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46章 心有不甘

第1046章 心有不甘

書迷正在閱讀:
這個家伙惡狠狠的瞪著夏陽,心里說道,不知道他是從什么地方弄到的錢,竟然可以給我十萬塊,早知道我要一百萬了!他也不想想,自己就算是提出了那么無理的要求,人家能不能答應了,心中更加的痛恨鄭姍姍,不過從窮鄉僻壤過來的,竟然仗著有大勇幫忙,把我這個超級高帥富給甩了!

  鄭姍姍也不愿意把氣氛搞得這么僵,便扶著他起來,把那些錢一張張的收拾起來,交給了他說道:“是在對不起了,我也不想這樣,但是我們真的沒緣分,也不適合,你對我的心儀我領了,只希望你可以在以后遇到合適的女人。”

  李翔看著鄭姍姍花朵一樣的臉蛋,心中罵了無數臟話,可是又看到她身后的夏陽,也不敢有所過分的行動,只能忍著痛,抓過了錢離開了。

  鄭姍姍嘆了口氣道:“希望他可以不在生我的氣了,早點忘了這件事。如今錢也給了,應該可以了結了吧?”

  夏陽搖頭:“我看未必啊,這人走了只是因為打不過我,但是心中憋著一股火無處發泄呢,你真的需要小心才行了,咱們找個房子先搬出去吧。”

  “唉?這里住得好好的為什么要走?只是為了防備這個人嗎?再說收拾東西很麻煩的,不是一會半會就可以收拾好的。”鄭姍姍有點不想走。

  夏陽想想也是,這個混賬東西有什么好怕的,老子偏偏不走,看他能干什么。兩個人把這件事解決完了,便開始吃晚飯了。

  吃飯期間,他把自己如何贏得了那一份工作,認識了羅曉倩的過程說了一遍。

  鄭姍姍非常的替他高興:“真的太好了,你在這里要是好好干的話,一定可以有前途的,我也替你高興呢。”

  “是啊,我也是這樣想的。”

  “吃完了飯就趕緊休息吧,明天你不是還要早點去上班嗎?”

  夏陽有些猶豫的看著她,心道,要是那一只紫魅繼續出現怎么辦?但是這事情也是她沒辦法控制的,擔心似乎也沒什么用。又想到了昨晚上紫魅占據了她的身體和自己的親吻,他就有些尷尬起來。

  鄭姍姍不經意的一抬頭看著夏陽的臉,便好奇道:“你這樣看著我干什么,好像我臉上有臟東西?”

  “不是的!趕緊吃飯吧。”夏陽低下頭猛吃起來。

  而與此同時羅一已經開始調集了人手準備明天一早就對付夏陽,他找了很多的能打的人,準備等到他一出現,就好好收拾一頓。

  王麗靠在沙發上看著羅一在房間當中來來回回的走著,不禁冷笑道:“以前經常聽你說什么得到公司小菜一碟啊,什么羅曉倩什么也不是,很快就可以處理掉啊,現在看來根本就是胡說八道。你就是從心里感到害怕吧?”

  “你閉嘴!一個就知道吃喝玩樂的賤人懂什么,不要逼我對你下手!”他指著王麗喝道。

  王力完全不在乎,反而冷笑道:“裝逼遭雷劈,不要忘了這一點。”

  “滾出去!這是我家!”

  “你有本事就給我錢,我現在就和你簽字離婚。你的家?我的贍養費不給,我就不走!”她說完擰著細腰得意洋洋的上樓去了。

  羅一咬牙說道:“真是超級賤人!我當初怎么就會娶了這個女人的?還不如羅二,一直玩女人不結婚的好,找了她就是我的一個災星!只是不知道羅二現在怎么樣了,是不是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他很想要打個電話問問清楚,可是又害怕這個家伙接到了他的電話之后變得非常的驕傲,說點輕浮的瞧不起他的話就不好了。

  “隨便吧,反正他現在和還能有什么兩樣,都是擔心羅曉倩篡權嗎?”

  阿嚏!羅二打了一個噴嚏,罵道:“一定是我那個該死的哥哥在備貨嘮叨我呢,尼瑪的什么事情也不敢走,都指望著我呢,不要臉的玩意。”

  手下道:“怎么辦?我們得到的消息,現在老爺已經讓那個大勇負責保護羅曉倩的安全,明天開始就在超市工作了,而且還是經理一職呢。”

  “哼!”羅二冷聲道:“我就知道這個老不死的,一心想要讓羅曉倩這個賤人掌握權位,一直在幫忙掃平路線,現在可好了,不知道從什么地縫里面蹦出來的這個傻子,正好可以幫忙她掌權,到時候他就算死了也可以安心了,真是兩全其美啊!”

  他說話的語氣酸酸的,擺明了就是非常不滿了。

  手下湊到了他的耳邊說道:“明天開始化療了。您放心,到時候一定會有結果的。”

  “恩,讓他們把事情做的稍微隱秘一點,不要被人發現了破綻,否則我讓他們全都死了!”

  “是的您放心,真是這事情要是真的出現了蹊蹺,你也要想好了應對之策才行。”從那個夏陽出現在房間的一顆,羅二和他的手下就知道事情有點不妙了,所以非常的警惕。

  羅二點點頭,他說的對,這事情要找一個背鍋俠才行,萬一露出了馬腳來,一定要事先想好了,所以他一招手,讓手下湊過來在耳邊吩咐了幾句話,幾個人趕忙答應著去了。

  羅二靠在沙發上,電器了一根煙來:“不管是誰,要是想要阻止我獲勝,就是一個死!”

