什么風光的,而且我也沒有成功,真是見笑了。”

  馮華健自認慚愧道,臉上表現出一副無奈的神情。

  莫懷和鄧風都是一臉的驚訝,顯然沒有想到堂堂花花公子馮華健居然會栽在一個女人的手里。

  “馮少,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你要是實在不行,本少幫你搶來就是了,干嘛弄得自己這么不開心啊。”

  莫懷拍了拍胸口,一副仗義的模樣,其實他心里卻是想著到底這女人有什么樣的魅力呢,能不能將她收入自己的帳下呢。

  雖然答應了馮華健幫他搶人,但是給他之前自己享受一番貌似也沒有什么不可以的嘛,畢竟女人而已,玩玩就算了。

  他這番心思若是讓馮華健知道,鐵定會暗罵這混蛋生兒子沒丁丁,羅曉倩那樣的女人豈能是玩玩就丟的那種,簡直是狼心狗肺的人渣。

  “是啊,馮少,聽說那女的是什么連鎖商場的老板娘是吧,要不要我叫我老爸打壓一下她,逼她就范?”

  鄧風含笑著,一雙眼睛轉了轉,也不知道他真實想法是什么。

  “你們的方法不行的,她身邊有個保鏢,實力很強大,若是把他惹急了,到時候倒霉的可是我們自己。”

  馮華健嘆了一口氣,裝作無奈道。

  他這話一出,另外兩位少爺頓時感到自己的威嚴受到了挑釁,堂堂兵二少和富二少會怕一個區區保鏢,傳出去他們的臉往哪放啊。

  “行了馮少,這是我給你搞定了,不就是個保鏢嘛,過兩天新聞里見他吧,到時候你抱得美人歸可別忘了兄弟我就行了。”

  莫懷一把將這事攬在身上,換來馮華健一頓感激,各種保證和拍馬屁讓莫懷舒服無比,一時間感覺凌駕于馮華健之上。

  “既然莫少搞定那保鏢,那商業打壓這塊就交給我了,到時候那美人一定會自動脫光鉆進你的被窩的,馮少放心。”

  鄧風哈哈大笑道,在心里卻是說著鉆進自己的被窩,等他玩膩了在轉手給馮華健,想想都激動不已。

  莫懷和鄧風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里隱藏的東西,兩人不禁默契的笑了笑。

  馮華健也在心里暗笑著,他豈會看不透這兩個所謂的兵二少和富二少是什么人,真有那么好心幫他才怪,這兩個混蛋一定會把主意打到羅曉倩身上,就憑自己表露出來的樣子就足夠這兩個人對她起了濃濃的興趣了。⑧☆⑧☆.$.

  三個人都笑了起來,馮華健自然是一副感激不盡的模樣,莫懷和鄧風則心懷鬼胎,看向馮華健的目光中隱隱有一副看傻仔的神情。

  或許他們以為將馮華健擺了一道,卻沒想到今天的見面是馮華健邀請他們的,難道真的叫他們來吃飯嗎,當然,若是他們能想到這點,馮華健就不會鄙視他們的智商了。

  莫懷和鄧風沒有久待,他們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羅曉倩這個女人到底有什么魅力了,馮華健見自己的目的達成了,自然沒有要留他們的意思。

  看著離開的二人,吳魁坐了下來,倒了一杯酒,和馮華健相視而笑,兩人喝了一杯。

  “走了,小魁。”

  喝完酒,馮華健說道。

  吳魁看著滿桌子的酒菜,說什么也不肯走,直到吃了大半之后,將他的肚皮撐得死死得才不舍的離開了,看著吳魁的樣子,馮華健倍感丟臉,好像自己沒給飯他吃一樣。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