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53章 殺人了

第1053章 殺人了

書迷正在閱讀:
<!--go-->

  <="#="3"face="微軟雅黑">人人小說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手機閱讀,以便隨時閱讀小說《超級小農民》最新章節...

  <="">  不知過了多久,夏陽都躺在客廳睡著了,兩位美女才鶯鶯燕燕的裹著浴巾跑出來,兩個人的臉上都是一副大紅臉。

  不過見夏陽睡著了,她們也沒有打攪,給他蓋了被子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剛回到床上,鄭珊珊的門便響起了敲擊聲。

  “誰啊。”

  門外傳來張小玲的聲音:“珊珊,今天晚上能和你一起睡嘛。”

  鄭珊珊把門打開了,迎來張小玲這位小美女,此時張小玲臉上的紅暈仍然沒有散去。

  英雄救美,這樣的故事一般只有在電視或者小說中出現,但張小玲今天卻是真真正正的經歷了一遍,這讓她心中對夏陽這個不過認識一天的人起了非常大的興趣。

  “珊珊,大勇是你親弟弟嗎,以前怎么沒聽你說過。”

  躺在床上,張小玲問道。

  “不是,他是我爹不久前打魚時網來的,因為他失憶了所以就把他留下了。”

  鄭珊珊回答道。

  “那他有沒有女朋友啊?”

  張小玲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

  鄭珊珊轉頭看向她,讓張小玲不禁有點不好意。

  “怎么,動春心啦?”

  鄭珊珊問道。

  “哼,我就是問問,不說就算,我睡覺了。”

  張小玲把被子蓋過頭,不讓鄭珊珊看到自己的紅臉,倒是讓后者嬉笑個不停。

  鄭珊珊側過身,看著什么都沒有的墻壁,目光有些迷離,嘴里喃喃著說著兩個字:“大勇……。”

  第二天,沒有任何意外的,兩位小美女都感冒了,讓夏陽一陣的無奈,只能早早起來做好早餐,并出去買了感冒藥。

  “姍姍姐,你們吃了藥就回房睡覺啊,我中午再回來看你們。”

  留下一句話,夏陽出急沖沖的跑了出去,剛走到小區門口,就一眼看見了羅曉倩的車,他習慣的拉開車門坐了上去。

  “夏陽,知道嗎,昨天晚上那個王虎被人打死了。”

  車上,羅曉倩激動道。

  這話讓夏陽微微一愣,不過隨后又不以為然,他全力一腳踢死一個人似乎也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是嗎,那感情好,我看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

  夏陽點了點頭說道。

  “是啊,你不知道,現在整個尚都炸開鍋了,不說黑白兩道的反應,普通老百姓都是拍手叫好,我今天大早上就聽到整個小區都叫喚了起來了。”

  羅曉倩說道。

  “嗯。”

  夏陽應了一聲,顯然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

  回到商場,夏陽繼續睡覺,羅曉倩則忙個要死要活的。

  沒過多久,警察便到了這里,指名要找夏陽,他知道自己干什了什么事,也就沒有抵抗,就跟著上了警車。

  不過堂堂一個商場經理居然被警察帶走了這件事倒是讓整個商場都議論紛紛了起來,羅曉倩也擔心的要死,連忙去找羅長龍。

  “說,王虎是不是你殺的?”

  警察局,夏陽坐在審訊室內,他面前一個年輕的警察皺著眉頭問道。

  “王虎啊,他死了嗎?”

  夏陽明知故問道。

  “哼,別跟我耍詐,酒店的人都把你的樣子拍下來了,你躲不過去了。”

  年紀警察冷哼一聲說道。

  夏陽嘴巴一牽,說道:“那你還問是不是我干的,是不是腦殘啊?”

  “你……。”

  年紀警察被氣得不輕,一時間不知道說著什么回應,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情緒后才繼續說道:“也就是說你承認了。”

  “嘿,警官,那你可別冤枉我啊,我可沒殺人啊。”

  夏陽一笑道。

  年輕警察險些吐血,心想著這家伙是要鬧哪樣啊,你說你殺了王虎,老子也很高興,你爽快把罪認了,大把的人給你求情,最后法官最多判你個緩刑,怕什么啊。

  年輕警官或許被夏陽這樣戲耍而感到不爽,就跟夏陽耗上了,不過每次都被夏陽調戲得氣呼呼的,卻又無可奈何。

  時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外邊來了一個警察叫這年輕警察出去,過了沒多久,夏陽就被放了,說是有人保釋他,可以走了,不過要保持電話暢通,案情有什么需要隨時可以找他。

  如今王虎已死,他的白道勢力自然瓦解了,沒有利益,那些人不知道多么想打個為民除害的標語,然后升官發財呢。

  出了警局,發現在叔再等著他。

  “行啊,小子,連王虎都干掉了,看來你的確不是個小人物。”

  劉叔呵笑道,面對夏陽時沒有了之前那種特殊的意見成分在內。

  王虎是誰劉叔非常的清楚,也知道王虎身邊有著怎樣的保鏢,但夏陽還是將他干掉了,而且自己沒有受到一點傷,這得多么強大的本領啊,劉叔心里對他也是真正的佩服。

  “那個是不小心的,我也不想的,誰讓他不知好歹招惹我呢。”