  夏陽正在沙發上準備睡覺,突然心跳一陣加速起來,鄭姍姍好奇的看著他。

  “怎么了?你的表情很可怕。”

  “沒什么,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我總覺得有人要對付我。”

  鄭姍姍無奈的嘆道:“聽你說的這個事情,不對付你難道還留著你嗎?但是你既然答應了在超市做事,就要做好才行,保護好了那位羅小姐。”

  “我知道了。晚安。”夏陽笑著擺擺手。

  鄭姍姍嗯了一聲,走進了房間,把門關上了,夏陽靠在了沙發上,心道,什么時候那個紫魅還會繼續出現?還是不出現了?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此時想要對付他的人,不光是羅家人,還有李翔。

  李翔雖然得到了十萬塊了,可還是在那里生悶氣,其實本來被女人甩了也是正常的事情,可是李翔是什么人?一直以來,他仗著有幾個小錢玩弄無數女人,很多拜金女都是他的入幕之賓,已經在風月場上習慣被人追捧的追捧的感覺了,現在竟然被心儀的女人給甩了,自尊心上有點無法接受,所以就約好了幾個朋友吃飯,消解仇怨。

  這幾個人全都是一樣的混蛋東西,每天都想著占便宜欺負女人慣了,聽李翔說因為一個男人做撐腰的,那個鄭姍姍竟然和他分手了,頓時都很生氣,一巴掌打在了桌子上,上面的酒菜都跟著忽忽悠悠的顫動著。

  “我說大勇是什么人,我們可都沒聽說過,你因為一個無名小卒就放棄了嗎!”

  “雖然不出名,可是著實厲害,我勸你們還算了吧,不是對手,何必要惹麻煩。”他郁悶的喝了一杯啤酒,另外幾個人當然不服氣了,提出來要好好揍一頓。

  李翔擺手道:“我勸你們還算了吧,就算你們揍他一頓又怎么樣,我錢都收了,也寫了正式的聲明,不會再糾纏她了,總之這件事就已經塵埃落定了,就算回到村子里面,也不會有人幫我說話的。誰讓我這么笨,輕易的相信了這個賤人和她的弟弟呢!”

  幾個人非常的郁悶,這時候其中一個人突然嘿嘿的笑了起來:“我想起來了一個人,一定可以對付他的。”

  “什么人啊?”

  “這個人可不一般,在尚都市都是出名的,此人叫做王虎,手下無數打手,無惡不作,那可是相當的出名,要是…”

  不等他說完幾個人一起打斷了他的話:“我說你還是算了吧!根本就不成的!”

  雖然王虎很出名,可是也不看看人家是什么身份,怎么能幫我們這樣的無名小卒呢,就算是花盡了家產也不見得可以得到人家見面的機會,他是不是瘋了?

  這人一聽到眾人奚落自己,氣的說道:“你們不要這樣看不起我行不行?”

  “行了吧,老孫,你是什么人大家還不知道嗎?沒有那本事,不要攬事兒啊,否則的話吃虧的就是你自己而已。”

  “你給我閉上嘴!”老孫氣得站起來:“小看我了!我雖然什么也不是,但是不要忘了我老婆認識的人可不少的。”眾人一聽他的話,笑的更歡實了,因為老孫的老婆外號叫做一枝花,風騷無限,頗有幾分姿色,但為人輕浮喜歡穿金戴銀的,老孫也沒幾個錢,天天挨罵,這女人窮則思變,見到老公不行了,便開始從別的男人身上下手了。以前在縣城的時候就勾搭了無數男人,只要有有點錢愿意花錢的,就可以和她有點關系。

  所以很多人都是拿著一金首飾,名牌包包的就勾搭上手了,此女子更有一個好處,就是雖然男人很多,但是記憶力相當好,你說一遍她就記住了,所以從來沒有搞混過任何人,不管是誰都可以關心攀談幾句,很多男人都愿意把她當成是自己的知己。

  一枝花雖然年方二十五,可是銀行存款也已經超過一百萬了,只是她老公不知道而已。

  雖然都說朋友妻不可欺,可是因為她實在是太風騷了,所以在座的幾個人都和她有點曖昧,雖然不敢真的有最后一步,但是拉個小手,親個小嘴兒什么的還是很正常的,當然這事兒是瞞著老孫的,要是被他知道了可可就要慘了。

  老孫怒道:“你們笑什么?我老婆可是有很多朋友的!”

  李翔笑道:“好了老孫,知道你的老婆朋友遍天下,可是和我這個事兒沒關系吧?你是看到我老婆沒了,所以故意氣我的嗎?”他心道正是因為我朋友的老婆基本上各個都是如此,所以我才要找鄭姍姍,唉!現如今正經的女人已經基本上絕跡了吧。

  老孫急忙說:“不是的,我是說,我老婆最近認了一個干哥哥,此人叫做王莊。”

  幾個人一愣:“王莊?莫不是那個經常出現在電視上面的那個人嗎?”

  此人是王虎的手下,而王虎一般讓他管理一個房地產公司,有什么奠基儀式也會讓他參加,在尚都也算是一個大人物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