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36章 兩次意外

第1036章 兩次意外

書迷正在閱讀:
<!--go-->

  <="#="3"face="微軟雅黑">人人小說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手機閱讀,以便隨時閱讀小說《超級小農民》最新章節...

  <="">  第二天早上,夏陽還在外面的沙發上面睡著,迷迷糊糊當中就聽到了窸窸窣窣的聲響,一一開始他以為是鄭姍姍來了,可是她的身體不能那么小,然后他的心里一動,不會有老鼠爬上來床上面吧?心里想著,這東西竟然敢欺負到我的頭上來了,簡直豈有此理。

  他的眼睛沒有睜開,身體也不動,只是猛然抓著身上的薄薄的被子,忽的一聲直接蓋到了前面的沙發頭上,只聽到了哎呦一聲,果然是一個人的聲音,但是并不是鄭姍姍,而是一個陌生的男人的聲響。

  夏陽更吃驚了,這是誰竟然跑進來了!他猛然坐起來,只見一個黑色的影子直接從沙發下面飛奔出去,撞開了鄭姍姍的房門,然后從窗口的位置跳了出去。

  他的身子飛速的竄出去,夏陽鞋都來不及穿,直接追前面追,他心里吃驚,靠!這速度簡直是風馳電掣一樣,夏陽雖然緊隨其后,可是他甚至都沒有看清楚對方是男是女。

  而對方也在心里面暗自說道,這個人的速度太快了,這是短時間內他抓不到我,要是時間長了,我一定不是對手!還是趕緊溜掉吧!

  夏陽也來到了姍姍的房間,跟著黑影躥到了窗口位置,卻發現外面依然是綠樹和小徑,完全沒有人影了,那個黑影已經早就不見蹤跡,他吃了一驚。

  “真是想不到竟然還有會這樣快速的人!”

  夏陽的眉頭緊緊的皺起來了,這個人是誰,到底是干什么的?他看來身形非常的矮小,估計也就不超過一米,而且身子消瘦如同竹竿一樣,根本不像是一個人而像是一只敏捷的豹子一昂,如果不是夏陽的速度也快,應該不會注意到有人竄進來了。

  他站在窗口往外看著,心里捉摸著,這人到底是誰?為什么會出現在我的房間里面,難道是為了昨晚上的那條蛇嗎?或者他也是一個什么妖怪?

  正在想著呢,身后的鄭姍姍突然發出了一聲尖叫聲:“哇啊!你怎么進來的!”

  夏陽回頭一看,也呆住了,原來鄭姍姍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像是蟬翼的睡衣,雖然用被子遮住了她的前胸,可是還可以看到白玉一樣的脖頸和胳膊,一頭的青絲垂在了圓滾滾的肩膀上面而杯子下面是兩條白玉一樣的美腿,臉色羞紅,像是兩朵紅霞一樣。

  夏陽雖然見過了美女無數,可還是禁不住的看呆了,面前的鄭姍姍就像是一朵芍藥花一樣,嬌而不妖,清純美好,青春無敵的臉頰不需要任何的化妝品就格外的艷麗了

  “你還在看嗎?你到底是怎么進來的?莫非你想要欺負我嗎?”她雖然有些生氣,但是知道夏陽不是那種壞人,更多的是微嗔薄怒,有些埋怨。

  夏陽道:“不是的,我剛才看到了一個賊在我的沙發后面蹲著,我就沖進來了,誰知道這個人竟然從這里逃出去了?你說怪不怪?”

  鄭姍姍眨了眨眼睛,看了看窗口,然后啐了一口:“你這人怎么回事?撒謊也不找個好點的借口,這樣小的窗戶你說什么人能出去?”

  原來鄭姍姍的房間上面有防盜用的鐵愣子,最大的縫隙只有十厘米寬,根本不可能有人鉆過去的,這個家伙分明就是想要進來偷窺的,竟然還找了這樣的借口。

  夏陽張口結舌,指著這個窗戶半晌也沒有說出話來,他估計要是把這個事情真相告訴她了,這姑娘就能嚇傻了吧?所以還是嘆了口氣,干脆我也不說了,你隨便埋怨死我吧!

  好在鄭姍姍也不是一直矯情的人,笑著說道:“你這家伙還不趕緊出去嗎,我要起床了。”

  “哦,我在外面等你。”走出去把門關上了。

  看著沙發的位置,又想到了剛才的那個人,希望他不是來對付那一只蛇精的,不然鄭姍姍作為被附體的主體,可能也要吃虧的。

  吱呀一聲,鄭姍姍拿著一件白色的裙子走出來,徑直走向了浴室的方向。

  她似笑非笑的說道:“我要洗個澡換衣服,你可不要進來偷窺。”

  夏陽無奈道:“你是不是存心氣我的?”

  她本來還想要開個玩笑,可是見到夏陽的表情便說道:“你去廚房把我昨天買回來的飯菜熱一下吧,我們就吃這個。”

  “你買菜了?”