  夏陽一攤手道。

  “呵呵,你小子。”

  劉叔笑了笑聲,無視夏陽無辜的表情。

  隨后兩人上了車,回到商場,此時離中午還有一段時間,夏陽也要繼續他的工作,不過經過商場時沒有看到羅曉倩,這讓他有點疑惑。

  回到辦公室沒多久,劉叔就急匆匆的跑到他這里,喘著氣道:“老板和小姐都不見了,聽員工說是被羅一羅二給帶走了。”

  夏陽臉色一沉,頓時一股暴怒涌上心頭,嘴里狠狠道:“好,很好,既然你們找死,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得知了他們開走的車是什么車牌,說完夏陽沖了出去,打了個電話個段三強,查到了那輛車往哪里去了,便和劉叔開著車向那里而去。

  此時夏陽感到一股自責,要是劉叔沒來保釋他,那或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車子踩盡了油門,一路上遭到無數咒罵聲,向城郊的一座廢棄廠房開去。

  “老東西,知道我的厲害了吧,讓你和我斷絕父子關系,只要殺了你和那小賤人,錢還是我們兄弟兩的。”

  羅一將羅長龍丟在地上,一腳一腳踩在這個生他育他的父親身上,臉上掛著痛快的笑容。

  “別打爸爸。”

  羅曉倩一把撲到羅長龍身上,承受著那讓她身體撕裂般疼痛的腳板。

  “逆子啊,你會遭雷劈的。”

  羅長龍兩行淚水落下,大吼著。

  羅二聽到這聲音不禁眉頭一皺,對羅一說道:“趕緊動手,以免夜長夢多。”

  “哼,想讓我動手,你一點臟事不粘嗎,也可以,但到了分錢的時候可要掂量掂量誰多一點了。”

  羅一撇了羅二一眼,說道。

  羅二眉頭看著羅一,臉色陰沉了下去,從腰間抽出一柄手槍,對著羅長龍。

  “逆子,你們不得好死啊。”

  羅長龍咆哮著,羅二手指一動,砰的一聲響起,子彈射穿了羅長龍的心臟,羅二拿出一條手帕,擦了擦那把槍。

  “爸……。”

  羅曉倩痛哭一聲,聲音尖銳而刺耳,她的眼中嘩啦啦的落下淚水。

  “羅二,你個人渣,他可是你的親生父親啊,你怎么下的了手啊。”

  羅曉倩死死盯著羅二,如果說眼神能殺死人,此時羅二已經千瘡百孔了。

  羅二沒有理會羅曉倩,他看著羅一說道:“該你了。”

  “嘿嘿,不著急,殺這小賤人之前何不先享受一下呢,看這賤人的臉還是有幾分姿色的嘛。”

  羅一淫笑道,說著就扒羅曉倩的衣服,羅曉倩自然死死抵抗,嘴里更是咒罵著:“你們兩個人渣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羅曉倩的掙扎,讓羅一更加興奮了起來,他大笑著:“呵呵,那就做了鬼再說吧,現在先讓我爽個夠。”

  羅曉倩的力氣自然無法和羅一相比,沒過一會她的上衣就被撕碎了大半,若隱若現的露出里面的內衣,但她仍然死死的掙扎著,腦中不禁出現夏陽的面孔。

  “大勇,救我。”

  她在心里吶喊著,渴望著那個男人如同神靈一般降臨,將她從眼前這兩個惡魔手中救出。

  “轟隆。”

  一聲巨響響起,鐵皮的廠房被夏陽開的車撞出一個窟窿,他一眼便看到了羅一羅二和羅曉倩的位置。

  打開車門下了車,夏陽看著眼前的一幕,憤怒的火焰在心中熊熊燃燒著。

  “老板。”

  劉叔看著地上淌血的羅長龍大喊一聲,就要沖過去,不過羅二手中的手槍立馬指向了他,讓他不得不停住了腳步。

  “你們兩個人渣啊,連自己的親生父親都殺,你們的良心難道真的被狗吃了嗎。”

  劉叔痛吼著,眼中也是泛出淚水,他跟了羅長龍很久的時間,感情也是飛一般的深厚,見到這個在商界混的風生水起的人居然以這種方式死去,不禁惋惜老天無眼。

  夏陽走向羅二,任由他的手槍如何恐嚇,那前進的腳步不曾停住。

  “來得好,一次性解決了,省得以后麻煩。”

  羅一冷笑一聲,掏出他的手槍,指著夏陽就扳動扳機,不過讓他驚訝的一幕出現了,那高速射出的子彈居然沒有射中夏陽,而是撲了個空。

  “不可能。”

  羅一瞪大著眼睛,手中的手槍再次向夏陽射了幾槍,不過卻仍然沒有射中,而夏陽則已經到了他的身前。

  “啊,別過來。”

  夏陽沒有說話,一腳踩在羅一的膝蓋上,將他的膝蓋踩個粉碎。

  羅一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但夏陽卻沒有停手的意思,再次一腳踩在了羅一另一只腳上。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