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47章 一枝花

第1047章 一枝花

書迷正在閱讀:
老孫道:“沒錯,就是他!他是那個王虎手下的愛將,一直都是幫忙看著一些場子的,兩個人還有點姻親關系,所以你們說,要是和他說說,豈不是就可以幫你出氣了?”他感到有些自豪,自己也算是和尚都的高等人物有點關系了。

  其他人都拍手叫好,要知道王虎現如今可是尚都的一霸,誰都非常的害怕這個人,就連那些當官的也給他三分薄面,在整個尚都混的順風順水的不就是他嗎?要是他出馬的話,時請一定解決了!因此都和他提議說了一定要和這個王莊拉好了關系,然后就可以把大勇收拾一頓,鄭姍姍也就是他的女人了。

  誰知道李翔卻不答應了:“不行,這件事就這樣算了。我不想讓他介入這件事。”他的回答讓人覺得出乎預料,全都好奇不已。

  “啊?”大家都很奇怪,明明這個家伙是因為被甩了一肚子怨氣,現如今馬上就有渠道報仇了,竟然退縮了,這叫是什么事!

  “我說李翔,你先跟我們說說怎么回事,為啥不愿意?”老孫問道。

  李翔道:“我在考慮一下吧,總之你們不要著急,來喝酒吧。說說別的事情吧。”他說著拿起了喝一杯酒來準備喝下去。

  “不行!事情不解決你說這些也沒用!喝什么酒啊。”老孫急著說道。把他手中的杯子奪下來了。里面的酒也撒了一地。

  李翔嘆了口氣,心道,當然是因為我擔心要是被王虎知道了鄭姍姍的美貌不放過她了?雖然王虎為人相當霸道,說一不二的,但是據說非常的好色,一旦見到美女,簡直是用盡一切方法還要高到手里面,據說曾經有一次在街上坐著車子去開會,正好遇到娶親的,見到那個新娘子美貌無比,竟然直接讓人把新娘子給搶了下來抓到車里面去了。

  他把自己的猶豫一說,眾人全都沉默不語,也不知道該說什么。的確是一個問題啊。

  其中一人說道:“那事兒我也聽說了,其實王虎也不是霸王硬上弓,而是直接在女人身上砸錢,一沓一沓子的鈔票砸到了新娘的身上,她馬上就從貞潔烈女變成了潘金蓮了,很快就當了他一天的情人,給新郎官戴上了一頂綠油油的大帽子。但是因為得到了幾十萬也就沒說什么。要怪就怪那個女人意志不堅定,王虎可從來沒有強迫過任何女人的。”

  “的確是這樣的,諸如此類的事情屢有發生,那些手下要是有漂亮的老婆都藏起來不敢給老板看,生怕被他搶走了。”大家點點頭以前也聽說了,王虎有一個小弟,曾經連著交了好幾個有姿色的女人結果全都被老板搶走了。

  這個家伙氣的他要跳河,后來還是被王虎親自救下來,答應他把一個公司給他當老板。這小子樂得不行,雖然沒了女人,可是當了老板,什么女人沒有啊。一點也不覺得恥辱。當然也有那些想要升官發財的人,想要主動的把自己的女人獻出想要套近乎。

  可是有人真的這么做了,被王虎知道企圖之后就一巴掌就給打暈了。他不喜歡這樣的男人,他說:“自己的女人不好好保護,竟然還為了自己的權利地位,把她進獻出來,真是變態無情無恥,我最看不上這樣的人了!”

  李翔臉上幾道黑線劃過:“這高虎還真是隨心所欲啊。”

  “可不是嘛!他自己想要搞手下的女人,但是又不喜歡親自送上來的,只喜歡用辦法得到的感覺。費盡心力把女人威逼利誘的搞上床,然后直接就踹開了。這就是他的一種生活樂趣。”

  一人說道:“唉,這個王虎的確是有點太狠毒了。誰要是得罪了他,可就是不得好死啊。我不敢擾的。”

  老孫笑道:“你又不是女人,擔心什么。”

  “正因為不是女人所以我才害怕啊,你懂個屁。”那人說道。因為王虎有一個特點就是從來不殺女人,但是男人要是得罪了他基本上就沒什么好下場了。

  李翔沒說話,總之關于女人這一方面,這個王虎的行為可是太夸張了,所以想到鄭姍姍的青春美貌,這要是被王虎看中了,不就直接搶走了嗎?那樣自己可就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了。所以不愿意這樣做,但是想著剛才的怒氣,他又有些猶豫了。

  這時候老孫突然說道:“啊!如果王莊這個干哥哥把我的老婆引薦給王虎的話,豈不是我要被戴綠帽子了?那可不行,我女人可是很單純的。見到男人就臉紅,除了我之外,她可是一句沒用的話都不會和男人說的。”

  眾人一聽全都笑得不行,就連李翔也撐不住樂了,這人到底是有多么的遲鈍才會意識不到他的老婆早就讓他綠油油的了。

  老孫還不解其意,追問他們為什么會笑成這樣。這些人當然不會說實話了,全都用別額度話支吾起來。

  老孫道:“算了,你們這些家伙不真誠,我就問你一句話吧李翔,你到底見不見那個王莊?要是見得話,我現在給我的老婆打電話,讓她引薦一下,要是不見你就當我沒說,從此后你就找別的女人吧,這個鄭姍姍你就當成是從來沒出現過,自然也不會心疼了。”

  李翔喝了一大杯酒,把杯子猛然砸到了地上:“好!我見,你打電話吧!”