  “恩,我想著你初來乍到的,讓你高興一下,就買了一點紅燒肉。”本身鄭姍姍也不是什么富裕的人,她買的菜雖然很普通,可是已經是她能想象出來的好菜了,足可以顯示出來自己對他輕易了。讓他很是感動。

  “對了,大勇今天你沒事嗎?”她關門的時候突然問道。

  “啊!你不說我都忘了,今天我要去面試,因為那個李翔給我介紹了工作。”

  鄭姍姍一頓,抬頭看著夏陽:“你和他見面了啊。”

  夏陽想起來和這個人見面的事情都沒和她說過呢,簡單的說了一下,這個家伙想要依靠夏陽來幫忙說話,給錢,請吃飯,還介紹工作,還真是把鄭姍姍當成一回事了。

  鄭姍姍嘆了口氣:“他不管是怎么做,我都不會感動的,我不喜歡他,就算是他把家中財產全都給我了,我也不會高興的。你去吃飯吧。”她說著走進去把門關上了。

  夏陽走進了廚房,看到小冰箱里面的好幾個塑料盒子,一盒子紅燒肉,一盒子酒釀丸子,還有一個松鼠桂魚,看到外面的餐具上,寫的是卿來閣的名字,他的心中很感動,這地方他雖然沒在這里吃過飯,可是廣告上經常見到,知道是尚都最好的食府,每道菜都是很昂貴的,鄭姍姍雖然嘴上不說,但是真的是很關心自己的。

  他正把飯菜熱一下,突然又聽到了鄭姍姍的驚呼聲。他趕忙飛跑出來了。這一次的聲音更大一些,里面的水嘩嘩的響著,上次見到妖怪的時候,就是在水中,莫非是蛇妖見到鄭姍姍淋浴又有了什么懷念頭直接沖入了她的身體里面了嗎?

  可是他剛走大門口,又有些猶豫,萬一進去了見到她的身體豈不是更說不清楚?

  正在這時候那個門吱嘎一聲輕輕松松的自己開了,鄭姍姍正圍著浴巾看著鏡子,聽到身后的聲響,無比震驚,回頭看到夏陽,氣的說道:“你到底要怎么樣啊!”

  浴室的水汽氤氳之下,她的肌膚更加動人,就像是被誰侵潤過的百合花一樣。身材比剛次啊看上去還要豐潤,嬌媚異常。

  夏陽知道非禮勿視,想要側過身子,可是竟然像是被人施展了定身術一樣一動不能動,尷尬的往后面退過去。鄭姍姍啐了一口,然后讓他趕緊出去。

  “你這個家伙,是不是換上了不偷窺就難受的病啊?”

  夏陽真是有冤無處訴:“不是我啊,真的不是我是干的。這個門本來就是…不過你到底是為什么要喊叫起來?”

  鄭姍姍似笑非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道:“這個怎么破了?”剛才她一淋水,突然覺得一陣劇痛,嘴唇像是被針扎了一樣,和熱水相互反應,這才讓她疼的叫出來。

  她笑嘻嘻的說:“你小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壞事?”她自己也不信,所以有點開玩笑。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夏陽急忙抬手道:“我對燈發誓這件事千真萬確百分百不是我做的。”

  “那可能是蚊子咬的?”她好奇的看了看:“可是我覺得很疼,莫非是被更大的蚊子?”

  和夏陽接觸的這段時間,她知道他是什么人,所以覺得他就是小孩子心性,因此也沒什么生氣的感覺,但是一天之內,被人這樣看了兩次,還是讓她覺得有點無奈。

  “你啊,是應該找個朋友了,不要總是拿著我開玩笑。”

  夏陽的腦子嗡的一聲,鄭姍姍該不會以為我是什么壞蛋吧。

  “我說的是真的,不是我做的。會不會是你自己咬的?”

  “恩,沒多大的事,你去吧。”鄭姍姍隨意說道。她也沒把這件事看得多大。

  夏陽道:“說真的,姍姍,你有沒有感覺到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和昨天晚上之前相比?”被那一只蛇妖給附身了,一定會有不一樣的感覺吧?

  鄭姍姍好奇的看著夏陽,這小子在說什么?不過經他一問,好像是有點不一樣。

  “我覺得我好像是身體有些發沉一樣,而且每天我都起的很早,唯獨今早上我好像是身體軟軟的,骨頭都被抽走了一樣,完全動不了呢。這是怎么了?”

  夏陽知道事情的原因,但是不能告訴她,便含混帶過了。

  “你接著洗漱吧,我吃了飯要出去了,他不是介紹了一個工作給我嗎?我要去看看了。”

  “好吧,只是你要是欠了他的人情還不了的話怎么辦,李翔可不是一個大方的人,他付出的每一分錢都要有回報的,你總是占便宜不付出,他會一直記仇的。”她太了解這個李翔了。

  村民有多少錢啊,逢年過節的給點農產品千里迢迢的給他送過去,他都不知足,有一年,村里發洪水了,出不來,李翔沒有收到他的謝禮,懷恨在心,竟然把他的孩子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給搞黃了,而且還振振有詞。

  還是鄭姍姍強烈的要求之下,李翔才把他的工作恢復的。

  “他竟然是這樣的人,我也很失望,所以不可能和他和好的。”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和他在一起的,而且我欠了他的,自然會從別的地方還回來的。”

  “恩,我知道的大勇,我只是和你說一下,不希望你和他關系太緊密了,人人都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萬一你和他的時間長了,學壞了就不好了。”

  夏陽一笑,這女孩子還真是有點姐姐的樣子。

  鄭姍姍關上了大門,開始洗澡,夏陽熱了飯菜,等到她出來了,兩人一起說笑了一番,然后夏陽就接到了李翔的短信,他其實本來是準備打電話的,可是無奈兩個以前相好的妞兒過來找他了,他不得空,又怕被夏陽聽出來告訴鄭姍姍,所以就發了短信。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