  他心道,我反正我得不到了,也絕對不能讓別人的到手里面,哪怕是讓那個王虎看上了糟蹋了,也不讓她找到自己喜歡的男人,不然的話,我之前付出的就成了什么了?到時候她因為金錢成了王虎的女人了,我也就可以去侮辱一下了,她之前的那種矜持感情至上哪里去了?不就是在這里裝逼而已!

  “李翔,你真的舍得?萬一這女人要是被騙了,回頭找你呢?”

  李翔冷笑道:“那我就先玩弄一下再甩了,讓她知道知道被我拋棄是什么感覺!”

  “好!你現在能想的開就好了!”大家鼓掌,讓老孫打電話給老婆,讓她幫忙引薦王莊。此時的一枝花正好和王莊在一起。

  兩人正坐在床上穿衣服呢,一枝花穿著粉紅色的輕薄睡衣,五官很小,臉盤有點大,長得其實一般,只是她的肌膚雪白嬌嫩,另外還有一雙含情脈脈的眼睛,聲音像是含著糖一樣身材豐滿的很,一般對付男人,只要一個眼神飛過去,對方就受不了。

  有時候男人也覺得奇怪,明明知道這女人不是最美,可是就是沒辦法忘了,而有的美若天仙的,卻是絲毫也激不起他的欲念來。

  這個一枝花就是個中翹楚,此時王莊正拿著錢包數錢給她:“又要錢,我說你省著點花錢。上個月剛給你五千,怎么轉眼就沒了?”

  一枝花直接把他的錢全都拿過來了:“數什么數啊,你那么有錢,給我吧。”

  “你又不是我老婆,干嘛給你那么多?”

  一枝花嬌羞的踹了一王莊一腳:“我們雖然不是夫妻,可是干辦的事兒一點不少,少裝蒜啊。我陪你的日子比你老婆還多呢。”

  王莊不但不生氣,反而哈哈大笑起來:“行,真有你的,不過你什么時候和你老公離婚啊,咱們倆干脆結婚算了。”

  “呸!我老公可是好人,我不舍得離開他。你還是找你老婆過去吧。”

  “得了吧!我還不知道你?”王莊站起身來道:“你還不是看中了他家的那些拆遷房?本來你是要離婚的,可是聽我說,王虎最近看中了那個地方,估計一個房子要給三十萬的補償,所以才不舍得離開的。”

  一枝花撲哧一笑:“真是了解我,不然我跟那個窩囊廢干什么?你不要著急嘛。等到我的錢差不多了,自然可以踹他了。”

  王莊笑道:“我不在乎你以前的那些事兒,只是你跟了我,不要想別的人了。”

  “恩,我心里只有你。”一枝花一邊數錢,隨口敷衍道。

  其實一枝花心里明白,老娘雖然現在得寵,但是只是因為你還覺得我有新鮮勁呢,等到膩歪了,一定抱我甩開了,到時候我離婚了找誰去了啊?老孫雖然又蠢又笨,腦子也不聰明,但是對我可是真的好。你們這些人這是我的錢袋而已,在這里裝什么比啊,說的一個個的好像都不在乎我的過去,實際上都在嫌棄呢。還是趁著受歡迎的時候,拿這點錢是正經事兒。

  看到一枝花領口露出來的雪白肌膚,王莊心里一動,又伸出手準備擁抱她。可是她的電話響了起來,她看到來電顯示,急忙虛了一聲,示意是我老公的,你可不要多說話。

  王莊心中厭煩,走到一邊抽煙去了,一枝花甜甜的說:“親愛的你不是喝酒去了嗎,為什么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呢?”

  “王莊你還有聯系嗎?”

  一枝花心里緊張的不行,心口碰碰的,勉強笑道:“偶爾啊,怎么了?”

  “我有一個兄弟,叫做李翔的,他…”如此這般巴拉巴拉他把事情說了一遍:“總之我希望他能幫忙,找到王虎可以幫忙出口氣啊,你干哥哥行不行?”

  一枝花笑道:“是嗎?其實我和他也好一陣子沒見面了,我幫你問問好了。你等我消息呢。”

  她把電話掛了看著王莊:“行不行啊?給句痛快話。”

  “不干!你老公的朋友關我屁事啊。”

  一枝花道:“你自己去說吧,否則我現在告訴他,人家不會覺得你是嫌麻煩,反而是覺得你不過就是平時會說,實際上什么也不會。”她說著拿起了錢來繼續數錢,不搭理他了。

  王莊想了想,然后蹲在了一枝花面前拉住了她的手:“你想讓我管?”

  一株花道:“你沒聽他說啊,因為那個鄭姍姍長得好看,被甩了不甘心。”

  “那又怎么樣!我又不喜歡那種女人,我不要的。”這個王莊最不喜歡就是矯情女,尤其是所謂的雛兒,一點也不懂風情,扭扭捏捏,動不動就要負責任什么的,他最喜歡的就是一株花這樣的。所以根本不感興趣。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